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七十七章 理性正確但是討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我就沒見他這麼憋屈過。 還有,你是裝傻,還是剛剛沒看到?是這個姓丁的帶著二十多個人來找庭生的。還有,你沒聽到?他說要許庭生斷手斷腳。」 「不是,我知道。可是我的意思是,你們別衝動,我怕...

第二百七十七章理『性』是一件正確但是討厭的事情

葉青是讓初建的黑馬會擁有戰鬥力的關鍵,她給其他人信心和依仗,她牽動一發,所有人都跟著動起來。.訪問:.。

許庭生主動過去和葉青喝了一杯。

「謝謝青姐,有你在,我感覺,可能黑馬會真的能成事。」許庭生誠摯道。

「別光謝,我期待收穫。我這個人野心很大,期待的收穫也很大。我還看不明白你,不過就憑你這一年多做到的,還有今天的表現,我決定賭一把,押你扶搖直上。」

葉青把酒喝掉,笑容冷『艷』的看著許庭生。

她的意思很明確,她押的不是這筆地產生意能賺多少錢,而是押許庭生會崛起,成為她的外部助力。

說著話,一直被晾在一旁的丁森終於拿起筆,大聲道:「你們說話算話?」他終究還是不敢去嘗試,如果自己突然給家裡帶來這麼多麻煩,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而合同的事,也許確如許庭生所料,其實就差一個簽字。

「放心。」許庭生說。

丁森又看了看葉青,葉青點頭。

然後丁森簽字,把筆丟開,起身徑直走向『門』口。

黃亞明和譚耀搶在他身前把路擋上。

「什麼意思?」丁森停住,問道。

「單挑怎麼樣?」黃亞明反問道。

丁森做了個很無語的表情,攤手說:「單挑?你是挾混』『混』,還是沒長大?」

黃亞明笑著說:「都行。我們鄉下人是這樣的,吃了虧受了委屈,只有拳頭打到別人臉上,才覺得解氣。其餘什麼勾心鬥角,吃虧佔便宜的,感覺都太虛。」

丁森覺得跟黃亞明說不清,轉身看其他人。

沒人搭理他,除了胡盛名最後背著身說了一句:

「你把剛剛那些當公事,現在這個當『私』事。『私』事落到拳頭上,我覺得很正常。你忘了剛剛是你帶著人衝進來的?所以,是你先打算用拳頭解決問題的,總不能你想打就打,不想打就算了。然後我們就該慶幸?歡送?」

黃亞明接著道:

「我好像還聽說,你前面推了許庭生一把,關鍵還有,剛剛你說要許庭生斷手斷腳……斷手斷腳……斷手斷腳?!我聽見了,記著呢。」

黃亞明把這四個字念了好幾遍,念到最後,聲音咆哮起來。

許庭生不打算攔著他,這就是黃亞明的個『性』,他從高中起,就是三人組裡面最衝動,最狠,最睚眥必報的一個。

那時候有人這樣對許庭生或者付誠,他就會第一個衝上去。

連高三一模那次許庭生被七班的人嘲笑,只是諷刺而已,他都這樣,當時因為許庭生背著留校察看的處分,他是打算一個人衝上去的。

更何況現在,丁森是帶著二十多個人找上『門』來,揚言要許庭生斷手斷腳。

許庭生相信,哪怕剛剛那二十多人真的衝進來,沒人幫手,黃亞明也會去拚命,當時丁森的人進來,他擋上去……

實際他可不像許庭生這麼有把握,知道吳昆會出手。他是看到了吳昆在猶豫的,自然也是做好了只有自己四個人奮戰的準備的。

之後情勢變化,許庭生要處理陸家的事,黃亞明把那口氣憋到了現在。

其實許庭生自己也有氣,就像黃亞明說的,丁森說的斷手斷腳,如果後面形勢沒有逆轉,許庭生知道自己真的有可能是那個結果……丁森是一早就備好了人的。

跟丁森沒有化干戈為『玉』帛的可能和必要,之後地塊和蠻都可能還有糾葛。許庭生也不相信今天的事他會就此作罷,從他對陸芷欣的態度就能看出來,這是一個真正的小人。

所以,為什麼不現在先揍他一頓?不把事情『弄』太大就好。單挑?這主意不錯,黃亞明不搶的話,許庭生自己都想上。

黃亞明冷笑一下,說:「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我上了啊1

陸芷欣搖搖晃晃的推『門』進來。

看到眼前情況,依然半醉的陸芷欣有點發愣,直到看到不遠處毫髮無損的許庭生,她才終於把心放下來。彤彤隨後追來,扶著『門』大喘氣,說:「臭娘們力氣好大……讓她跑了。」

許庭生微笑說:「沒事,剛好事情都解決了。」

黃亞明接著說道:「沒錯,接著你們負責給我加油,我揍個人渣給你們看看。」

陸芷欣看見黃亞明堵住丁森要動手,避過丁森看向她的目光,看著許庭生,詫異道:「你……許庭生,你的意思?」

「亞明的意思,我覺得沒問題。單挑,很公平。」許庭生笑著說。

陸芷欣搖頭,勸阻說:「別鬧啊,許庭生,你別像小孩子一樣。這種事,不能……」

許庭生還沒來得及接話,黃亞明搶過去,口氣不善說:「那你想庭生怎麼樣?」

「……,讓他走吧,行嗎?我不想你因為我的事再惹麻煩。」

這句話,陸芷欣是看著許庭生說的。

不敢『插』話的丁森聞言也『露』出期待的眼神。

然而他失望了,許庭生沒接話。

「我看你是擔心你自己家吧?」黃亞明有些惱怒道,「陸芷欣,你……剛剛他推許庭生的時候,是在你面前吧?那個時候你做什麼了?」

「我……」

這是兩種思維邏輯的對抗,陸芷欣的理『性』成熟的思考,對上黃亞明的少年義氣,衝動和憤怒。陸芷欣一下沒答上來,因為當時,她確實什麼都沒做。

黃亞明繼續說:「我已經找人問過了,事情經過全都知道。庭生因為你才這麼憋屈的,知道嗎?當時他後面明明站著十多個人,因為你才忍了的,知道嗎?我就沒見他這麼憋屈過。

還有,你是裝傻,還是剛剛沒看到?是這個姓丁的帶著二十多個人來找庭生的。還有,你沒聽到?他說要許庭生斷手斷腳。」

「不是,我知道。可是我的意思是,你們別衝動,我怕……」

這個晚上的陸芷欣『亂』得連黃亞明都說不過,這是很少見的陸芷欣。

她並不完全了解情況,她的思維,還停留在許庭生因為她而惹上丁森,丁家。陸芷欣不想許庭生就此樹敵,那樣對許庭生的發展很不利,他現在還羽翼未豐。

當然,她也不得不考慮陸家,考慮自己的父親,不想把事情繼續擴大。

這或許無關自『私』與否,而是陸芷欣從小就習慣了這樣理『性』的看待問題。

打人一頓從實質上什麼都得不到,會因為這個陷入麻煩的卻包括陸家和許庭生自己,以陸芷欣習慣的思維方式看來,這樣做很愚蠢,很幼稚。

這些話她如果說出來,黃亞明會說,老子管他媽那麼多,只要把氣出了,爽就行了。這個時候,黃亞明可不要什麼狗屁理『性』的思考,他直接飆了一句髒話,接著罵道:

「你他媽覺得如果現在是他佔上風,二十幾個人衝進來,他會放過庭生?那個時候呢?你跟他說算了,還是眼睜睜看著許庭生被人打斷手腳?他早他媽把人備好了,你以為他只是說說而已嗎?」

事實就是這樣,丁森今天就是沖著許庭生來的,包括把陸芷欣叫過來,都在他矛頭直指許庭生的計劃之中。或許他想讓陸芷欣看著自己怎麼踩許庭生,讓報復變得更有快感。

這件事其實連許庭生自己想想,都有些后怕。

黃亞明一通咆哮,丁森靠在牆角不敢吭聲,他再有錢有勢,這個時候也沒有任何用處,一旦攔不住,黃亞明會把他打成一條狗。

「要是apple,有人要許庭生斷手斷腳,她會為許庭生拿刀上去捅人。」

黃亞明最後嘀咕著說了一句。

因為這一句,陸芷欣有些鬆動。

「老闆,這種……臭娘們,你還要她幹嘛?會被活活氣死的。」

彤彤在一旁幫著拱火,以她的江湖氣,真的看不下去了,果斷覺得陸芷欣腦殘、有病,讓人冒火,就算除去『私』心,她也是真心嫌棄。

黃亞明偷偷對她豎起來一個大拇指。

許庭生知道,從理『性』思考的角度,陸芷欣這麼做並沒有錯,但是這個時候他就是不想說話,老子憑什麼要那麼理『性』?

陸芷欣的手機鈴響打破僵局,她看了一眼,猶豫了一下,還是接起來。

「爸……嗯。」

陸芷欣只說了一句話,然後從頭聽到尾。許庭生看到她在忍,但是眼淚沒忍祝

等她掛上電話,許庭生不帶一絲語氣對丁森說:「你走吧。」

因為這個電話,許庭生不得不冷靜下來考慮陸家的情況,至少現在,主要矛盾轉移到了自己身上,合同也簽了,陸家和丁家的合作還得繼續。

沒準,持「默許」態度的陸父,還會因為今天的事記恨自己。

在沒有完全了解陸家的情況下,許庭生真的無法理解,陸父到底是怎樣一種心態和狀態,但是因為陸芷欣,他被連帶「綁架」了。

丁森眼神閃爍看一眼黃亞明,然後看著許庭生。

「走吧。」許庭生說。

陸芷欣也看著許庭生,嘴『唇』顫抖,但是說不出話。她當然知道先前一直不吭聲的許庭生為什麼突然改了決定,是因為她和陸家。

黃亞明罵了我「『操』」,轉身灌掉一大杯酒,把杯子砸桌上。

剛剛還面『色』蒼白的丁森又活過來,調整了一下,故作輕鬆道:

「那……告辭。等到拿地的事情上,咱們再玩一把。到時可就不是我惹的事了,就算斗得死去活來,我爸也怪不到我頭上,你們沒法再用那些威脅我。不過說句實話,我覺得你們根本不配上桌。」

說完,找回了些許顏面的丁森推『門』離開。

他說的沒錯,到時是「生意競爭」,「死去活來」,和金熊集團站在一起的丁家,占著巨大無比的優勢。而許庭生這邊這些人,某種程度上來說辦的是『私』事,在家話語權也低,動用不了太多力量。

試著安撫了一下黃亞明,黃亞明不搭理,許庭生只好轉向吳昆和葉青等人,說道:

「借著剛剛丁森的話,這次拿地,我覺得我們有些話還是先說開的好。」

吳昆點了點頭,對場內陪酒的『女』孩子們揮了揮手。

『女』孩們魚貫而出,本就在『門』口的彤彤走在最後一個,她不甘心,但是無奈只能跟著走。

「彤彤。」許庭生喊了一聲。

「嗯。」彤彤驚喜的轉身。

「你過來一下。」

「好呀。」

「手機給我。」

「嗯。」

許庭生接過彤彤『花』俏得不行的手機,一邊輸號碼,一邊說:

「今天麻煩你了。待會我求昆哥以後多照顧你一些,然後,我的號碼給你存了,真的遇到事情不方便找昆哥的話,你打給我。我看看能不能幫上忙。」

「嗯……好」。

彤彤接過手機,歡天喜地的走了。

剛抹掉眼淚的陸芷欣還站在『門』口,有些茫然,不知自己該進還是該退,該走還是該留,包廂內顯然有事要談,不想外人聽到。

「那麼我呢?我怎麼算?」

陸芷欣猶疑想著,一直習慣掌控局面的她,今晚進退失據。

「你找個位置坐吧,聽聽也好。」許庭生溫和道。

這句話代表許庭生依然信任自己,陸芷欣心頭湧起來幾分欣喜,點頭說:「嗯。」

然後她就近找了個位置坐下,努力讓自己還有些昏沉的腦袋清醒起來,專註的聽著,她剛剛聽到了「拿地」,這件事許庭生從沒跟她提過,所以,「生意狂」的狀態又起來了。

許庭生沒再管她,對著現場其他人說:

「丁森有一點說的沒錯,接下來可能會斗得死去活來,地塊角力這種事,場內場外都少不了,大家要有心理準備。而且像金熊集團這樣的對手,實力確實比我們強很多。至於我們,就跟之前說的一樣,最晚到場,衣衫襤褸,……」

現場一片低聲鬨笑。

許庭生認真道:「不說虛的,過**的會很難,可能我們每個人都會遭遇方方面面的壓力,當然,也會有利益『誘』『惑』……在壓力下頂得越久,利益『誘』『惑』越大。所以……」

後面的話許庭生沒說,但是每個人都懂。

這個話題很難接。

「那怎麼辦?我對天發誓的話……你們信嗎?」胡盛名說道。

有個能調節氣氛的人是好事,大夥都笑。

但是胡盛名自己沒笑,他說:「你們別笑,我認真的。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這事你們說能怎麼辦?除了發誓。問題發誓有用嗎?大家好不容易才抱團,別回頭一壓一『誘』,一下就散了。」

胡盛名的話讓很多人沉默。「反正我『挺』捨不得的,算計久了也累。」一片沉默中,他又補了一句。

許庭生想了想,笑著說:「其實也沒這麼嚴重,我剛剛說了,在壓力下頂得越久,利益『誘』『惑』越大。這一點大家都能想通,對吧?」

大夥都默認。

許庭生接著道:「所以,回頭真的有人要撤,也請扛久一點再撤。」

這話聽起來像說笑,但是其實很實在。防止「貪婪」和「背叛」最好的辦法,是用更大的利益去「捆綁」和「『誘』『惑』」。

許庭生沒繼續說話,其他人互相討論的時候,他找了支筆,然後順手從桌面上『抽』了張紙巾,開始在上面寫字。

寫完,許庭生抬頭,等到眾人的目光都轉過來,才笑著開口說:「如果我說我會算,能預料接下來的每一步,整個過程,你們信嗎?」

這就是個真的玩笑了,包括葉青都笑了,還有遠遠坐著的陸芷欣。

當然陸芷欣的感觸要多一些,她很清楚,今天的許庭生,看似不經意,實則是他第一次用心在掌控全局。這與平常在互誠的他全然不同。

陸芷欣充滿期待。

「我是認真的」,等大家都笑完了,許庭生說,「這件事,我需要你們整個過程完全信任我。沒有別的辦法,這是唯一我能想到的辦法。」

「……,這麼神?」胡盛名伸手說,「能不能我看看?」

「其實也不神,我只是寫下來我對事情各個階段的大概預估,還有我準備做的應對和選擇。不過,現在不能給你看,看了就沒意義了。」許庭生笑著解釋。

「還是有點玄乎。」高『玉』坡說。

「有點兒戲。」陳嚴說。

「太不給面子了。」仗著臉皮厚,許庭生笑著說道,「真的沒別的辦法,過程會很複雜,我需要在一些關鍵提供給你們信心和支持,獲得你們絕對的信任。你們就陪我兒戲一回?至少陪我玩一個階段,這個階段咱們一『毛』錢都不會『花』出去,怎麼樣?」

一群人苦笑,上了賊船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許庭生只當沒人反對,轉向吳昆,說:「昆哥,你這裡有保險箱嗎?」

吳昆說有。

保險箱很快拿來,許庭生把紙巾撕成三截,分層放進去。

「我設一個密碼,剩下昆哥、青姐、褚姐、陳嚴、『玉』坡,每人設一個密碼,防止我替換。等到你們覺得我必須要對某個決定做出解釋的時候,我們就一起打開驗證一次,怎麼樣?」

賊船已經上了,一群人只好哭笑不得的陪許庭生玩下去。

「如果這不是個玩笑,那就是運籌帷幄的極致。我們以後堅決跟你『混』。」

最後一個設完密碼的高『玉』坡笑著說道。

密碼設好。

各安其事。

散場,許庭生在場內告別了一圈,然後走到陸芷欣面前,說:「你現在好點了嗎?」

「我,我沒事了。」陸芷欣不敢看許庭生,低聲回答。

「那走吧,我送你回家。」

「嗯」。

陸芷欣起身,有些不自在的跟在許庭生身後。

黃亞明和譚耀、方餘慶三個人走在兩人前面。

高跟鞋敲擊地面的美妙節奏停止,冷『艷』的葉青在不遠處的樓梯口站住,她在等誰?

前頭三個走過去。

葉青看了看,叫住譚耀,平淡的問道:「會開車嗎?」

譚耀有些緊張,說:「會。」

葉青隨手把手裡的車鑰匙丟給譚耀,整個過程無比自然。

「我喝得有點多,送我回家。」她說。

「啊?」譚耀說。

「有問題?」

「沒,沒有。」

「那走吧。」

譚耀就這麼跟著葉青走了,他自己以前帶妞的時候,肯定沒有這麼霸氣。

黃亞明目瞪口呆的轉回頭,和許庭生對視一眼,用口型說:「我去。」

方餘慶把這個動作一模一樣重複了一遍。

許庭生同樣用口型回答:「三十如狼。」

兩個人回答:「服。」

方餘慶要回家,先開車走了。

黃亞明已經到了車前,但是猶豫一下,對許庭生說:「我不回去了,找個妹子去,你們走吧。」從始至終,他都沒搭理陸芷欣一句。

……

車上,兩個人都有些沉默。

陸芷欣掙扎許久,咬牙開口,說:「丁森的事……」

「已經沒事了。」許庭生有些冷淡的回答。

這讓陸芷欣沒法把話題繼續下去。

隔了一會,陸芷欣找了個新話題,問許庭生:「你準備做房地產?」

許庭生回答:「是,我『挺』看好這塊市場的。」

陸芷欣笑了笑:「我一點都不知道。」

許庭生解釋:「我之前覺得,互誠的事已經讓你很辛苦了,所以這一塊不想讓你跟著『操』心。」

「嗯」,陸芷欣說道,「你把那些人拉在一起了?黑馬會?」

「對。」

「怎麼做到的?」

「忽悠。」

「啊?那你後面那個……紙巾,真的假的?」

「那個是真的。」

「你真的能做到?」

「你好奇?」

「嗯,我想聽聽。」

許庭生笑了一下:「不能說。」

陸芷欣說:「嗯,那我拭目以待吧。那互誠呢?你的新計劃是什麼?你不是說要開會,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許庭生長吐一口氣,說:「對不起,芷欣,我今天有點累了,暫時不想說生意上的事。我對生意其實沒有那麼大興趣,到時再說行嗎?」

陸芷欣想了想,順從的說:「嗯。」

兩個人重新陷入沉默。

但是顯然,此時的陸芷欣很想找話說,她最擅長的話題都跟生意有關,但是許庭生剛剛說了,他暫時不想聊生意的事情。

「那個,你把手機號碼給那個彤彤了。」

「嗯,今天『挺』麻煩她的。」

「她說我臭娘們。」

許庭生乾笑一下。

「你說她說得對。」

許庭生裝作沒聽到。

「她叫你別要我了。」

許庭生依然笑,不說話,如果陸芷欣是聰明的,彤彤這事怎麼說都沒關係,她不能提黃亞明說起apple的那句話。

陸芷欣是聰明的。

那句話始終沒被提起,但其實在兩個人心裡都一樣,一直翻滾。

***

6000+的,今晚沒了。假期快樂……要是以前,就出去玩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