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94章 御空鳥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 嗖! 他不再停留,迅速轉移,尋找他的一個獵物。 …… 二號獵常 九嬰在閉關修行的時候聽說,吳煜似乎已經得到四十一個妖魔禁令了。 「沒想到他的速度這麼快...

_t

轉眼之間於至尊獵場已經過去了兩年。

時間可以說過得單調無趣,吳煜終日沉浸在修行之中。不過,也可以說過得驚心動魄,因為他所經歷的大部分戰鬥,並不容易,受傷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不過,相比較四十一個妖魔禁令,和修道上的收穫來說,這些都是值得的。

這一年和妖魔纏鬥,帶給吳煜一場很深邃的蛻變,讓其性情上越來越熱烈,有時候,吳煜倒是覺得自己和觀想心猿中的那蓋世猴王,越來越相似了。

心中的睥睨之氣,如烈火般翻滾,從內到外爆發。

如今再看金丹,經歷這麼長時間的磨練,白色的金丹壯大了接近一倍,丹元也提升了不少,但最關鍵的是,如今金丹的意蘊也不相同,雲霧環繞之間,有了道的意蘊在其中。

這種變化,可以直接體現在吳煜的眼神之中,如今他已經不是那個只會靠肉身和丹元狂轟亂炸的少年了。

實際上這一年來,吳煜在法陣和煉丹上進步神速,若不是黑山鬼翼的材料基本上用乾淨了,他甚至還會有更大進步,至少其留來的法陣,只要合適的,吳煜都嘗試過。

煉丹上面,連元金丹的出丹率,都相當之高,只要有足夠的材料,吳煜便自己能夠將其轉化為元金丹,且品性還算相當不錯。

「剩九枚妖魔禁令,速戰速決,儘快搞定,莫要讓妖魔們想辦法阻礙我的進程。」

吳煜隻身在泥漿當中穿梭。

當他來到沼澤之上,看到天上滾滾烏雲的時候,他忽然想起了蜀山,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回去,他都有些忘記青天蜀山的樣子了。

「薇兒進蜀山輪迴洞,已經三年多了,按照道理,她早出來了吧,當初約定好的,沒想到我失約了。」

三年多,南宮薇都十八歲了,怕是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女子了。

「若是她以為我死了,會不會很傷心?」

「那麼久沒回蜀山,其他人,怕是已經忘記了我這號人物。」

吳煜握緊了九方鎮魔柱,這是南宮薇送給他的禮物。

嗖!

他不再停留,迅速轉移,尋找他的一個獵物。

……

二號獵常

九嬰在閉關修行的時候聽說,吳煜似乎已經得到四十一個妖魔禁令了。

「沒想到他的速度這麼快,當然,應該也贏得很艱苦吧。否則,他們定會把他送到更高的獵場,增加他的難度。」九嬰心裡很清楚。

上了四十這個數字,才是真正緊張的時候,接來更加不能出差錯,哪怕吳煜有九嬰這層關係,其他妖魔在對付他的時候,也會更狠辣一些。

讓一個人族從這裡挑戰出去,對大部分的妖魔來說,顯然是讓他們覺得丟了面子的事情。

九嬰在想,自己是不是該到六號獵場去幫助他,至少在自己的眼皮底,他們不會對高調的吳煜,做出一些違反規則的事情。

「罷了,他靠自己拿到這麼多,就是不希望我殺人。我若這時候上去,便是本末倒置了。」

「不過,我該信任他,可以完全最後一步。」

「就是不知道,他現在的能耐,比之於我又如何?」

一年多沒見面,九嬰聽說了吳煜的種種傳聞,內心一片火熱,說實話在同一個年齡段,他從來未曾遇到過可以和他抗衡的對手,但吳煜卻是這麼一個。

和那些固然很強,但修行歲月也很長的妖魔戰鬥,九嬰其實並不是很感興趣。

這一年,九嬰在無盡魔海的名聲已經差到了極致,身為九嬰之子,卻背負的懦弱膽怯的名聲,連最底層的妖魔,都敢向九嬰炫耀其敢於殺人的膽量,四周賦予的壓力越來越多,但九嬰仍然是風輕雲淡。

因為他心裡清楚,他在境界上的提升仍然無人能敵,就在前幾日,他比吳煜還快,已經到了妖丹九重天,其實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直接打穿整個至尊獵場,未必有問題。

但是,他偏不。

……

一號獵常

江逐月和一群逐月犬,隱藏在森林之中,瞭望這一號獵場的大地。

其中一隻逐月犬從外部賓士而來,在靠近江逐月的瞬間,由逐月犬化作人形,其神情肅穆,半跪在地上,道:「老大,最新消息,那吳煜在六號獵場,已經拿到了四十一個妖魔禁令,距離五十個已經不遠了。」

江逐月臉色一變,道:「這才又過去一個月,就得到了四個?六號獵場的執法者,怎麼還不將他送到七號獵場,他都得到四十多個了。」

「據說,可能是他每次戰鬥都是慘勝,受傷也重,還不夠符合被送到七號獵場的要求,再加上他也是九嬰的朋友,他們總有一些忌憚吧。」

江逐月也明白這個道理。

「老大,他收夠了五十個妖魔禁令,你該不會真的要送其離開雲夢吧……」逐月犬們難以置信的問。

江逐月面容冷酷,沉默一陣子,再道:「那還得等他真正有能耐得到五十個再說!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們至尊獵場的『隱藏規矩』,不管是哪個獵物,手上的妖魔禁令超過了四十個,就會被重點關照,執法者有的是辦法暗中安排妖魔,妖魔們也會自發給其一場車輪戰,其他修道者基本上在這時候就會被殺,吳煜就算不能被殺,將其廢掉,讓其多待幾年也是可以的。他現在氣勢太猛,讓我們妖族丟了面子,想收拾挑戰他的妖魔可有不少,再加上九嬰名聲越來越差,很多人也會遷怒到吳煜身上。」

「這樣看來,老大根本不用擔心要受這窩囊氣,專門親自送其離開雲夢埃」眾人輕鬆的笑了起來。

「確實,六號獵場的妖魔對吳煜很有遇見,我聽說原本就有不少要升到七號獵場的妖,逗留在六號獵場,就是為了等吳煜出現,終結吳煜獲得妖魔禁令的進程。畢竟,一個人族少年敢這麼囂張,我們妖族天才們的臉,往哪裡擱?」

「很快就會有結果了,這事已經和我們沒有關係,靜觀其變吧。」

「我聽說有一隻妖丹九重天的『金石靈猴』,在聽說吳煜會變化為猿猴之後,正四處找他,也有兩個多月時間呢,以那金石靈猴的暴烈脾氣,若遇上他,吳煜肯定得屁滾尿流。」

「廢話,那金石靈猴,連我們老大,都不敢輕易的得罪呢1

……

吳煜卻不知道,自己的一場場截殺,會讓整個至尊獵場,甚至還有至尊獵場之外的人,在議論自己。

他只當自己是黑夜的殺手,卻不知道,有更多的人,正在尋找他,狩獵他。打敗吳煜,在這至尊獵場,也算是一種榮耀了。

呼……

手握光芒暗淡了不少的九方鎮魔柱,吳煜輕踩泥沼,瞬息百里,一年多的戰鬥,培養了其對周圍情況最敏銳的感覺,這裡無疑是真正的獵場,只是存在到底誰是獵物,誰是獵人的問題罷了。

起先妖魔們不願意遭遇吳煜,因為和他戰鬥很費力,且還沒奴役禁令。但後來,越來越多人在尋找他,挑戰他,贏得名聲。

正是如此,吳煜這次出行,略微低調,不再如以前那樣直接吸引敵人的注意。

他不是妖,至尊獵場妖氣瀰漫,但經過一年多的磨練,吳煜隱約能從妖氣的強弱,感受與妖魔的距離。

尋找妖魔並不容易,大多數都藏在沼澤之中。

偶爾遇上的是修道者,吳煜面無表情,和這些在死亡線上掙扎的人們掠過,似乎如黃炎武那樣想得開的人並不多。

大約半天之後,吳煜看到遠方雲霧迷濛之中,有一隻妖。

那隻妖魔懸浮在沼澤之上,背對著吳煜,似乎在尋找什麼,一路前進。

這妖魔背影略微瘦弱,應該是一個女子,穿著一身灰色袍子,發色偏灰色。

「應該是一種鳥。」吳煜通過其動作,妖氣的類別,大致感覺得出來,和妖魔相處時間長了,其實他了解就很深了,這一年多來,他和五十多妖魔戰鬥過,在戰鬥過程,便是最容易熟悉對方的過程。

嗖!

吳煜二話不說,繞到了對方前面去,果然是一個看似嬌弱的女子,在風中搖擺,迷茫的看著吳煜。

「吳煜,是你,終於等到你出現了。」但很快,那灰衣女子便是微微一笑,模樣看起來有些可愛。

「不是你等我,是你的妖魔禁令在等我吧。」吳煜也不跟其客氣,速戰速決,那九方鎮魔柱在其手裡旋轉,誕生呼嘯般的力量,讓周圍的泥沼迅猛飛濺。

「呵呵。」

女子驟然展開雙臂,果然的可以看到灰暗的羽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其身上鑽出來,其嘴巴化作鳥啄,雙手化作翅膀,整個人搖身一變,化作一隻巨大的灰色麻雀,騰飛在吳煜身前。

「御空鳥?」吳煜記得,這應該是一種叫做御空鳥的妖魔,御空鳥本就是一種神奇的小鳥,能噬咬空間,當其成了妖魔之後,開啟了無限的可能,其妖法大約和吳煜的虛空劍術有些相似。

但是,這御空鳥騰飛而去,卻取出了一樣東西,道:「這,你是瓮中之鱉了。」

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