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七章 應該被譴責的狀態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4-30 12:45  |  字數:4115字

第二百二十七章應該被譴責的狀態

洗過碗,把手泡在洗碗池裡,被陽光打在臉上。

這處境很適合反省。

慚愧不安的心理,加上對陸芷欣身體狀態的擔心,兩者共同作用,讓許庭生在這個上午徹底像一個居家大叔。

他穿著淺色棉麻睡衣,拖鞋,踩在透窗而入的陽光里,安安靜靜的,不緊不慢的收拾打掃、整理了整個家,每間屋子和客廳,還有陽台以及沙發底下,每一個角落。

他做的另一件事,是把陸芷欣的臟衣服洗了,全部,包括她帶去香港又帶回來的那些。最後,衣服曬滿了一整個陽台。

帶著些許成就感,許庭生覺得這樣或許可以讓自己看起來重新變得溫暖,安穩,至少不那麼禽獸。

結果,陸芷欣回家看到曬滿陽台的衣服,更覺得許庭生其實很禽獸。一整天,她都保持著最冷漠的狀態,難得的必須和許庭生說話的時候,她也保證自己用的是最冷淡的口氣。

晚飯後,陸芷欣直接進了房間睡覺,她的身體其實還在低燒,還沒有完全恢復。

十一點多,大概已經睡過一覺的陸芷欣從房間出來,看見許庭生還坐在客廳沙發上,沒開電視,也沒睡著。

「你怎麼還沒回宿舍?」陸芷欣冷冷的問許庭生。

「你還沒徹底好,忘了吃藥,然後我擔心你晚上再燒起來。我不在的話,照顧不到。」許庭生小心解釋說。

陸芷欣沒說話,去了衛生間洗漱,回來看見許庭生已經把溫水和葯放在茶几上,她一聲不響,拿起來,吃完,直接回了房間。

然後,許庭生聽到房門一遍遍反鎖、檢查的聲音。

「我睡在隔壁,夜裡難受的話叫我。我送你去醫院。」

許庭生對著緊閉的房門說了一句,然後回到自己的房間,打開電腦。

他收到岑溪雨的郵件。

她說,她很期待和張寧朗的那位長辮子姑娘見面,下次回來一定要請他們吃飯。

許庭生正準備回復,屏幕彈出新郵件提示。

這是岑溪雨第一次發回來帶有照片的郵件。照片里的她穿著運動服,有的照片,她在花壇邊壓腿,有的在休息,更多的,她在奔跑。

「許庭生,你知道在河岸民居的兩個月給我留下的最美好的事情是什麼嗎?你一定猜不到,因為原先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跑步。

到了這邊,當你不在身邊,我才發現,我每天最想念的,是那兩個月里,每天清晨你陪我跑步的時光。

所以,我每天跑步,在跑步的時候想你。

你看見照片了嗎?

這裡是紐約中央公園,它很大很漂亮,是全球聞名的跑步聖地。每天都會有很多人在這裡跑步,住在這裡的人,和來這裡旅行的人,還有人專程而來,為了在這裡跑上一圈。

這裡經常會有一些小型比賽,說了你一定不相信,我剛剛參加完一個8英里的比賽,我跑下來了。

其實我可以跑更久。

有一次,我一個人跑了一個多小時,也許兩個小時。我用那些時間把我們之間的點點滴滴都回憶了一遍。

那天我剛開始跑時天還是黑的,後來出了很漂亮的太陽,接著下了一場大雨,然後又放晴,我的衣服濕了又干,一直跑,覺得很快樂,不想停下來。

你看,這多像我過往經歷的狀態。遇見你,喜歡你,終究還是我人生中的那件最美好的事情,我不想停下來。你知道嗎?許庭生。

我認識了一群熱愛跑步的人,各個國家的人,各種膚色,各種年齡,包括老人和小孩。

這是一群很有趣和可愛的人,我想或許因為跑步相對其他運動來說,本身並沒有太多趣味,所以,熱愛跑步的人大多本身就有趣,充滿熱情。

我想我應該也是這樣的。

我計劃在下個月報名參加一項半程馬拉松比賽。

我計劃以後可以去更多地方跑步。

可是我最重要的計劃,是想和你一起跑步,在紐約中央公園,在波士頓的街道,或者,我們可以去塞席爾的沙灘,澳大利亞黃金海岸。

來看我吧。許庭生。」

署名:你的。

……

許庭生因為apple現在的生活狀態而欣慰、安心,就像她自己說的,她應該是那樣子的,本身就有趣,充滿熱情。

但是,等等,是說要參加半程馬拉松嗎?

許庭生想了想,回復:「我會來,可是8英里,還有半程馬拉松?我不相信。」

幾分鐘後,岑溪雨回復:「你在呀,你還沒睡?為什麼不相信?」

許庭生回復:「胸太大的話,不適合跑步吧?」

用郵件聊天有一個好處,它是即時的,卻又不像電話、簡訊,或者其他聊天工具那樣迅速。如果雙方現在是在用qq對話,岑溪雨應該會隨手回復幾個表示氣憤或者害羞的表情符號。

但是郵件,給了人思考的空間。

這一回許庭生等了將近二十分鐘,才等到回復。

她說:「有運動內衣的呀,笨。包住,束緊了,不讓晃,就好了。」

郵件附帶兩張照片,第一張,岑溪雨穿著運動服,除了長腿之外,都包裹得挺嚴實,第二張,是脫掉運動服之後,裡頭的紅色運動背心。

她寫著說:好看嗎?其實這邊很多女孩子都直接穿著運動背心跑呢,連老太太都是,只有我,我怕你小心眼。

許庭生回復:「做得對。可是我想看第三張,繼續。」

岑溪雨回復:「你來了就給你看……嗯,來了任你怎麼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