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大二的開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個系的?」 老歪搶話說:「咱們自家菜園子里的。水嫩新鮮。」 所以,妹子也是中文的。 因為這個,晚上03級中文男生們集體出動,準備去新生寢室看望、慰問學妹的時候,大夥都以為沒興趣...

第二百四十五章大二的開始

許庭生手足無措的站在旁邊,好一會兒。

前世,十七歲的男孩辜負一個十六歲的女孩,他還不懂事,更不知道那場辜負對她來說,其實並不輕鬆。而現在的許庭生,三十二歲。

依然只能是一場辜負。

一直以來,吳月薇都用她的安靜和自持,給許庭生最舒適的相處,不讓他為難,不給他負擔。

初三一年。高三,又一年。

這是一個太過懂事的女孩。

哪怕這一天一夜,她以為自己已經太任性,做了她原本不會去做的,其實依然把許庭生的感受放在第一位。

其實她可以「為難」許庭生,可以要求他做很多,因為她是可以觸碰到許庭生內心,讓他心疼內疚的其中一個。

但是她沒有。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盡量輕鬆說:「還是送一下吧,我們早就說好的。」

吳月薇把兩張機票藏起來,說:「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對不起。」良久,許庭生說。

「是呀,怎麼就這樣了呢?」

吳月薇不抬頭,說:「我從來沒想過,喜歡一個人會這麼難過。可是是我自己要喜歡你的,你只是不做眼保健操,對我說話而已。我就喜歡了你。那時候明明就是這樣的。我以為就是這樣的。」

那段時光離許庭生已經很遠、很遠。

而吳月薇,她依然留在那裡。

最後的登機口,

吳月薇往前走,又退回來,說:「學長,如果有一天,別人都不要你了。我要。」

「……」許庭生不知該怎麼說。

「可是,怎麼可能呢,對吧?我有個壞心眼……好想你很沒用。嘻。」

吳月薇燦爛的笑了笑。

她瘦削的背影漸遠。

她的話,許庭生相信。她本就連那個最沒用的他都愛。

……

飛機滑行,爬升,速度和重力拉緊身體。

第一次坐飛機的吳月薇開始緊張,耳鳴,呼吸困難。

空姐微笑著走過來安撫,教她克服癥狀的辦法。

作為空姐,見過因為第一次坐飛機而緊張恐懼的乘客其實一點都不少,但是像面前這個小女孩這樣的,卻很少很少。

她一邊認真的聽,認真的點頭,認真的照做,一邊悄無聲息的任眼淚不斷劃過臉龐。

空姐放心不下。

吳月薇告訴她:「我沒事的,我很快就好了。我就是在想一個人。他本來應該坐在這裡。」因為無人可說,吳月薇選擇這樣突兀的說出來。

她指了指身邊的座位,空著。

……

四個小時后,許庭生接到吳月薇報平安的簡訊,說她已經到。

回過去,她沒有再回。

回到河岸民居,岑溪雨已經走了,方橙也跟著搬了出去,住進了岩大教工宿舍。

這樣,河岸民居就又剩下了陸芷欣和許庭生孤男寡女,許庭生把金毛咚咚留在河岸民居,交代給陸芷欣,自己回宿舍祝

當天晚上,寢室最後一個人張寧朗也回來了。

入睡前,吳月薇終於回復簡訊:「大學第一天,一切都是嶄新的。我會很好,學長別擔心。以後……請學長……盡量……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再遇見,我怕我還喜歡你。」

……

第二天早晨,室友們出人意料的全部都起得很早,而且一個個認真無比的梳洗整理,連襪子穿的都是新的,包括一直靦腆害羞的張寧朗。

譚耀興奮的叫醒許庭生。

許庭生看這狀況,迷迷糊糊問道:「你們這……什麼情況?」

譚耀一臉燦爛,說:「接新鮮學妹去埃今天大一報到。」

所以,原來,大二了,學長了。

許庭生現在一聽「學妹」這個詞就滿心不自在,搖搖頭,把臉埋回被窩。

譚耀把他被子掀起來,說:「就沒指望你會去,也不希望你去。那個,你把車鑰匙給我?」

許庭生鬱悶道:「你拿賓士g500去接學妹?」

譚耀說:「對埃」

許庭生說:「這麼公然炫富,能接著好妹子嗎?」

「這話說得,跟誰想接好妹子似的」,譚耀不屑說,「好妹子多煩。認真談戀愛多煩。」

譚耀的大學就喜歡過一個人,稍微了解后……已經放棄了。

他有他的道理,很有道理,許庭生把車鑰匙給了他。

所以這一天的岩大變得很有趣,有人開著150多萬的賓士g500往返於報到處和寢室樓之間,接送學妹,只管學妹,學弟愛哪哪去。

各種各樣的目光彙集之下,敢上車的妹子……除非神經極端大條,剩下的都不是善茬。

還好,譚耀和李興民更不是。

這輛車成了這一天的岩大,乃至整座溪山大學城最熱的話題。

「還好沒人知道車是我的。」許庭生想著。

許庭生在寢室里悶了一天,一天下來,室友們回來都一臉興奮,哪怕是已經有女朋友的老歪和陸旭都是一樣,用他們自己的話說,至少過了一把學長癮。

許庭生只關心張寧朗,問他怎麼樣。

老歪替他回答,說:「小哥今天遇見一個同鄉妹子,不單扛包,連開水都幫著給打了。」

許庭生問:「哪個系的?」

老歪搶話說:「咱們自家菜園子里的。水嫩新鮮。」

所以,妹子也是中文的。

因為這個,晚上03級中文男生們集體出動,準備去新生寢室看望、慰問學妹的時候,大夥都以為沒興趣參與的許庭生,主動跟上了,跟張寧朗走在一起。

男生們之間打了一個賭,比賽跟學妹要電話,頭兩名整一個學期不用值日,由后兩名替。

許庭生沒反對也沒參與,反正大不了輪到他要替別人值日,他就躲出去。

張寧朗同樣沒反對,只是笑著說:「那我輸定了。」

中文系男生寢室一屆不超過4個,而女生寢室……能佔滿滿一排。

一路下來,學妹里確實有不少質量不錯的,學長們下手也不含糊,遇上難搞的,就一個一個前赴後繼的上,基本沒留下漏之魚。

張寧朗和許庭生依然一個學妹電話都沒有。

走進又一個寢室,許庭生察覺身邊的張寧朗渾身突然一緊。

「哪個?」許庭生問。

「扎長辮子的。」張寧朗小聲說。

這年頭願意扎辮子的妹子不多,敢扎,而且能把辮子扎出味道的更少。

學妹有一條烏黑油亮的長辮。許庭生想起來一句話,待我長發及腰,學長娶我可好。偷偷把話告訴張寧朗,他更緊張,更不敢說話了。

學長們一波接一波的在長辮妹子面前敗下陣來。

大夥都想著,看樣子第一條漏之魚要出現了。

許庭生催促幾次仍然不成,恨鐵不成鋼,一腳把張寧朗踢了過去。

等他踉蹌站定,長辮子笑眯眯的看著他,不說話。

「我,我暑假手機壞了,現在沒手機。」張寧朗磕磕巴巴的說。

塞滿了人的整一個寢室,滿場鬨笑。

「本來我覺得不太需要,用不上,不打算買了」,張寧朗繼續說,「那個,如果你手機號碼可以給我的話,我明天就去買一個。」

「真的。」張寧朗說。

「好呀。」

長辮子說。

***

今晚趁著歐冠,把作息調回熬夜模式

所以,今天剩下一更,明早看吧,肯定早上才更,別等了。

感謝新盟主:含笑半步癲705755709——謝謝兄長。

感謝打賞:不負長安不負卿;三分之一年;燕山夜話1226;轉身已陌路463496389;嘻嘻648971382;海狸叭叭;夜的影傳說是白晝;黃金搗蛋;等;

因為失誤,雖然沒斷更,量也夠,卻上架兩個月的全勤都沒拿到。幸虧你們了,謝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