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七十二章 窗戶和梯子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4-30 12:45  |  字數:7529字

第二百七十二章窗戶和梯子

吳昆的夜總會叫做星輝,是岩州最高檔的。網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許庭生坐在星輝最好的包廂里,牆角。明知道接下來的事情無比重要,可是,心神怎麼都收不回來,注意力無法集中。

這種狀態,他乾脆先不開口。

剛剛吃飯的時候40多人,此時包廂里除了許庭生這邊四個外,陸陸續續來了十七八人。這個數字其實已經超出許庭生的預計。

葉青坐在另一邊的牆角,旁邊至少三個位置沒有坐人,這個女人如獅王一般獨據一角。

目光相觸,葉青向許庭生舉了舉杯,許庭生微笑點頭,把杯里酒喝掉。

見葉青有酒興,上去敬酒的人頓時多起來。黃亞明和譚耀拿眼神詢問許庭生,得到肯定的回答後,也端著酒杯湊了上去。

當然,兩個人都很禮貌,葉青也不挑身份,落落大方的回應,舉杯喝酒都乾脆。

方餘慶坐過來,壓低聲音對許庭生說:「加上昆哥十九個,多了還是少了?」

「沒那麼多,現在這裡坐著的,至少三個是本地房企來聽虛實的,五個是隨時準備抱歉告辭的。」許庭生淡淡的說道。

「這麼少?」方餘慶訝異。

「很多了」,許庭生笑著說,「再說,準備告辭的也不是一定留不住。」

「那聽消息那幾個?會不會……」

「沒事,我有數。」

正說著話,吳昆推門進來,打過一圈招呼後直接坐到許庭生身邊。

「應該來的差不多了。」吳昆說。

「嗯。」許庭生應了一聲。

吳昆看了看他,會心一笑,抬手拍了拍許庭生肩膀,附耳說:「安心,那邊不是有人偶爾進去看看,是一舉一動都有人盯著。」

說完,吳昆指了指自己戴著的耳機。

這樣,許庭生就知道,丁森那個包廂已經被全面監控了,只要有一點情況,就會有人通知吳昆。想到這裡,許庭生稍微安心,吐一口氣,收斂心神。

兩個人耳語了一會,吳昆揮了揮手,服務員退場。

許庭生正準備說幾句開場白。

對面一個二十五六歲,嘻哈打扮的男的先咋呼起來:「開始了啊?我說那個,許兄弟……你認真的吧?這麼大事,可激動死我了。你可不要涮我們玩啊,我丟了妞來的。」

餘下十幾人聞言都笑起來,包括其中四個女人,自然也包括葉青。

許庭生也笑了。在場十九人的信息,他已經全部大致掌握,說話的這個叫胡盛名,看著很粗線條的一個人,但是家底頗厚,方餘慶尤其強調的一點,是他人緣很好。

能在這樣一個圈子裡混到好人緣的,沒有哪個是真傻。

他可以這樣咋咋呼呼的說話,那是他已經建立的風格,許庭生不可以,淡淡的笑了笑,許庭生平穩的說:「我會拿下其中一個地塊。」

這是一句平實無比的表達。

「哪怕待會大家都散了,就剩我自己,我也會拿下一塊。」

這一句,許庭生用了點玩笑的口氣。

「你的目標?你想拿哪一個地塊?方便說的話,我想了解一下。」這回問話的是先前方餘慶提過的官方背景很不錯的陳嚴,人看上去嚴謹,他的說話風格也很嚴謹。

「保二爭一。」

許庭生回答,目標直指最好的兩個地塊,都是中心位置。尤其一號地塊,若非學校搬遷,幾乎不可能在那樣的位置騰出來那麼大一塊地,難得一遇。

這一點,其實每個有一定歷史的城市幾乎都一樣,要在城市中心區域搞拆遷……難度大過把市政府搬走。所以,在大型cbd入主一個城市之前,我們往往會看到這樣的情況,越是城市中心區,往往越是老樓,而且老樓後面藏著舊房深巷。

「很難。」

陳嚴言簡意賅,他應該是現場最了解幾家本地房企的政府關係的幾個人之一,所以,他說很難,就是真的很難。

「我知道,但是如果不是想要最好的那塊蛋糕的話,我不用叫上各位。」許庭生平靜的回答。

「你了解幾家本地房企的實力和背景嗎?我們最後加起來,可能都是最弱的,而且我們最晚到場,可能蛋糕別人都已經分好了。」

許庭生相信陳嚴不是悲觀主義者,他只是客觀。

向陳嚴舉了舉酒杯,許庭生喝一口酒,說:「我喜歡聽故事,最喜歡的類型大概是這樣,一場盛宴,最後到場,而且是宴會裡最衣衫襤褸的那個人,後來拿走了最好的蛋糕。」

為了把神秘感演下去,許庭生也是裝到拼了,頓了頓,繼續說:

「這類故事總是讓人感覺很爽。為什麼?我仔細思考過原因,最後給這些故事找到了一個共同的標籤,我叫它『逆襲』。網」

「逆襲」這個詞在現在還不普及,許庭生把它拋出來。現場的非繼承者們,不成器的二代們,想了想,一致的感覺,覺得這樣的故事真的很爽。

他們本就是最渴望「逆襲」的一群人,包括葉青在內,她再強,因為是女人,因為是妹妹,也是不被看好的那一個。

而吳昆……他的人生本就是一路逆襲。

「我也喜歡這樣的故事,」一個聲音響起來,「不過,接下去的話題,有幾位小兄弟可能最好先退場了。畢竟大家平時都是朋友,你們也還叫我一聲哥,對吧?另外開個包廂,或者下次再來玩,我招待。」

說話的人是吳昆,他說話時語氣沉穩,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