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七十五章 罵得很對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4-30 12:45  |  字數:3815字

第二百七十五章罵得很對

讓丁森有些尷尬的是,他氣勢洶洶而來,說完話……沒人搭理他。

吳昆和葉青都還沒說話,胡盛名幾個的談話一點停下來的意思都沒有。

高玉坡說完。

陳嚴突然認真的說:「你們剛剛有沒有注意到一件事?這件事讓我有點羨慕許庭生。」

「你說的是陸芷欣?」

胡盛名帶著一臉羨慕說:「那妞漂亮,冷,有本事,這些早就出了名的。要不是她年紀小點,又從來不出來混,想下手的人多了。沒想到這就給拿下了,還給**得這麼小女人,許兄弟牛逼啊。」

相對於二十四歲的胡盛名,二十七歲的陳嚴已經有政府部門工作經歷,而且跟一位局長的女兒訂了婚,逢場作戲很平常,但是日常關注女人的心思確實少了許多。

所以陳嚴原先還真沒注意陸芷欣這事,聞言啞然一下,笑著說:

「好像還真是,那這也算一件。不過我剛剛說的是另一件事,你們有沒有發現,之前許庭生跳起來往外沖,方餘慶和他另外兩個朋友一句話沒問,看見,立即跟著往外沖。」

「看見了,夠義氣。不過遇事併肩子上嘛,咱們也不是沒有過。」胡盛名說道。

「不一樣的。」一旁與陳嚴年紀相仿的高玉坡接話道。

「怎麼就不一樣了?我去年還替你挨了一棍子呢」,赤膊的胡盛名指著自己早沒了傷痕的肩膀,對高玉坡說,「就這,一棍子下來。」

「玉坡說的沒錯,確實是不一樣。」

陳嚴說:「關鍵在於那一下,他們一句話都沒問,是什麼事,對上什麼人,他們都不知道,也就是說,這根本就是條件反射。那一刻的反應,是最真實的。沒有經過任何思考,也沒有一點猶豫。」

陳嚴說的相對抽象,胡盛名還有些茫然。

高玉坡嘆了口氣,把話接下去,說:

「我們這些人之間,習慣早養壞了,凡事再三盤算,衡量得失。胡盛名,說實話,就算是咱們倆之間,你替我挨過一棍子,真有一天你遇事了,我肯定也要先看看對手是誰,考慮一下值不值得。這個在你也是一樣的,咱們都沒必要隱瞞。」

高玉坡把話直接說破了,胡盛名尷尬的笑了笑,點頭認可。

去年那次,他們遇上的是一群不開眼的小混混,胡盛名之所以那麼勇猛,與此大有關係,而且那一棍,多少有跟高玉坡拉近關係的衡量在裡面。

這些,彼此間都看得很透,也不介意,只是過往從沒說破罷了,因為過往,他們沒有過今天這樣的觸動。

三個人又聊了一會,陳嚴像是總結髮言,說:

「所以,不可能的,我們估計不會有這樣的朋友和兄弟感情。你看方餘慶,跟我們一起混了幾年了,算講義氣吧?可他什麼時候到過今天這樣?他可不傻。」

胡盛名思索一會,難得的認真的說道:

「既然方餘慶還是方餘慶,那就是那個許庭生不一樣,可能他是另一種人。你們說,要是換了我們跟他呢?會不會也變成這樣的朋友?」

胡盛名一句話,陳嚴和高玉坡兩個對視一眼,陷入思考。

其實胡盛名不經意間提出來的這個問題,很重要,這關係到陳嚴和高玉坡之後對許庭生也好,在黑馬會也好,會是一種怎樣的態度。

還有……眼前這件事。

吳昆依然坐著,皺著眉頭。好賭同時還總能贏的人,其實大多並不向他們給人的感覺那樣瘋狂,相反他們很冷靜。

真論家底,現場這些人算上家族力量,有不少超過吳昆這個白手起家的單幫客。他在圈子裡能有現在的地位和影響力,主要是因為他的實力構成相對複雜,黑白通吃,而且經歷、手段、為人,都讓人服氣。

一路走來步步為營的吳昆,遇事並不喜歡太快做出反應,就像高玉坡說的,他們這類人,凡事都會先「量一量」。

許庭生同樣看得很透徹,所以他很沉得住氣,在等。

相反,這一晚亂了心態的陸芷欣,過往最是冷靜的陸芷欣,她亂了。「這是我的事,我來處理。」陸芷欣從許庭生懷裡爬起來,準備起身。

「幹嘛?坐著,你坐著就好,我會解決。」

許庭生把她拉回來。

陸芷欣看了看許庭生,她一直認為自己很了解許庭生。或許半年之前確實如此,但是這半年來,陸芷欣不了解的事情正在變多,尤其對於之前幾個小時內發生的事情,陸芷欣根本無從知曉。房地產這一塊,許庭生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讓陸芷欣參與,連提都沒提過。

所以,以她的判斷,許庭生對上丁森,尤其現在對方有備而來……許庭生要吃虧。

因為這個,陸芷欣甚至有些後悔,她覺得自己剛剛應該直接離開,回家打電話給許庭生,等他回去再解釋,那樣就不會給許庭生帶來這樣的麻煩。

想到這裡,陸芷欣說:「我不用你管。」

「你說什麼?」許庭生問。

「許庭生,你別管我了。」

「我偏要管。」

陸芷欣不說話,又要起身,許庭生一把把她拽回來,按住,說:「芷欣,我真的能應付,你聽話別鬧。你今晚已經折騰過一回了。現在讓我來處理。」

如果是幾個小時前,在這種局面下對上丁森,許庭生可能確實沒辦法,會吃點虧。但是現在,幾個小時後,丁森不夠看。

一場談話,許庭生圈了現場一群人上了自己的賊船。

讓許庭生今晚立即主動拉上這群人去跟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