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六十五章 欺負女強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扎,冷冷的說:「我自己走。」 許庭生說:「別鬧。其實那個,我……挺喜歡。」 於是陸芷欣不掙扎了,把臉埋在許庭生胸口不說話。 開車到醫院。 許庭生告訴急診醫生高燒,旁邊的...

第二百六十五章欺負女強人

去香港這些天,陸芷欣瘦了一大圈。

許庭生到家時,她穿著睡衣,裹著被子,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看見許庭生,努力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一句話都沒顧上說,許庭生一手按住她,另一手拿手背在陸芷欣額頭上一貼,已經不需要體溫計了。許庭生找了條毛毯把陸芷欣裹起來,橫身抱起。

「哎,怎麼了?」陸芷欣說。

「去醫院」,許庭生說,「再燒下去要智障了。」

走到客廳,陸芷欣突然說:「我沒穿鞋呢……還有襪子。」

許庭生低頭一看,陸芷欣白皙的雙足光著,露在毛毯外。

高燒的人其實容易怕冷。

陸芷欣自己的雙手和腿都被裹在毛毯里。

許庭生把她放在客廳沙發上,到房間打開柜子找到襪子,又找了一雙鞋。

出來的時候,許庭生臉色很是奇怪,有點窘迫,有點想笑又不敢笑,努力憋住的樣子。陸芷欣看見了,問:「你怎麼了?」

許庭生蹲在沙發邊幫她穿襪子,憋著笑不說話。

陸芷欣沒忍住:「礙…礙…」

許庭生問:「怎麼了?」

陸芷欣小聲說:「癢。」

不知出於什麼心理,因為這句話,許庭生伸手在她腳心撓了一把。

陸芷欣差點從沙發上滾下來,再次被抱起之後,紅著臉瞪了許庭生一眼,然後故作平靜的小聲問:「怎麼你去拿襪子出來以後這麼奇怪啊?」

許庭生邊走邊說:「你確定要聽?」

陸芷欣看了看許庭生,想了想,說:「嗯。」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沒想到女強人的內衣是這樣的,我以為會很死板呢,你平常一副死板的臉,結果內衣這麼女人,這麼……精彩。」許庭生故作隨意,客觀評價的狀態說。

陸芷欣這才想起來自己的內衣和襪子放的是上下格,看起來……許庭生很可能「順便」就翻看了。

因為窘迫,陸芷欣挺了挺身體表示反抗。

許庭生假裝根本沒注意到,把人抱緊,繼續說:

「這樣看起來我挺冤枉的,上次那套情趣內衣……你其實是喜歡的吧?不好意思,所以跟我發火。你裡頭有幾件其實也不遜色礙…你現在身上穿的……」

陸芷欣惱羞成怒,更大幅度的掙扎,冷冷的說:「我自己走。」

許庭生說:「別鬧。其實那個,我……挺喜歡。」

於是陸芷欣不掙扎了,把臉埋在許庭生胸口不說話。

開車到醫院。

許庭生告訴急診醫生高燒,旁邊的小護士第一句話就是:「燒到臉都紅成這樣了?」

許庭生忍笑不說話,陸芷欣窘迫不堪。

診斷,40度。

緊急物理降溫,再掛吊針,許庭生這下真的不敢鬧了,忙前忙后,甚至差點跟手腳慢的護士吵起來,守在陸芷欣身邊直到凌晨兩點,吊瓶終於掛完。

量了體溫,降到38.7度,許庭生想要陸芷欣住院觀察,陸芷欣不知為什麼,堅決不肯。

無奈,許庭生俯身,張開雙手。

陸芷欣猶豫了一下,展開雙臂摟住許庭生脖子,任許庭生把她抱起來。

回到家補吃一次葯,陸芷欣安安分分的躺在床上,很快,看著像是睡著了。一番折騰下來滿身大汗,許庭生洗了個澡,換上睡衣,……

等他倒了水再走進陸芷欣房間的時候,淡淡的月光下,陸芷欣雙眼睜得溜圓,看著門口的許庭生。

「我剛剛以為你睡著了呢。」許庭生說。

「我,我以為你回去睡覺了。」

陸芷欣說的很平靜,但是許庭生能聽出來,看出來其中的失落。

很難得,很難得,許庭生看見柔弱,依賴的陸芷欣,內心的柔軟被觸動,許庭生溫和的說:「你安心睡覺,今晚我都守著你。」

說完,許庭生搬了條小凳子在床邊坐下。

陸芷欣搖頭,停頓,改為點頭,說:「嗯。」

默默無言一會,安靜躺著的陸芷欣睜開眼睛,看著許庭生,說:「許庭生,我好喜歡在你身邊生玻」

許庭生說:「嗯?」

陸芷欣迎著許庭生的目光,說:

「我很羨慕apple,羨慕她生病的時候,你每天那樣守著她,哄著她。那段時間我好妒忌,好討厭你。終於我也生病了,在你身邊……

以前我最怕生病,因為爸爸一直在外面,沒人會照顧我,一個人燒水,吃藥,去醫院,躲在被窩裡哭。」

許庭生笑了笑,伸手捏了捏陸芷欣的手掌,這是許庭生小時候生病的時候,許爸安慰他的方式。

「現在這樣,真好」,陸芷欣說,「其實我感覺已經好多了,可是捨不得……我任性一次,你今晚不許走,守著我。」

許庭生點頭,說:「好,你安心睡覺,我不走。」

聽許庭生這麼說,陸芷欣猶豫了一會,把身體往床里側挪了挪,騰出大半鋪床,然後側過身面對牆壁躺著,不吭聲。

隔了一會,她說:「你坐著累。」

許庭生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躺在一邊。

那麼明顯的,在許庭生躺下的一刻,陸芷欣整個身體顫抖了一下。陸芷欣的床不大,所以,許庭生仰著不敢動,陸芷欣貼著牆,也不敢動。

只有此起彼伏的呼吸聲一直響在對方耳朵里。

月光依然透窗而入。

許庭生說:「緊張吧,我去拉上窗帘會不會好一點?」

陸芷欣說:「不用,我閉著眼睛呢。」

又沉默了一會,陸芷欣說:「許庭生,幾點了?」

許庭生說:「嗯?三點半了,你還不睡?」

陸芷欣說:「許庭生,你記得你生病那次嗎?那次,其實我好希望是我來照顧你,我看你靠在apple腿上,看她笨手笨腳的照顧你……我覺得你們……很殘忍。」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說:「對不起。」

事實就是這樣,從apple住進河岸民居的那一天開始,許庭生就對陸芷欣很殘忍,很不公平。

許庭生說對不起,陸芷欣低低的應了一聲「嗯」。

然後,床鋪輕搖,一具滾燙的身體一頭鑽進許庭生懷裡。

陸芷欣把手搭在許庭生身上,把頭靠在他胸口,一條腿架在他的腿上。

許庭生可以感覺到懷裡的身體其實一直在微微顫抖。他不敢說話,不敢伸手摟住她,甚至不敢挪動半分,不敢用力呼吸……怕一不小心,就嚇跑了懷裡難得柔弱的陸芷欣。

只是,女強人現在看起來很好欺負的樣子。

這可是互誠員工眼中的女魔頭,時不時一臉嚴肅說「許庭生,我們需要談談,你最近,……公司最近,……」的陸芷欣埃

「欺負女強人。」

這個念頭何等誘惑。

征服感是每個男人都戒不了的渴望。

***

感謝打賞:燕山夜話;小徐;聚散浮沉;天翼無行;我是開心原型機;搞完疼;隨風飄揚的老司機;贇贇贇贇贇;18y778880;江邊野叟;zllzygzk;

許庭生不是聖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