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七十二章 窗戶和梯子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些。」 「西湖市鼎成房地產鄭向山是我爸爸的好兄弟,我平常叫一聲伯伯,鼎成會是我們這次的合作夥伴。當然,他們那邊主要是提供支持,股份佔比不會太高。」 到目前為止,這是許庭生說出的最具體和...

第二百七十二章窗戶和梯子

吳昆的夜總會叫做星輝,是岩州最高檔的。

許庭生坐在星輝最好的包廂里,牆角。明知道接下來的事情無比重要,可是,心神怎麼都收不回來,注意力無法集中。

這種狀態,他乾脆先不開口。

剛剛吃飯的時候40多人,此時包廂里除了許庭生這邊四個外,陸陸續續來了十七八人。這個數字其實已經超出許庭生的預計。

葉青坐在另一邊的牆角,旁邊至少三個位置沒有坐人,這個女人如獅王一般獨據一角。

目光相觸,葉青向許庭生舉了舉杯,許庭生微笑點頭,把杯里酒喝掉。

見葉青有酒興,上去敬酒的人頓時多起來。黃亞明和譚耀拿眼神詢問許庭生,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也端著酒杯湊了上去。

當然,兩個人都很禮貌,葉青也不挑身份,落落大方的回應,舉杯喝酒都乾脆。

方餘慶坐過來,壓低聲音對許庭生說:「加上昆哥十九個,多了還是少了?」

「沒那麼多,現在這裡坐著的,至少三個是本地房企來聽虛實的,五個是隨時準備抱歉告辭的。」許庭生淡淡的說道。

「這麼少?」方餘慶訝異。

「很多了」,許庭生笑著說,「再說,準備告辭的也不是一定留不祝」

「那聽消息那幾個?會不會……」

「沒事,我有數。」

正說著話,吳昆推門進來,打過一圈招呼后直接坐到許庭生身邊。

「應該來的差不多了。」吳昆說。

「嗯。」許庭生應了一聲。

吳昆看了看他,會心一笑,抬手拍了拍許庭生肩膀,附耳說:「安心,那邊不是有人偶爾進去看看,是一舉一動都有人盯著。」

說完,吳昆指了指自己戴著的耳機。

這樣,許庭生就知道,丁森那個包廂已經被全面監控了,只要有一點情況,就會有人通知吳昆。想到這裡,許庭生稍微安心,吐一口氣,收斂心神。

兩個人耳語了一會,吳昆揮了揮手,服務員退常

許庭生正準備說幾句開場白。

對面一個二十五六歲,嘻哈打扮的男的先咋呼起來:「開始了啊?我說那個,許兄弟……你認真的吧?這麼大事,可激動死我了。你可不要涮我們玩啊,我丟了妞來的。」

餘下十幾人聞言都笑起來,包括其中四個女人,自然也包括葉青。

許庭生也笑了。在場十九人的信息,他已經全部大致掌握,說話的這個叫胡盛名,看著很粗線條的一個人,但是家底頗厚,方餘慶尤其強調的一點,是他人緣很好。

能在這樣一個圈子裡混到好人緣的,沒有哪個是真傻。

他可以這樣咋咋呼呼的說話,那是他已經建立的風格,許庭生不可以,淡淡的笑了笑,許庭生平穩的說:「我會拿下其中一個地塊。」

這是一句平實無比的表達。

「哪怕待會大家都散了,就剩我自己,我也會拿下一塊。」

這一句,許庭生用了點玩笑的口氣。

「你的目標?你想拿哪一個地塊?方便說的話,我想了解一下。」這回問話的是先前方餘慶提過的官方背景很不錯的陳嚴,人看上去嚴謹,他的說話風格也很嚴謹。

「保二爭一。」

許庭生回答,目標直指最好的兩個地塊,都是中心位置。尤其一號地塊,若非學校搬遷,幾乎不可能在那樣的位置騰出來那麼大一塊地,難得一遇。

這一點,其實每個有一定歷史的城市幾乎都一樣,要在城市中心區域搞拆遷……難度大過把市政府搬走。所以,在大型cbd入主一個城市之前,我們往往會看到這樣的情況,越是城市中心區,往往越是老樓,而且老樓後面藏著舊房深巷。

「很難。」

陳嚴言簡意賅,他應該是現場最了解幾家本地房企的政府關係的幾個人之一,所以,他說很難,就是真的很難。

「我知道,但是如果不是想要最好的那塊蛋糕的話,我不用叫上各位。」許庭生平靜的回答。

「你了解幾家本地房企的實力和背景嗎?我們最後加起來,可能都是最弱的,而且我們最晚到場,可能蛋糕別人都已經分好了。」

許庭生相信陳嚴不是悲觀主義者,他只是客觀。

向陳嚴舉了舉酒杯,許庭生喝一口酒,說:「我喜歡聽故事,最喜歡的類型大概是這樣,一場盛宴,最後到場,而且是宴會裡最衣衫襤褸的那個人,後來拿走了最好的蛋糕。」

為了把神秘感演下去,許庭生也是裝到拼了,頓了頓,繼續說:

「這類故事總是讓人感覺很爽。為什麼?我仔細思考過原因,最後給這些故事找到了一個共同的標籤,我叫它『逆襲』。」

「逆襲」這個詞在現在還不普及,許庭生把它拋出來。現場的非繼承者們,不成器的二代們,想了想,一致的感覺,覺得這樣的故事真的很爽。

他們本就是最渴望「逆襲」的一群人,包括葉青在內,她再強,因為是女人,因為是妹妹,也是不被看好的那一個。

而吳昆……他的人生本就是一路逆襲。

「我也喜歡這樣的故事,」一個聲音響起來,「不過,接下去的話題,有幾位小兄弟可能最好先退場了。畢竟大家平時都是朋友,你們也還叫我一聲哥,對吧?另外開個包廂,或者下次再來玩,我招待。」

說話的人是吳昆,他說話時語氣沉穩,面帶微笑,但是眼神不善。

關於現場有替本地房企來聽虛實的人在這一點,許庭生之前已經告知吳昆,交給他來處理。吳昆江湖經驗足,眼光毒,加上在圈子裡泡得久,有地位,常年下來,對圈子裡這些小年輕的背景和品性,早就全都已經清楚無比。

現場人並不算多,值得擔心和懷疑的更少,這一點跟各人的背景關係太直接,判斷起來並不太難。

而且,之前的討論,吳昆一直沒參與,甚至沒仔細聽,他一直在仔細觀察。

所以,到底是哪幾個,他到現在已經基本有數,有了把握,他才開口說話。

其實他早一步就已經有了相當的把握,準備開口,但是許庭生偷偷阻止了,前面那些話,許庭生願意讓他們聽,想讓他們聽。

當場有四個人敬了酒離常

大家的態度都很好,客客氣氣喝酒,打招呼離開,約下回見。這種事在這個層面其實很普通,畢竟是在一個圈子裡的人,遠不至為此撕破臉皮,下次再見,也還是朋友。

看見四人離場,吳昆遞給許庭生一個眼神,示意他後面可以放心說話。

剩下十幾個人緩了緩。

「有沒有人說過你適合成為一個演說家?」嚴謹的陳嚴開了個玩笑,繼而說,「不得不承認,你說在我們心坎里,但是,你還需要告訴我們,我們憑什麼去逆襲?」

「我,餘慶,加上你們就可以。」

許庭生的回答其實很含糊,他並沒有說出自己的依仗,到底有什麼背景,因為他根本沒背景……這個問題仍然被他留給大夥去猜,所以,他把話說的很自信。

陳嚴沒有追問,只是說:「你可能高估我們了,包括餘慶。現場出錢的或許還能掏出來一些,我們這些個政府背景的,其實說實話,說話沒什麼分量,家裡幾乎不可能為了支持我們動用太多關係和力量。包括餘慶。」

陳嚴一段話里提了兩遍「包括餘慶」,因為在場方餘慶最典型,他明明有足夠厚的背景,但是實際根本用不上力,假使他真的回去提這件事,家裡最可能的態度是……理都不理。

「陳哥,你就使勁損我吧。」

方餘慶湊過去,和陳嚴喝了一杯,無奈道:「不過事實真的是陳哥說的這樣。一點小事可能還好,大事,我們其實動用不了多少力量。」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許庭生,因為非繼承者們最痛苦、無力,但是又不得不坦誠的一個問題,已經被拋向了許庭生。

「我有一個外省的朋友,他叔叔是省委常委,……」

許庭生淡淡的開口,在場所有人都有些詫異。比如黃亞明和方餘慶詫異的是他們從來沒聽許庭生提過這回事,而其他人,則以為許庭生終於準備說出自己的背景,可是……外省?用處大嗎?……還有,這跟我們的問題有關係嗎?

許庭生當作渾然未覺,微笑著繼續說:「這位叔叔很討厭我的那個朋友,平常理都懶得理他,屬於去拜年都沒茶喝那種情況,更從來不會幫他。你們沒他慘吧?」

所有人都搖頭,他們基本還沒到這份上。

「有一次,我的這位朋友在酒吧跟人發生衝突,挨了幾下后,一衝動拿酒瓶砸了一位區長公子。事後他不敢跟家裡說,更不敢跟他叔叔提,窩在別的朋友家裡,因為擔心對方報復,甚至想過跑路。」

「然後呢?」

「然後那位被砸破了腦袋的公子哥回家告狀,他的區長爸爸打聽到我朋友的叔叔是誰,猶豫再三后,託人探了下口風。常委叔叔根本沒空理會這點破事,帶著幾分不耐煩隨口說,讓他儘管去,隨便他怎麼樣,弄進去或者打死都行。」

現場響起來幾句髒話,義憤填膺。

許庭生繼續說道:「後來,聽到常委叔叔的話傳回來,這位區長千方百計找到了我那個朋友,……」

「慘。」胡盛名接話說。

「我朋友自己也是這麼以為的。可是,區長是來賠禮道歉的,帶著兒子親自來道歉,最後還賠了我朋友三萬塊錢」,許庭生靠向椅背,說,「好了,我的故事講完了。」

對於其中一部分人來說,這個話題已經結束了,現場包括陳嚴在內,幾個人都含笑向許庭生點頭示意。

「這,到底什麼意思啊?你們別打啞謎啊1

商人背景的胡盛名追問。

「其實這個你不需要太了解,你等著說錢的事就好。」跟陳嚴一樣是官方背景的江津攬住胡盛名肩膀,笑著說道。

胡盛名跳起來:「玉坡,看見了沒,他們當官的瞧不起咱們擺地攤的。」

一樣是商人家庭背景的高玉坡無奈的撓了撓頭,現場一陣鬨笑。

許庭生只好解釋:「我了解了一下,現場至少7個人是政府背景,還有的官商都靠,加起來算,咱們至少5個人有省里的背景,只是你們自己被丟在岩州了,沒錯吧?」

沒人反對,許庭生繼續說道:

「那麼,你們在特定的人群里小聲喊一喊,跑一跑,竄個門,吃個飯,不用家裡實際站出來做太多……總不至於他們還出來澄清吧?這種事,不是特別親近的話,沒人敢去核實,對吧?

唬人這種活,一個人或許不行,一群人的話,其實還是很嚇人的。況且你們並不是真的什麼都做不了。

這樣,剩下你們在岩州的關係,很可能就被帶動起來,哪怕帶不動,至少不會攔著你們,對吧?接著,市裡的幾位就可以大展拳腳了。

至於對手的關係,到這個時候多少就得站下來猶豫一會,掂量掂量我們,然後考慮是不是應該勻一勻,分我們一塊。」

「這樣就夠了?」一個問。

「2號地塊還是有點機會的。」另一個答。

「其實不太夠」,許庭生說,「至於後續怎麼做,我現在只能承諾你們,絕對不會比這樣難。而且,不還有我嗎?我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總之你們目前只要喊出去,跑出去就好。既然他們已經把蛋糕分好了,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把秩序打亂,把水攪渾。」

這個話題到此結束,虛虛實實的自有各人判斷。

其實這場討論從開始到現在,一直不吭聲,專註觀察的人除了先前的吳昆,還有幾個,其中四個女人尤其沉默,包括葉青。

有野心的女人通常少,少見的有野心的女人通常野心都很大,野心很大的女人通常不一般,沒野心的女人不會現在還坐在這裡。

「許庭生?二十歲。你很有趣」,葉青說,「不過房地產這一塊,你是外行吧?具體的東西不懂的話,其實也麻煩。」

當一個人開始問你計劃的細節和具體問題,從務虛到務實,往往意味著他已經接受了你的大概念,真正產生了興趣和意願。

「我懂建材。尤其進口建材,很懂。所以,我們會建出岩州最高端的小區,至少領先……大概五到十年。」

許庭生用了一個毫不謙虛的表達方式。

「成本呢?」

「會高一點,但是其實我們不要高估進口建材的價位,那些是用來說服購房者接受高價位用的,這些普通民眾根本無從了解,他們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比如外立面,我們用進口石材,干掛花崗岩,比起塗料的外牆,花費並沒有大太多,視覺效果,衝擊力卻會強上幾十倍。」

關於外立面這一點,許庭生見識過做得很好的房企,綠城。綠城房子的高大上既視感,外立面居功至偉。

接下來,具體到國家和公司名稱,從外立面到硅藻泥,到運輸方式和成本對比,許庭生說得現場所有人一愣一愣的。

在目前階段,他對進口建材的了解絕對超出大多數房企。

前世2011年開始創業,許庭生做的就是這一行,而目前,國內對進口建材的重視和了解都還很有限,大多房企都還沒拼到這個份上,能在綠化上下點功夫就不錯了。

「很好,可是光懂建材不夠,除非你的提議是我們開一家進出口建材公司。」另一個女人,尚芳菲說。

「這個等渠道建立起來,可以考慮。」

「那麼其他呢?比如具體施工這些。」

「西湖市鼎成房地產鄭向山是我爸爸的好兄弟,我平常叫一聲伯伯,鼎成會是我們這次的合作夥伴。當然,他們那邊主要是提供支持,股份佔比不會太高。」

到目前為止,這是許庭生說出的最具體和實際的東西。

「**,原來真的是猛龍過江。不,是許兄弟挾猛龍殺到。」

胡盛名用他的大嗓門把很多人這一刻的心聲喊了出來,跳起來,接著說:「而且不搶咱們風頭,不搶咱們蛋糕……那個,咱們公司是獨立的對吧?許兄弟。」

「對。」許庭生回答。

「那,還有什麼問題嗎?沒問題了吧,幹了呀!反正我幹了。」胡盛名說。

其餘十幾人,大多蠢蠢欲動。

「介不介意我打幾個電話?可能有點冒昧。」尚芳菲突然問。

「請。應該的。」許庭生微笑說。

尚芳菲當著所有人的面打了三個電話,然後把手機收起來,向所有人點頭示意,說道:「鼎成跟歡購有合作,兩位老闆稱兄道弟。」

歡購的老闆就是許爸,在場不少人都了解過。

其實,歡購和鼎成的合作還在溝通階段,實力差距更是巨大,不過,許爸和鄭向山倒是真的很投緣,關係很好,兩個人有很多共同經歷。

這三通電話是定心丸,更把許家的實力拔高了很多。

「我草,果然你也是富二代啊!這麼說咱們一邊的埃剛剛他們當官的歧視咱們,你聽到了嗎?報復啊,不帶他們玩啊,咱們自己幾個把錢湊一湊,就幹了。」

胡盛名彷彿後知後覺,跑過來跟許庭生握手。

現場似乎只有他一個人做什麼都不讓人覺得突兀,善意的鬨笑,唾罵,胡盛名渾不在意。其他人卻不得不在意,胡盛名的話其實隱隱提醒了他們一件事,許庭生似乎真的完全存在不帶自己這些人玩的條件。

那麼,他把蛋糕擺上桌,為了交朋友?為了在岩州拉起來一片?那他找那些繼承者們不是更合適?

「有根的人不好挪,咱們這些人……容易聚。有一天翻過來一個,就可能翻過來第二個,第三個,……,然後,……」

許庭生這句話不打算再解釋,甚至不打算說完整。

自有人接下去,胡盛名興奮的說:「然後殺翻一片,就是我們的天下了。這就……抱團啦,那要不要取個團名?大亨團、不被愛聯盟、男俊女靚、天下第一、老子牛逼、不服就干?」

「黑馬會。」葉青淡淡說。

抱團,本是胡盛名的瞎胡鬧,因為葉青這個現場最有分量的聲音鄭重其事的接話……突然間變成了一件正經事。

一錘定音的味道。

非繼承者們動心了。「真的抱團?似乎沒有壞處,大不了也就現在這樣,被壓一輩子。抱團……沒準真的翻過來。而且葉青,許庭生……讓人感覺很有希望的樣子。」

談到這裡,每個人看向許庭生的目光都變了,包括剛剛表態的葉青,也包括最熟悉許庭生的黃亞明,因為誰都理不清一件事:現場這一撥人,是怎麼不知不覺就被許庭生一路引導到這一步的。

「太快了,太順……我這個人的習慣,什麼事太快太順就會擔心,而且小許太厲害了,我一路被帶下來,現在還捋不清情況。能不能停一下,緩一緩?」

最後一個一直沉默的聲音說話,現場年紀最大的一個,三十四歲,女人,褚漣漪說道。

「聽褚姐的。我也這感覺,猛一想,怕被他帶溝里去。」葉青說。

「是呀,一直覺得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這句話是一個笑話,覺得至少在我這裡不可能……現在我覺得,小許如果想,可能真的能把我拐山溝里賣掉。」尚芳菲笑著說。

女人的謹慎在這一刻體現無遺。

許庭生只能笑,沒法接話。

「那就聽褚姐的。大家休息一下,沒問題的話,待會我們就該聊具體問題了,談錢,別勉強,更別傷感情。」吳昆說。

一杯酒散。

……

其實真正散掉的只有許庭生,帶著幾分尷尬,他經吳昆同意,跑去了看針孔監控的地方。

其他人在扎堆。

「他最開始引我們來的東西,是錢吧?」

「還有他這個人,小年輕挺厲害,又神神秘秘的,至少我是抱著好奇來的,想順便看看帥不帥,要不要弄床上去。」

「現在呢,想了嗎?」

「待會勾搭下。」

「都想想,後來是怎麼聊下去的?」

「後來是揚眉吐氣。」

「用他的話說,叫逆襲。」

「然後呢?」

「信心。我們對他的信心。」

「還有對自己的信心。」

「最重要是窗戶和梯子,他打開窗戶,讓我們看到不一樣的東西,更廣闊的東西,至少他讓我現在覺得,自己以前只知道把頭埋在家裡那些人和事上……很傻。」

「我也是這種感覺。」

「然後他搬來梯子,問我們爬不爬。呆下面,還是爬上去。」

「這個誘惑力太大了。」

「沒錯。」

「問題,會不會真的我們全部人被他帶溝里,賣了?」

「……」

***

又是6000多的大章。鋪啊鋪,好苦。有人說叫我別寫情情愛愛的……說實話,我的商業線都是為感情線鋪路的,你們看前面就能看出來,當然感情包括愛情,親情,友情。

最後一段話,不算費解吧,就不寫太細去解釋了,再細就水死了。

感謝打賞:燕山夜話;波小萌;為了好書而取名;喜011892933;市丸隊長;池藻;怒龍1;難繪虛妄;zllzygzk;x1314520111;等……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