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五十六章 陳建興的故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哭了一個月,不肯在離婚協議上簽字。我就拿自殺逼她。」 陳建興說:「終於,就在三天前,她打電話給我,叫我回去……說她已經簽字了。我回到家,她已經幫我把東西都收拾好了。走的時候,女兒一直哭,一直問...

第二百五十六章陳建興的故事

之前的那聲「哇」,其實挺假的。

當然許庭生也沒辦法告訴小項凝,我就是說說而已,原來那樣就挺好的,錯了,不是挺好,是正好,而且我喜歡,並且習慣了。

當然這個原來是指22歲的項凝。

送走小項凝的這個下午,許庭生有點心神不寧。不過因為見著項凝,倒是讓他想起了另一件事,一頓欠了好久的飯。

陳建興接到許庭生的電話其實有些意外,自從上次「公園事件」之後,說了回頭請他吃飯的許庭生其實再也沒有聯繫過他。

「層次終於還是被徹底拉開了。」

這是前段時間陳建興的想法。就在他有心把自己和許庭生的關係強化一下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似乎已經沒這個資格了。

公園那天的陣仗他是親眼看見的,許庭生的發展陳建興其實也一直關心,之後,甚至在沒有許庭生授意的情況下,他還是為互誠做了幾次正面報道。

可是,對方似乎已經完全不需要了,一份普通市級晚報而已。

至於先前說好的那頓飯,陳建興全當許庭生已經忘記了,他沒法去介意。現在,事實上,就在這一個多月時間裡,他自己的生活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許庭生的電話來得正是時候。

「陳哥,我想問一下,你今天有沒有空?有空的話,我們一起吃頓晚飯怎麼樣?」許庭生在電話里說。

頹然在出租房裡坐了一天的陳建興把手裡的相框放下,調整了一下心情,說:「好,在哪裡?」

許庭生想了想,說:「岩州還是陳哥比我熟,要不陳哥幫我挑吧?」

陳建興想了想,說:「那行,我來安排。你那邊幾個人?」

他之所以這麼問,其實在於他自己本身經歷過很多這樣的飯局……在這樣的,總是有一堆頂著各種頭銜,彼此半生不熟的人的飯局裡,他大多數時候只是一個附帶而已。

「我這邊就我一個」,許庭生說,「陳哥要帶上朋友或者家人嗎?能來更好,正好我還沒見過嫂子和孩子呢。」

聽到許庭生這麼說,陳建興臉色略有些慘淡,說:「我也就一個人。」

猶豫了一下,陳建興繼續說:「那就咱們倆,兩個人的話,我想先問下,許兄弟介不介意喝點酒?我的意思是,我正好想喝點酒。」

許庭生聽出來一些異樣,想了想,回答說:「好。」

「那我一會打電話給你。」陳建興說。

「行,麻煩陳哥了。」許庭生說。

掛上電話,陳建興洗了把臉,然後從牆角找出來裝衣服的大行李箱,打開,準備挑一套稍微得體點的衣服。行李箱里的每一件衣服,都疊得整整齊齊,乾淨,散發著陽光和洗衣皂混合的清香。

陳建興在情緒即將陷落的第一時間把箱子蓋上。

……

晚飯地點在一家檔次不錯的私房菜館。

菜館位置稍偏,店內全是包廂,從二十幾個人到兩個人的都有,而且裝修典雅。許庭生和頭髮凌亂,衣裝也有些不整的陳建興坐在兩個人的小包廂里。

陳建興是一個很注重「得體」的人,哪怕是最初那次在市民廣場遇見,他都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齊齊。

看他今天這副樣子,再結合下午他在電話里說的話,許庭生感覺陳建興應該有心事,進而有把自己喝醉的可能。

所以,在第一杯酒過後,許庭生伸手攔住了馬上準備端起來第二杯的陳建興。

「陳哥,先吃點菜。」許庭生說,「怕待會喝醉了,咱們先辦下正事。上次公園那件事,還有後面關於互誠的幾篇報道,其實我都有記著,只是這段時間太忙,……」

許庭生說到這裡,陳建興看著他打算去拿包的手,苦笑說:「等等,我知道,你現在包里有一個信封,準備給我。」

「這次能不能不要」,陳建興說,「拿了這酒沒法喝,我想把你當朋友說說話。」

許庭生愣了一下,也許這世界確實有很多人缺少一個可以說話的人。

他把手收回來,端了第二杯酒。

很快,陳建興就進入了半醉的狀態,然後許庭生知道了他現在的大概情況。

陳建興離婚了,三天前,凈身出戶。

還有,他可能快調任市宣傳部領導職務了,在他僅僅34歲的時候。

接下來的故事,許庭生其實一點都不想聽。

陳建興拋棄妻女,準備娶一個比他大兩歲,而且離過兩次婚的女人。這個女人的爸爸,是岩州市委的某位重要領導。

「我老婆哭了一個月,不肯在離婚協議上簽字。我就拿自殺逼她。」

陳建興說:「終於,就在三天前,她打電話給我,叫我回去……說她已經簽字了。我回到家,她已經幫我把東西都收拾好了。走的時候,女兒一直哭,一直問我去哪,我一句話都沒有說。」

「為什麼?」許庭生問了這個晚上的第一個問題。

「你等我多喝點。」陳建興說。

一個小時后,許庭生不再能明確判斷陳建興到底是對是錯。

陳建興不是岩州本地人,原本在一個較為偏遠的地方工作,八年前,他在一次大規模的培訓活動中認識了現在的妻子。

兩個人很投緣,一見鍾情,隨即感情越來越深。

當時,陳建興最痛苦和為難的事情是,自己沒辦法調來岩州,又不忍心當時還是女朋友的妻子去他那個偏遠的城市。

他因為這個提出分手,妻子不肯,說她有辦法。

然後,令陳建興驚喜無比的,他在短短兩個月後調來這家報社,和妻子同個單位。

兩個人也很快開花結果。

直到一年多甜蜜的婚姻生活過後,女兒出生,陳建興才在某一天突然想起來一個問題:妻子家境普通,沒有任何背景,又只是普通科員……她當初是憑什麼把自己調過來的?

這個問題像一根刺梗在陳建興心口。

終於,在陳建興瘋狂打探半年後,結果出來了——妻子結婚前給當時的報社副社長當了兩年小三。

而這件事,報社裡幾乎每一個人都知道。

除了陳建興。

***

感謝打賞:ヾ狸;zzzwq;角落裡的陽光;熊貓與洋;燕山夜話1226;zllzygzk;偽裝張;難繪虛妄;老譚8263;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