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神帝 玄幻魔法

萬古神帝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五行女

作者:飛天魚(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君竟然這麼久都還沒有解決掉蘇,看到子公子是高估了他的實力。」 王十分清楚,若是燎喪君能夠早些殺死蘇,憑藉他那九步聖王的境界,殺張若塵就想捏死一隻螞蟻那麼容易。 但是,為了早些完成任務,...

「。頂點 」

爆發出圓滿力量的鐵令與聖劍,與張若塵的雙拳轟擊在一起,竟然形成分庭抗禮之勢。

即便是以天樞和天邈的修為和見識,此刻也是驚得魂飛魄散,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張若塵莫非是用神鐵鑄煉成的身軀,已經不死不滅?」

要知道,她們二人雖然是一步聖王的境界,可是都有與二步聖王短暫對抗的實力,並且還是全力以赴打出的攻擊。

張若塵倉促迎戰,還將她們的力量擋了下來,這已經有些超出她們的認知。

天樞和天邈對視了一眼,隨後化為兩道流光衝到兩件萬紋聖器的旁邊,一個手持鑫空鐵令,一個抓著淼極聖劍,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力量,向張若塵鎮壓下去。

「轟攏」

那兩股力量,震得張若塵全身都是一顫,體內骨骼發生錯位,響起「啪啪」的聲音,隨後,不得不向後倒退,才能將那兩股力量化解。

可是,張若塵後退一步,她們就會跟進一步,如同跗骨之蛆。

承受如此巨大的壓力,使得張若塵只能全力以赴抵擋,根本無法分出多餘的力量,施展空間手段。

天樞和天邈雖然戴著面具,可是,卻依舊能夠看到婀娜的身材,雪白的玉膚,還有面具下方的一雙美麗靈動的眼眸,不用猜,她們二人,必定都有相當驚人的美貌。

張若塵的眼神鋒銳,與她們的目光對視,隨後,雙掌的掌心,十四處竅穴全部打開,湧出十四縷青色的凈滅神火。

與此同時,食聖花從張若塵的背部衝出來,形成數十根藤蔓沖向高空,從上方向天樞和天邈二人發起攻擊。

天樞和天邈的身上都有護身寶物,但是,卻還是不敢與凈滅神火觸碰,於是立即收起鑫空鐵令和淼極聖劍,身體化為一道道幻影,向左右兩個方向退避。

「唰唰。」

她們的身法極其高明,變化莫測,踩出的每一步都蘊含玄機,令人琢磨不透她們下一步的位置。

張若塵沒有貿然進攻,站在原地不動,又將精神力和空間領域都釋放了出去,警惕四周。食聖花的數十根藤蔓,像是他的數十隻手,圍繞在身體的各個方位。

任何力量想要靠近張若塵,必定會遭到張若塵迅猛的反擊。

「張若塵,公子讓我們傳話給你,你若是願意臣服於他,今日,就有一條生路。」

天樞的聲音,傳了出來。

她每說出一個字,所在的方位都不一樣。

張若塵自然不會認為她們所說的「公子」是亡虛,畢竟,亡虛已經被他重創,哪裡還有那麼大的口氣,讓他臣服?

張若塵的心中,已經有了一些猜測,不過,還是問了一句:「你家公子是誰?」

天樞扔出一根縛聖鎖,道:「你若是戴上縛聖鎖,我便帶你去見他。」

「想讓我束手就擒?」

張若塵譏誚的一笑,將佛帝舍利和紫色神石捏得更緊了一些,一隻手散發出刺目的金光,一隻手湧出紫色的神芒。

天樞道:「公子說,你是空間掌控者,逃命的手段天下無雙,將你困住一次不容易。所以,你只有戴上縛聖鎖,我才能帶你過去。」

「哼哼。」

張若塵笑了一聲。

「嘩」

驀地,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消失在原地。

天樞略微一怔,還沒有反應過來,張若塵的那雙冷銳的眼睛,已經出現在她的對面,相距只有六尺。

金色面具的下方,一雙秀麗的美眸,露出一道驚詫之色:「你怎麼可能鎖定得了我的真正位置?」

「你就在我的空間領域中,我怎麼鎖定不了你?」

伴隨著張若塵沉冷的聲音,一隻金色的拳頭,攜帶數百道古老的梵文,重重的一拳轟擊過去。

「。」

天樞撐起鑫空鐵令,將其當成盾牌,擋住了張若塵的這一拳。

佛帝舍利中,有佛帝的本源之力湧出。鑫空鐵令的表面,則是浮現出蘊含大聖本源力量的星光,兩股力量激烈對碰,響起振聾發聵的聲音。

天樞的修為雖然深厚,可惜力量卻差了張若塵一籌,被打得向後倒退,兩隻手臂痛得發麻,幾乎抓不穩鑫空鐵令。

「再來。」

張若塵第二拳,蓄勢待發。

天樞咬緊貝齒,雙眼中的瞳孔,突然變成金色。

隨即,兩隻金色的朱雀,從她的瞳孔內部飛了出來,發出刺耳的鳴叫,直向張若塵撲了過去。兩隻朱雀都有一丈長,嘴和爪子,尖銳得如同劍尖;羽毛,像是一片片金色刀刃。

遠處,溫書晟壓制住傷勢,提醒道:「小心,她是宮殿神殿新生一代領袖商子座下的五行女之一

,金魄女天樞。金魄女擁有一雙藏金神瞳,威力無窮。」

「。」

張若塵第二拳轟擊在鑫空鐵令上面的時候,兩隻金色朱雀也撲在他的身上。距離太近,根本避不開。

張若塵的左胸和右肩,被鋒利的爪子抓了一下,傳來兩股劇烈的疼痛。

即便穿著百聖血鎧,依舊有力量傳至張若塵的身上,使得他的皮膚裂開,流淌出聖血。

幸好只是淺淺的一層外傷。

不過,張若塵的這一拳,也就天樞打得倒飛出去。她臉上的金色面具碎裂開,顯露出一張冰冷而又精緻的容顏,殷紅的嘴唇,流淌出了鮮血。

趁著兩隻金色朱雀還沒有飛回來,張若塵再次出手,想要擊殺天樞。

「錚1

殺機,從背後傳來。

一道詭異而又纖細的身影,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後,雪白的玉手彷彿是從水紋中伸出,手中的劍聖,直刺張若塵的背心。

張若塵立即改變攻擊對象,將紫色神石催動成一座神山,向身後砸了過去,擋住那柄聖劍,也打碎那層水紋,將天邈逼得顯露出身形。

「一起動手。」

天樞嬌喝一聲,再次向張若塵攻過去。

天樞是金魄女,天邈是水魄姬,她們並不是人類,而是金之靈和水之靈,體質相當特殊。

單獨面對任何一個,張若塵都有把握在十招之內,將其重創。

但是,她們二人卻極其懂得配合,彷彿心靈相通,又像是使用出了某種玄奇的陣法,竟然能夠對抗比她們強大的敵人,與張若塵打得不分勝負。

金魄女不僅掌握著兩隻擁有聖王級別戰力的金色朱雀,而且,她的那雙藏金神瞳,只要盯在張若塵的身上,張若塵的身體就會變得僵硬,皮膚變成金色,失去知覺,彷彿是要變成一尊金人。

傳說中,有人能夠「點石成金」。

可是,金魄女的那雙藏金神瞳,只要看見一樣東西,那樣東西就會化為黃金。

幸好,張若塵修鍊的功法相當特殊,只要將功法運行一個周天,身體就能恢復正常。不過金魄女憑藉她的那雙眼睛,倒是壓制了張若塵的戰力。

站在紫色陣圖中心的王,嘴角上翹,心中暗道:「金魄女和水魄女聯手,竟然都只能與張若塵打成平手。看來,子公子也有失算的時候,張若塵比他想象中至少強了一倍。」

天庭界的天條森嚴,商子的身份又相當特殊,自然是不會親自前來殺張若塵。萬一發生意外,導致暗殺失敗,那麼商子就算不死,恐怕也會被幽禁一輩子,所有前途都毀荊

至於亡虛卻不同,他和張若塵都是半步聖王的境界,就算暗殺失敗,被人發現,也可以稱自己只是想要挑戰張若塵。

天條,只是限制各大世界的修士相互殺戮,但是卻並不限制兩個修士切磋和戰鬥。

比如,一個二步聖王,殺死了一個一步聖王,天條並不會處罰他。

因為,兩者境界差距不大,完全有可能是在相互切磋的時候,不小心將對方殺死。而且,一步聖王面對一個二步剩也是有很大的機會能夠逃走。

但是,一個五步聖王,殺死了一個一步聖王,那就必定會遭到天條的處罰。因為,這完全就是單方面的屠殺,若是縱容這樣的情況發生,整個天庭界恐怕都已經在內鬥中血流成河。萬一一位大聖大開殺戒,不知有多少半聖和聖者會被殺死。

天條能夠容忍的界限在哪裡,只有天條自己才知道。

商子自然是不敢輕易冒險,所以,先是請來與蘇有仇的燎喪君,這是第一環。

然後,又派遣出亡虛、天樞、天邈三人,外加一個隸屬於殺手組織的亡命之徒「王」,這是第二環。這樣的配置,在商子看來要殺張若塵,已經是搓搓有餘。

「燎喪君竟然這麼久都還沒有解決掉蘇,看到子公子是高估了他的實力。」

王十分清楚,若是燎喪君能夠早些殺死蘇,憑藉他那九步聖王的境界,殺張若塵就想捏死一隻螞蟻那麼容易。

但是,為了早些完成任務,王不願再等下去,準備親自出手鎮殺張若塵。

「靈王出,萬靈迎。」

王的兩根手指捏在一起,在白骨聖杖的頂端一按,隨即,白骨聖杖向下沉了半尺。王的身體依舊站在原地,可是,從他的身體中,卻是走出一具黑色的魂體。

人和魂,分離開。

頓時,紫色陣圖中的那些魂影,全部都發出嘶吼之聲,齊刷刷的跪伏在地上。

正在激戰中的張若塵,看到這詭異的一幕,也都露出無比吃驚的神色:「他到底是魂,還是人?」

「張若塵,既然本王出手,你就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1

黑色魂體邁出腳步,雙手攤開,在雙手之間,凝聚出了一張三尺長的雷電符。紫色陣圖中的那些魂影,全部都向雷電符匯聚過去,化為符上的一道道符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