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語 玄幻魔法

碎星物語 第三章 怪獸家長

作者:羅森

本章內容簡介:就什麼陰謀都無可遁形,九外道大會上,秋艷紅狀似衝動無腦,持地神兵強攻亢金龍,毫無理智,其實只是柳*與死曜之首合演的一齣戲,至於遭到落寶金錢幛反擊,折斷一臂,傷重倒下,那也是掩人耳目的苦肉計。 ...

龍仙兒嘆道:「但我肯定他對妳們一直充滿了惡意,他專門抽走了密偵司中的部分檔案,還出手擾亂了天機,致使我要到九外道大會後,才從妳身上入手,最終找到突破口,補上缺失的線,確認當年燕無雙的天才妹妹失蹤之前,接到了一個通知,以為是夏冬暝遇襲求援,匆匆來救,結果卻中了心魔閣的伏擊,就此含恨以終……那個通知,就是妳傳的吧。」

沉埋多年的舊事,心中最大的隱秘,一下被人掀開來,秋艷紅臉色驟白,更吃驚的是,這件事竟然還涉及到那個人!

曾自認是天衣無縫的布局,多年來一直暗自得意,現在卻被告知是有其他人暗中幫忙遮掩,這才是沒有暴露的主因,這形同一巴掌呼在臉上,被嚴正告知,自己當壞人並不合格。

……天殺的,那個人怎麼會知道這事的?不對,那個人知道不奇怪,那個人身上發生什麼都可能,但我與他毫無交情,甚至話都沒說上幾次,他為何會暗中出手相助?

……難道,他並不是為了幫我,而是沖著燕姣然去的?對了,燕姣然以前就對那個人很……

秋艷紅詫異道:「這不可能!如果妳所言為實,是那個人出手擾亂天機,又抹去了痕,妳怎麼可能查得到線索?有那個人出手,就算是大能萬古,甚至再往上,也不可能再找回天機的。」

「……因為,那個人並沒耐心,他徹底消去了燕姣然收到假訊息的痕,卻沒更進一步,抹去妳迂迴送訊給心魔閣留下的痕,他們收到你的假消息,以為有落難的千幻妖王可捉,興高采烈的設下埋伏,預備再得一個天階神屍,卻沒想到伏擊了燕姣然。

燕姣然遇伏,以為夏冬暝落入心魔閣手裡,再無留手,徹底斷了心魔閣停手脫身的想法。最終一打起來,雙方誰也停不下手,就此錯恨難返,妳借刀殺人,除了眼中釘,心魔閣則是得了一顆燙手山芋,放棄捨不得,要用又不敢,這些年來……也是辛苦他們了。」

龍仙兒笑笑說話,言語間不見憤慨,不見同情,讓人捕捉不到她的真實意圖,但秋艷紅可以肯定,對方和自己之間,絕對沒有半分善意。

「……當時,上一代死曜惹到那人,覆滅未久,我不知妳是從何處得到其中之一的傳承與面具,不過照時間來算,這應該是妳成為死曜后的第一功1

龍仙兒淡淡道:「柳*,連我也不得不稱讚,妳後來這手還是幹得很漂亮,如果沒有妳的幫助,亢金龍絕對掀不起後頭的那麼大的風浪。

你放出消息引動夏冬暝,藉機帶出了地泉劍。之後妳與他合作的一場戲,吃裡扒外,盜出天斗劍閣的珍寶,更利用他在這方面的優勢,神兵之間好說話,得到了日月神劍,更把外人蒙在鼓裡,好手段,好布局,我都有點想問妳,要不要離開那個沒希望的窮學校,改來我公司上班呢。」

當線索一個接一個連起,就什麼陰謀都無可遁形,九外道大會上,秋艷紅狀似衝動無腦,持地神兵強攻亢金龍,毫無理智,其實只是柳*與死曜之首合演的一齣戲,至於遭到落寶金錢幛反擊,折斷一臂,傷重倒下,那也是掩人耳目的苦肉計。

不過當時天階者未出,地泉神劍足以鎮壓各方,遭遇落寶金錢幛這等法寶只能說亢金龍底牌深厚,更在劍閣之上,實在非戰之罪,無論是劍閣內部,還是溫去病都未懷疑是秋艷紅故意搗鬼。

靠這出色的演出、合理的劇情,秋艷紅成功把屬於宗門的重寶,巧盜出門,更納為己有,之後這段時間裡,藉口養傷閉關,參悟地泉神劍的奧秘,藉此感悟天地法理,大有好處,更成為後頭死曜獲取日月神劍的契機。

地神兵不是那麼好入手的,如果光是想辦法得知所在地點,克服險惡環境,破去陷阱,就能得到,當初碎星團早就循著線索,取得日月雙劍了。

完全蘇醒的情形下,地神兵等同於大能,除非它們自己願意,否則死曜有何能力強奪?就是魔界提供了相關情報,也不可能就這麼簡單入手,否則魔界為何不自己先去取了。然而,亢金龍卻比其他取寶者多了一個優勢,本身是器靈化身,與各種神兵、神器之間,可以流暢溝通,相互也好說話。

有這麼一個仲介在,各類神兵、神器就算沒有認主,也不吝在無主的情況下,同類相助,暫時供人驅使,於是就這麼取走了連魔族都未能入手的日月神劍,為死曜的輝煌戰績又添一筆。

「……秋老師出賣同門,盜賣自家資產的能耐,有目共睹。」龍仙兒微笑道:「只是我有點好奇,我家小妹應該算不上同門,當初燕無雙準備親自收她為徒,正是妳竭力勸阻,並且主動搶過去收的,為的……難道就是等時機成熟,一起推出來賣掉?」

「……沒了燕姣然,我本以為,她從此會把重心放回劍閣。」秋艷紅木然道:「但她卻又撿了個丫頭回來,看她的眼神,就像以前看那個賤人一樣,妳說我會怎麼想?怎麼甘心?」

徹底被掀開自己隱藏的黑暗歷史,秋艷紅也不再掙扎偽裝,做無知難解狀。但說起當年舊事,秋艷紅面上似木無表情,眼中卻不自覺地流露恨火,顯然難以克制胸中起伏的憤恨情緒,如果龍靈兒在此,就會見識到自己師父的另外一面,怕是驚駭難抑,不過,身為合格的怪物家長,龍仙兒對此毫不關心,更好像全不在意自己妹子的情況,臉上笑意不減。

「這次北斗星主殞落,秋老師又成功送了看不順眼的同門下地府,實在是大功告成,可喜可賀,外兼還得了她的臨終委託,從此接掌劍閣大權,裡外都是人,真是風光無限。」

龍仙兒笑道:「秋老師這麼出賣成性,橫豎同門妳都是要出來賣的,與其便宜別人,不如就便宜了我吧。」

沒理會笑語中的諷刺,秋艷紅聽出了神妃的弦外之音,警戒道:「妳之前從頭到尾都在旁窺視,就是想要伺機奪我劍閣密鑰?」

「……不只呢,如果可以,秋老師大可考慮,跪下來舔我腳趾,聽我使喚,我不在的時候,以後天斗劍閣就妳說了算。」

龍仙兒話甫畢,秋艷紅變色道:「妳好大的野心,反噬人主,吞掉了李家,現在還想連天斗劍閣也拿下?」

「……本來我是這麼想的啦,但天斗劍閣其實是包袱多過助力,在這節骨眼上接了太上掌門做,後頭等燕無雙回來,搞不好連我都要一起殺,想想真是何必呢?還是簡單隨便一點,從妳身上打劫點戰利品就行了。」

說的一派輕鬆,龍仙兒跟著聳了聳肩,秋艷紅眼中卻閃過厲色,冷笑道:「等燕無雙回來?哼,妳真以為,如今這種情況,她還回得來嗎?」

「……就憑你們這群陰溝老鼠,還沒有本事讓她回不來,魔族那邊給了你們什麼保證?」

揮了揮手,龍仙兒面色如常,毫無疑慮,笑道:「沒差,什麼保證也不要緊,秋老師認為她回不來了,仙兒倒是想請教,今天妳還出得了這門口嗎?」

……出得了門口?

秋艷紅聞言不由困惑看了一眼周圍,空山寂寂,別無建築,所謂門口,不知何來?甚至不由再環視一周,依然毫無所得,龍仙兒見狀無奈聳肩,「修辭,我只是修辭,貴校的語文水平之差,真是讓人想要放火燒學校埃」

雖然只是笑語調侃,秋艷紅確實也察覺到,周圍空間已被龍仙兒無形封閉,看似一切如常,其實連聲音都傳不出去,目前處於完全封禁狀態,就是自己發動暗藏的求救手段,也不會有人能收到,更不會有其他天階者察覺趕來,和龍仙兒對峙,給自己逃生的機會。

「有勞神妃辛苦一場,但妳莫非以為,我就會束手待斃?」秋艷紅厲聲道:「我一生刻苦修練,可不是為了在這種時候,對妳卑躬屈膝的1

龍仙兒卻哂道:「誰會在乎妳是什麼想法?妳刻苦修鍊又不干我事,刻苦就有用,這世界就不會是這樣了,何況我好像也沒答應過妳,對我卑躬屈膝就能活命礙…呃,當然我好像先前也沒說,今天一定要殺妳……算了,那就現在補說吧。聽好了,秋老師,明年今日就是妳的忌日,我會在記得妳墳頭放火的。」

聲動念動,直接就是一道真空爪勁飛襲,雙方實力差距過大,秋艷紅又早被重傷,龍仙兒甚至不用展動法界,出現諸多異象,直接就能擒殺秋艷紅。

死厄臨身,傷重的秋艷紅眼中閃過決絕,跟著法相流轉,一身氣機提升至頂點,竟不停歇,直接就超越肉身負荷,開始燃燒法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