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七十一章 識人.予人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4-30 12:45  |  字數:7359字

第二百七十一章識人.予人

重生一世,更大的心理年齡,更好的基礎,並不完全意味著一個人肯定能在短時間內完全適應另一個層次的『交』流和相處方式。strong網/strong-.79xs.-

骨子裡的許庭生,其實還不在這樣一個層次里。

當然,方餘慶是一個特例,除這個「異類」之外,對於許庭生來說,呆在一群家境普通、生活普通的同學朋友之中,以最簡單和隨『性』的方式相處,才是他喜歡的生活。那要比做這些來得輕鬆愉快得多。

所以,在先前天宜的酒會上,在一切非必要的時候,他都盡量沉默。

如果在一個相對陌生的場合,你明知道自己把肌『肉』和爪子全都亮出來,結果還是不夠看,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保持神秘感,讓別人來猜你。

他們會把你猜成連你自己都不認識的樣子。

貓會被放大成虎。

許庭生最大的優勢就是他的神秘感,儘管互誠已經擺上檯面,但是他來自小縣城農家的背景和他突然而且迅速的崛起,依然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單是這一點,就足夠讓人不敢輕視,不斷猜測,越猜……結果就越重視。

對於眼前這些人,許庭生之前參與過幾次他們圈子的活動,吃、喝、玩,但是從來都沒有涉及生意和錢。他其實並沒有真正融入這個圈子。

所以,許庭生與他們『交』流接觸一直以來最大的原則,就是盡量禮貌、友好,但是同時減少深入的『交』流和接觸,保持神秘感。

如果現在是許庭生搖著互誠的大旗,告訴大家,一個白手起家取得了一點成績的大學生準備進軍房地產。會認真想一想的人估計都不會太多。而今晚到場的人,肯定更不會有這麼多,尤其是那些陌生面孔。

但是現在,許庭生給這些人的感覺是,那個看不懂的外來小子,咱們一直聊也聊不透的傢伙,他說他要在岩州做房地產了。

那必須看看啊!

現場40幾個人,許庭生吃喝之間大概都看了看,可能有湊熱鬧的,但是絕對沒有閑人,包括在場那幾個生面孔的『女』的,許庭生都一眼就能看出來,她們不是以某位二代的『女』人的身份進來的,她們憑自己就足夠踏進來。

甚至,可能其中有人是降低了身份來的。

這是今晚第一場,主要內容不外乎互相認識、熟悉,『交』流感情,順便確認一下事情真假,了解大概情況。

許庭生禮貌、熱情的和每一個上前的人打招呼,攀談,也主動跟每一個附近的人打招呼,有人問起拿地的事,他就說自己確實有這個想法,希望有機會的話大家能合作,能多幫忙。

話題一般在這裡就會打住,真正打算參與正題的,自然會留下來參與第二場。

因為心疼錢,大凡沒有人需要招呼的時候,許庭生都在很認真的吃,能吃回來一點是一點。現場從頭到尾,只有他一個人看上去是為了這頓飯來的。

黃亞明兜了一圈回來,說:「鮑魚和燕窩都還沒上啊?」

許庭生擦了擦嘴說:「吃完了。」

黃亞明苦著臉說:「哥,你都『混』到這份上了,能不能把這窮『逼』相收一收?讓人看見了丟份。」

許庭生反駁:「你不也一來就問鮑魚燕窩?」

黃亞明一邊扒著桌上的菜,一邊說:「我是本來就窮,而且除了鮑魚燕窩不知道別的貴的,可能吃下去了都不知道。」

「我也是。」許庭生說。

……

許庭生剛跟一個看起來二十七八,黑『色』連身長裙,發尾微卷的美『女』簡單平常的寒暄完。方餘慶端著已經空了的酒杯走過來。

這頓晚飯不算什麼正式場合,現場大家都穿得『挺』隨意,除了方餘慶,他穿襯衫,嚴嚴實實的扣到了最上方一顆紐扣。至於原因,是因為他脖子和『胸』口一帶滿滿全是抓痕……前天余晴最初反抗和後來熱烈的時候撓的。

「熱不?解了吧,這麼點事,現場誰不懂」,許庭生擠兌他說,「就是沒看出來,余晴看著那麼溫柔,原來是匹母豹子。」

方餘慶這兩天已經被許庭生三人取笑習慣了,乾脆不接這茬,抬手指了指前方離去的背影,說:「剛剛跟你說話這個『女』的,她叫葉青。」

許庭生回說:「我知道,她剛剛說了。」

「三十了,看起來不像吧?還沒嫁人。」

「是不像,那又怎麼樣?」

「要不要考慮一下發揮特長,搞定她?」

「特長你妹。不過,這又是哪一出?」

因為許庭生,方餘慶幾個人已經提前適應了「你妹」這個詞,並且身體力行推動普及,不管怎麼說,這詞比起你媽什麼的,好讓人接受多了。網

「公認的岩州首富,葉家」,方餘慶壓低聲音說,「雖然葉青上頭還有一個哥哥,不過沒她強,所以家裡應該還在猶豫,兄妹倆也還在爭,我賭她贏。今天真沒想到她會來。」

「然後呢?」

「然後我在想,她會不會去下一場。如果最後她肯參與進來,我們成功的可能就會大上很多。」

「那就待會看。」

「不考慮搞定她?」

「搞定你妹。」

「我就一個姐,你有興趣?」

「……,還是算了。」

……

第一場散場,吳昆招呼夜總會續攤,他已經安排好了貴賓大包。

第二場去的是夜總會,但是不是去玩的,在場幾乎都明白,所以該自己找地方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