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五十一章 互誠之心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那些本身只是隨大流的人,讓絕大部分聲音消失。 而溪山塔下許庭生的態度,也在一部分人中收穫了支持和理解。至少讓不少原本還不甘心的變得不得不甘心。 不滿的聲音依然存在,但是當這樣的聲音逐漸...

第二百五十一章互誠之心

許庭生找了個沒課的下午,拉上跟他很對脾氣的牛副校長一起,在岩大校長趙康文的辦公室賴了整整一個下午。

於是,

關於陸芷欣轉系這件事,在鬧了一陣紛紛揚揚之後,學校終於站出來,給出了正面解釋。

一份「據說」好幾個月前就已經正式通過的學校文件被公布出來。該份文件主要涉及岩大為鼓勵大學生創業而制定的幾項獎勵措施,其中包括加分、轉系條件放寬、評優優先等。

一起公布的還有一份轉系申請批複:

「陸芷欣同學作為岩大重點大學生創業項目,原互誠教育,現互誠同城的核心成員,因創業需要申請轉系,經研究,該生情況完全符合文件相關政策,特批在不佔用原定轉系名額的情況下,允許轉系。」

之前沒有人聽說過這份文件,但是公布出來的文件樣本就在那裡,校長簽字不可能是假的,日期,也確實是在幾個月之前。

一部分人決定放棄了,而另一部分人,質疑的聲音一直沒斷,甚至一部分人很快發現,有人在有意無意的把矛頭引向許庭生。

「有錢了不起,辦了個公司了不起啊?校領導幫著了不起啊?」

對於這些聲音,不管對方是什麼心態、立嘗目的,許庭生不出聲,但是很快給出了自己回答,直接乾脆:「是。」

因為幾天前在機場感覺到的陸芷欣身上藏著的孤單和脆弱,因為內疚,這一回,許庭生想為她做些什麼,眼下至少要在她回來之前,為她解決這場因為轉系引起的風波。

其實如果她不是陸芷欣,不是許庭生的「女朋友」,事件本就不至於受到這麼多關注,以至於鬧成風波。

陸芷欣一向堅強。

但是這一回,許庭生不想讓她獨自堅強。

就在文件公布后三天,在各種聲音依然不絕的當口,互誠同城和岩大校方一同宣布,互誠首期出資20萬,補貼支持貧困大學生家教勤工儉學,自力更生。

二十萬不多,但是用於補貼岩大大學生家教工作的來往車費之類的,還是有些用處的,畢竟這還是2004年。而公交車費,2004年跟2015年幾乎是一樣的。

一般人平常坐一次兩次沒感覺,大學生家教一周至少兩三個來回,幾趟轉車,長期積累下來,其實也不是小錢。

很多人五次家教左右,就有一次的錢被車費抵消。

至於出資的理由,互誠方面給出的解釋是:喝水不忘挖井人,為了感謝學校的支持,回饋互誠註冊大學生家教的信任。

合情合理。

這個項目有個貼切但是又特別的名字,叫「互誠之心」。

這個名字,互誠沒問題,之心……芷欣。

所以,

互誠。

芷欣。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來了,看不明白的聽了別人解釋之後也不難搞清楚,再明顯不過了,這是許庭生終於第一次站出來維護陸芷欣。

從之前的表白事件開始,到互誠和張興科對決的那次,再到這次陸芷欣轉系……嘲笑、謾罵、諷刺,一次次包圍了這個本就那麼受人矚目的女孩。

之前兩次,許庭生這個傳說中的男朋友,幾乎什麼都沒有做。

終於,這一次,許庭生用近乎光明正大的姿態告訴所有人:我這回就是要維護陸芷欣,而且不怕你們看出來,只怕你們看不出來。

學校的態度和正式文件的公布,讓校長信箱的舉報信和打向教育局、教育廳的舉報電話沒有了意義。

陸芷欣轉系不佔用原定轉系名額這一點,讓其中一部分本身出自義憤的聲音消失。

互誠的補貼計劃真金白銀,實實在在,這讓大部分大學生家教,還有部分其他岩大學生領情,進而影響他們身邊的人,影響那些本身只是隨大流的人,讓絕大部分聲音消失。

而溪山塔下許庭生的態度,也在一部分人中收穫了支持和理解。至少讓不少原本還不甘心的變得不得不甘心。

不滿的聲音依然存在,但是當這樣的聲音逐漸變成支流、細流、死水,變得孤獨,它很快就不得不消失,哪怕再不情願。

陸芷欣依然還在香港沒有回來。

同寢室的閨蜜告訴她這件事,告訴她關於「互誠之心」還是「互誠芷欣」的種種猜想……也許根本不必再說成是「猜想」,那麼明顯,還猜什麼想。

「你家許庭生這回帥爆了,man爆了。」往日里沒少替陸芷欣鳴不平,埋怨許庭生的閨蜜說。

遠在香港,這些天一直身心交瘁的陸芷欣,似乎終於感覺到一絲溫暖,好像有一個胸膛在她身後,讓她依靠。

看看一旁的爸爸,陸芷欣把剛準備撥出去的電話取消,改發一條簡訊給許庭生。

許庭生收到兩個字:謝謝。

他回復:沒什麼事呀,客氣什麼。

陸芷欣回復:互誠之心嗎?

許庭生回復:有這麼回事,這不……我突然想沽名釣譽一把。

陸芷欣回復:不是互誠芷欣?

許庭生回復:有這種說法嗎?我都沒聽說。而且我對這件事從頭到尾根本連話都沒說一句啊,就每天老老實實的上課、下課,回公司,還有伺候那條賤狗咚咚。

等了一會陸芷欣沒回復,許庭生又發了一條:在那邊照顧好自己,遇到困難,我幫得上的話,跟我說。

陸芷欣回復:好。我沒事,你別擔心。

……

有一點許庭生沒有說謊,就是伺候咚咚確實成了他這些天生活的一個重要內容,而且是個難題。

咚咚似乎很難忍受沒人搭理的時光持續太久,哪怕事實上它本身越來越懶得搭理許庭生,而且一旦被關久了,就咬許庭生放在家裡的東西出氣。

想想那天的那場大雨里,一起淋雨過天橋,還有香煙和火腿腸結下的感情……一人一狗的關係,原來還是不錯的。

「難不成這賤狗這段時間習慣了被美女照顧,看不上我了?」

有時候許庭生因為被咬壞了東西要抽它,它竟然還敢跟許庭生齜牙。

「這狗東西不會是知道自己原主人身份特殊,我不敢弄死它吧?它有這麼聰明?」

***

我在調整自己的狀態。

感謝打賞:青山玉姑娘;風雪之域;絞死的黑兔;ernujl;孤星寒煙;漂泊路上;燕山夜話;東方俠影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