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五十章 方雲瑤的消息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4-17 05:32  |  字數:3615字

第二百五十章方雲瑤的消息

三個人有很長時間沒有這樣坐一起喝酒了,上一次,似乎還是高三畢業的那個暑假。那時候他們幾乎三天兩頭這樣坐在一起,邊喝邊聊。

然後時光流轉,短短一年多時間,三個人身上都發生了太多事情,太多改變。

好在,當他們重新坐在一起,感情依舊。

「有妹子在追付誠。」黃亞明說,「當文藝青年就是好,沒事抱個吉他跑山坡上懷念一下舊愛,都能招來漂亮妹子倒貼。」

酒喝到微醺的時候,黃亞明告訴許庭生一個有趣的信息。

妹子是漸海科技大二的,黃亞明認識。

說模樣的話,據說她放在漸海科技那種和尚廟裡也算出眾,其餘,什麼都普普通通,唯一特別,是她丫的是個文藝女青年。

只有文藝女青年或者腦殘,才會把一次偶然的「山間聽聲尋人」當作宿命的安排,然後把女追男的可愛戲碼硬生生演成一部主觀到極致的言情小說。

而且還是苦情的。

許庭生想起了喬穎,想起了前世她的那首名為《我想你去死》的訣別詩,那首詩一共六句,其實只是一句「我想你」。

拋開兩個開頭,其餘的四句,意思分別是:

我在你畢業乘火車離開的時候想著你;我在自己的婚禮上想起你;我在每一次關於舊日時光的回憶里想到你;讓我們老死不相往來,然後我想你到老,到死。

可是她他媽的是個文藝女青年啊,所以她偏不簡單直接的說。

想到這裡,許庭生提醒付誠說:「我善意提醒一句,這世界上最惹不起的就是女文藝青年,你千萬小心點。」

付誠沒有接這個茬,似乎這個話題在他看來根本沒有談論的必要。

把自己灌得更醉一些之後,付誠突然開始哭,哭著說:「其實我開學之前又去了一趟方老師老家……他們說,她暑假也沒回去過,他們也不知道人在哪裡。」

黃亞明說:「你不是想好了慢慢找嗎?有這個心理準備在,方老師沒回去就沒回去,你哭什麼?」

「可是阿姨……方老師媽媽回去過。」

付誠被一口酒嗆著了,一陣咳,一陣哭,努力平靜之後說:「阿姨那次回去,給村裡親戚發了喜糖……說是因為方老師嫁得遠,就不回老家辦酒席了。」

說的人,付誠,他竭力以平靜的敘述的口氣說出這件事,但是聽的人,許庭生和黃亞明,在一瞬間陷入茫然無措的沉默。

「方老師嫁人了。」

付誠說。

「我們一起為方老師祝福一下吧。」

付誠舉起了酒杯,黃亞明和許庭生只好陪他。

沒有人能安慰他。

付誠很快就醉了,許庭生和黃亞明把他抬到房間床上。

然後,兩個人對坐著抽煙。

「你怎麼看?」黃亞明問許庭生。

許庭生對於這個消息的心痛程度也許僅次於付誠,兩場宿命輪迴的第一場,哪怕是在方雲瑤離開之後,杳無音訊的這段時間,許庭生其實都還抱有期望,幻想這不是最終結局……

現在,付誠說,她結婚了,遠嫁他鄉。

「我不知道。」許庭生有些低落的說。

「反正我他媽的是不信。」黃亞明大聲說,「我真的死都不信。可是現在這樣,我說不出道理來,我也沒辦法安慰付誠。」

許庭生問:「為什麼?」

黃亞明說:「那次方老師醒來之後你就回了岩州,我比你多呆幾天。那幾天,我每次去病房,都會被那時候還很虛弱的方老師看向付誠的眼神吸引,你知道嗎?

那種眼神讓我羨慕,因為從來沒有一個女人這樣看過我。所以,我絕對不相信方老師會這麼快嫁給另外一個人。這不可能。」

這理由似乎過於空洞,難怪黃亞明說他沒辦法拿出來安慰付誠,他說出來,連許庭生都說服不了。

兩個人一直喝到凌晨三點。

話題終於回到自己身上。

黃亞明依然沒有完全打消退學去天宜的念頭,死皮賴臉的跟許庭生磨,各種假惺惺的「哭訴」。他不知道,其實這個晚上他最觸動許庭生的一句話,是那一句:從來沒有一個女人這樣看過我。

其實這句話應該是:譚青靈從來沒有這樣看過我。

所以許庭生明白,他現在確實需要在感情之外有一個支撐,哪怕僅僅是支撐住他一定要讓譚青靈後悔的決心都好。

「天宜是一個意外你明白嗎?」許庭生說,「我們最初的構想里根本沒有想到這麼高這麼遠。所以,把眼光放回來一點。」

「放回來有什麼?熬三年,然後拿一本我根本沒用的畢業證?」黃亞明不甘的說道。

「如果你能保證你會拿到那本畢業證的話,其實我有考慮給你弄點你想乾的先玩一玩。」許庭生把釣餌扔出去,笑著說。

黃亞明馬上上鉤,興奮的點頭道:「我保證,百分之一百保證。」然後又迫不及待的催問:「你快點說,快說我可以先做什麼?」

許庭生說:「一件事會讓你很牛逼,另一件事是你一定喜歡乾的,你選哪一件?」

「這不簡單?我選兩件啊。」黃亞明說。

這才是許庭生熟悉的黃亞明。

許庭生笑了笑,說:「第一件事,上次咱們聊起過那部電影的投資,石總那邊已經談好了,我跟他說了一下,錢主要我掏,出品人……是你。出品人,到時會打在電影開始的字幕上的。」

「這個我知道」,黃亞明說,「問題是,這部電影會火嗎?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