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六十九章 方餘慶的奔襲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庭生輕飄飄一句話說完,聽到方餘慶那輛破大眾加速時候特有的「轟鳴聲」,這是要拼了。 「我先掛了啊,你小心開車,回頭有情況給我打電話。」 許庭生說完掛了電話。 所以,最後他還是落單...

第二百六十九章方餘慶的奔襲

七點鐘左右,許庭生餓了。

河岸民居暫時回不去,至少今天,許庭生不好再出現在陸芷欣面前。黃亞明和譚耀開車帶了幾個醫學院的妹子出去玩,像這種事,他們現在壓根不會叫許庭生。

剩下的室友都在忙女人的事情。

餐廳的話,現在應該只剩殘羹冷炙了。

孤家寡人的許庭生想找個人一起出去吃晚飯,想來想去最後只剩下目前跟他一樣孤家寡人的方餘慶。電話打過去。

方餘慶聽完,說:「我開車呢,在去蘇州的路上。剛剛服務站買了兩個粽子在啃。」

許庭生愣了愣,說:「你這唱的哪一出?」

方餘慶對著電話咆哮:「還不是被你嚇的,我下午開始滿腦子都是紅的……余晴的結婚請帖。閉上眼睛就看見她穿上婚紗嫁給別人的樣子。我想著想著,就開車出來了。」

「到哪了?」

「上高速沒多久。」

許庭生心說這是好事啊,但還是忍不住擠兌方餘慶,忍住笑說:「去問她結婚請不請你?」

「去告訴她我一定在她25歲前娶她。」方餘慶說。

「打個電話不就行了?」

「我……」

「你怎麼了?」

「我腦子抽了,剛出來前拿所有錢買了個戒指。」

戒指。這敢情是千里奔襲求婚去了?許庭生被素來弔兒郎當的方餘慶這突然的熱血激昂震了一下,一時間愣是沒說出話來。

方餘慶等了一會發現沒回應,繼續說:「你別不吭聲礙…說實話,我現在有點慌……老想調頭怎麼辦?」

「高速也不好調頭吧?」

「是啊,幸虧這樣。」

「怕拒絕啊?」

「還真有點怕。你不知道,余晴這人外柔內剛,她不肯留在岩州,其實就是做好了分手的準備。所以我現在一點把握都沒有。」

「先別想這個」,許庭生說,「你到那邊半夜了吧?知道她家在哪?」

「知道,我去過……」方餘慶說,「有一回趁她爸媽不在家的時候。」

「那這回就當著人家爸媽的面好了,畢竟你要娶的是他們家女兒,總不好連家長都還沒見過,就直接下手求婚。」

「怎麼你越說我越想調頭。」

「調頭等著收喜帖?」

許庭生輕飄飄一句話說完,聽到方餘慶那輛破大眾加速時候特有的「轟鳴聲」,這是要拼了。

「我先掛了啊,你小心開車,回頭有情況給我打電話。」

許庭生說完掛了電話。

所以,最後他還是落單了。一個人換了三趟公交,許庭生找到項凝最喜歡的那個老字號海鮮麵館,點了當初項凝給他點的面,坐下來。

一年多前,曾經有一段時間許庭生每天都來這裡買面帶走。

也許因為那時的許庭生站在櫃檯旁等面打包的時候,總喜歡和老闆聊幾句,把小小的項凝說成大大的項凝,把前世的故事說成今生,所以,生意忙碌的老闆竟然還記得他。

店裡稍微空了些,趁著空當,老闆過來打了個招呼,說:「你很久沒來了。」

許庭生笑了笑說:「是啊1

「女朋友不愛吃我家面了?」

「應該還愛吃的。」

許庭生說,他知道項凝22歲那年還是喜歡這家的面。

「那……」老闆話說一半停住了,改口說,「沒事。」

也許他看過很多曾經結伴而來的人後來一個人來,知道這個時候不該追問。

那時的許庭生雖然總是一個人來,但是他能看得出來,他每次等候都帶著幸福,他喜歡說起他的那個從未帶來過的女孩。

許庭生把面吃完的時候,老闆走過來,一手端著一個杯子,一手拿著一份打包好的面。

「酒是我自己家整的楊梅酒,高度白酒泡的,一杯包你暈。面是跟你點的一樣的面。選一樣,這個不收錢。」

去把面送給她。或者喝一杯,一個人暈乎乎的回家,睡覺。

許庭生懂這個意思。

見他不說話,老闆等了一會,把酒杯和面都放下。

「只准選一樣埃小本生意。」老闆笑著說。

……

許庭生在街頭晃到宿舍關門回不去,找了間賓館住下。

方餘慶打電話來的時候,他正迷迷糊糊快要睡著。

許庭生「喂」了一聲。

方餘慶說:「你什麼情況?聲音不對勁啊?」

「喝了點酒,吃了兩碗面,一碗坐在路邊吃的」,許庭生說,「你先別管我,說你的事。我就喜歡聽傻逼不顧一切,然後很慘的事。」

方餘慶說「滾」,然後又說:「我到她家小區外面了,不敢上去怎麼辦?」

「你去附近找個小店,買個二鍋頭一口悶了。」許庭生說。

方餘慶說:「好。」

……

方餘慶悶了兩個二鍋頭,因為他發現一個不夠,然後,給余晴打電話。

第一句話,方餘慶說:「余晴,你不要嫁給別人。」

余晴愣了愣,說:「你喝醉了?」

方餘慶說:「我在你家小區外面了,我,我買了個戒指。」

余晴說:「餘慶,你喝醉了,別鬧。」

方餘慶說:「你不信是吧?那我一會上來敲門,有本事你就給我開門。我要求婚。」

余晴那邊沉默良久,透過話筒聽得到低低的啜泣聲,然後她說:

「我想過的呀,餘慶,我想過的。可是後來,大三上學期,在街上第一次遇見你爸媽,你記得嗎?那以後我就沒再想了。我還跟著你,不怕別人說我閑話,就是想再陪你兩年。」

方餘慶也哭了,他說:「我知道,可是別管他們,你一會開門好不好?」

余晴不再強調「你喝醉了」,像哄一個孩子一樣哄著方餘慶,一邊抹著眼淚一邊笑著說:「好好好,我給你開門。你現在身邊有人嗎?快點回家。」

方餘慶掛了電話。

余晴再打過來,他沒聽見。

他敲了門。

然後,在門把手扭轉的聲音傳來的瞬間單膝跪地,把戒指打開,捧起來。

門開了。

「嫁,嫁給我。」

喝醉了方餘慶依然緊張,說話結巴,沒敢抬頭。

隔了一會沒聲音,方餘慶抬頭。

「阿……阿姨好。」他說。

接著走過來一個中年男人,余晴爸爸跟她媽媽一樣,傻眼了。

「我叫方餘慶,我想娶你們女兒,余晴。」方餘慶說。

開門的聲音傳來,然後是急促的腳步聲,很快穿著睡衣的余晴出現在爸媽身後,她站在那裡,看見跪在門口的方餘慶。

「你,你怎麼真的來了?」余晴漲紅著臉說。

「嘿。」

喝醉了的方餘慶傻笑,抬頭對面前的余爸余媽說:「就是她,我要娶她。你們女兒。」

***

這幾天書評區沒法都回復,尤其前天回復的,有些帶點情緒,請原諒。

第二章又要稍晚了,下午一直在著急有朋友看不了書的事。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feizw.

手機請訪問:m.feiz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