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四十七章 青春百分之九十的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4-14 20:21  |  字數:4620字

第二百四十七章青春百分之九十的題無解

張寧朗出去吃飯。

餘下5個人誰都不想動彈,託了隔壁寢室的同學幫忙帶,然後繼續跟床糾纏。

「做男人最可憐就是天天躺在床上想上床。」李興民說了一句人生感悟。

「這會就別髒了。面對這麼美好的愛情,咱們都趕緊蕩滌一下心靈。」譚耀恬不知恥說。

然後氛圍變得有些感慨。

李興民想了許久,說:「如果當初給我這樣一個妹子,我也許也是個好男人。」

剩下四個有三個呸他。

於是李興民把希望放在唯一微笑不吭聲的許庭生身上,說:「許哥,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應該不對。」

許庭生笑著說:「其實好男人大概應該是天生的,不是因為某個女人而突然變成的。男人幾乎不可能像小說、電視、電影里那樣,真有誰能為一個女人改了本性。一時或許可以,一世絕對不行。

說起來,好男人其實可能比我們男人自己想像的還少。因為有些時候,比如美好、感動的時候,比如最初遇見某個人,或者突然想念某個人的時候,那個時間裡,連我們自己都以為自己真的會成為好男人。」

「我現在肯定算不上。」陸旭說。

「我不知道能不能算半個。」老歪說。

幾個人看許庭生,許庭生說:「我不是。」

李興民說:「我……」

老歪說:「你不用說。」

李興民恨恨的下床,打開電腦看片。

譚耀四處丟著煙,說:「反正我肯定不是。不過我想到這樣一個問題,如果有個混賬男人愛上了一個女人,愛到哪天為她去死都甘心,算不算好男人?」

「這麼嚴重?」李興民嘀咕說,「為她死之前能先上床嗎?最好不止一次,最好先來個幾年。」

「……,不能。」譚耀說。

「那傻逼才幹,為她死了,回頭她哭一場,傷心一陣,最後還不是躺別人床上幸福快樂?那時候她會記得我為她死了嗎?」

李興民恨恨的叨咕完,點開一個剛下好的新片子,……「妖怪,快還我爺爺。呼……噗……鏗……」……「草,葫蘆娃。」

大家似乎都覺得這邏輯不夠偉大和磊落,偏又很有道理。

沒有人反駁。

因為偉大的終究是少數,而且大多在史書和電影小說里。

譚耀看許庭生,說:「別讓李興民帶歪了,說我的問題。」

許庭生說:「當時死了就是,沒死的話,還會混賬。」

「什麼意思?」譚耀問。

「永遠對一個女人好比為她死還難。是這個意思吧?」

老歪回答。他曾經為了李琳琳真的冒過死,但是之後兩個人相處起來,害她傷心害她哭的時候,一樣不少。願意為她去死,不代表不會因為一件小事大肆爭吵,尤其當兩個人都還青春年少。

許庭生想了想說:

「我相信世界上有不少男人,都曾經在人生某個階段可以為了某個女人去死,但這並不代表他能因為她永遠做一個好男人。

這件事情不是主觀就能決定的。比如《天若有情》里劉德華如果最後沒死,毫無疑問肯定會拖累吳倩蓮一輩子,帶給她無數傷害。」

「……」

「反正我的意見,傻逼才做好男人。」李興民說。

「……」

幾個人在一個無解的問題上糾纏半天,直到張寧朗吃完飯回來,才轉移了注意力。

大夥七嘴八舌的問他,

「什麼情況了?

「這就在一起了吧?」

「到哪一步了?」

張寧朗說:「沒有呢,我跟她說,先慢慢了解一下比較好。女孩子不能貿然談一場戀愛,而且開始得這麼快,尤其是在一個你要待四年的地方。」

整一寢室人,唏噓不已。

一個冷不防,好男人的標準……被自己這位平常不起眼的室友一下拉到這麼高。

……

許庭生原本想下午回互誠看看,結果老歪告訴他說:「張妍昨天來學校路上坐三輪車翻了,左腿傷著了,班上同學都打算去看看她,你去嗎?忙的話我替你買點水果過去。」

許庭生髮現自己並不能把張妍和班級里的某一張臉對上號,甚至老歪直接就說,你可能太忙去不了。

許庭生髮現自己跟大學生活已經脫節好遠。

「我去,以後班級的事情和活動多通知我下。」許庭生說。

一群人擠了一個多小時公交車,又找地方買了水果和一些補品,許庭生看了看基本能買的都有人買了,就買了束花。

幾個人起鬨,說:「許哥你電影電視劇看多了吧?一般人誰送花啊。小心人家男朋友誤會。」

許庭生說:「不至於,馬蹄蓮,康乃馨,又不是玫瑰。」

602的人到病房時,看桌上的東西,知道班上的同學差不多都已經分撥來過,另一個男生寢室應該也來過了。

此時病房內還留下的是張妍的幾個室友和一個男生。

許庭生捧著一束花站在門口。

一群人都看著他笑,那個男生也是。

「這個」,許庭生尷尬說,「很奇怪嗎?我看電視里都這麼演的。」

歡笑過後,其中一個女生說:「沒事,沒事,只是看到你來有點意外。」

許庭生慚愧的說:「我以後改。對了,咱們班班長是誰?班長以後有活動有事也通知我下,下命令都行,我積極向組織靠攏。」

躺在病床上,吊著一隻腳的張妍說:「我就是。你說話算話啊。」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