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五十四章 長大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好幾遍了,從她跟著許庭生鬼鬼祟祟的上樓、進屋,看見客廳里那麼多女孩子的東西,她就開始隱隱的不開心,不安。 直到許庭生一遍遍的告訴她,自己平時真的不住這裡。 許庭生又回答了一遍,然後說:...

第二百五十四章長大

能讓許庭生這麼著急趕去接來,這麼小心恭敬伺候著的……大家覺得肯定是大人物。

「他不會是把牛副校長找來幫忙要狗了吧?這是要用強權埃」

「為了一條狗,一個玩笑,搬救兵搬出校長的話,不太好吧?」

一片猜測,議論紛紛。

然後,在無數好奇的目光中,出乎所有猜測之外,一個俏生生的身影從車上下來。

淡綠小襯衣,將將及膝的百褶裙,帆布鞋,還有綢布發箍,紅色雙肩包……還有那麼精緻漂亮的小臉蛋,搭配有些緊張不安的神情,一些些害羞,……

早晨八點的陽光正好打在她的臉上,映出一團團光暈。

所以,是個小姑娘?

「小姑娘挺漂亮的,……」

「額,還好只是小姑娘。」

「這看著也就十五六歲吧?」

「嗯,你們覺得她是……」

「看樣子應該是許庭生的妹妹什麼的吧?」

被看得有點害羞,小項凝轉頭小聲的對許庭生說:「往哪喊?咚咚在哪?」

許庭生看了看樓上,咚咚沒出現。

「學姐,狗呢?」許庭生問。

「正在後面陽台上吃東西呢。」學姐狡黠的笑著。

「還給我吧。」

「沒說不還呀。學弟自己上來領,或者喊下去吧,要不……就準備明天再給我們買早餐,到時姐姐們看心情再決定。對了,它在這邊樂不思蜀呢。」

學姐說話的表情得意洋洋。

許庭生很好說話,許庭生不敢上女生樓,最關鍵,那條金毛根本不聽許庭生的話。這幾點學姐們都已經看得再清楚不過,加在一起,學姐們覺得自己吃定許庭生了。

小項凝兩隻手握著雙肩包肩帶,看許庭生和一群女大學生說說笑笑,而且好像還給她們買了早餐,……

小項凝有點兒不開心了。

對許庭生生氣,也對那些姐姐們生氣。

「我喊啦。」小項凝打斷許庭生和學姐的對話,氣鼓鼓的說。

「嗯。」許庭生說。

小項凝抬起頭,吸了口氣,脆生生的喊了一聲:「咚咚。」

或許因為緊張,她的聲音不大,甚至很多樓層高的學姐都沒太聽清楚。

「所以,許庭生的主意就是找個小姑娘來這麼喊一聲?」

學姐們剛剛有點不安的小情緒瞬間就放鬆了。

「看來又不行哦,學弟還是……」

一位學姐的話還沒說完。

408寢室裡頭傳來「旺旺」兩聲犬吠,然後一道白色的身影瘋了一樣的衝出來,咚咚探頭在圍欄邊看了一眼,立即轉身急速沖向樓梯口,……

眨眼工夫,先前許庭生怎麼都叫不動的金毛咚咚已經到了樓下。

先是圍著剛剛喊它的小姑娘跑了兩圈,各種討好,然後老老實實的站在她腳邊。

「待會再罵你,哼。」

小項凝拍了拍咚咚的頭,說完打開後車門,說:「上車。」

咚咚老老實實的跳上車。

「這金毛不是許庭生怎麼喊都不理嗎?怎麼這麼聽話?」

在學姐們的驚訝和無奈中,小項凝也趕緊上了車。

許庭生揮了揮手,說:「謝謝學姐幫忙照顧咚咚了。」

然後他也上車,啟動,離開。

……

車上,小項凝一路數落著咚咚,「傻」,「笨」,「不聽話」,「臭不要臉」……然後在每一句指責後面,她都帶一句:「肯定是被人帶壞了,你以前不這樣子的。」

許庭生乾咳兩聲,小項凝不理會,他也不敢反駁。

罵歸罵,項凝一邊還是把背包解下來,從裡頭掏出來一大袋零食,一樣一樣拆開餵給咚咚。

「現在去哪?」許庭生問。

「我陪咚咚玩一會。」項凝說,「可以在你們大學里玩嗎?操場呀,草地呀,都行的。」

這個是許庭生最怕的,這要在學校里,一會遇上付誠、方餘慶、譚耀他們,他們問:「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啊?」

然後小項凝一回答,地球就炸了。

遇見李琳琳的話,又怎麼解釋?

想到這裡,許庭生說:「在學校里玩的話,你不怕像剛剛那樣總是被一群人看著嗎?」

小項凝想了想,覺得那畫面實在太恐怖,於是說:「那你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吧。聽你的。」

河岸民居沿河往下,沙石灘上。

小項凝陪著咚咚蹦啊跑啊,足足玩了一個多小時,整片沙石灘都是她咯咯的笑聲,也許,她自己也有挺長一段時間沒這麼放鬆了。

許庭生找了塊小草坡躺下來,安安靜靜的看著眼前的畫面,聽著遠遠近近的她的笑聲。

曾經,這便是他渴望的全部。

終於,小項凝玩累了,任咚咚自己在沙石灘上撒歡,走過來在許庭生身邊坐下。

許庭生抬手看了看錶,說:「十點鐘了,你是不是該回去了?要不爸爸媽媽會生氣的,還有,你千萬記得不能告訴他們你是來找我的。」

「我是來找咚咚的。」

強調過後,項凝想了想,說:「我知道呢,我不會說的。真不知道是怎麼了,爸爸媽媽原來很喜歡你的。」

許庭生想說,「還不是因為你?」

最後只是笑笑沒說話。

隔了一會,小項凝嘆了口氣,說:

「沒事的。早上,我是讓蘇楠楠來家裡找我才出來的,所以他們以為我和蘇楠楠一起呢,我跟媽媽說好了吃過午飯再回去的,然後下午等姐姐老師來補課。」

「還有一件事。」小項凝說。

「嗯?」許庭生問。

「我都很久沒吃你做的飯了。」

說完這句,小項凝雙手抱住許庭生的手臂,輕輕的晃啊晃。

許庭生整個人在一瞬間失去全部抵抗力,站起來,微笑說:「那走吧。」

……

河岸民居二樓。

小項凝坐在客廳沙發上,又問了一遍正在廚房裡忙碌的許庭生,說:「許庭生,你平時真的不住這裡嗎?」

剛剛,同一句話她其實已經問過好幾遍了,從她跟著許庭生鬼鬼祟祟的上樓、進屋,看見客廳里那麼多女孩子的東西,她就開始隱隱的不開心,不安。

直到許庭生一遍遍的告訴她,自己平時真的不住這裡。

許庭生又回答了一遍,然後說:「你自己找東西玩,我專心燒菜。」從某個邏輯上來說,這是小項凝第一次到自己家,許庭生別的準備來不及做,燒菜可不想有失水準。

小項凝「嗯」了一聲,之後再沒說話。

或許因為早上起得早,剛剛又玩得太凶,等到許庭生燒好第一個菜端出來,她已經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許庭生站著看了一會,睡覺像前世一樣不安分的小丫頭睡著睡著突然一個翻身,差點直接從沙發上摔下來,許庭生連忙拿了一個抱枕給她頂祝

挪動身體找了個稍微安穩的位置,小項凝眼都沒睜,繼續睡著。

稍微猶豫了一下,許庭生還是小心的把她纖瘦的身子抱了起來,到自己房間,輕輕的放在床上。

偏偏這一下,小項凝醒了,醒來之後迷迷糊糊的看看房間,床,還有手臂還沒從自己身下完全抽開,正近距離凝視自己的大叔……

「大叔的眼神好奇怪,……」

只一下,小項凝臉色通紅,隨即整個人緊張起來。

「許庭生,臭流氓,你……」小項凝瞪著許庭生,緊張的說。

許庭生把手抽出來,苦笑著說:「我怎麼了?」

小項凝頓住了一會,也許想明白,也可能害羞了,偏過頭埋在枕頭上,小聲地說:「你自己知道,臭流氓。」

「這是要冤枉我嗎?」

許庭生委屈之下,惡作劇的心理就起來了,身體稍稍往下俯下去一些,貼近小項凝的側臉,裝作尷尬承認的樣子說:「其實我……剛剛……真的……」

小項凝猛地轉過頭來,驚訝的半張著小嘴,目光直直的看著許庭生。

許庭生點頭,表示:你想的是對的。

雖然內心始終覺得大叔應該不會傷害自己,但是小項凝這下還是真的被嚇著了,猶豫了好久,愣是沒組織出一句像樣的話來,只把整個人縮了縮,小聲地,可憐兮兮的說:「我還很小呀。」

許庭生忍住笑,說:「你不是說你長大了嗎?」

小項凝猶豫了一下,認真的解釋說:「可是實際還很小的。」

許庭生說:「還小?」

小項凝認真點頭,鄭重的說:「嗯」

「怎麼還小,你不是喝木瓜湯了嗎?」

許庭生說完,看見項凝伏在床上的身體整個顫抖了一下。

沒想到,這一句才是殺傷力最大,因為比起剛剛那些讓人將信將疑的,這一句說的……才是實實在在發生了的事情,是小丫頭牢牢保守,可能連最好的朋友都沒敢提的小秘密。

至於這秘密里藏著的小心思,還不是因為被某個人氣著了?

從那天在跆拳道練習室的事情過後,偶爾一個人在房間的時候,洗澡的時候,小項凝想想那天他說的話,那句詩……再想想寢室里的女同學,尤其蘇楠楠……

小項凝同學也是萬般無奈才出此下策的呀!

「你你你」,小項凝緊張的說,「你怎麼知道的?」

關於這個,許庭生壓根一點都不擔心,難道小項凝還敢去問李琳琳?

「你別管我怎麼知道的」,許庭生笑著說,「我就關心你一下,那個……有效果沒?」

「啊呀1

小項凝丟過來手邊的一個枕頭,又氣急敗壞的踹了許庭生一腳,然後,扯過一旁的被子,把自己整個人埋在被子底下,緊張、生氣、可憐、害羞……不說話。

但是豎著耳朵,小心的聽著被子外面的動靜。

隔了好一會兒,被子外頭一點動靜沒有,小項凝疑惑的,小心翼翼的慢慢探出頭來……人呢?

小項凝不自覺的「咦」了一聲。

門外隨即傳來許庭生的聲音:「你先稍微睡一會,飯做好了我叫你。」

「哦。」

小項凝大聲說了個「哦」,把頭埋回枕頭上,只露出小半張臉。小心思起起伏伏的想了一會兒,她竟然真的,就這麼安心的在這張陌生的床上睡著了。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