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章 遊戲進行時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4-22 00:09  |  字數:3607字

第二百六十章遊戲進行時

老歪和李興民說完,隔了一會兒。

陸旭笑了笑,晃著身體說:「你們是意思……我知道,我本來就配不上她,她那麼好,我就一什麼用都沒有的男的,可是我也沒綁著她呀?……」

李興民和老歪相視無語,似乎怎麼都無法理解,好好的話,陸旭怎麼就能聽成那樣,然後還說出這樣的話來。

許庭生一把把陸旭拉過來,看著他,語氣平靜但是字字用力的說:

「陸旭,我其實不太想管你,你在我眼裡就像個小孩子。就這一次,我很認真的跟你說一次,懂事一點,成熟一點,把你的自尊和自卑都收起來,好好珍惜……要不,等你哭著後悔那天,兄弟們沒人會同情你,管你。」

陸旭被許庭生突然認真的勸告弄得有點懵。

他記得許庭生幾乎從不這樣跟自己這些人說話,哪怕大家在內心都不自覺的把他當成兄長,他在宿舍里也是一天天的沒正形,跟大家一起瞎胡鬧。

「我看過太多人撕心裂肺求一顆後悔葯……世界上沒有後悔葯。」許庭生把語氣放下來,溫和、誠懇,甚至有些落寞的說。

其實剛剛那一刻,就連許庭生自己,一時間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就這麼激動。

許庭生平常並不喜歡,甚至很抗拒……自己頂著一張二十歲的臉,去扮演老成持重教育人和管人閑事的角色,除了偶爾有必要的時候,他會這樣對付誠和黃亞明。

這一次是個例外。

也許,是因為許庭生兩世為人,看過太多少年無知錯失的美好,辜負的好人。而陸旭和包妹子,今生都算是他的朋友,他相信陸旭是喜歡包妹子的,只是不懂事,只是……很可能……故事等不及他懂事。

人總是在懂事的過程中失去許多珍貴的東西,然後因為「失去」而「懂事」,再之後,懷念,卻再也找不回之前失去的那些。

許庭生跟老歪、李興民一樣,不想看故事最終還是那樣收場。

陸旭沉默了一會,有些尷尬的抬頭說:「許哥,還有老歪、興民,剛剛對不起。我,我會好好想想,然後儘力改。」

三個人先後伸手,拍了拍陸旭的肩膀。

陸旭仍舊尷尬的笑著,手機震動,他掏出來,當著三個人的面放在桌面上點開。

包妹子的信息說:

「親愛的,我剛剛厲不厲害,酷不酷?我一臉冷漠,帥氣英武,大殺四方……無數小姑娘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親愛的,是不是很驕傲?以後還敢欺負我嗎?」

陸旭抬頭看著剛剛跟他說那些話的三個室友,想著那些話,眼眶一下通紅。

「不會有人比你好了,包佩君。我不懂事那麼久,你別生氣,別不要我。我以後會改,我很愛你。」陸旭回復。

陸旭發信息的時候一點沒避著面前三個室友,但是三人自己覺得看不下去了,紛紛轉身,……這身上,一陣陣的肉麻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該說的已經說了,至於陸旭是否真的能就此成熟起來,學會珍惜……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

幾個人說著話,現場已經把一個叫做「蘿卜蹲」的弱智遊戲玩到滿場歡笑,熱鬧無比。

然後,五分鐘,十分鐘,

看的看厭了,笑的也笑累了,這破遊戲依然沒完沒了的,死活結束不了。場上六個妹子,兩個大二,四個大一……十分鐘,沒一個犯錯的……而且個個都還認真無比,誰也不肯放棄。

再這麼下去的話,沒準蹲蹲起起的天都要亮了。

李興民把602幾個人攏到一起,猥瑣的說:「都……很好用啊。」

站在牆邊的兩個主持人,譚耀拉著大一妹子咬耳朵嘀咕了一會。

然後,站出來喊了暫停。

「這樣」,譚耀說,「看來場上六位美女拼反應和智力的話,是肯定拼不出結果了。咱們改拼體力吧,不拼你們的,拼男生們的。」

「什麼意思?」有人問。

「場上六位美女,每人現場選一個男生,讓他背著……蘿卜蹲。」

譚耀話音剛落,現場一陣狼嚎似的歡呼,這聯誼搞到現在,總算有一個像樣的遊戲,把「聯誼」約等於「相親」本質給體現出來了。

唯一的問題是,譚耀口中的六位美女,其實也就兩個能配得上這個稱呼,一個剛剛跳印度舞的嬌小妹子,一個張寧朗的長辮子妹子。

聽消息靈通的同學在旁邊說:「這倆還是同寢室的。」

另外四個大體一般,尤其其中一位……噸位有點嚇人。

「這樣啊,馬上開始,美女們一個一個出來挑人,男生們呢,自己看著舉手,然後美女在為她舉手的人里任意選一個……都明白了吧?」譚耀說道。

「明白。」興奮的吼聲,還有拳頭擂桌上的聲音。

「可以混選嗎?比如大一的選大二,大二的選大一。」有人問。

「當然可以,咱們這是……聯誼呀!」

譚耀眨了眨眼,跟男生們示意:放心,自己人,我懂的。

「我愛我耀哥。」李興民興奮的說。

台上,譚耀接著說:「女同學們先別著急啊,下一組,男生比賽……咱們上來直接背人玩。到時美女們可別不好意思舉手啊……這只是遊戲。」

李興民痛苦不已:「早知道我就報名了,唉,你們誰不想玩的,名額讓給我啊。」

台上開始選人。

第一個站出來的是還穿著印度舞表演服裝,露著***的嬌小妹子。

「哥哥們幫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