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六十四章 關於大學愛情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說,「她沒提啊,我也沒打包票……我就是說,我幫忙問問。」 「不止吧,我猜你肯定還說,放心,都是自己哥們,小事一樁。」老歪說。 在於602而言,李興民就是那個憨貨,他的那點事,說話做事的...

第二百六十四章關於大學愛情

在於602的人而言,剩下的節目哪怕再熱鬧都已經不重要。

晚會結束回到宿舍,張寧朗和李興民都還沒回來。譚耀點了根煙說:「我一直覺得學生愛情就跟兩件事有關,臉,和不要臉。今天被刷新了愛情觀。」

然後他左右看看,哀嚎起來:「唉喲,他媽的不會咱們602回頭就我一個光棍吧?而且一光就是四年。」

這傢伙平均每學期跟二十個女人在床上打滾,卻說他是光棍。關於浪蕩子是否渴望美好愛情這件事,恐怕連他們自己都回答不了。

比如黃亞明還會不會遇見另一個譚青靈,或者更喜歡的。

比如譚耀,他在知道方橙無望后就斷定自己會單身四年。

四個人聊了一會,張寧朗和李興民一前一後的回來。

長辮子終於有了名字,她叫寧夏,一個很有趣很特別的名字。李興民剛認識的那個跳印度舞的小腰姑娘,叫於雅漾。

張寧朗一如既往的靦腆著,問他姑娘怎麼樣,他說寧夏挺好的,問他牽手了沒,他支吾不說話,這就是牽了,直到譚耀問他,接吻了沒?

他才搖著手,激烈的表示:「沒有,絕對沒有。哪能這麼快。」

譚耀苦笑說:「小哥,我怎麼覺得你這是在諷刺我?」

關於「快」這個概念,能比得上譚耀的人不多,他最牛逼的時候坐公交車上跟一個姑娘聊天,七站后公交車停站,姑娘指著站牌後面一家賓館的招牌說:「你看那是什麼?」

於是兩個人下車開房。

李興民把話接過去,說:「小哥這不是諷刺你,是在我面前秀恩愛呢。他這都牽上手了,我後面連邊都沒挨著,光走路、聊天了。想想那個滑,那個彈,那個軟……」

陸旭在專註的和包妹子發信息。

老歪說:「你那個跟小哥不一樣,這回你可悠著點。」

「我知道,我這回一定好好把握」,李興民說,「對了,譚耀,那個漾漾,就是於雅漾,她想進學生會外聯部,這事你幫著弄一下?」

譚耀說:「她想進,過兩天招人的時候自己去面試不就好了,她的條件又不差。這事是她讓你找人幫忙的?」

李興民說:「不是,她就提了一下說她想進,然後問我難不難,新人會不會受欺負。我這不想表現嘛,想著反正你在裡邊混得開,就主動說包在我身上了。這事你可得幫我,不能讓我丟臉。」

譚耀想了想,說:「哦,好,這個我來解決。」

「謝謝耀哥。」

李興民發了煙給譚耀,又給許庭生丟過來一根,說:「許哥,你那個互誠現在還招兼職學生嗎?」

關於互誠兼職學生這件事,陸芷欣一早還想過全部辭退的,哪裡可能再招?許庭生直接搖頭說:「暫時應該不會再招了。」

李興民臉色有些沮喪,著臉說:「能不能破個例?」

許庭生還沒答話,老歪直接接話說:「不會又是那個漾漾,然後你又打包票了吧?」

李興民嘿嘿兩聲,說:「也不能這麼說,就是她問起許哥的公司,問我們這些室友是不是一起的。我就說了大概的情況,那個老歪你們兩口子不是在裡面嘛,還有陸旭媳婦也算吧,耀哥參與的也不少,算算還真就我和小哥兩個一點關係扯不上。」

宿舍的氛圍一下子沉下來。

李興民會這麼說出來,其實反而證明他沒心機,不是真的在不平和索取什麼,可是既然說了,終究讓人有些尷尬,而且他沒這個心機,不代表別人沒有。

感覺到氣氛不對,李興民連忙強笑著繼續說:「你們是了解我的,我怎麼可能在意這個,對吧?就是漾漾說,挺可惜的,這麼好的機會,我也不知道跟著鍛煉一下。」

「你當時哪有心思理這個,你正發情到處撒呢。」許庭生笑著說。

「是啊,然後我就跟她說嘛,都是自己哥們,在不在裡面一個樣。」李興民說。

「再然後呢?」譚耀接茬問。

「再然後,漾漾說……她說,要是她有這樣的機會肯定不會錯過,她很想在大學的時候好好鍛煉一下」,李興民說到這停頓一下,有些尷尬的繼續說,「她沒提啊,我也沒打包票……我就是說,我幫忙問問。」

「不止吧,我猜你肯定還說,放心,都是自己哥們,小事一樁。」老歪說。

在於602而言,李興民就是那個憨貨,他的那點事,說話做事的風格,大家基本能猜個**不離十。很顯然,他被老歪說中了,尷尬的笑著不說話。

隔了一會。

譚耀說:「興民,你真悠著點吧。我覺得那姑娘可能沒你想的那麼簡單。」

李興民也不生氣,只是幫著辯解,說:

「不是,漾漾她真的什麼都沒提。你們說她大一剛進來,想進學生會,想多鍛煉,這不都很正常嘛,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

她就是把我當朋友聊聊天,是我自己上杆子,我這情況,你們還不了解嘛,這回真是想著好好把握一下。」

然後他又對許庭生說:「許哥,你別為難埃我這人做事有時候不過腦子,你不必因為我的事為難。」

許庭生有一種預感,李興民攤上這個於雅漾,會很麻煩,這是一個年紀輕輕就學會了不動聲色把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的女孩,而且胃口挺大。

偏偏李興民是個憨貨。

而這個憨貨,其實很重義氣,很把宿舍幾個人當兄弟。比如之前不管是譚耀被打上門來那一次,還是許庭生被黃可升出賣那一次,他拿出來的都是對待自己兄弟的態度。日常相處,大家也都很融洽。

許庭生很珍惜這種學生時代相對單純的情感,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李興民確實是最沒有從許庭生這裡得到任何「好處」和「回報」的一個……偏偏他,蠻「坎坷」的。

然後那個小姑娘,放在許庭生和譚耀面前,應該還嫩,不難對付。

這樣想了一會,許庭生對李興民說:「這樣,這事你別著急,先和那女孩相處一陣,回頭要是真覺得不錯的話,我會安排。」

「唉喲,許哥,你就是我親哥。」

李興民衝上來要抱許庭生。

許庭生一掌給他推開,說:「滾,你比我還大半歲呢。」

幾個人鬧了一陣,許庭生手機響,掏出來一看,陸芷欣的電話。

許庭生走到小陽台上把電話接起來。

陸芷欣說:「許庭生,我回家了。」

她說的是回家,儘管那裡其實是公司,儘管那裡其實大部分時候就她一個人,儘管,她其實有一個家是豪華別墅。

許庭生聽著她聲音很疲憊,虛弱,關切道:「剛到嗎?很辛苦吧?」

陸芷欣說:「到了挺久了,都睡了一會了。許庭生,你能回家一下嗎?我好像在發燒,自己弄了個冰袋敷了一會,可是沒用。很久沒生病了,真病了,才發現自己原來沒人可以找……找你,可以嗎?你可以回來嗎?」

許庭生說:「廢話。」

***

今天最好的兩個朋友之一路過我住的城市,4點多才打電話告訴我,讓我安排晚飯和活動……酒量跟他不是一個級別的,但是肯定得奉陪,所以今天百分百會醉,就一更先了,要怪怪他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