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七十一章 識人.予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 第一場散場,吳昆招呼夜總會續攤,他已經安排好了貴賓大包。 第二場去的是夜總會,但是不是去玩的,在場幾乎都明白,所以該自己找地方玩兒去的找地方玩兒去,剩下真正有意願的...

第二百七十一章識人.予人

重生一世,更大的心理年齡,更好的基礎,並不完全意味著一個人肯定能在短時間內完全適應另一個層次的『交』流和相處方式。-..-

骨子裡的許庭生,其實還不在這樣一個層次里。

當然,方餘慶是一個特例,除這個「異類」之外,對於許庭生來說,呆在一群家境普通、生活普通的同學朋友之中,以最簡單和隨『性』的方式相處,才是他喜歡的生活。那要比做這些來得輕鬆愉快得多。

所以,在先前天宜的酒會上,在一切非必要的時候,他都盡量沉默。

如果在一個相對陌生的場合,你明知道自己把籍肉』和爪子全都亮出來,結果還是不夠看,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保持神秘感,讓別人來猜你。

他們會把你猜成連你自己都不認識的樣子。

貓會被放大成虎。

許庭生最大的優勢就是他的神秘感,儘管互誠已經擺上檯面,但是他來自小縣城農家的背景和他突然而且迅速的崛起,依然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單是這一點,就足夠讓人不敢輕視,不斷猜測,越猜……結果就越重視。

對於眼前這些人,許庭生之前參與過幾次他們圈子的活動,吃、喝、玩,但是從來都沒有涉及生意和錢。他其實並沒有真正融入這個圈子。

所以,許庭生與他們『交』流接觸一直以來最大的原則,就是盡量禮貌、友好,但是同時減少深入的『交』流和接觸,保持神秘感。

如果現在是許庭生搖著互誠的大旗,告訴大家,一個白手起家取得了一點成績的大學生準備進軍房地產。會認真想一想的人估計都不會太多。而今湍人,肯定更不會有這麼多,尤其是那些陌生面孔。

但是現在,許庭生給這些人的感覺是,那個看不懂的外來小子,咱們一直聊也聊不透的傢伙,他說他要在岩州做房地產了。

那必須看看啊!

現場40幾個人,許庭生吃喝之間大概都看了看,可能有湊熱鬧的,但是絕對沒有閑人,包括在場那幾個生面孔的『女』的,許庭生都一眼就能看出來,她們不是以某位二代的『女』人的身份進來的,她們憑自己就足夠踏進來。

甚至,可能其中有人是降低了身份來的。

這是今晚第一場,主要內容不外乎互相認識、熟悉,『交』流感情,順便確認一下事情真假,了解大概情況。

許庭生禮貌、熱情的和每一個上前的人打招呼,攀談,也主動跟每一個附近的人打招呼,有人問起拿地的事,他就說自己確實有這個想法,希望有機會的話大家能合作,能多幫忙。

話題一般在這裡就會打住,真正打算參與正題的,自然會留下來參與第二常

因為心疼錢,大凡沒有人需要招呼的時候,許庭生都在很認真的吃,能吃回來一點是一點。現場從頭到尾,只有他一個人看上去是為了這頓飯來的。

黃亞明兜了一圈回來,說:「鮑魚和燕窩都還沒上啊?」

許庭生擦了擦嘴說:「吃完了。」

黃亞明苦著臉說:「哥,你都『混』到這份上了,能不能把這窮『逼』相收一收?讓人看見了丟份。」

許庭生反駁:「你不也一來就問鮑魚燕窩?」

黃亞明一邊扒著桌上的菜,一邊說:「我是本來就窮,而且除了鮑魚燕窩不知道別的貴的,可能吃下去了都不知道。」

「我也是。」許庭生說。

……

許庭生剛跟一個看起來二十七八,黑『色』連身長裙,發尾微卷的美『女』簡單平常的寒暄完。方餘慶端著已經空了的酒杯走過來。

這頓晚飯不算什麼正式場合,現場大家都穿得『挺』隨意,除了方餘慶,他穿襯衫,嚴嚴實實的扣到了最上方一顆紐扣。至於原因,是因為他脖子和『胸』口一帶滿滿全是抓痕……前天余晴最初反抗和後來熱烈的時候撓的。

「熱不?解了吧,這麼點事,現場誰不懂」,許庭生擠兌他說,「就是沒看出來,余晴看著那麼溫柔,原來是匹母豹子。」

方餘慶這兩天已經被許庭生三人取笑習慣了,乾脆不接這茬,抬手指了指前方離去的背影,說:「剛剛跟你說話這個『女』的,她叫葉青。」

許庭生回說:「我知道,她剛剛說了。」

「三十了,看起來不像吧?還沒嫁人。」

「是不像,那又怎麼樣?」

「要不要考慮一下發揮特長,搞定她?」

「特長你妹。不過,這又是哪一出?」

因為許庭生,方餘慶幾個人已經提前適應了「你妹」這個詞,並且身體力行推動普及,不管怎麼說,這詞比起你媽什麼的,好讓人接受多了。

「公認的岩州首富,葉家」,方餘慶壓低聲音說,「雖然葉青上頭還有一個哥哥,不過沒她強,所以家裡應該還在猶豫,兄妹倆也還在爭,我賭她贏。今天真沒想到她會來。」

「然後呢?」

「然後我在想,她會不會去下一常如果最後她肯參與進來,我們成功的可能就會大上很多。」

「那就待會看。」

「不考慮搞定她?」

「搞定你妹。」

「我就一個姐,你有興趣?」

「……,還是算了。」

……

第一場散場,吳昆招呼夜總會續攤,他已經安排好了貴賓大包。

第二場去的是夜總會,但是不是去玩的,在場幾乎都明白,所以該自己找地方玩兒去的找地方玩兒去,剩下真正有意願的,自然會過去。

許庭生這邊四個人一輛車,刻意控制了飲酒量的譚耀負責開車。

行車這一路,是四個自己人『私』下溝通的最好機會,待會一個包廂里待著,很多話就會變得不方便說。

「庭生,你看得怎麼樣了?」黃亞明問道。

「有幾個比你們告訴我的反應和態度熱情了很多。」許庭生說。

「那是好事埃」開車的譚耀接了一句。

「不一定,許庭生說。」

「剛有幾個跟我拍『胸』脯說一起發財的,興趣很大。」譚耀說。

「我這邊也有幾個。」黃亞明說。

「我這邊有幾個什麼保證都沒有,但是問得很認真很細的。」方餘慶說。

「哪幾個?」

許庭生問,然後阻止了準備答話的譚耀和黃亞明,說:「我先聽餘慶這幾個。」

「陳嚴,高『玉』坡,江津,……」方餘慶說了五個名字。

許庭生點了點頭,在腦海里把自己和這五個人接觸、『交』流的情景和對話細緻的回顧了一遍。

「是不是我們那些叫喚得凶的,其實都不會參與?」黃亞明問許庭生。

「倒也不是,只是他們大多容易隨大流,不是我們待會需要主要把控和突破的人。我們把該拿下的拿下來,他們自然會跟上來……倒是餘慶說的這幾個,自己心裡有主意,有懷疑的,我們要注意一下。」許庭生回答。

「原來是這樣……」黃亞明撓了撓頭,突然說,「哎,庭生,我一直想不通,你是什麼時候學的這些?我高一就跟你呆一塊,原來你也不會這些七萬八拐的埃」

這個問題許庭生肯定沒法回答,因為這些東西其實大多來自他前世那幾年的東奔西跑。

「看書。」許庭生找了個最通用的答案搪塞過去。

「看『毛』書」,方餘慶在一邊把話題轉回去,說,「昆哥會參與,而且可能力度很大。」

他說得很肯定。

「為什麼?」許庭生問。

「昆哥好賭。」方餘慶說。

「對,骰子、麻將、牌,昆哥玩什麼都牛『逼』。有他那一手,到哪都餓不死。」譚耀在旁邊接話,他是泡吳昆夜總會裡呆過一段時間的。

「不是這個賭」,方餘慶接回去說,「我的意思是,他的人生好賭。你們別忘了,吳昆才是我們這群人里真正最初完全沒背景的一個。從一文不名,到三十齣頭做到今天這樣,他每一步都是全盤押上去賭。至少我知道的就有三次,第一次賭命,后兩次賭身家……每次他都贏,才『混』到今天這樣,我們這些人都得叫一聲昆哥。」

「可是,他現在都到這份上了,還賭?」譚耀其實一直是有些羨慕和崇拜吳昆的,這會兒問起話來也有些『激』動。

「到一個層面就會看見新的東西,產生新的『欲』.望,所以,真正有野心的人其實永遠停不下來。」許庭生笑著說,「我好像不是。」

「你是不是以後再看,現在可能連你自己都不知道」,方餘慶說,「不過道理確實是這個道理,如果按譚耀這麼想,那麼吳昆人生第一次賭完,其實就已經足夠他去過安生小日子,他沒去過,繼續賭……所以我說他好賭,而且可能永遠停不下來。」

「你為什麼覺得他會選這次來賭?」許庭生問。

「吳昆今年三十二歲,他現在擁有的東西,對比他二十九歲的時候,沒有本質差別,也就是說,三年了,他一直在找,但是一直沒找到突破『性』的上升空間。這是一。」

方餘慶說:「二,他對房地產的興趣不是一天兩天了,但是歸根到底,他是野路子,沒人真正帶他玩。」

「我也是野路子。」許庭生說。

「我知道,可是他不知道,他們全都不知道,你和你家在這一年多里做到的事情,讓所有人都覺得你的背景猜不透,但是肯定很厚。我和你的關係,包括相處方式,也加深了他們的這個印象。」方餘慶說。

「繼續說。」許庭生說。

「其實我都有點懷疑,他們倆肯定也是。連我們,有時候都覺得看不透你。你小子唱歌、辦公司、辦學校,入股天宜……,一會整出一個奇怪玩意來,偏偏每次都成功,不會真有什麼高人能人在背後吧?」

方餘慶說完,譚耀和黃亞明附和著不斷點頭。

「不是讓你說這個,說三。」

許庭生簡單粗暴的繞過這個話題。

「三,昆哥之前很注意你,然後很欣賞你。你別以為像上次那種事收尾很容易,那種事,其實收尾才是最大的麻煩,他願意替你接過去,本身就不簡單。所以,我猜他這把會押你身上。」

說完吳昆,基本確定了一個很有號召力的盟友。

方餘慶改說起另一個人。

「有個叫丁森的,你待會注意一下。」他說。

「好事?」許庭生問。

「麻煩。」方餘慶答。

「為什麼,我沒聽說過這人啊,不小心惹過他?」

「丁森今年二十五歲,從二十歲開始追陸芷欣。」

方餘慶說完,黃亞明叫起來:「這他媽也太無恥了,那時候,五年前,陸芷欣才初中吧?」

無恥嗎?這個……許庭生低頭『揉』了『揉』眉間,低頭尷尬的笑著,坑坑巴巴說:「這個……也不算無恥吧,他們……相差五歲而已。」

「五歲沒問題,可是他出手追的時候陸芷欣才初中啊,初一?初二?這也太禽獸了。他怎麼好意思?」黃亞明繼續嚷嚷。

另兩個點頭表示贊同。

這一罵,他們可不知道不光罵了丁森,也罵了許庭生。

許庭生徹底不會了,這要是未來小項凝暴『露』了?自己還有法活嗎?

「他沒追到吧?」黃亞明問。

不待方餘慶回答,譚耀直接搶過肉肯定的啊,不然陸芷欣能跟許哥那樣,能給他做牛做馬,還住到一個屋裡去?」

關於住到一個屋裡這點,本來許庭生還是可以理直氣壯分辯的,但是因為前兩天,那兩夜……他沒底氣了。

「咳咳」,許庭生咳了兩聲,向方餘慶道,「丁森什麼背景?」

「官商都有,跟陸家有合作關係。官方背景比不上陳嚴,有錢比不過高『玉』坡,但是加起來,就比他們都強點。」

方餘慶用對比的方式,告訴了許庭生丁森的實力情況。

正說著丁森,車窗外,一輛紅『色』法拉利疾馳而過。

「葉青的車。」方餘慶說,「看方向,她會去第二常」

「哦。」許庭生說。

「你不奇怪?」

「有一點點。」

「我想不通你能給她什麼?就算你真的做成了,賺錢了,這點錢,目前對她家來說也算不上大數字。你別小瞧我們這個岩州首富,葉家真拿出來的話,是能上福布斯的。」

「不是錢,是我能給她在家族之外證明她比她哥強的機會。」

「為什麼是你?如果她想通過做投資,進軍房地產來證明自己的話,岩州本地那幾家房企比你靠譜多了吧?而且他們本身和葉家就有關係在。你只是新人。」

「正因為我是新人,剛下常所以,我最合適。」

「為什麼?」

「眼光。還有那幾家本地房企,既然你說都跟葉家有關係在,那麼想必他們在她和他哥之間,已經站隊了,不好再爭取了。而且我估計站隊的結果,她應該是弱勢的一方……所以,我現在冒出來,正合適。不出意外的話,我們已經又多了一個強大的盟友了。」

「想啥來啥。」黃亞明說。

「可是她也危險,小心回頭一口被她吞了。」許庭生說。

「你搞定她就沒事了。」方餘慶說。

「你妹。」許庭生說。

「我上。」

「我上。」

黃亞明和譚耀主動請纓。

「好,你們上,不過注意禮貌礙…」許庭生說。

「你別瞎鬧。」方餘慶說。

「沒瞎鬧。咱們別覺得有錢『女』人就多特別,再有錢她也是三十歲單身『女』人。我就不信三十如狼這句話一點科學依據都沒有。你們倆加油,爭取睡服她。」許庭生笑著說。

睡服這種事,譚耀和黃亞明一聽就鬥志昂揚。

……

車子在夜總會『門』口停下,許庭生等三人先下車。

意外的,陸芷欣正好從另一輛車上下來。

「許庭生?怎麼,怎麼你也在?」

陸芷欣明顯有些意外,還有少見的慌『亂』和緊張。

「來這邊談點事」,許庭生笑著說,「你呢?一個『女』孩子跑夜總會來玩,不正常啊你。」

陸芷欣依然有些慌『亂』的說:「我,我一個朋友,表哥……不是,是我爸的朋友的兒子,……」

「丁森?」許庭生問。

「嗯……啊?你怎麼知道?」陸芷欣問道。

「剛剛見過。你忙你的,我先進去了。」

許庭生淡淡的說完,舉步先往裡走。怎麼說呢,心情確實有那麼點不爽……可能因為陸芷欣和丁森見面的地點是夜總會吧,她又是一個人來的。

當然,這種不爽許庭生自知是沒道理的,僅僅是因為男人的佔有『欲』在作怪。男人一貫的習慣,是只許自己這個州官放火,不許『女』人點燈……一點火光都忍不了。

見許庭生走出去幾步,愣住了一下的陸芷欣終於還是神情急迫的追過來。

她拉住了許庭生的手臂,著急說:「不是的,許庭生,你聽我說。他說他在這邊,我本來說不來的。然後我爸打電話叫我過來,說是要換一份新合同……我們兩家有合作。你看,我合同……」

想來這才是丁森能追陸芷欣五年的原因吧,如果兩個人中的一個真的能做到一點接觸的機會都不給,另一方無論如何都堅持不了這麼久。

「也許,還有雙方家長的意思在裡面。」

許庭生看著陸芷欣的眼睛,認真的說:「沒事,我知道你們的情況。他在追你,很多年來吧,沒追到。不過……芷欣,我想告訴你,其實你是自由的。」

許庭生的最後一句話,其實是他自我反省之後的肺腑之言,陸芷欣確實是自由的。許庭生自己那『混』『亂』不定的感情關係,能有什麼資格去要求誰?

尤其是陸芷欣。

但是,陸芷欣聽到的感受卻不是這樣,她從這句話里聽到了諷刺、痛心、忍耐、放棄,可能還有更多。一向冷漠強勢的陸芷欣急得不知所措。

「我……不是……我……」

「芷欣,你來了?」

就在陸芷欣不知該如何回應許庭生的時候,丁森從『門』內迎出來。他看見了陸芷欣拉著許庭生的手臂,雙眸中狠厲的光芒一閃而過……

隨即,裝作毫無察覺,丁森輕描淡寫的走過許庭生和陸芷欣中間,隔開兩人。

「一年沒見,芷欣你越來越漂亮了。」丁森說。

「我……」

陸芷欣歪過頭,想去看唄丁森擋在身後的許庭生。

「我訂了包廂,我們進去吧。」

丁森伸手來拉陸芷欣的手。

陸芷欣不著痕避開了。

丁森也不尷尬,不『露』痕的改為一手虛攬陸芷欣的腰,抬步往裡面走去。這種虛攬的動作在社『交』場合一般被認為是紳士和禮貌的體現,但是實際這是一個很「霸道」的動作……因為這個動作一旦男方往前走,『女』方不跟上的話,虛攬就會變成實擁。

陸芷欣依然想避,但是這個動作一旦要避,就不可能是不『露』痕的小動作,她需要整個人跳開……不太禮貌,很不給對方面子。

「對了,陸叔那邊最近是不是周轉有點問題?這次新合同,好像陸叔說要延長付款期限,我爸那邊還『挺』為難的。我哥就更別提了,一直反對,說什麼生意就是生意,規則不能『亂』改。

我呢,我就覺得我們兩家合作這麼久,感情在那裡,肯定不能完全按生意關係來算,你說對吧?芷欣。」

丁森這一句說完,陸芷欣的動作頓時停下來。

猶豫了一下,抬步跟著丁森往『門』內走去。

許庭生幾個還留在『門』口,停好車的譚耀剛趕過來,看見陸芷欣進『門』的背影,指著說:「那是陸芷欣吧?什麼情況?」

「不清楚。」黃亞明說。

剛剛丁森過來,本身內心就有些糾結的許庭生就退開了一些,所以,兩個人之後的對話,他並沒有聽清,他只看見了陸芷欣的猶豫和閃避。

不過,她最後還是跟著走了。

「我不生氣,我不生氣,我沒資格生氣。」許庭生在心裡跟自己碎碎念。

「要不要『弄』他?」譚耀說。

許庭生苦笑一下,說:「人家青梅竹馬。走吧。」

說走,許庭生卻故意落在了最後,在黃亞明三個人走遠一些后,許庭生找到在『門』口迎候的吳昆,附耳小聲說:「昆哥……那個丁森的包廂,你讓人幫我注意一下?」

吳昆看了看許庭生,笑了笑,什麼都沒問,說:「好。放心。」

「謝謝昆哥,麻煩了。」

許庭生道完謝,一路往樓上大包,一路安慰自己:「我不是吃醋,我就是擔心;我不是吃醋,我只是擔心;我不是吃醋……」

***

不好意思這麼晚。

6000多字的大章第二更就先別等了我試著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