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87章 散魂解體大法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和吳煜對抗,他會處在下方,如今反應過來,他眼睛里的血色消除,一臉驚愕和震撼。 同樣震撼的還有這二十多位修道者,他們本來無比鄙視吳煜的,可萬萬沒想到,這次反而是吳煜救了他們,如今情況變化有些快,...

「九方破界1

九方鎮魔柱迅速成為一根金色棍棒,出現在吳煜手裡,吳煜以肉身在地面借力,速度自然快得恐怖!

一道金光閃爍而過,吳煜就出現在那逐月犬之前,手中那九方破界一棍,瞬間和逐月犬的利爪撞擊在一起!

砰!

一陣金光爆炸!

嗡!

周圍數千蒼天古樹直接崩碎,在場大多數修道者都被震飛出去,在地上滾動了好幾圈!

當吳煜落在地上,讓大片的地面直接龜裂的時候,那逐月犬慘叫一聲,飛出去好遠,可見其利爪上鮮血乍現,在用身體和吳煜的九方鎮魔柱對抗的時候,這逐月犬處在了下風。

當然,這也是吳煜出手忽然的關係。

那逐月犬落在一顆古樹上,雙眼頓時變得血紅,滔天妖氣釋放,其身體竟然在快速的膨脹,如若化作天上天狗,要吞食月亮。

直到九嬰站在吳煜之前,默然看著那逐月犬,那逐月犬才放棄了攻擊,只是很是不爽的看著吳煜。

這逐月犬,自然是怎麼都沒想到,和吳煜對抗,他會處在下方,如今反應過來,他眼睛里的血色消除,一臉驚愕和震撼。

同樣震撼的還有這二十多位修道者,他們本來無比鄙視吳煜的,可萬萬沒想到,這次反而是吳煜救了他們,如今情況變化有些快,許多人都沒反應過來。

只是,除了之前那一隻逐月犬,其他逐月犬也陸陸續續到了,在其身後,一個個月亮圖案在黑暗當中出現,那是一頭頭的逐月犬,其中一頭最為神俊的,便是江逐月。

一群妖魔蜂擁上來,全是妖丹七重天以上,雖然只有十幾隻,但也徹底壓死了修道者們!

這讓池海印他們臉色更加慘然,吳煜的救援只是一個插曲,他們如今深刻明白,這麼多的逐月犬同時出現,他們這次瘋狂的計劃失敗,按照至尊獵場的規定,他們的下場會比想象之中都要悲慘得多……

這時候,他們聽見那九嬰很是生氣,他直接面對群犬中的江逐月,幾乎低吼咆哮,道:「江逐月,你乾的好事!你今日的做法,若讓我父親知道,定讓你粉身碎骨!連我父親,都不能逼迫我,你卻這樣做了,很好,你很有膽量埃網」

呼呼……

在九嬰說話的時候,群犬化作人形,走到了九嬰的眼前,他們一個個神情肅穆,以江逐月為首,打量吳煜他們衫者們,江逐月目光變換了幾次,壓了一下心裡的殺機,道:「九嬰,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至尊獵場本來就有危險,這些『獵物』不識好歹,壞了至尊獵場的規矩,竟然圍攻你,按照至尊獵場的規矩,他們都會被當場斬殺。至尊獵場規矩嚴明,他們是一定要死的,否則其他獵物,肯定有僥倖心理。」

到這關頭,他竟然還不承認了。

不過吳煜看出來了,這江逐月看似很有膽量,但出了這麼多的事情,他說話已經沒之前那麼情緒穩定了,顯然是強行在保持冷靜。

他冷笑一聲,回頭對修道者們道:「諸位,請告訴這江逐月,是不是他們逐月犬告訴你們嬰皇之子的身份和位置,你們才聚集到這裡來的?」

他一邊說,一邊跟眾人使眼色,他希望他們能夠明白,雖然他們這次鋌而走險,但是吳煜是在救他們!

倒是有幾個人,略微懂吳煜的意思,反正現在是死定了,他們也不怕,而且仔細琢磨,便會發現這嬰皇之子和逐月犬還有一定的衝突,他們當然恨不得妖魔衝突慘烈一些!

他們仍然紅著眼眶,那池海印倒是直接說道:「沒錯,要不然我們怎麼會聚集在這裡來,便是這江逐月,想在這裡害死嬰皇之子吧1

他開口之後,修道者們紛紛承認。

江逐月臉色瞬間就變了,他怒道:「九嬰,你可別聽信這些卑賤的『獵物』!他們恨我入骨,定然要想辦法害我!你是何等身份,我哪裡敢讓他們害你,再說了,就這些廢物,又哪裡能動得了你一根寒毛,純粹只是給九嬰你練練手罷了。」

他這樣說倒是有一些餘地了,畢竟上面怪罪下來,他可以說自己是為了讓九嬰開殺戒,他只是沒想到這些獵物會如此大膽。

「沒必要和他斗,但是今天,絕對不能讓他殺了這些人。」光靠這件事情,九嬰要是鬧起來,讓這江逐月吃不了兜著走還是可以的,不過吳煜還得靠江逐月指引自己離開無盡魔海呢,他自然明白,今天重要的是九嬰沒事,更加重要的,是這些被他阻攔的長輩們沒事,否則,他於心不安。

聽了吳煜悄聲的話,九嬰大概知道怎麼做了,他很乾脆道:「江逐月,你千萬別小看我,你所做一切,你可以信誓旦旦說你做得對,但總有一天,我九嬰會成長起來,不管我殺不殺人,你都會成為我腳下一隻螻蟻!所以,你最好別再動這些心思,想這些餿主意。」

說到這裡,其實江逐月臉色白了一下,他心裡其實承認,他想的這個法子,確實是一個餿主意,把九嬰給逼急了。

雖然嬰皇最近對九嬰很失望,但是怎麼說,他都是嬰皇之子吧,他殺不殺人,光靠血脈都會很強,真到那麼一天,自己也會倒霉……

還好,九嬰說到這裡,語氣一變,道:「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和你計較,但是這件事情因你而起,和他們沒有關係,你絕對不能私自對付他們任何一個,若是讓我們知道,你知道後果,對吧?」

九嬰只能抱住他們這次,畢竟這裡是至尊獵場,他如今可遠遠沒有解散至尊獵場,讓他們都離開無盡魔海的能力。

對江逐月來說,今天若是殺了這麼多獵物,導致一號獵場獵物瞬間大量減少,極度缺乏,上頭肯定會詢問原因,到時候自己這次的糟糕行動就會暴露,那對他也不利,既然如此,他便順水推舟,道:「這件事情因我而起,那就算了,但是獵物們,你們為了活命,知道怎麼閉上嘴巴,對吧1

江逐月陰森的看著他們,在這一號獵場,江逐月具備絕對的統治力,這次有九嬰要求,他不能殺全部,但是殺一兩個,是完全可以的。

修道者們,完全沒想到自己能夠活下去。

江逐月那眼神,分明是讓他們趕緊滾蛋的意思。

這分明是他們要殺的九嬰,讓他們在這種情況下,都還能有生機,再看吳煜,也是鬆了一口氣看著他們,他們也自然明白,這其中肯定有吳煜的努力和功勞。

細想之下,再看江逐月和九嬰之間的關係,再想起江逐月說的十個妖魔禁令的規定,他們便大概明白,吳煜說的,恐怕並不是虛假的,這嬰皇之子,確實有些不一樣……

只是,這並不是每個人的想法,二十多人,也就十多個人能參透,還有一些,仍然沉浸在血海深仇之中。

如池海印,他早就做好了死的準備,甚至對他來說,活著生不如死,如今他還存活下來的唯一渴望,便是讓妖魔付出代價!

九嬰讓他有繼續生存下去的機會,可是他一點都不感激,因為他要的不是命,是復仇,是代價!

當九嬰和吳煜背對著他,和江逐月磨合、談論的瞬間,池海印找到了機會,他如今就在最靠近九嬰的地方。

那一刻,其他修道者都準備走了,池海印卻低頭獰笑了一聲,猛然暴起!

「池海印1這瞬間變化,驚駭眾人!

只見那池海印,瞬間化作一個血人,其藍色的通靈法器長劍,瞬間化作血劍,如同擁有詛咒的力量,刺向九嬰。

「散魂解體大法1

「禁忌道術1眾人查看瞬間,忍不住驚呼,臉色慘然。

池海印的身上,湧現出諸多血紅色的骷髏,人劍合一,整個人化作一把劍,在極端的瞬間飆射向九嬰。

「妖魔,去死1吳煜是聽見那池海印痛苦,掙扎的聲音才回頭的。

一切都在瞬間,九嬰也是一回頭便遭遇了殺機,他面色一變,身後瞬間長出肉翼,席捲而來,擋在自己眼前,且一次扇動,掀起恐怖級別的狂風,丹元涌動,在那一剎那,池海印的劍還沒刺到九嬰,竟然被那狂風掀飛出去。

池海印,散魂解體大法,刺殺失敗。

「呃,嬰皇之子,就是該死……」在渾身鮮血的池海印倒飛出去時刻,整個人瞬間炸裂,化作漫天血雨,嘩嘩落下。

池海印,死了。

自然不是九嬰殺了他,而是他以死亡的代價施展了禁忌道術,這才是其死亡的根源。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驚愕的看著這一幕,九嬰更是鬱悶,連忙對吳煜說:「抱歉1

他也沒想到問題都解決了,池海印還會以這樣的方式來殺他,這可是吳煜蜀山的長輩。

吳煜並非不明白事理,池海印的死,誰都沒有錯,錯的是這兩族的歷史仇恨,錯的是這至尊獵常

「大家都走吧,別逗留了。」吳煜只能看住其他人,避免再有人如池海印這樣。

就在這時候,池海印死後,身體解體,出現了一個黑色的令牌,漂浮著落到九嬰的手中,這便是那奴役禁令,其中法陣會自動識別出斬殺『獵物』的妖魔,到達其手裡。

九嬰愕然接住,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他很討厭這東西,連忙扔在地上,卻沒想到江逐月他們將這看在眼裡。

頓時,他們大笑起來。

「恭喜九嬰,獲得一枚奴役禁令,可以升級到二號獵場了1

「咱們的嬰皇之子,終於走出了歷史性的第一步!可喜可賀啊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