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六十章 遊戲進行時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生跟老歪、李興民一樣,不想看故事最終還是那樣收常 陸旭沉默了一會,有些尷尬的抬頭說:「許哥,還有老歪、興民,剛剛對不起。我,我會好好想想,然後儘力改。」 三個人先後伸手,拍了拍陸旭的肩...

第二百六十章遊戲進行時

老歪和李興民說完,隔了一會兒。

陸旭笑了笑,晃著身體說:「你們是意思……我知道,我本來就配不上她,她那麼好,我就一什麼用都沒有的男的,可是我也沒綁著她呀?……」

李興民和老歪相視無語,似乎怎麼都無法理解,好好的話,陸旭怎麼就能聽成那樣,然後還說出這樣的話來。

許庭生一把把陸旭拉過來,看著他,語氣平靜但是字字用力的說:

「陸旭,我其實不太想管你,你在我眼裡就像個小孩子。就這一次,我很認真的跟你說一次,懂事一點,成熟一點,把你的自尊和自卑都收起來,好好珍惜……要不,等你哭著後悔那天,兄弟們沒人會同情你,管你。」

陸旭被許庭生突然認真的勸告弄得有點懵。

他記得許庭生幾乎從不這樣跟自己這些人說話,哪怕大家在內心都不自覺的把他當成兄長,他在宿舍里也是一天天的沒正形,跟大家一起瞎胡鬧。

「我看過太多人撕心裂肺求一顆後悔葯……世界上沒有後悔葯。」許庭生把語氣放下來,溫和、誠懇,甚至有些落寞的說。

其實剛剛那一刻,就連許庭生自己,一時間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就這麼激動。

許庭生平常並不喜歡,甚至很抗拒……自己頂著一張二十歲的臉,去扮演老成持重教育人和管人閑事的角色,除了偶爾有必要的時候,他會這樣對付誠和黃亞明。

這一次是個例外。

也許,是因為許庭生兩世為人,看過太多少年無知錯失的美好,辜負的好人。而陸旭和包妹子,今生都算是他的朋友,他相信陸旭是喜荒,只是不懂事,只是……很可能……故事等不及他懂事。

人總是在懂事的過程中失去許多珍貴的東西,然後因為「失去」而「懂事」,再之後,懷念,卻再也找不回之前失去的那些。

許庭生跟老歪、李興民一樣,不想看故事最終還是那樣收常

陸旭沉默了一會,有些尷尬的抬頭說:「許哥,還有老歪、興民,剛剛對不起。我,我會好好想想,然後儘力改。」

三個人先後伸手,拍了拍陸旭的肩膀。

陸旭仍舊尷尬的笑著,手機震動,他掏出來,當著三個人的面放在桌面上點開。

包妹子的信息說:

「親愛的,我剛剛厲不厲害,酷不酷?我一臉冷漠,帥氣英武,大殺四方……無數小姑娘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親愛的,是不是很驕傲?以後還敢欺負我嗎?」

陸旭抬頭看著剛剛跟他說那些話的三個室友,想著那些話,眼眶一下通紅。

「不會有人比你好了,包佩君。我不懂事那麼久,你別生氣,別不要我。我以後會改,我很愛你。」陸旭回復。

陸旭發信息的時候一點沒避著面前三個室友,但是三人自己覺得看不下去了,紛紛轉身,……這身上,一陣陣的肉麻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該說的已經說了,至於陸旭是否真的能就此成熟起來,學會珍惜……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

幾個人說著話,現場已經把一個叫做「蘿蔔蹲」的弱智遊戲玩到滿場歡笑,熱鬧無比。

然後,五分鐘,十分鐘,

看的看厭了,笑的也笑累了,這破遊戲依然沒完沒了的,死活結束不了。場上六個妹子,兩個大二,四個大一……十分鐘,沒一個犯錯的……而且個個都還認真無比,誰也不肯放棄。

再這麼下去的話,沒準蹲蹲起起的天都要亮了。

李興民把602幾個人攏到一起,猥瑣的說:「都……很好用埃」

站在牆邊的兩個主持人,譚耀拉著大一妹子咬耳朵嘀咕了一會。

然後,站出來喊了暫停。

「這樣」,譚耀說,「看來場上六位美女拼反應和智力的話,是肯定拼不出結果了。咱們改拼體力吧,不拼你們的,拼男生們的。」

「什麼意思?」有人問。

「場上六位美女,每人現場選一個男生,讓他背著……蘿蔔蹲。」

譚耀話音剛落,現場一陣狼嚎似的歡呼,這聯誼搞到現在,總算有一個像樣的遊戲,把「聯誼」約等於「相親」本質給體現出來了。

唯一的問題是,譚耀口中的六位美女,其實也就兩個能配得上這個稱呼,一個剛剛跳印度舞的嬌小妹子,一個張寧朗的長辮子妹子。

聽消息靈通的同學在旁邊說:「這倆還是同寢室的。」

另外四個大體一般,尤其其中一位……噸位有點嚇人。

「這樣啊,馬上開始,美女們一個一個出來挑人,男生們呢,自己看著舉手,然後美女在為她舉手的人里任意選一個……都明白了吧?」譚耀說道。

「明白。」興奮的吼聲,還有拳頭擂桌上的聲音。

「可以混選嗎?比如大一的選大二,大二的選大一。」有人問。

「當然可以,咱們這是……聯誼呀1

譚耀眨了眨眼,跟男生們示意:放心,自己人,我懂的。

「我愛我耀哥。」李興民興奮的說。

台上,譚耀接著說:「女同學們先別著急啊,下一組,男生比賽……咱們上來直接背人玩。到時美女們可別不好意思舉手礙…這只是遊戲。」

李興民痛苦不已:「早知道我就報名了,唉,你們誰不想玩的,名額讓給我埃」

台上開始選人。

第一個站出來的是還穿著印度舞表演服裝,露著***的嬌小妹子。

「哥哥們幫幫忙,我怕……沒人,好可憐的。」

嬌滴滴的聲音剛落下,現場兩個年級,70幾個男生,舉起來30多條手臂。

許庭生安安分分在牆角縮著。

李興民屁股擱座位上根本坐不住,躍躍欲試。

小腰妹子喜滋滋的看了兩遍,然後全無一絲猶豫的忽視掉了當場30多個,她剛剛嬌聲懇求的,現在正在支持她的「哥哥們」。

他們只是用來負責把她「抬」起來的。

小腰妹子嬌聲說:「我剛進學校就聽說咱們中文系大二有一位學長,溪山塔下許庭生……不知道,許庭生學長今天來了嗎?」

大片的目光向牆角彙集過來。

李興民果沒來。」

一陣鬨笑。

小腰妹子也不失落,淺淺的笑笑,轉向一旁的譚耀說:「那,請問譚耀學長,這個遊戲主持人可以參加嗎?你願意為我舉手嗎?」

這是個胃口很大的妹子。

大家都看懂了。現場舉著的手臂嘩啦啦落下來一大片。

譚耀可不是那些還沒什麼經歷的愣頭青,尤其跟黃亞明、許庭生一起混這段時間,他連天宜酒會都參加過了,就這樣一個小姑娘,還真沒到讓他也當回事的份上。

現在的他,有時候撩撥妹子,單純就是為了好玩,興趣,比如他撩主持搭檔,僅僅因為這樣現場會比較有趣。

而現在,李興民還舉著手,威脅的目光盯著他。

「對不起啊,我之前報了名,待會也要參加男生組遊戲,現在先參加了的話,怕待會沒力氣了。」

譚耀禮貌的拒絕了。

「嗯,好。沒事呢。」

小腰妹子沒露出半分不快,笑容滿滿的把目光轉回來,此時現場還在堅持為她舉著手的,已經只剩三五個人,其中就包括李興民。

最勇敢的其實不是李興民,是後排大二中文系1班的一個男生,這傢伙這會兒看競爭小了,剛偷偷摸摸把手舉起來。

問題他是有女朋友的,而且女朋友跟他同班。

跟他比較熟的同學低聲問他:「你他媽這麼猛?不怕女朋友發現?」

「我看到她剛剛起來上廁所去了,嘿。試試,嘿。」

男生「嘿」聲剛落,女朋友出現在後門口,一眼看見舉著手的男生,站住了。

「我草,尿這麼快?1男生嘀咕一句。

門口女朋友面露悲憤之色,轉身就走。

男生看了看,猶豫了一下,轉回頭,依然堅持舉著手。

「這還不追?」同學問。

男生嘿嘿兩聲說:「反正都氣跑了,我乾脆這邊再試試。」

周邊群眾紛紛覺著,這貨心理素質真好。

台上,小腰妹子把目光在剩下的幾個人身上都轉了轉,最後,沖牆角這邊仔細看了看,嬌聲說:「那位學長,可以麻煩你嗎?」

李興民指著自己,「我?」

妹子點頭。

李興民等不及同一排坐在外面的人給他騰道,直接從桌面上跳了出去。

後排響起來一聲哀怨與不可置信與失落……多種情緒夾雜的「我草。」

那個因為偷偷舉手氣跑了女朋友,氣跑了女朋友之後依然堅持舉手的1班男生終於在一臉不甘中無奈的把手放下來。

「現在什麼心情?」好事的同學問他。

「就像宇航員身在飛往月球的途中,偶然一回頭,發現地球炸了,然後我只好一往無前繼續的往月球飛去,結果……月球偏離軌道,被地瓜星的引力吸走……我想,我可能要漂一陣了。」

男生仰望天花板,說出了他充滿哲理意味的思考。

接著,另外三個妹子也選好了人。

倒數第二個,是長辮子。

***

補更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