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 散文詩詞

妃常霸道 第六百一十章 血濃於水

作者:溢美

本章內容簡介:。 這一切不是胖瘦可以決定的,而是她這個人決定的。 「我也這麼認為的,媽媽總是這樣,刀子嘴豆腐心。其實心裡頭一定在擔心爸爸,所以才會吃不下飯吧。」 歐陽和月擦了擦嘴,「待會兒讓...

了解了個大概,蘇南歌上樓上了一趟洗手間就下來了,他笑眯眯的看著李玉蘭,「媽,您看晚上我們出去吃,您想吃什麼?」

李玉蘭嘆息了一聲,這一會兒跟女兒聊了聊天,問了這幾天發生的事兒,這才閑下來,至於吃飯,她還真是沒心情,「你爸爸也不知道去哪兒了,我吃不下。」

這兩口子,不見面就想,見了面還鬥嘴呢。

歐陽和月噗嗤一聲笑,「媽您這還惦記著我爸呢,不如給他打個電話,問問到底是什麼情況,我們也別在這裡瞎猜埃如果叔叔真的不行了,我們該去看的還是要去的。」

「不去,憑什麼去,這麼多年來,他們家都躲著我們,現在有事兒了,又想起有他這個哥哥來了。」

李玉蘭對於歐陽震陽沒有多少的好感,這麼多年都沒聯繫的人,突然聯繫,然後就是告訴他們他快不行了,公司要破產了,欠下了巨大的債務,這讓李玉蘭怎麼相信。

不要說前段時間,他們的企業在當地那還是龍頭老大,就說最近這電視廣告還一直播著呢,說是要破產,真的沒人信的。

「媽,如果是像他跟爸爸說的那樣,我們還是要蠕然他們對我們不仁,但是我們不該對他們不義。」歐陽和月向來心軟,最看不得別人出事兒,特別是親人,如果說叔叔真的要死了,她總不能夠心狠手辣的不管不顧,也不讓爸媽去看。

畢竟他們是一家人,即使沒有感情,但是還是有血緣關係的。

「不要去,就是不要去。」李玉蘭嘴上聽強硬的,但是她已經心軟了,要說若是歐陽震陽真的死了,她也覺得難過,他們兩家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不過是因為歐陽震陽之前的時候,太過於狗眼看人低了。

她覺得心裡頭有氣,就是咽不下這口氣而已。

因為李玉蘭堅持,午飯就在家裡吃的,保姆做了簡單的午飯,炒了幾個菜,弄了點兒牛肉,可是李玉蘭沒出了幾口就說累了,她一個人上樓休息去了。

窗外雖然有陽光,可是光卻不是溫暖的金黃,而是有些發白,看了都讓人覺得冷颼颼。

大風吹過,窗外落著的小鳥兒也是拍打著翅膀一陣風似的飛過,好像再做過多的停留就會被凍死一樣。

「你給爸爸打個電話吧,媽媽說不要管,其實她還是很擔心的,就是礙於面子,擔心也不好說出來。」

蘇南歌握著一杯茶,窩在沙發上,修長的腿看起來那麼有型。白色的休閑褲,也遮蓋不了他的大長腿。

歐陽和月還在吃,她最近都沒有節食了,體重一個勁兒的飆升,可是蘇南歌卻也從來不嫌棄她。

她剛剛吃完了一碗米飯,還吃了好多牛肉,一些蔬菜,這個蘇南歌的飯量也大概如此吧,吃飯後,她還在吃水果,一盤哈密瓜蘇南歌只吃了兩片,其餘的全是她吃掉了,現在還在吃榴槤,蘇南歌真是擔心她吃的胃疼,可是又怕說了她會不吃。

愛吃的人都是有口福的,他又何苦讓她為難呢,反正胖瘦他都喜歡,胖有胖的味道,瘦有瘦的味道,她怎麼樣他都是喜歡她的,因為他愛的不是她的皮囊,而是她這個人,她的所有一切,包括笑容甚至是她的性格和小動作。

這一切不是胖瘦可以決定的,而是她這個人決定的。

「我也這麼認為的,媽媽總是這樣,刀子嘴豆腐心。其實心裡頭一定在擔心爸爸,所以才會吃不下飯吧。」

歐陽和月擦了擦嘴,「待會兒讓阿姨給媽媽重新做吧,我看看爸爸在幹什麼,重新了解一下情況。」

擦了擦手,歐陽和月拿起了手機,給歐陽震華撥了一通電話過去。

鈴聲響了好久,她都有些要放棄了,想要重新打第二遍了,沒想到他接了,「喂,小月,有事兒嗎?」

歐陽震華在家裡收拾行李,不管老婆去不去,他這趟是去定了,所以收拾好行李他就決定出去買票了。

原來出門買機票都是女兒訂的,他從來都不用往外跑,可是現在老婆不讓他出門,而且還跑到了女兒那裡,估計女兒這通電話也是勸他不要去的吧,如果是這樣他就直接將電話掛了,也不要聽她的大道理。

可是讓他意外的是,女兒非但沒有勸他,還願意接受他。

「爸,我媽今天來了,在我這裡,你怎麼沒一起來埃」

歐陽和月旁敲側擊的想要從歐陽震華口中,再了解點兒什麼,希望能夠得到更多的,是從別處得不到的消息。

「我最近想要出門一趟,就不過去了,什麼情況你媽媽大概已經告訴你了吧。我還是希望,如果你們手頭寬裕,能幫你叔叔的還是要幫的。我們不能夠讓外人說出點兒別的。」

歐陽震華果然是面子大過天的,他這一生就是太過於正直了,所以一輩子也就那樣了,不能夠有什麼大富大貴的,就那麼正直的活著。

在他的眼中,名譽比什麼都重要,甚至比女兒的幸福都要重要。他不會犧牲女兒的幸福,但是會因為這個,讓他自己過的很糾結。

所以歐陽和月知道,如果是叔叔需要幫助,他們真的是束手旁觀的話,爸爸會很難過的,而且會覺得她不仁不義。

所以現在爸爸說什麼,她都會盡量的答應的。

「爸爸,你放心,如果是叔叔真的遇到困難,我和南歌能幫的一定會幫的,但是現在你得給媽媽好好說說,你不能一個人出去埃我和媽媽陪你一起吧。反正我在家裡閑著也是閑著。出去走走散散心也挺好的。」

至於金錢方面,歐陽和月從來都不需要考慮,法師給她的卡,怎麼刷好像都沒有上限的,雖然和法師吵架了,但是卡還是在她的手上的,這是法師給她永久用的卡,她都不需要給她。

反正她的錢不用都是廢紙,她用了還是幫她了。

「你媽媽不會去的,你要是想去,就去吧,看看你叔叔,畢竟也多年沒見了。」畢竟是歐陽震華的弟弟,他還是希望女兒去看看他的弟弟的,畢竟是一母同袍,骨肉親情,他還是希望親情常在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