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五十二章 咚咚被綁架事件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副校長啊,誰惹得起,管得動? …… 其餘時間,哪怕開車上街,許庭生都盡量會把咚咚扔在後座帶上。 這樣做的目的只是方便看住它,大多時候就是跟著車去車回,許庭生並不讓它下車。...

第二百五十二章咚咚被綁架事件

不管怎樣,為了咚咚不在家裡發狂咬爛整個客廳,許庭生不得不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盡量把它帶在身邊,其中包括偶爾把它帶去學校,讓它在學子廣場或者操場撒了歡。

很快,這個學校很多人就都認識了這條死不要臉的金毛……它喜歡跟著女生走。

於是,許庭生開始擔心咚咚哪次跟人走了自己沒注意,擔心它意外落單的時候,會被學校保安當成野狗打死。

為這個,許庭生想了個辦法,故意裝作找牛副校長聊安陽高陵的事,趁機讓他幫忙牽著狗,兩人一狗一起,在岩大校園裡轉了好幾圈。

於是保安們覺著,這或許是牛副校長家的狗。

按說學校里是不好養狗的,但是那是一向暴脾氣的牛副校長啊,誰惹得起,管得動?

……

其餘時間,哪怕開車上街,許庭生都盡量會把咚咚扔在後座帶上。

這樣做的目的只是方便看住它,大多時候就是跟著車去車回,許庭生並不讓它下車。

周六上午,許庭生去了一趟岩州市區,回來途中把車停在公園門口的報刊亭附近,準備下車買煙和幾份當地報紙。

本來還算老實的咚咚突然在後座開始狂叫,撞門。

許庭生覺得它可能要上廁所,正好公園旁邊也不缺地方,下車之後轉到後門,拉開車門準備去牽狗繩。

咚咚直接一頭撞開他,然後躥下車,拖著狗繩飛快的向遠處公園內跑去。

「賤狗瘋了?咚咚,回來,再跑弄死你,……」

許庭生邊追邊罵,咚咚彷彿根本沒聽見,一路飛奔……許庭生順著它奔跑的方向看去,看到一個纖瘦的背影,他站住了……不知該往哪裡躲。

咚咚跑到那個背影旁邊,先叫了兩聲,然後低頭,小心翼翼的去蹭她的小腿一側。

它的模樣,可憐極了。

小項凝聽到了,轉頭也看見了。

「咚咚。」

「嗚嗚。」

小項凝轉過身蹲下來,仔細看了看,又摸了摸咚咚的頭,然後抱著它。

「咚咚,我都快兩個月沒看到你了」,項凝有些哀怨的說,「哎呀,你怎麼變得這麼胖?那個傢伙都給你吃什麼了?再胖下去醜死了知道嗎?」

說著話,小項凝伸手象徵性的掐了一把咚咚身上的肥肉。

平時在許庭生面前動輒齜牙反抗,擺出拚命架勢的咚咚,在項凝面前乖巧無比,只搖著尾巴嗚嗚叫著,任項凝掐它,一動不動。

「哎呀,對了,咚咚你怎麼會在這裡?」

小項凝問完,自己就反應過來了,既然咚咚在這裡,那……

她很久沒見咚咚,也很久沒見一個人了。

小項凝抬頭看了一圈,看見不遠處正不知該怎麼辦的許庭生。

帶著幾分不自然,許庭生搖了搖手。

小項凝站起來,看著許庭生,一樣搖了搖手。

她平時從不跟李琳琳打聽許庭生,她認真努力,每天都表現得很開心,眯著眼笑,她甚至沒再打過一個電話,除了那一次,她說:「我就是很想你。」

深呼吸,小項凝朝幾十米外的人說:「我又長高了一公分。一米六二了。」

許庭生用力點頭。他知道,小項凝其實在告訴他,「我在長大,長得很快。」

「剛剛我聽到有人說要打死咚咚來著。」小項凝換了口氣和表情,質問說。

許庭生委屈的解釋:「那是因為它剛剛在車裡看見你,亂叫,然後下車瘋了一樣的跑,我以為它怎麼了呢,就罵兩句嚇嚇它。平時都我怕它的,怎麼可能打它。而且你看,它現在這麼胖,我真的沒有虐待它。」

「狗都比你好。」小項凝低聲顧自嘀咕了一句。

事實上,她到現在依然不明白,為什麼騙子大叔突然就變成了這樣,有必要嗎?關於這一點,不管是許庭生自己,還是項爸項媽,給出的解釋都只有一個,許庭生很忙。

「你剛剛說什麼?」許庭生沒聽清,問道。

「沒什麼。我是說,那你把它養那麼胖幹嘛?」小項凝說。

「不給它吃它跟我齜牙埃」許庭生苦笑。

「不可能,咚咚明明就很乖。」

咚咚在項凝腳邊坐下,做出很乖的樣子。

「它在你面前裝的,其實壞毛病可多了。」

「嗯?它還有什麼壞毛病?」

「它……」許庭生剛起個頭就把話停住了,難不成跟項凝說,你家咚咚現在臭不要臉見著女的就跟著走?那樣的話,小項凝會不會覺得咚咚是被人帶壞的?至於是誰帶壞的,……

項爸項媽從公園裡面走出來,看見項凝、咚咚,也看見了許庭生。

「小凝。」

項媽頓住片刻后,喊了一聲,走過來,走到項凝身邊。

項爸則經過項凝身邊,走向許庭生。

「是碰巧遇到的。咚咚看到了,就跑過去,這才……」

許庭生第一時間緊張的解釋,不管他在外面怎樣,在面對項爸項媽的時候……或許因為打了人家十五歲女兒的主意,而且未來還想著繼續打……總是容易緊張、慌亂。

「沒事」,項爸笑了笑,說,「庭生,最近怎麼樣?」

「我挺好的,謝謝叔叔。」許庭生回答。

不遠處,項媽把聲音抬高,說:「小凝,走了,小凝他爸,走了,回家了。」

項爸略微有些尷尬,遲疑一下說:「放心,小凝現在很用功。有機會再聊。」

「嗯,好。」

項爸轉身走回去。

許庭生蹲下來,一邊招手一邊喊:「咚咚過來,我們走了。」

咚咚不為所動。許庭生又喊了幾遍,它依然坐在項凝腳邊,一動不動。

許庭生無奈的用眼神向項凝求助。

小項凝看看許庭生,對咚咚說:「咚咚,你過去吧。」

咚咚「嗚嗚」兩聲,還是不動。

小項凝俯身把狗繩撿起來,拖著咚咚走向許庭生。

「我會來的看咚咚的,你照顧好它哦。」

把狗繩交在許庭生手裡,背對爸媽,小項凝抬頭看著許庭生,大眼睛烏溜溜的,眨了眨眼,小聲的說。「還有,我真的長高了。」

許庭生沒敢回應。

……

回學校的路上,許庭生一邊開車一邊跟後座的咚咚說話。

「看你剛剛的樣子,還真以為你是條好狗,以後壞習慣改一改啊,別老跟著姑娘走。哪天走丟了,項凝來看不到你,你讓我怎麼交代?」

咚咚埋頭趴在後座上,不搭理許庭生。

這天晚上,心思有些亂的許庭生坐在操場台階上抽完煙,突然發現本來在操場上自己玩得很歡的咚咚……不見了。

「他媽的,賤狗,剛跟你交代過,又跟著姑娘走了?」

許庭生繞著整大半個學校找了一圈,沒找到咚咚,只好一路問人。

「你是說那條金毛?」一個學弟說道,這學校里看過咚咚的人還是不少的。

「嗯,你看見了嗎?」許庭生著急的問道。

「看見了,好像跟著幾個女生走了。」

「往哪邊走了?」

「進女生寢室樓了。」

「啊?」賤狗,居然變本加厲到進女生樓了?許庭生無奈的繼續問道:「學弟看清是哪棟樓了嗎?」

「好像是那棟。」

學弟指了一棟女生樓。

現在這情況,都快熄燈了,許庭生肯定不敢上樓去找,大夏天的……裡頭妹子們肯定穿著清涼著呢。再說宿管阿姨也肯定不讓他進。

無奈,許庭生站在女生樓下,喊:「咚咚……咚咚……」

溪山塔下許庭生,站在女生樓下喊「咚咚」。

「咚咚是誰?」

人擠上陽台,走廊,無數好奇的目光從一棟棟寢室樓上投向這邊。而許庭生面前的這棟樓里,名字里有「咚」字同音字的女孩……心慌意亂。

一棟樓,各個樓層的女生都跑出來,朝下看著許庭生。

「你們有人看見一條狗了嗎?咚咚是條狗,是條金毛,有人看見它進你們樓了。有人看見了嗎?」許庭生喊道。

「嗚……吁……」

起鬨聲在幾棟樓之間同時響起。

「還以為有大新聞呢。」

「我以為有表白戲看。」

「結果是條狗。」

「咚咚,……」

只有許庭生面前這棟樓的女生們依然興高采烈。

「看到了,在我們寢室。」

「在我們寢室呢,學弟你自己上來領回去吧。」

「明明在我們寢室呀。」

聽到被稱呼學弟,許庭生看了看,發現這居然是大四學姐的寢室樓……大四學姐啊,聽說無比兇猛的,誰敢上去?……而且,許庭生根本無法判斷咚咚到底在哪個寢室,或者是不是真的在這棟寢室樓里。

因為一時間起碼有二十幾個寢室先後表示,咚咚在她們那裡。

然後無一例外的,要求許庭生自己上去領。

學姐們可是幾乎都知道岩大許庭生的。

「這泡妞辦法不錯啊,回頭我也去試試。」一個學弟對室友說。

「你有狗嗎?」室友問他。

「要狗幹嘛,喊就行了……你沒看這局面嗎?根本不需要狗。」學弟說。

「說得對,主要看人,所以……你去小心洗腳水潑下來。」另一個室友開玩笑說。

這邊女生樓下的許庭生還不知道自己正被人羨慕著。

無奈的看著走廊上的學姐們。

終於,兩位學姐牽著狗繩出現在走廊邊,然後咚咚傲然站在那裡,看都不看許庭生……那賤狗,它居然真的在女生宿舍。

「咚咚,快下來。快點……」

許庭生喊了幾遍,咚咚靠在學姐們身邊,紋絲不動,一個學姐正在給它喂火腿腸。

「學姐,麻煩你們把狗送下來可以嗎?」許庭生問道。

「不可以。」

「學弟自己上來領吧。」

「……」

幾個學姐嘻嘻哈哈的說著。

「我上不去埃」許庭生痛苦的回應。

「那就不還,反正它也不願意走……我們大四也無聊。」

「對,要不學弟等白天再上來領?408,學弟記清楚哦。」

「學弟明天見。」

學姐們鬧完,牽著狗直接回了寢室。

許庭生無奈的站在樓下。

這情況,咚咚算是被綁架了嗎?以後想綁架它的學姐、學妹會不會越來越多?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