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五十八章 敬這個世界的兇險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地位日漸上升……官場的深水巨浪,沒有誰有把握趟得過去。 最讓許庭生詫異的,是那場動蕩的源頭,居然在這裡,原因……竟然是這樣。男人女人那點事,向來是小事,在坑頭說道;也是大事,在史書載記。...

第二百五十八章敬這個世界的兇險與柔情二

「我去宣傳部還是在那個人手下,哈哈。這回,我這條瘋狗一定會咬死他。一定會。」陳建興從桌面上把自己撐起來。

許庭生看見他的表情里有一種決然。

「有那麼難?」許庭生問。

陳建興明白許庭生的意思,他是說,當你娶了那個女人,有了這樣的新岳父……還有那麼難?需要這種豁出去的決心和態度?

「簡單我就不會走到這一步了,其實我之前就有拿到他不少東西,好幾次差點沒忍祝但是不夠,越了解他,我就越明白,那些完全不夠。你知道他現在的職務嗎?」

陳建興說到這裡拉開門看了看,關門,靠近許庭生,小聲說:

「部長……快吧?因為他背後……到岩州市委……那幾個。我這一口咬上去,牽連有多大?只能魚死破。

我那個倒霉的預備岳父如果知道我準備這麼干,一定先把我弄死。可是他不知道啊,那就擋不住我一步踏進去,用他的名義去做什麼準備了。在可以亮出牙齒之前,我都會夾著尾巴做狗。」

話說到這裡,許庭生已經根本沒辦法說出任何意見。

陳建興等了很多年,恨,沒有被時間消磨。

他本來可以停下來,咽下去,然後苟且一生。他已經這樣過了好幾年。這樣至少他有一個家,老婆、孩子,也許也會幸福。

而今他決定撲上去……家已破,人或亡。

這樣的結果,哪怕他咬下來一片人,對方只需要殘餘一點力量,反撲報復,就不是屆時必然被「拋棄」的陳建興可以抵擋的。

陳建興這個人看起來文弱,甚至有些懦弱,也許這讓別人看輕他,踐踏他……他低頭隱忍,等了那麼多年,不惜代價,沒人能攔。

許庭生有些恍惚,有些不敢置信。

岩州官場會在2005年左右有一場軒然大波,劇烈動蕩,其牽連之廣,波及層次之高,於漸海虱…前所未有。

這是許庭生一直都知道的一件事,一直都在冷眼旁觀等待發生的一件事。

但是,他對事件的了解也就僅止於此。正是因為這樣,之前的一年多,許庭生一直跟岩州官場保持距離,除了幾句口頭鼓勵,沒得到任何實際好處,更沒有主動伸手,……

不是不想,是不敢。

許庭生在等這場風波過去,怕牽連其中。哪怕他的財富正在不斷積累,地位日漸上升……官場的深水巨浪,沒有誰有把握趟得過去。

最讓許庭生詫異的,是那場動蕩的源頭,居然在這裡,原因……竟然是這樣。男人女人那點事,向來是小事,在坑頭說道;也是大事,在史書載記。

而源頭這個人,居然那麼巧,跟自己扯上了關係。

這個關係還不深,還可以切斷,這是許庭生現在想做的。

把思緒收回來,許庭生知道,其實這個晚上最關鍵的一個環節還沒有出來。陳建興一定在等他問:為什麼跟我說這些。

許庭生不問,從包里把信封拿出來,放在桌上。

「感謝陳哥之前的幫助,我去結賬。」

兩個人都很明白這其中的意思,這意味著許庭生的態度,他出門就會刪掉陳建興的手機號碼,當他今晚什麼都沒聽過。

「幫我保住老婆孩子。可能的話,讓她們過得好一點。」

陳建興在身後說。

這個時候,許庭生顯然不可能說什麼禍不及家人之類的話去搪塞他。

「我做不了的,我就是個大學生,辦個小公司而已。」許庭生說。

「我查過那天來公園那些人,每一個都查過」,陳建興說,「我不會要你想辦法保我,但是有那些人,你保住我老婆孩子……不會太難。」

許庭生不說話。

「其中一個姓方,而且跟你關係很深。」陳建興繼續說。

許庭生不說話。

陳建興沒放棄:

「關鍵在你,我選你最大的原因,其實是因為你自己。我查過你所有東西,能查的我都查了,你讓我覺得不可置信。

可能你會覺得你現在的能量還不夠,但是沒關係……我那個岳父至少還有兩年時間才會退下來,我要做準備,至少也需要一年時間。一年,你可以成長到什麼程度,我估計不到,但是肯定超過我的想象。」

許庭生不說話。

「好處是,我會在這一年內用所有力量幫你。我會告訴你什麼可以拿,我可以幫著你拿……我會很謹慎,會切斷所有跟你的牽連,沒有人能看出來。我不懼求死,你不用擔心。」

陳建興沒有誇大,他的級別也許暫時不夠高,但是因為他是能走進核心圈子的人,更因為他那個只有一個女兒而且資歷深厚的常務副市長岳父,他能做的其實一點都不少。

最關鍵的是,他提供給許庭生的關係與一般政商關係不同。

一般政商關係是一種上供與回報,互相牽連甚至互相牽制的關係,一旦深化,就等於坐在同一條船上。

而陳建興提供的關係,他是純服務性質。不需要利益回報是其次,不牽扯……才是他給出的最重要的條件。這等於許庭生可以一直站在岸上,等著魚被扔上來。

哪怕風浪再大,落水,船上的人都不會向他伸手。

這種情況近似於死士,一個能量巨大的死士,於政商之間,平常幾乎不可能出現和存在。

這個年代的政商關係能帶來的利益到底有多大?尤其是在岩州這樣一個經濟發達地區,到常務副市長這樣一個級別,……

它能讓許庭生大幅縮短原始積累的時間和過程。

但是,許庭生笑了笑,說:「這些對我毫無吸引力,你既然查過我,就應該知道……這些東西,我不需要牽扯進去。」

許庭生準備開門。

「幫幫我。」

陳建興說。

許庭生開門。

「我不會打給你,有需要的話,你打給我。我等你電話。反正都是咬……我不介意多咬幾個人的,你做到這個程度,不可能沒人打你主意,……

所以,我這種瘋狗,對你絕對有用……在有些事情上,我會比方家更有用,方家要考慮的東西很多,我沒有……」

陳建興繼續說。

許庭生出門,結賬離開。

如果還有一杯酒,敬陳建興,許庭生其實想說,敬你,等於敬這個世界的兇險與柔情。

***

補更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