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七十章 非繼承者們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欣的未接來電。 打回去,陸芷欣說:「剛剛老歪來敲門,說以為你在這裡……你昨晚沒回寢室,你在哪?」 「太晚了回不去,住賓館了。」許庭生說。 對面陸芷欣猶豫了一會,低聲說:「怎麼不...

第二百七十章非繼承者們

清晨,許庭生被方餘慶的電話吵醒。

方餘慶在電話里跟他講昨晚的情況。

許庭生聽得幸災樂禍,說:「我靠,你運氣真好,跟余晴她媽求婚,他爸居然沒直接衝上來弄死你,也是好脾氣。」

方餘慶說:「滾,還不是你坑的?1

許庭生說:「後來呢,關鍵是後來呢?余晴怎麼說?」

「她就給我擰了毛巾泡了茶。」

「沒說什麼?」

「哪輪得到她說話啊,叔叔阿姨把我按沙發上,對我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的思想教育,一直到凌晨兩點多,余晴愣著沒插上話。」

「那她爸媽怎麼說?」

「就說讓我先好好找工作,畢業以後再說這個。總之糗大了。」

「看樣子余晴沒跟她爸媽說你家的情況。」

「嗯。」

「再後來呢?」

「再後來我被安排在客房,然後他們回去睡覺。我酒也醒了,一晚上沒睡著……早上,一早就跟余情爸媽告辭出來了。」

「你沒半夜去摸余晴的門?」

「滾,你能不能教我點好?」

「那你現在在哪?」

「車裡,在她家小區出來一個拐角窩著。」

「余晴爸媽走了嗎?」

「走了,估計上班去了。」

「那余情呢?」

「沒看見出來,應該還在家裡吧。我打電話她也不接,發信息她也不回。你說這叫怎麼回事?余晴什麼意思?我戒指還揣口袋裡呢。」

「她在糾結、猶豫,不知所措。」

「所以呢?我怎麼辦?」

「回去敲門。」

「啊?敲門幹嘛?」

「敲開了直接壁咚。」

「壁咚?什麼意思?」

「就是直接把余晴按牆上,親她,凶一點狠一點,野蠻霸道一點,推你你頂住,打你你忍住,咬你……大不了以後不會說話。」

「……,你真不打算教我點好?」

「女人一旦糾結猶豫了,就會越想越糾結,永遠想不出個頭。這種時候對付她們的辦法只有一個,幫她們拿主意,強迫她們接受咱們的意見……聽不聽我的隨你。」

「那……我如果聽。那個……壁咚,就一直壁咚啊?」

「等她不反抗了,發軟了,就抱房間里去。」

「許庭生,我記得你好像是我們幾個裡唯一的處吧?你哪學的這些?」

「聽不聽隨你,反正……等她千依百順的時候,你把戒指掏出來,該哭哭,該說什麼說什麼。對了,記得穿了衣服再跪。」

「……,傻逼才聽你的。」

「聽不聽隨你。我有電話進來,掛了。」

許庭生掛上電話,看到手機屏幕顯示陸芷欣的未接來電。

打回去,陸芷欣說:「剛剛老歪來敲門,說以為你在這裡……你昨晚沒回寢室,你在哪?」

「太晚了回不去,住賓館了。」許庭生說。

對面陸芷欣猶豫了一會,低聲說:「怎麼不回來睡?我也沒權力真的趕你走埃你回來的話,我也不會不給你開門。」

許庭生笑著說:「我怕有人半夜爬我床上來。」

陸芷欣說:「那個你洗的,我分不清是哪件了。」

說完,她把電話掛了。

……

許庭生回學校上了兩節課,中午再次接到方餘慶的電話,話筒里同時傳來的還有車子在路上飛馳的聲音。方餘慶在電話里說:「我在回來路上了。」

許庭生說:「嗯。」

方餘慶等了一會,說:「就……嗯?你就不想問點什麼?」

許庭生說:「沒興趣。」

方餘慶說:「別這樣啊,回來我請你吃飯,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你不是把錢都拿去買戒指了嗎?戒指拿回來當掉?」

「戒指……嘿……送出去了。錢你先借我。」方餘慶說,「那個,余晴說了,戒指她收著,先不戴,她會等我兩年。然後他爸媽對我印象其實也還好。他爸後來跟余情說,說我昨晚那樣,看上去傻是傻了點,至少是為了余晴傻的。」

方餘慶在電話那頭傻笑。

看見以往什麼都不上心,弔兒郎當慣了方餘慶,能這樣傻乎乎去為一個人努力,然後傻開心,許庭生其實也挺開心的,他總是期待著,身邊美好的人多一些,美好的事,多一些。

「你先別請我吃飯了,後天晚上我請了你那圈朋友吃飯,到時候你和黃亞明、譚耀都陪我過去。」

「好」,方餘慶興奮的說,「咱們爭取早點把房子蓋到余晴家門口去。她那個房子還是蘇式建築呢,年代老得不行了。」

「你不當刑警了?」許庭生問。

「不知道了,有點猶豫。昨天中午跟我堂哥聊了下,你猜他怎麼說?」

「怎麼說?」

「他說他們現在,三件案子里至少有一件,會有上面的外面的各種人來打招呼,有的乾脆直接施加壓力,應付這些事情比辦案花費的時間和精力都多。」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說:「你自己看著辦吧。」

……

房地產的這塊肉很肥,至少在04年下半年這個時候,很多人都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但是,這塊肥肉其實還有一個特點,它是大塊肉,分量足,數量少……所以,哪怕無數人知道它肥,敢想敢下口的人其實不多,最後能咬得上的,就更少了。

一般來說,在這一塊上,一個地方除了偶爾有大型房企猛龍過江,整體格局是相對穩定的。從關係到資金,到方方面面,誰想打破這種穩定都不容易。

幾家在某一地區長期經營的房企之間,大多既是競爭對手,也有彼此間的默契。

許庭生讓黃亞明他們把消息放出去三天,僅僅三天,不少人就都已經知道,攪局的來了。當然,在他們眼裡,許庭生這個名字還是不夠分量的,沒有人太放在心上。

這頓晚飯,名義上是許庭生為了感謝大家在暑假公園事件里的仗義出手,上半場安排在岩州唯一的五星飯店,下半場會移師吳昆的夜總會。

說起吳昆,許庭生只記得上次事後他打過一個電話,說那個坤哥那撥人,不會再在岩州出現了。

現場男男女女加一起足足來了40多人,很顯然,其中很多根本沒有參與過暑假裡的公園事件,他們是因為許庭生讓人放出去的消息而來的。

對於這群人,許庭生給他們下了一個定義:非繼承者們。

這群人家裡大多有或官或商的背景,頂著二代的頭銜,但是大多數並不是家裡重點培養的對象,他們,不是繼承者。

這個定義其實很重要,他讓許庭生知道應該怎麼跟他們對話,怎麼準備「餌料」。

他們最大的特點,就是急於證明自己。

***

最近這部分要不大綱式跨過去吧……我去啊,要鋪墊好多件事。

感謝打賞:時光沖淡一切;眠。覺;燕山夜話;難繪虛妄;x1314520111;轉身已陌路463496389;zllzygzk;劍冢棲明月;東方俠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