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皇戰紀 其他類型

海皇戰紀 第兩百七十九章 心生一計

作者:安舞落

本章內容簡介:全力匯聚的脈能盾竟然被那一箭轟成稀巴爛。 可鯨吞脈息術並不是萬能的,花非凡稍稍站起來便感覺五臟六腑如同火辣辣的,噗,一口血噴了出去,那連老頭全力的一箭威力果然驚人。 轟隆轟隆,階梯下傳...

一時間,飛沙走石。

洶湧的濃霧在那個能量爆炸中心點向著四下澎湃奔滾。

「哼,雖然我盡全力只能發揮『騰蛇』的八成威力,但對付你一個區區戰將也足夠了。」

連沖棠滿是自信,在騰蛇弩弓如此驚人的威力一箭下,顯然沒有人能躲得過,他站在下方看著激蕩的氣流沖刷而下,驅散了不少濃霧,濃霧順著他們身形四周涌過,灌入下方霧群中。

連青宗剛想說點什麼,他突然看見自己祖父那隻手迅速枯槁下去,那手本就持著『騰蛇』弩弓的那隻健壯的手迅被這把精美的弩弓吸納的如同一根枯樹榦。

連沖棠持著弩弓的手垂下來,他的臉色瞬間蒼白後退半步,連庶州急忙攙扶,順勢把那皮包枯骨手上的騰蛇弩弓拿下來。

連沖棠捂著那隻手,顯然遭受了不輕的傷勢。

「庶陽,快,東西1連庶州沖後面一名手持斬馬刀的漢子吩咐,壯漢急忙解開在存儲的腰帶中拿出一個盒子遞過去。

連庶州示意連青宗打開,連青宗會意接過來,打開,頓時一陣金燦燦的光芒自盒子里透出來。

連青宗愣了下。

「這是……斑斕軟金液1連青宗認出了那盒子里的東西。

「快遞過來。」連庶州喚道。

連青宗恢復神色,拿出盒子里那東西,那是一罐由一個透明玻璃瓶子裝著的金色液體,液體散發著濃郁純正的能量氣息,哪怕連青宗隔著玻璃也能感覺到這東西喝下去會多麼驚人。

這『斑斕軟金液』本就是能讓人迅速恢復的特級的能量液,聽聞說取材於深海的斑斕軟金魚,這種魚三百年才會產卵一次,而它這種卵還要融合數百種昂貴的材料才能製造出來斑斕軟金液。

在市面上基本有價無市,因為品質特等的斑斕軟金液對於連沖棠這種戰神級別的強者來說,顯然太稀缺了。

連青宗也只是聽聞過這種能量液,現在也是頭一次親眼所見,所以方才才會有所失態,但意識到自己祖父身受重傷,自然不再多問。

連庶州把那瓶『斑斕軟金液』打開,遞給自己父親。

連沖棠拿過去,一口咕嚕咕嚕的灌下去,原本蒼白的臉色在頃刻間瞬間恢復,原本極速下墜的戰神之境氣息,也回升到原本七八成的狀態,已然沒有了方才的蒼白。

他忍不住有些惋惜看著已被自己喝空的瓶子,『斑斕軟金液』的確是個好東西,他身體原本跌破戰神的境界竟然又回升,甚至他那隻被騰蛇吸納枯槁的手也緩慢的恢復血肉,枯木逢春般恢復了原狀。

連沖棠還揚了揚肩膀,握攏了下拳頭,蹙眉看著自己這個重新恢復的手臂,竟然有些說不出的生澀感覺。

不過他很快便伸出手,那些懸浮在半空的熔漿拳套再度如活物般聚攏上去,構築恢復巨大的拳套!

然後他看向上面,短暫的幾分鐘,竟然疏忽了那個人有沒有中箭殞命。

連庶州會意到自己父親的意思,頓時給連青宗使了個眼色,連青宗拔劍呯的一聲,在原地彈射向方才爆炸的地方。

那個手提斬馬刀的中年人也跟上,他是連青宗的叔父,連庶陽。

可兩人一同疾行到爆炸的中心點,頓時停下來,發現那個爆炸的坑口竟然沒有任何屍體殘海

連青宗反手把大劍一揮,劍身在地上挑起一件傭兵制服的邊角,不過被火焰燃燒的只剩下零碎的一個邊角,認不出是衣服的什麼部位。

連庶陽跳入坑中,鼻子嗅了嗅,最後順著氣息他在前方的坑口地方半蹲下來,順手在坑口邊緣抓起一點土,上面還有血跡。

「看。」連庶陽抓著那點土,示意給連青宗查看。

連青宗仔細一看,那點被能量爆炸而灼燒過的焦黑土壤上有殘留著的血跡,可見那個人受創了。

不過連青宗和連庶陽都在坑口四周找不到半點殘骸血肉,一點點血跡,說明那個人並沒有死。

「看來是逃掉了。」連庶陽丟掉手裡那點土壤,順勢又在地上找到好幾撥帶血的土壤,順著遠方往前面去了。

「這人……」連青宗看著倉皇逃去的痕,顯然這人受傷卻逃的相當乾脆,不過明顯受傷不輕。

「中了你祖父用『騰蛇』的全力一箭,竟然還能跑,這人不簡單。」連庶陽拍拍連青宗的肩膀,顯然是在安慰他,此前巨鯨之墓丟失在這個人手裡,顯然還不算太受挫。

但越是這樣,卻讓連青宗自尊心苯恥辱,他抬頭看向那個人逃離的方向,二話不說提著火雲闊劍追上去。

等兩人走後,遠處一處並不顯眼的灌木草叢緩緩抬起來了一下,但又很快的恢復如常,那裡除了死物岩石便是灌木植被,完全不起眼。

緊跟著,混亂階梯上,連家又是數人掠過,顯然跟著連青宗和連庶州追趕而去,過了一會,連庶州與連沖棠壓陣在後,當連沖棠走到那個坑口時,看著那個能量對撞爆炸留下的坑口,眯著眼睛不知道想著什麼,他四周又看了看,此前動過的那片灌木叢他也掃過幾眼,沒有感應到半點脈能氣息。

他將目光收回,注視前方。

這時,地面震動,連沖棠,連庶州往後一看,竟然是一襲青衣身披斗篷的東方惠踏步而來,她來到連沖棠面前,自然也看見了那個坑口,沒有多問半句,頷首示意了下,便反超過去。

連庶州剛想阻止,卻被連沖棠伸手攔祝

沒過多久,一陣風從兩人身後的階梯往上竄去。

連庶州頓時意識到,東方惠此前身邊還跟著那個蒙頭蓋臉的人,那人的實力深淺自然不知,若是在這裡和他們衝突,確實會耽擱計劃。

「反正他們也不知道入口在哪,不妨讓讓也好。」連沖棠似乎也並不著急。

連庶州本還想多說什麼,但看見父親伸手打住,顯然是讓他放寬心,況且父親剛被自己的『騰蛇』反噬受創,自然不能和東方惠這個女人起正面衝突。

「差個半步便是戰神之境了埃」連沖棠看著遠去的東方惠身影耐人尋味道。

連庶州看著那道身影,不禁有些為自己的兒子感到可惜。

「無妨,只要我們拿到白帝的傳承秘寶,宗兒不會比她差的,宗兒氣運欠缺了點。」連沖棠滿是耐心點安慰道,「走吧。」

說完,兩人便往山巔的掠去。

不一會,東方家的人也迅速跟了上來。

等所有人過去后,那處潛藏在角落裡的灌木叢打開,花非凡這才大口呼吸,壓制的混亂氣息在他胸膛乃至身體各處震蕩不停,好在鯨吞脈息術足夠強悍,花非凡躺在那裡如條半死不活的死魚掙扎痛苦著,過了一會,半個小時后他的氣息才稍稍恢復,他坐起來,在他左邊手臂有一道創口還未恢復,上面灼熱霸道的能量不斷的在吞噬他的脈能。

那是騰蛇在他身上撕下一處傷口,花非凡全力匯聚的脈能盾竟然被那一箭轟成稀巴爛。

可鯨吞脈息術並不是萬能的,花非凡稍稍站起來便感覺五臟六腑如同火辣辣的,噗,一口血噴了出去,那連老頭全力的一箭威力果然驚人。

轟隆轟隆,階梯下傳來了爆炸聲,正在往階梯上走的花非凡忽然停下來,身形往後墜,突然有人扶住了他。

「伍老,這傢伙好像是我們的人。」攙扶住花非凡的人頓時叫喚道。

頓時十幾個人陸續在一個中年人的帶領下圍攏住花非凡,其中一個老者帶著面具,隔著面具仔細打量了下花非凡,進入白帝城裡的人,只要戴了面具的顯然都是他帶來的人。

「嗯?好像見過。」伍老記得花非凡曾出現過在他隊伍里,只是後來上山時消失了。

伍老伸出手探查了下花非凡的脈搏,還有體內的氣息,頓時收回手來,冷笑道:「傷成這樣都沒死,倒也算你命大了。」

說完,他便站起來,想帶著人離開,對於花非凡這種瀕臨垂危的傷號,他自然是沒有同情心可言的,況且帶上花非凡,他們隊伍就多個累贅,他才不會那麼蠢。

「走吧。」他看了一眼花非凡,便想將花非凡丟在原地。

可花非凡腦子突然機智一轉,迅速抓住伍老的腿,嚷嚷道:「伍老救我,伍老救我,我有重要情報稟報。」

「嗯?」伍老收住步伐,看著花非凡,甚至帶著惡狠狠的眼神「快說,如果有半個字作假,我定然立馬殺了你。」

「我只是一介傭兵,有何膽量敢與伍老等人作對,我只想活下去。」花非凡假情假意般裝作害怕顫抖著懇求道。

「哼,晾你也沒那個膽。」隨即,伍老蹲下來,從納米戒指里抽出一顆濃黃腥臭的藥丸塞進花非凡嘴裡。

苦藥的味道在花非凡嘴裡散開,化作陣陣暖意,這是平息治療的藥丸,花非凡火辣辣的五臟六腑頓時降溫下一半,總算不費全力對抗殘留在身體里那些岩漿灼熱的脈能侵蝕。

「說吧。」伍老站起來看著花非凡。

「小人是偷聽到連家要找白帝秘寶,本來想靠近點,卻不料被那極其厲害的人發現打傷。」花非凡嘴上結巴著卻顯得很真實的說道。

「白帝秘寶?」伍老聽到這幾個字,頓時很是重視,「你確定你聽到的是『白帝秘寶』?」

「千真萬確,不敢編造。」花非凡誠實低頭回答。

「那你可有聽清楚白帝秘寶藏在什麼位置?」伍老急切詢問道。

「沒有,不過小人記住了他們其中知道秘寶所在的那人脈能氣息1花非凡滴水不漏的回答,顯然不讓他們抓住破綻。

「連家……」伍老站起來踱步走了幾下,「你們幾個把他給帶上,另外,給他一塊『鬼血石』1

鬼血石?

那是幹什麼用的?花非凡頓感疑惑。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