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二十六章 你會唱征服嗎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推下來,但是依然把人摟在胸口。「今晚就這麼睡吧,等你好點了,你繼續做陸芷欣,我回宿舍祝」許庭生說。 對於其他女孩來說,這樣說或許是冒犯,是不負責任,可是對陸芷欣來說,是維護,是尊重。 ...

第二百二十六章你會唱征服嗎

床上的兩個人像是兩隻鴕鳥,都在用鴕鳥心態安慰自己,什麼事都沒有。然後,就這樣保持著曖昧的姿勢,假裝都不知道。

但是,醒著的人其實是無法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一動不動的。

陸芷欣動了動,她屈了屈腿,她腿太長,個子太高,這一下,膝蓋和腿彎就觸到了某個不該觸的地方,她感覺到了,……

陸芷欣一下驚得要彈開,許庭生不說話,但是摟緊了不讓她動。

這讓陸芷欣有些意外,想了想,許庭生也是男人,年輕熱血的。

腿彎就停留在那裡。

但是,要一直保持一動不動真的很難,所以,偶爾那邊會不自覺的動幾下,摩擦幾下,許庭生的那種蠢蠢欲動,陸芷欣清晰的感覺著。

終於,「要死人了。」許庭生小聲說。

陸芷欣又好氣又好笑,還有,更多的是窘迫,若不是月光慘白,還生著病,她的臉一定通紅滾燙。帶著幾分惡作劇,幾分寵溺、心疼、安慰的心態,陸芷欣把整個人往許庭生身上緊了緊。

許庭生悠悠的說:「原來,也挺大的。」

陸芷欣說:「嗯?」

許庭生不說話,伸手攬住陸芷欣後背,一用力,將她的身體往自己身上壓了壓,壓緊,再鬆開,再壓緊,保持著。

陸芷欣明白了,咬著唇小聲說:「平時,平時都壓住的……不然看起來不夠嚴肅,跟我那些衣服和很兇很嚴肅的感覺不符合呀。」

冷漠寡淡更適合平胸妹嗎?

想象女人穿上嚴肅的職業套裝的樣子,似乎真的是。

許庭生說:「嗯。」

陸芷欣猶豫了一會,說:「我,腿拿下來……好不好?」

女強人,被欺負了,不敢反抗,在哀求……至少許庭生心裡的感覺是這樣的,這感覺讓男人很有成就感,很滿足。

所以,許庭生說:「不行。」

他忘了,陸芷欣終究是陸芷欣,他說不行,陸芷欣立即把腿收了回去,然後整個人掙扎許庭生的懷抱,重新翻回里側,對牆躺著。

許庭生苦笑,悠悠的嘆了口氣。

然後,他也把身體轉向一側,閉眼,不吭聲。

「許庭生。」

「嗯?」

「你在生氣?」

「對埃」

「哦,互誠之心,還是互誠,芷欣?」

「互誠,芷欣。」

陸芷欣沉默,似乎終於給自己找到了一個慣著許庭生,寵著許庭生的理由,她默默的翻回來,貼近,把腿架上來。

不說話。

許庭生說:「還是不要了,這樣更難受。」

陸芷欣猶豫了一下,說:「那,那怎麼辦?」

許庭生突然興起,問道:「如果我要,你肯嗎?」

沒有一絲猶豫,陸芷欣靠在許庭生胸口的頭緩慢但是堅遙

「apple,那天敲門那個小姑娘,還有一個apple好像知道,我不知道的女的……許庭生,在你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之前,不要欺負我。」

她是那麼有原則的陸芷欣,這一次她已經很沒有原則……卻依然是最有原則的一個。

許庭生想起老歪說過,「不管你打算娶誰,把陸芷欣弄上床吧」,他其實一點都不了解陸芷欣,她是許庭生遇到的女孩中**人格最完整的一個,從來都不是,未來也絕不會是,某個人的附庸。

「嗯」,許庭生說,「芷欣,對不起。」

「沒事。」陸芷欣小聲說。

許庭生伸手把她的腿輕輕推下來,但是依然把人摟在胸口。「今晚就這麼睡吧,等你好點了,你繼續做陸芷欣,我回宿舍祝」許庭生說。

對於其他女孩來說,這樣說或許是冒犯,是不負責任,可是對陸芷欣來說,是維護,是尊重。

陸芷欣低低的「嗯」了一聲,停頓一下,像是用盡全力說:「你很難受吧?要不要,要不要……我幫你。反正早起就忘掉的。」

許庭生低頭詫異的看著她,「你懂?」

「我……嗯。」陸芷欣與許庭生對視一眼,偏過頭說。

許庭生猛然間覺得胸口堵得難受,他似乎沒這個資格去難受,他自己還在無恥的和幾個女人曖昧著。但是,擋不住就是一陣心疼、憤怒。

感覺到許庭生整個身體突然的僵硬,陸芷欣連忙說:

「不是,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研究過,那時候覺得咱們倆開始戀愛了,我擔心,所以偷偷研究過……視頻資料看了有十幾份,文字資料也查了有幾萬字。

而且我這麼大了,聽說的也不少啊,以前的室友、朋友也有戀愛,方橙也喜歡說這些……所以,全部都懂,但是只是研究過。真的。」

許庭生終於釋然,但是,研究過?這個事能用「研究」這個詞?看片叫研究視頻資料,看文叫研究文字資料?以一種學術的態度?

「我說的視頻資料,是教育片呀,國內國外的都有,圖示和真人的都有,國外的豐富一些。文字資料,就,就都有看,教育的有看……小說,也有。」

陸芷欣解釋的時候,許庭生微笑,專註的看著她。這是一個寡淡冷漠的,強勢的女強人的窘迫、嬌羞、勉為其難,許庭生想象她一臉嚴肅的「研究」的畫面。

結合她現在「受欺負」的處境,為難又不忍的狀態。

這感覺,比什麼春.葯都更讓人衝動。

貼近埋著頭裝鴕鳥的陸芷欣耳邊,許庭生低喘說:「你怎麼幫我?」

陸芷欣抬起頭,瞪大眼睛:「啊?」

「你只是說說就算了嗎?」

「我,我……你去把窗帘拉上。」

「不。」

「你……」

許庭生看著她,「真的很難受。」

「我……」

陸芷欣窘迫,把臉埋住不看,伸手開始摸索。

握住的剎那,兩個人都倒抽一口涼氣。許庭生手臂不自覺的摟緊,陸芷欣差點失聲叫出來,旋即一口咬住了許庭生的肩膀。

過了一會,許庭生無奈的握住手腕將那隻手挪開。

「怎麼了?」陸芷欣困惑的問道。

「痛。」許庭生說,「看來光研究是不行的。」

「那……那,怎麼辦。」陸芷欣有些尷尬。

許庭生把陸芷欣頭往自己胸口按了按,說:「你別看,抱緊我,我……我自己來。」

「啊?」

「我習慣了。」

「嗯。」

過了一會,感覺許庭生不動了,陸芷欣埋在他胸口,問:「好了?」

許庭生搖搖頭,說:「可能太緊張,不行。」

「那,那怎麼辦?」

「我說一件事,你別生氣好不好?」許庭生窘迫的說道。

陸芷欣抬了抬頭,說:「嗯?」

許庭生一鼓作氣,快速說:「我想要一件你的內衣,下面的。」

陸芷欣良久不能接受,說:「小說里,變態才……你不像呀。」

「你不懂」,許庭生裝作沉穩的辯解說,「其實男人,都會想的,有一些平時裝著而已,比如我。我再怎麼樣,還是男人啊1

「哦。」

隔了一會,陸芷欣低聲說:「衣櫃里,你,你自己去拿。然後丟垃圾桶里,明天扔掉,我不要了。」

說完,她鬆開許庭生,躺倒床里側……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許庭生沒有起身,這一刻,他更加難以忍耐,靠過去,從背後抱住陸芷欣,靠在她耳後說:「我想要你現在身上穿著那件。」

陸芷欣直接朝後一肘打在許庭生胸口。

「許庭生,你太過分了。」

「不給就不給,男人都有這種不正常的時候嘛,你不肯就算了……那麼生氣幹嘛。」窘迫不堪的許庭生看似無賴辯解,其實在安慰自己。

「算了,睡覺。」他說。

陸芷欣不說話。

許庭生輾轉反側,努力轉移注意力。

隔了許久,身邊的被窩裡一陣悉悉索索。

然後一隻微微顫抖著的手伸過來,找到許庭生的手,掰開他的手掌……接著,另一隻手伸過來,把一個小小的布團塞進攤開的手掌心。

做完這些,陸芷欣背過身,繼續一動不動。

許庭生捏了捏手裡的布團。

「你出汗了。」許庭生說。

陸芷欣蹬了許庭生一腳。

過了一會,許庭生轉回身,輕輕掰了掰陸芷欣的肩膀,把她拉過來,靠在自己胸口,摟住,溫暖的說:「睡覺吧。」

陸芷欣說:「嗯。丟了嗎?」

許庭生說:「沒有,放在床頭邊的地上呢。」

「丟掉。」

「不,洗洗還可以穿呢。我幫你洗吧?我弄髒的。」

陸芷欣伸手在許庭生腰上掐了一把,不再作聲。

「芷欣?」

「嗯?」

「你會唱歌嗎?我好像除了那次突然回家聽你哼幾句,沒聽你認真唱過歌。」

「唱歌每個人都會呀,就是唱不好,亂哼幾句。」

「那你現在給我哼幾句好不好?」

「啊?哼……什麼?」

「一首很紅的歌,叫征服……你聽過嗎?那英唱的。」

「嗯……不,想得美。許庭生,你混蛋。」

「唱嘛……唉,又打人。」

……

第二天,許庭生醒來時,陸芷欣已經不在床上,低頭看了看,地上的東西已經不見了。

隔了一會,等她回到房間。

許庭生剛要問她身體怎麼樣,陸芷欣直接說:「我好多了,現在請你從我床上下來。」

許庭生悻悻的起床。

洗漱的時候,他發現一件黑色的內衣泡在水桶里,回到客廳,早餐已經放在桌上,許庭生看到其中一個盤裡煎了兩個雞蛋。

陸芷欣出門坐下來,臉色冷漠,一邊吃早餐一邊說:「張興科從德馨帶走了好幾個骨幹教師,盛海培訓學校的招聘已經開始了,我想最好在10.1前開始招生。過兩天我們得過去一趟。」

「嗯。」許庭生說。

「你上次要那個小組開發的東西是什麼?」

「比較原始的o2o。」

「什麼?」

「等做好了我再跟你解釋吧。」

「嗯,快點做好,把團隊還回來,平台這邊人手壓力很大。」

「另外再招些人吧,我這邊這個做完了,還有項目要做。」

「可以,不過下次最好做個計劃書給我看,我怕你瞎折騰。」

許庭生「無語凝噎」,陸芷欣果然還是陸芷欣,或者說,陸芷欣,又是陸芷欣了。「昨日像那東流水,離我遠去不可留,……」

「吃飽做事,吃飯唱什麼歌。」

「就這樣被你征服,……」

「我吃飽了,回學校。你吃飽洗碗。」

***

朋友來考公務員的……繼續陪朋友吃飯,明天會把劇情推下去。跟正版讀者和打賞的朋友道歉,這三天相對我自己之前,有點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