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七十七章 理性正確但是討人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5-01 07:25  |  字數:7521字

第二百七十七章理『性』是一件正確但是討厭的事情

葉青是讓初建的黑馬會擁有戰鬥力的關鍵,她給其他人信心和依仗,她牽動一發,所有人都跟著動起來。strong網/strong.訪問:.。

許庭生主動過去和葉青喝了一杯。

「謝謝青姐,有你在,我感覺,可能黑馬會真的能成事。」許庭生誠摯道。

「別光謝,我期待收穫。我這個人野心很大,期待的收穫也很大。我還看不明白你,不過就憑你這一年多做到的,還有今天的表現,我決定賭一把,押你扶搖直上。」

葉青把酒喝掉,笑容冷『艷』的看著許庭生。

她的意思很明確,她押的不是這筆地產生意能賺多少錢,而是押許庭生會崛起,成為她的外部助力。

說著話,一直被晾在一旁的丁森終於拿起筆,大聲道:「你們說話算話?」他終究還是不敢去嘗試,如果自己突然給家裡帶來這麼多麻煩,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而合同的事,也許確如許庭生所料,其實就差一個簽字。

「放心。」許庭生說。

丁森又看了看葉青,葉青點頭。

然後丁森簽字,把筆丟開,起身徑直走向『門』口。

黃亞明和譚耀搶在他身前把路擋上。

「什麼意思?」丁森停住,問道。

「單挑怎麼樣?」黃亞明反問道。

丁森做了個很無語的表情,攤手說:「單挑?你是小『混』『混』,還是沒長大?」

黃亞明笑著說:「都行。我們鄉下人是這樣的,吃了虧受了委屈,只有拳頭打到別人臉上,才覺得解氣。其餘什麼勾心鬥角,吃虧佔便宜的,感覺都太虛。」

丁森覺得跟黃亞明說不清,轉身看其他人。

沒人搭理他,除了胡盛名最後背著身說了一句:

「你把剛剛那些當公事,現在這個當『私』事。『私』事落到拳頭上,我覺得很正常。你忘了剛剛是你帶著人衝進來的?所以,是你先打算用拳頭解決問題的,總不能你想打就打,不想打就算了。然後我們就該慶幸?歡送?」

黃亞明接著道:

「我好像還聽說,你前面推了許庭生一把,關鍵還有,剛剛你說要許庭生斷手斷腳……斷手斷腳……斷手斷腳?!我聽見了,記著呢。」

黃亞明把這四個字念了好幾遍,念到最後,聲音咆哮起來。

許庭生不打算攔著他,這就是黃亞明的個『性』,他從高中起,就是三人組裡面最衝動,最狠,最睚眥必報的一個。

那時候有人這樣對許庭生或者付誠,他就會第一個衝上去。

連高三一模那次許庭生被七班的人嘲笑,只是諷刺而已,他都這樣,當時因為許庭生背著留校察看的處分,他是打算一個人衝上去的。

更何況現在,丁森是帶著二十多個人找上『門』來,揚言要許庭生斷手斷腳。

許庭生相信,哪怕剛剛那二十多人真的衝進來,沒人幫手,黃亞明也會去拚命,當時丁森的人進來,他擋上去……

實際他可不像許庭生這麼有把握,知道吳昆會出手。他是看到了吳昆在猶豫的,自然也是做好了只有自己四個人奮戰的準備的。

之後情勢變化,許庭生要處理陸家的事,黃亞明把那口氣憋到了現在。

其實許庭生自己也有氣,就像黃亞明說的,丁森說的斷手斷腳,如果後面形勢沒有逆轉,許庭生知道自己真的有可能是那個結果……丁森是一早就備好了人的。

跟丁森沒有化干戈為『玉』帛的可能和必要,之後地塊和樓盤的競爭都可能還有糾葛。許庭生也不相信今天的事他會就此作罷,從他對陸芷欣的態度就能看出來,這是一個真正的小人。

所以,為什麼不現在先揍他一頓?不把事情『弄』太大就好。單挑?這主意不錯,黃亞明不搶的話,許庭生自己都想上。

黃亞明冷笑一下,說:「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我上了啊!」

陸芷欣搖搖晃晃的推『門』進來。

看到眼前情況,依然半醉的陸芷欣有點發愣,直到看到不遠處毫髮無損的許庭生,她才終於把心放下來。彤彤隨後追來,扶著『門』大喘氣,說:「臭娘們力氣好大……讓她跑了。」

許庭生微笑說:「沒事,剛好事情都解決了。」

黃亞明接著說道:「沒錯,接著你們負責給我加油,我揍個人渣給你們看看。」

陸芷欣看見黃亞明堵住丁森要動手,避過丁森看向她的目光,看著許庭生,詫異道:「你……許庭生,你的意思?」

「亞明的意思,我覺得沒問題。單挑,很公平。」許庭生笑著說。

陸芷欣搖頭,勸阻說:「別鬧啊,許庭生,你別像小孩子一樣。這種事,不能……」

許庭生還沒來得及接話,黃亞明搶過去,口氣不善說:「那你想庭生怎麼樣?」

「……,讓他走吧,行嗎?我不想你因為我的事再惹麻煩。strong/strong」

這句話,陸芷欣是看著許庭生說的。

不敢『插』話的丁森聞言也『露』出期待的眼神。

然而他失望了,許庭生沒接話。

「我看你是擔心你自己家吧?」黃亞明有些惱怒道,「陸芷欣,你……剛剛他推許庭生的時候,是在你面前吧?那個時候你做什麼了?」

「我……」

這是兩種思維邏輯的對抗,陸芷欣的理『性』成熟的思考,對上黃亞明的少年義氣,衝動和憤怒。陸芷欣一下沒答上來,因為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