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美利堅的森林遊俠

生活在美利堅的森林遊俠 862

作者:醬疙瘩

本章內容簡介:就是兩張火焰符飛射而出,向著那些沖入自己勢力範圍的散修獨行客們,攻擊而去。 而那些散修獨行客更不會輕易的束手待斃,看到南三劍派的弟子出手,一個二個也是不管不顧,直接出手就對其猛烈的攻擊而去。頓...

真正的淘汰賽,似乎現在才剛剛開始。

此刻,那高大的擂台下方的一處後方的空地上。三名女子正皺著眉頭看著擂台上的情況,面上均是一陣陰沉的神色。看著那站在人群中的周博,納蘭輕煙有些煩躁的說道:「他上去幹什麼?」

小楠兒很是無辜的搖了搖頭,一副我不知道的樣子。而一邊的唐菱則是淡淡的笑了笑:「好了,輕煙,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的1

唐菱心思縝密,自然是知道納蘭輕煙此時對於周博是一種關心的態度。雖然,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耐煩,不過要是周博出什麼事情,這個小丫頭可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只不過,唐菱也是沒有想到,納蘭輕煙竟然有這麼大的勇氣,敢孤身一人偷偷的來到這正道弟子遍布的小道上。要不是小島周圍多了一些六大世家的人,而小楠兒也是成功了運用了六大世家的身份。說不定,納蘭輕煙還真有可能會被人發現。

這邊,擂台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那聚集在一起的南三劍派的弟子。近乎三十多人的規模,讓所有門派團隊的目光都是聚集在他們的身上。畢竟,三十人的規模,而且還是玄夜齋,點蒼劍派,晴空劍派的聯手。可以說,這三大劍派的聯合,的確是有點不容小視,而且還極具威脅。當然,自然也是比較容易吸引人注意,樹大招風,這句話現在在南三劍派的頭上,自然是被輕易的體現了出來。

周博的目光,也是看到了南三劍派當中的姬蘭亭。作為玄夜齋的嫡傳弟子,他出現在其中一點也沒有讓周博吃驚。不過,南三劍派的這種樹大招風的行動,似乎也已經被人惦記上了。至少,此時的青城劍派,那有些不懷好意的目光和仙劍宮的一眾人對視一眼后,雙方几乎同時出手。那種帶有不懷好意的目光,卻是看向了另外一波剩餘人數不足三十人的三修獨行者的方向。只見其中一名的青城劍派的弟子飛手一揚之間,身後的飛劍快如離弦之箭,筆直的向著那一眾散修獨行者飛射而去。

見到那青城弟子突然出手,那修散修都是臉色微微一變。誰也沒有想到,那些青城劍派的弟子,竟然會對著他們突然出手。然而,下一刻,只見劍光飛揚,竟然有十餘道劍光四處飛起,向著那些散修獨行者們都是直接的飛射而去。看到那一連串的劍光,眾人心中都是大罵一聲,趕緊轉動各自的身法,朝著安全的地域閃去。幾乎是很多人,都是險之又險的將那些飛劍的一擊閃避過去。而且,與此同時,每個人都是下意識的腳下的步伐向後退去,似乎是要找一個安全一點的地區一般。

然而,那些劍光卻是如同跗骨之蛆,緊隨而至。雖然都是被那些留在場中的獨行客和散修們閃避過去,不過那些被攻擊的人,卻也是被追的滿場亂竄,很多時間,都是只能憑藉著發自本能的躲避,才閃躍過去。而那邊,周博卻是目光疑惑,低聲道:「。。。。。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其實發現眼前情況有些詭異的,已經不是周博一個人。就連姬蘭亭,衛罹,還有一眾的晨曦門弟子,都是發現了其中的不對勁。不過,因為仙劍宮和青城劍派的弟子並沒有對己方出手,因此所有人都還是一直處於觀望的態度,並沒有果斷的出手。

鎮宵真人坐在上面的座椅上,臉色越來越沉。不僅僅是鎮宵真人,就連另外一邊的長炙真人,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而且目光也是直接的看向青城劍派的掌門俞京戊和仙劍宮的孤光長老,重重的哼了一聲:「青城劍派什麼時候給仙劍宮打下手了?」

不過,長炙真人也只是說了幾句,就被點蒼還有晴空兩大劍派的長老給聯手勸住了。當然,後者的表情也不是特別舒服,看樣子應該是看出了什麼。

周博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青城弟子和仙劍宮的弟子的出手和那些人逃匿的方向,眉頭突然一皺。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了出來那些仙劍宮的弟子在此之前的幾次出手,都是有機會御使飛劍將那些散修和獨行客給擊傷,不過卻都在最後關頭巧妙的改變了一下飛劍的方向還有力度,讓其追蹤的目標都是險之又險的閃避了過去。看他們的這般模樣,反而更像是在故意追趕著那些散修獨行客一般。

「他們到底在幹什麼?」周博皺著眉頭暗自想到,目光也是隨意四處的掃動著。雖然此時擂台上的注意力都是大半被吸引在了那些散修的身上,可是周博還是不願意掉以輕心。因為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直接幹掉了,這樣也真的有些太冤了。就在周博的目光掃在南三劍派的那群人的身上的時候,眼神猛的一凝。隨即,低聲怒罵道:「卑鄙1而就在周博這句話一出口的時候,那數名散修,直接是一腳踏入了南三劍派的勢力範圍之內。

「仙劍宮和青城劍派是想把這些散修給逼進南三劍派的防禦地界之內1周博心頭一凜,終於是知道了後者的打算。而不僅僅是周博,就連其他在場的各門各派,都是看出了青城劍派還有仙劍宮兩方的打算。紛紛搖頭,在心中暗暗道:「這些傢伙,還真的是心黑手狠,竟然是想要用借刀殺人的辦法1

「還真是卑鄙1這一刻,幾乎所有人的心中,都是響起了這樣的一個的聲音。而那邊,南三劍派的弟子雖然不太想出手,但是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紛紛劍光如電,更有玄夜齋的弟子,直接就是兩張火焰符飛射而出,向著那些沖入自己勢力範圍的散修獨行客們,攻擊而去。

而那些散修獨行客更不會輕易的束手待斃,看到南三劍派的弟子出手,一個二個也是不管不顧,直接出手就對其猛烈的攻擊而去。頓時,那數名散修和南三劍派的弟子就是混戰一處。而青城劍派的弟子,更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又將數名散修趕入了南三劍派的勢力範圍之內。一時間,南三劍派那邊亂成一團,散修和南三劍派的弟子,大戰一處。

青城劍派和仙劍宮都是擅長御劍的門派,所以飛劍出手格外精準。而那些散修一道有所抵抗,就是被兩派弟子的飛劍震擊的口吐鮮血,倒飛而出。這種情況下,縱然是那些各自為戰的散修心有不滿,卻也不得不向南三劍派的方向逃去。這樣,更大規模的混戰蔓延開來。剩餘的那數十名散修和近乎三十名的南三劍派的弟子人數相當,一時間雙方都成一團,竟然隱隱有旗鼓相當的局勢。

仙劍宮的楚贊冷冷的一笑,對著那邊青城劍派的其中一人道:「你們對付天山,我們對付晨曦。逍遙門,剩下的一個是你的1

這邊,眾人才注意到此前一直緊跟著仙劍宮的那逍遙門的弟子目光直直的望向了一邊伽藍寺的弟子,輕輕地點了一下頭。看來,仙劍宮之前早有安排,至少眼前的局勢中,青城劍派,已經是和仙劍宮走到了一起,而且看樣子,已經是擺明了要為仙劍宮掃清前進道路上的屏障。

看著三言兩句就已經分好了各自要淘汰目標的對象,天山劍派一眾弟子的目光都是望向了此刻正在看向他們這一方的青城劍派的弟子。一股股淡淡的真氣,四處散逸,顯然各人都已經做好了大戰的準備。

此時廣場上還有差不多近百人的數量,也就是說,為了那三十二個名額,差不多每個人都要擊敗兩名對手左右。顯然,面對剩下的對手,周博衛罹等一眾天山弟子再想置身事外,那已經是明顯不可能的了。而青城劍派的弟子,此時也已經緩步的向著他們慢慢走去,看來,他們已經準備按照仙劍宮之前的分配,開始動手了。

「小心點1人群中的衛罹看著站在最外邊的周博,低聲說了一句。當然,他並不是擔心周博。和周博交過手的他,可是清楚的指導周博的實力。這一句話,只是一句例行的問候。不過,下一刻他卻沒有這麼多心思關注別人了,因為只見青色的劍光飛揚之間,青城劍派的弟子已經紛紛出手,向著他們所在的方向,十柄飛劍同時出手,密密麻麻的向著他們轟擊而去。

「我來1隻見熊暉飛身而上,手中長劍劍芒迎風怒張,一剎那間,白色的劍光閃耀天地,迎著那十餘柄飛劍雷霆橫掃。劍劍相擊之間,天山劍派和青城劍派的鬥爭,在這一刻正式開始。而與此同時,逍遙門對上伽藍寺,仙劍宮找上了晨曦門。新的一輪淘汰賽,正式開始了。

這是這一刻開始的淘汰,比之剛剛更加的兇險,對手也是更加的龐大。幾乎對於每個人來說,對手都是一個並不容易應對的敵手。至少,晨曦門的祝楚炎,此時就遇上了他的麻煩。看著眼前那面帶微笑的易若,祝楚炎的手心,竟然第一次泌出了汗水。而心中,也有了一絲緊張之感。

「似乎,這一次真的麻煩了」祝楚炎在心中,喃喃說道。

易若看著祝楚炎,淡淡的一笑,竟然沒有立刻動手,反而是開口說起話來:「祝楚炎,似乎剛剛你還在說要我和在擂台之上一決勝負呢。現在看來,上天還真是眷顧你我,現在就讓我們碰上了面,不是嗎?」語氣中,是說不出的輕鬆。看樣子,似乎根本就沒有把祝楚炎這個晨曦六峰的掌峰弟子之首放在眼中。而祝楚炎卻是冷哼一聲:「要動手就來吧,多說無益1

祝楚炎心中壓抑,而易若卻是一副輕鬆的樣子。搖了搖頭,也不說話。斜眼的看了祝楚炎一會,整個人就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這份淡定神閑的表現,倒是在那拼殺肆意的擂台上十分的另類。幾乎把場下大批量的目光,都是給吸引了過去。

祝楚炎雖然不知道易若想要幹什麼,然而看到其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卻也不敢放鬆警戒,兩個人就是這樣相對而立。看來,兩個人似乎都是在等待著對方攻出第一招。易若看到祝楚炎那一份沉重的樣子,突然張嘴一笑。就在祝楚炎以為易若還不知要再說出什麼的之際,猛見眼前藍影如山,漫天勁氣迫面而至,竟然在片刻直襲而來。

祝楚炎大吃一驚,手中的長劍急揮而出,同時身子也是倒飄而起。餘光看著那一團團快速的殘影,在一團殘影中,一劍直攻而出。「呯」的一聲,恰好擊中了易若袖口中的那道光芒,發出了一聲金鐵交鳴之聲。

然而,祝楚炎並沒有佔到什麼便宜。相反的,手中的長劍還被撞擊中產生的一股大力震得險些脫手而出、而自己的右臂,更是感覺酸麻。然後,便是一道強勁的真氣逆襲而上,說不出的難受。

「這易若果然厲害,難怪是仙劍宮的領軍人物1交手僅僅片刻,祝楚炎就已經知道了易若的修為的強大,心中更是對其忌憚三分。要知道,仙劍宮一向善於御劍飛劍之術,所以意念修為要遠比別的門派厲害三分。但是尺有所長,寸有所短。仙劍宮的弟子擅長御劍飛劍之術,意念修鍊的強大的同時。自身的真氣和近身的劍技,就要變得若上三分。這麼多年來,晨曦門和仙劍宮的弟子也是不時的有些切磋之類的交手。因此,雙方對於對方都是知根知底。只不過,這個易若卻是一個另類。從剛剛的交手中,祝楚炎就已經知道,這個傢伙的真氣修為,比自己還要厲害三分。

祝楚炎退出丈許,避開了易若的攻擊範圍,運功驅出了侵入體內的真氣后,心中暗自欽佩道:「好厲害,這易若比起那楚贊等人,強出的何止一籌?

其實祝楚炎能反應過來的接下易若的一招,也讓易若頗為意外。易若的身法在仙劍宮中屬於極為快速的一類,就算是楚贊還有吳迪他們全身戒備的時候,往往接他一招也是有點狼狽。可是這祝楚炎被他突襲之下,還能反應的這般快速。後者的修為,也是明顯超出了祝楚炎的預料。

「有點意思,看來這晨曦年青一代的第一弟子,還真不是靠著吹牛吹出來的1易若心中暗暗道,身法更是快速。人影閃掠之間,袖口中的那道光柱九虛一實,直攻祝楚炎胸膛而去。一時間,祝楚炎四周光炫瀰漫,「哧哧」的劍音繚繞不絕。一時間,饒是祝楚炎修為不差,卻也被易若這形如鬼魅一般的速度給驚住了。而且更令他難受的是,易若袖口中的那道光束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輕巧靈便,速度奇快。配合著易若那形如鬼魅的身法,當真讓祝楚炎險象環生,好幾次都差點被易若攻擊住要害。要不是最後時刻依靠著經驗和平日的勤學苦練,恐怕早就被易若給擊敗了。但是就算是如此,外圍的明眼人也是看的出來,祝楚炎已經漸露敗像,很明顯的不是易若的對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