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七十五章 罵得很對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說道。 「不一樣的。」一旁與陳嚴年紀相仿的高玉坡接話道。 「怎麼就不一樣了?我去年還替你挨了一棍子呢」,赤膊的胡盛名指著自己早沒了傷痕的肩膀,對高玉坡說,「就這,一棍子下來。」 ...

第二百七十五章罵得很對

讓丁森有些尷尬的是,他氣勢洶洶而來,說完話……沒人搭理他。

吳昆和葉青都還沒說話,胡盛名幾個的談話一點停下來的意思都沒有。

高玉坡說完。

陳嚴突然認真的說:「你們剛剛有沒有注意到一件事?這件事讓我有點羨慕許庭生。」

「你說的是陸芷欣?」

胡盛名帶著一臉羨慕說:「那妞漂亮,冷,有本事,這些早就出了名的。要不是她年紀小點,又從來不出來混,想下手的人多了。沒想到這就給拿下了,還給**得這麼小女人,許兄弟牛逼埃」

相對於二十四歲的胡盛名,二十七歲的陳嚴已經有政府部門工作經歷,而且跟一位局長的女兒訂了婚,逢場作戲很平常,但是日常關注女人的心思確實少了許多。

所以陳嚴原先還真沒注意陸芷欣這事,聞言啞然一下,笑著說:

「好像還真是,那這也算一件。不過我剛剛說的是另一件事,你們有沒有發現,之前許庭生跳起來往外沖,方餘慶和他另外兩個朋友一句話沒問,看見,立即跟著往外沖。」

「看見了,夠義氣。不過遇事併肩子上嘛,咱們也不是沒有過。」胡盛名說道。

「不一樣的。」一旁與陳嚴年紀相仿的高玉坡接話道。

「怎麼就不一樣了?我去年還替你挨了一棍子呢」,赤膊的胡盛名指著自己早沒了傷痕的肩膀,對高玉坡說,「就這,一棍子下來。」

「玉坡說的沒錯,確實是不一樣。」

陳嚴說:「關鍵在於那一下,他們一句話都沒問,是什麼事,對上什麼人,他們都不知道,也就是說,這根本就是條件反射。那一刻的反應,是最真實的。沒有經過任何思考,也沒有一點猶豫。」

陳嚴說的相對抽象,胡盛名還有些茫然。

高玉坡嘆了口氣,把話接下去,說:

「我們這些人之間,習慣早養壞了,凡事再三盤算,衡量得失。胡盛名,說實話,就算是咱們倆之間,你替我挨過一棍子,真有一天你遇事了,我肯定也撬,考慮一下值不值得。這個在你也是一樣的,咱們都沒必要隱瞞。」

高玉坡把話直接說破了,胡盛名尷尬的笑了笑,點頭認可。

去年那次,他們遇上的是一群不開眼的小混混,胡盛名之所以那麼勇猛,與此大有關係,而且那一棍,多少有跟高玉坡拉近關係的衡量在裡面。

這些,彼此間都看得很透,也不介意,只是過往從沒說破罷了,因為過往,他們沒有過今天這樣的觸動。

三個人又聊了一會,陳嚴像是總結髮言,說:

「所以,不可能的,我們估計不會有這樣的朋友和兄弟感情。你看方餘慶,跟我們一起混了幾年了,算講義氣吧?可他什麼時候到過今天這樣?他可不傻。」

胡盛名思索一會,難得的認真的說道:

「既然方餘慶還是方餘慶,那就是那個許庭生不一樣,可能他是另一種人。你們說,要是換了我們跟他呢?會不會也變成這樣的朋友?」

胡盛名一句話,陳嚴和高玉坡兩個對視一眼,陷入思考。

其實胡盛名不經意間提出來的這個問題,很重要,這關係到陳嚴和高玉坡之後對許庭生也好,在黑馬會也好,會是一種怎樣的態度。

還有……眼前這件事。

吳昆依然坐著,皺著眉頭。好賭同時還總能贏的人,其實大多並不向他們給人的感覺那樣瘋狂,相反他們很冷靜。

真論家底,現場這些人算上家族力量,有不少超過吳昆這個白手起家的單幫客。他在圈子裡能有現在的地位和影響力,主要是因為他的實力構成相對複雜,黑白通吃,而且經歷、手段、為人,都讓人服氣。

一路走來步步為營的吳昆,遇事並不喜歡太快做出反應,就像高玉坡說的,他們這類人,凡事都會先「量一量」。

許庭生同樣看得很透徹,所以他很沉得住氣,在等。

相反,這一晚亂了心態的陸芷欣,過往最是冷靜的陸芷欣,她亂了。「這是我的事,我來處理。」陸芷欣從許庭生懷裡爬起來,準備起身。

「幹嘛?坐著,你坐著就好,我會解決。」

許庭生把她拉回來。

陸芷欣看了看許庭生,她一直認為自己很了解許庭生。或許半年之前確實如此,但是這半年來,陸芷欣不了解的事情正在變多,尤其對於之前幾個小時內發生的事情,陸芷欣根本無從知曉。房地產這一塊,許庭生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讓陸芷欣參與,連提都沒提過。

所以,以她的判斷,許庭生對上丁森,尤其現在對方有備而來……許庭生要吃虧。

因為這個,陸芷欣甚至有些後悔,她覺得自己剛剛應該直接離開,回家打電話給許庭生,等他回去再解釋,那樣就不會給許庭生帶來這樣的麻煩。

想到這裡,陸芷欣說:「我不用你管。」

「你說什麼?」許庭生問。

「許庭生,你別管我了。」

「我偏要管。」

陸芷欣不說話,又要起身,許庭生一把把她拽回來,按住,說:「芷欣,我真的能應付,你聽話別鬧。你今晚已經折騰過一回了。現在讓我來處理。」

如果是幾個小時前,在這種局面下對上丁森,許庭生可能確實沒辦法,會吃點虧。但是現在,幾個小時后,丁森不夠看。

一場談話,許庭生圈了現場一群人上了自己的賊船。

讓許庭生今晚立即主動拉上這群人去跟丁森找事,那不好,可是他現在自己找上門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許庭生知道現場不少人都還在猶豫、衡量,但他有把握,知道衡量的結果會是怎樣。

現在唯一讓許庭生有點擔心的事,是那份涉及陸家的合同,這一點許庭生不是很清楚,但是知道會很麻煩。

「那份合同是不是必須要簽下來?」許庭生小聲問道。

陸芷欣猶豫了一會,其實她自己很清楚,這份合同輕鬆簽下來的可能已經不存在了,丁森打定了主意要藉此為難陸家,逼迫陸芷欣。

眼下更重要的是眼前的麻煩。

咬了咬牙,陸芷欣說:「不管那個了,讓我爸自己去解決吧,我真的累了。」

許庭生點了點頭。

陸芷欣看著他的眼睛說:「許庭生,我們一起把互誠經營好,如果有一天我爸真的撐不下去,垮了……我們替他養老好不好?」

許庭生沒聽出來這句話里包含的全部信息,只當是陸芷欣在擔憂,點頭說:「你放心。」

「現在,我……」陸芷欣說。

「現在這件事,你看著就好。」許庭生直接打斷她。

……

「鏗……」音色調得很好的火機聲,遠處牆角的葉青有些無聊的點了一根煙,繼續看著。

丁森這才發現葉青也在,但是沒覺得她和許庭生之間有什麼密切的聯繫,包括此時包廂里的所有人,對於丁森來說大多都不是生面孔。

這些人本就喜歡胡天胡地的混,愛湊熱鬧,此時跟許庭生坐在一起也沒什麼奇怪的。

在場的那些小姐讓丁森進一步肯定了自己的判斷。這個圈子裡,能坐在一起吃喝玩樂的人多了,能一起扛事的,少之又少,更何況許庭生……他配嗎?

丁森把心放下,把膽氣提起來。

「昆哥,這事沒這麼為難吧?你抬個手而已。」

丁森把現場的沉默看作了對自己有利的信息,有些盛氣凌人的催促道。

從國外回來,在家裡的競爭中佔據上風,春風得意的丁森,其實從內心角度是看不上吳昆的,一個江湖混子而已,跟自己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

只是大家都給面子的時候,他跟著給,而且現在畢竟在對方的地盤上,他覺得自己已經很給面子了。

吳昆和許庭生做了一個眼神交流。

許庭生微笑著點了點頭。

「丁森,帶著你的人走吧。散了,這事我就當沒發生過。」

原來吳昆一直在猶豫的根本不是要不要護著許庭生,而是在這個前提下,要不要對丁森出手。他剛剛徵詢了許庭生的意見,畢竟許庭生其實沒吃什麼大虧,他同意這麼處理,把事情了結,吳昆自然也就不再為難。

可惜丁森不這麼認為,他現在氣勢最盛。

「昆哥你說笑吧?」丁森說,「就這麼說了吧,那對狗男女不出來,那個小王八蛋不斷手斷腳,我今天是不會走的。」

「丁森,你……」

許庭生剛站起來,發現陸芷欣又說話了,而且她也準備站起來。

許庭生很頭痛,說:「陸芷欣,你閉嘴。」

然後他轉向吳昆,說:「昆哥,你這裡有休息室嗎?」

「樓上有。」吳昆說。

「那好」,許庭生轉過身,指著陸芷欣對彤彤說,「彤彤,麻煩你帶她到樓上休息,幫忙看著她一點。待會我會上去找你們。」

彤彤點頭,伸手去扶陸芷欣。

陸芷欣掙扎,說:「許庭生,……」

本就已經有些醉了,心情也不太好的彤彤直接罵道:「臭娘們你煩不煩,男人辦事,女人少插嘴,不懂嗎?這都說了幾遍了你還吵,老娘就沒見過你這麼傻這麼煩的女人。」

陸芷欣被罵傻了。

許庭生轉頭看彤彤。

彤彤一下慌亂起來,有些緊張的看著許庭生,結巴道:「對,對不起,我……」

「罵得很對很好」,許庭生說,「帶這個臭娘們上去吧。」

***

今天很忙,更新晚了,晚飯都沒顧上吃在碼。我不是全職,所以有時候不能準時,延時會微博通知的,麻煩關注下新浪微博:項庭生。

後面一更我在碼,可能要很晚了,各位別等哦,抱歉。

著急更,打賞下章再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