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七十六章 黑馬會的一波推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情債啊人情債,只好踏實帶你們發一筆了。算了,不坑你們了。」許庭生感慨。 看著面前的合同,丁森猶豫了一下,詭辯道:「這,這不可能。你們別誤會,不是我不願意,是我家裡……我爸他們還沒同意。我也沒辦...

第二百七十六章黑馬會的一『波』推

彤彤扶陸芷欣離開的時候,本就只是『色』厲內荏的角『色』的丁森猶豫了,看著,沒攔著。.訪問:.。

等到陸芷欣離開,幡然發現自己丟了面子的丁森把矛頭指向許庭生。

「昆哥,你不說話的話,那我辦事了。」

丁森說完一揮手,身後幾個人準備進包廂。

黃亞明和方餘慶、譚耀三個先擋上去,然後令丁森無比意外的,胡盛名也站了出來,其他一些人則陸續站起來。

「都回去坐著吧。」吳昆說,「事情在我這裡,我來好了。」

說完,他又對著對講機說道:「把樓道上那些人先清一下。」

轟轟轟轟轟。

跑步聲。

40多名黑衣大漢從樓道兩側包過來,把丁森帶來的20多人包在當中。

「吳昆,你……」丁森說。

「全部帶走,有反抗的打斷『腿』拖走。」吳昆說。

片刻工夫,丁森挾腿』肚子打顫,發軟,現在就剩他自己一個了。

突然,身後一名黑衣大漢推了丁森一把,把他整個推進包廂,然後,從外把『門』拉上。丁森忐忑不安道:「你們要怎樣?不至於動我吧?」

「現在你要辦事的話,我不攔著。」吳昆說。

「我來吧。」

「我來,我來。」

許庭生這邊,譚耀和黃亞明在搶。

「坐吧。」許庭生笑著說。

丁森環視一圈,說:「還真沒想到,今天算我栽了,我走……沒問題吧,昆哥?」

吳昆看許庭生。

許庭生笑著說:「還是坐下聊聊吧。」

丁森竭力定了定神,坐下,『色』厲內荏道:

「那我就看看,你敢把我怎麼樣。反正我告訴你,這事沒完。陸家那事,更沒完,你讓那臭娘們等著,我不搞垮她陸家……」

許庭生微笑說:「咱們倆的事不急,你也就推我一把而已,說對不起就算了,我這人不愛計較。我留你下來,是想談談陸家的事。」

話音剛落,有人把原來丁森丟在包廂里的那一疊合同送進來。

許庭生接過來看了看,沒太去關注合同內容,倒是發現合同上面已經有陸父的簽字。想來他們那邊應該是原先就談得差不多了的,陸芷欣爸爸把合同寄過來,讓陸芷欣來最後『操』作。

然後丁森趁機為難,也可能……是陸父默許的。

聽到許庭生想談合同,丁森那種勝券在握的感覺又起來了,把『腿』架上,手攤開扶住兩邊扶手,丁森氣勢十足,輕蔑的笑了笑。

一旁有聲音說:「他是傻的啊,還是以為自己在演電影呢?」

丁森循聲找去,看到胡盛名。

確認了一下,確實是胡盛名,丁森笑了。丁家做的是進出口,胡家跟丁家之間有些合作,實力相對弱些,有些地方得依仗丁家。

把心放下,丁森不屑道:「胡盛名,什麼時候輪到你這樣說話了?我記得你家的原材料很多都是跟我家的船吧?不好意思,以後可能不太方便了,或者咱們得把運費調整一下。」

胡盛名被梗住了。

丁森得意道:「你猜,這樣你在家裡的日子會不會不太好過?哦,我忘了,你的日子本來就很不好過。你兩個哥哥在外面提起你,都叫你廢物,你知道嗎?」

「你以為你家就是你說了算嗎?」胡盛名小聲頂了一句。

丁森似乎一直在等著這句話,聞言更是得意不已,大笑說:「沒錯,我家現在除了我爸,還真就是我說了算。所以,我剛剛說的一定會做,怎麼樣?不服?」

這傢伙頭上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在圈內頗受認可,現在看來,可能因為老娘的枕邊風吹得好,已經被他「幹掉」了。

看胡盛名低頭沉默,丁森把目光投向現場其餘幾個家裡跟他家有合作關係的人,岩州的圈子就這麼大,這些人之間有牽絆的其實還真不少。

當然,這並非說丁家就真的能拿捏這麼多生意夥伴。

現在真正的差別在於,在座其他人在家裡的地位都比不上丁森,丁森能做決定,他們不能,丁森能用家裡的力量為自己出頭,他們做不到……而且一旦給家裡惹上事,他們只會因此更加難熬。

「你們這麼幫那個小子,不會是因為真的打算跟他一起做房地產吧?」

丁森左右看看,覺得他的話某種程度上被默認了。

「就他?你們怎麼想的?」

丁森搖了搖頭:「這麼說吧,我家最近和金熊集團準備合作,這次的地塊就是我們準備要拿的,你們沒戲。這樣,你們真的有興趣的話,我回頭跟我爸說一下,帶上你們當中一兩家,或者你們個人打算投一點,肯定沒問題。怎麼樣?」

金熊集團是岩州本地房地產的龍頭之一,根深葉茂,實力強勁。

把這一點當作殺手拋出來,看著有些沉默的場面,丁森覺得自己要大逆轉了。談笑間當場逆轉,再世諸葛啊,想想連丁森都不禁有些佩服自己。

「我沒興趣。」高『玉』坡說完向許庭生點頭微笑。

「我就更沒了。」胡盛名重複了他的動作。

吳昆看了看許庭生,笑著說:「我不喜歡撿別人丟過來的東西。」

接著又有幾個人說話,向許庭生微笑點頭。

這個場面其實有些出乎許庭生的意料,他肯定也想不到,之前細微的一個細節,他一聲不吭往外沖,方餘慶、黃亞明、譚耀三個一句不問,看見,跟著沖……

這個細節給現場很多人的觸動其實都很大。

他們看待許庭生的眼光變了,他們願意『交』,想『交』許庭生這個朋友,而且,他們剛剛找到了一群人一起抱團的感覺,從高『玉』坡第一個開口,到第二個,第三個……

這種感覺讓人興奮、溫暖,他們似乎能從其中看到日後自己這群人一個個崛起的畫面。

「大逆轉」突然又「被逆轉」了,丁森氣急敗壞。

他更沒想到的一件事是,他提金熊,終於讓剛剛一直沉默的一個人開口說話了。金熊集團和葉家關係很深,它在葉家下一代的爭奪中,堅定的站在葉青那個哥哥一邊。

「小胡。」葉青說。

「啊?」胡盛名轉身,「青姐,你叫我?有事?」

葉青平時是不怎麼跟這個圈子裡『混』的,胡盛名跟她並沒有『交』情在,層次差距,也攀不上『交』情,現在聽她主動跟自己打招呼,胡盛名一下差點沒反應過來。

葉青笑了笑,說:「你家的原材料靠哪個港口?」

胡盛名回答:「北侖和盛海都有。」

「那沒問題」,葉青說,「我家跟遠航集團最近準備合作,剛好這一塊是我負責的。這樣,你回去跟家裡說一下,以後原材料跟遠航的船吧,我保證價格一定低於之前。至於運輸能力之類的,你家裡不會不知道遠航。」

胡盛名興奮不已的點頭,因禍得福啊!他知道這事家裡百分之百會同意,商人逐利,更及時,更高效,更低價……這都不要就是真傻了。

而這件事,是他「廢物」胡盛名辦到的。

「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一把了。」胡盛名感慨,「有幫會就是好啊,多好的幫會,就是名字差了點,叫什麼黑馬會……要是叫老子牛『逼』或者不服就干就更好了。」

轉念想起「黑馬會」這個名字是葉青定的,胡盛名突然又感覺這名字其實很好了。

「謝謝青姐。謝謝。」胡盛名說。

「自己人,不客氣。」葉青說。

一句自己人,讓其餘兩家長期有貨物跟丁家運輸船的都把目光投向葉青。

葉青點頭說:「我給你們同樣的承諾,這點主我還是能做的。」

葉青起頭,所有人都明白,反攻的號角吹響了。

接著,高『玉』坡說道:「我家主要是做出口的,之前有一部分走丁家這邊的出口公司,我雖然沒什麼地位,還是可以試試讓我爸換一家出口公司,我記得褚姐家裡有在做這一塊吧?我回去試試。」

「那我試試幫你爭取優惠條件。盡全力。」褚漣漪回道。

尚芳菲在一旁笑著道:「我家和丁家合作關係沒有,彼此看不順眼倒是大家都清楚,我會使力的。牆倒眾人推的事,家裡肯定樂意。」

個『性』謹慎的陳嚴開口,說:「我未來岳父家的關係在海關那邊多一些,跟家裡不一樣,他還『挺』喜歡我的。我爭取一下,以後給咱們自己人爭取點方便,給其他人……添點『亂』。」

這話說的,一點都不嚴謹……大夥都笑了,除了丁森。

接著,能做些什麼的人紛紛開口。

大家似乎突然才發現,自己這群人一旦抱團,其實能做到的事一點都不少,畢竟各人雖然在家大多被壓一頭,也不是一點『浪』『花』都攪不起的。

許庭生在邊上看著,看到剛剛這一『浪』接一『浪』的一幕,想到了一個詞:一『波』推。

黑馬會的一『波』推,一通連招直接把丁森推在了沙灘上。

如果上述那些全部發生,因他而起,那以後他在家裡也不用『混』了,他爸不會放過他,他哥不會錯過機會。剛剛還志得意滿的丁森,快哭了。

「丁少爺?還玩嗎?」胡盛名有仇報仇,說完吹了個口哨。

高『玉』坡拉了拉他,向丁森說:

「其實很多事,比如我這種,也不是一定馬上就要做的,畢竟就像你說胡盛名那樣,家裡對我們沒那麼看重,我們其實也不著急討好家裡。我們……可以緩一緩。」

「你,什麼意思?」丁森有些茫然的問道。

高『玉』坡用眼神徵詢其他人的意見,葉青第一個點頭,見狀,高『玉』坡走過來,從許庭生手裡接過合同,放在丁森身前的茶几上。

一個偌大的人情,被送給了許庭生。

「人情債啊人情債,只好踏實帶你們發一筆了。算了,不坑你們了。」許庭生感慨。

看著面前的合同,丁森猶豫了一下,詭辯道:「這,這不可能。你們別誤會,不是我不願意,是我家裡……我爸他們還沒同意。我也沒辦法。」

許庭生笑了笑,說:「別演了,丁少爺,你爸爸跟芷欣爸爸基本談妥,這個我還是能判斷的。」

指了指合同上陸父的簽字,許庭生繼續說:「你只是放棄那個附加條件而已,沒那麼為難的。」

附加條件,當然跟陸芷欣有關。

……

陸芷欣正在房間里左轉右轉。

彤彤靠在『門』上,剛剛罵陸芷欣的那些話,是她的基本認識,她們見識過的江湖男人的處事方式和需要『女』人擁有的覺悟就是這樣的。

自然而然的認識,剛剛罵出來也是順嘴了。

現在,彤彤有點後悔。

不過,向陸芷欣認錯?彤彤不幹。她心裡還有氣呢,不管之前是怎麼回事,管你們什麼關係,反正就今晚而言,是陸芷欣攪了她的好事,而且居然用的是一樣的台詞。

彤彤很不爽。

「看著還是『挺』漂亮的,好吧,很漂亮。身材……好吧,也不比我差,還比我高點,『女』人長那麼高幹嘛?有病啊!許庭生肯定不愛跟她走在一起。

更關鍵的,她沒腦子,不懂給男人面子,而且臉上一不笑就冷死去,死魚臉,平時對許庭生肯定兇巴巴的。

最關鍵,哈,我終於發現了,穿衣服這麼死板,這什麼玩意?包得跟去葬禮似的。這樣的『女』人,肯定沒什麼『誘』『惑』力,『床』上肯定沒情趣……那許庭生就肯定會偷吃……」

之前許庭生說自己是處,彤彤壓根不信。

現在她看著因為要見丁森而衣著死板、素麵朝天的陸芷欣,彤彤想著想著就興奮了,『女』人光漂亮,不懂對付男人有什麼用?

彤彤覺得自己還是有機會的,「老娘風情萬種,豁得出去。」

陸芷欣這個晚上徹底『亂』了,從在『門』口看見許庭生,她就開始『亂』了……然後越來越『亂』。她現在滿腦子都是樓下的許庭生。

「我要下去。」陸芷欣說。

「不行,許庭生明顯煩你了,你還『弄』不明白啊?老實說我都煩你。」彤彤說。

「我擔心他。」陸芷欣著急說。

「擔心個屁,昆哥在呢。」

「他們不一定會幫他,你不懂,丁家在岩州還是有些實力的。」

「那你去了有屁用……唉,我去,臭娘們你怎麼力氣那麼大,你在學校練鉛球的吧……唉……」

***

7000多字。我現在屬於不敢吭聲的狀態,說點什麼都要被噴……那就一句,最近的更新我真的很努力了,之前其實是4000多一天。

感謝打賞:zllzygzk;燕山夜話,三分之一年;finback;遺忘幸福;黃金搗蛋;張老師610602949;怒龍1;謙晉泰臨;芒果、118783996;愛讀書讀好書啊;********454336822;隨風飄揚的老司機;劍冢棲明月;圖圖是個大好人;難繪虛妄;轉身已陌路463496389;若此世唯愛秀晶;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