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86章 罪人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至尊獵場,受過的苦難和磨礪比吳煜想象當中要可怕得多。 在至尊獵場這樣的地方,能活下來的,都是無數次在鬼門關之前徘徊的,故而他們身上,有著一種甚至連吳煜都沒有的求生慾望。 ! ...

那池海印心底仇怨太深了,吳煜和九嬰都不願與他正面相對,故而選擇離開。

以他們二人的速度,輕鬆擺脫了池海櫻

一號獵場森林遍布,四處都是參天古樹,吳煜和九嬰穿梭其中,兩人速度迅猛,掠動而過,悄無聲息,唯有幾片落葉落下。

九嬰道:「這裡的人族,普遍仇怨太深,我們還得再尋個地方,恐怕才有安寧了。」

吳煜點點頭,他發現興趣都在法陣、煉丹上,他不可能和池海印衝突,而在九嬰面前,和妖魔衝突,似乎也不太合適。

就在這時候,九嬰臉色沉了下來,道:「我們好像被人盯上了。」

他剛說完這句話,吳煜便感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驟然之間四周大量的蒼天古樹,叢林棺木倒下,或是被火焰燒灼,或是被冰雪消融,或者是被風暴撕碎。

短短瞬間,在吳煜和九嬰身邊,留出了大片的空地!

在空地之外,逐漸有一個個的人影落下,大約有二十多個修道者,迅速出現,將吳煜和九嬰包圍,連天上都有不少人。

吳煜清楚看見,他們每個人的狀態,都和池海印相同,甚至大多數更加落魄,更加狼狽,但是在這兇惡的環境之下,又磨礪了他們的性格,讓他們變得凶戾和仇恨,就如凶戾的野獸!

顯然他們在這至尊獵場,受過的苦難和磨礪比吳煜想象當中要可怕得多。

在至尊獵場這樣的地方,能活下來的,都是無數次在鬼門關之前徘徊的,故而他們身上,有著一種甚至連吳煜都沒有的求生慾望。

連池海印,都出現在他們隊伍之中。

一群人以最仇恨的目光,凝視著吳煜和九嬰,甚至雙眼血紅,他們沒有任何言語,一場血腥死戰,就要爆發。

「他們都找了上來,且還包圍住了我們,顯然是江逐月把我的身份和位置,都暴露給他們了。」九嬰十分不爽,張望周圍,想將江逐月給找出來。

雖然池海印和這些人,都沒有說出他們知道九嬰是誰,但是從他們此刻的眼神,九嬰便知道,他們認出了自己。

在這對方立馬就要圍攻上來的關頭,九嬰連忙道:「至尊獵場規定,你們不能圍攻我妖族,我對諸位沒有任何惡意,懇請諸位別亂來。」

至尊獵場為了保護妖族,規定修道者不能圍攻,只能和妖魔單打獨鬥,同時也限定妖魔不能圍攻獵物,畢竟也只有一個奴役禁令和妖魔禁令。

沒想到九嬰的話還沒說完呢,這二十多人低吼一聲,竟然同時攻擊!

這些人,有劍修,有鬼修,有普通修道者,擅長不同道術,都在金丹大道境第五重,都有大道神通,雖然單打獨鬥不如吳煜他們,但是聯手攻擊,且幾乎不顧生死,所製造的殺傷力,還是相當可怕的!

一時間,吳煜只覺他和九嬰立馬就要給道術、大道神通淹沒,這麼短的瞬間,根本看不清楚誰施展的是什麼!

「我來1

遭遇這陷阱,吳煜覺得有必要解釋清楚,他一點都不想和這裡任何一位修道者為敵。

「九方鎮魔1

須彌之袋之中,九方鎮魔柱嗖的一聲飛出,在很短的瞬間化作九根鎮魔柱,從天而降落,轟然砸落在地上,以九宮之方位將吳煜和九嬰包圍在其中。

九方鎮魔陣,九根盤龍柱形成一個巨大的圓柱整體,閃耀出金色的光華,衝天而起!

轟轟轟!

這九方鎮魔剛剛形成,諸多道術、大道神通攻擊便轟擊在這九方鎮魔陣上,一時間吳煜承受的乃是來自四周的狂風暴雨!

二十多人同時發難,威力還是相當可怕的,吳煜不得不咬緊牙關,丹元齊出,且還以肉身之力,撐住九方鎮魔柱,在咬牙堅持之中,才勉強擋住了第一波道術衝擊!

往外一看,以吳煜為圓心,大片的區域直接被夷為平地,連泥土岩石都毀滅了!

顯然修道者們對吳煜這能耐震撼到極致,他們被嚇得停手,一個個驚駭看著吳煜。

「此子是誰!似乎金丹等級不高,怎麼如此強悍1

「天地之間,怎會有如此妖孽1

在眾人震撼、疑惑的時候,池海印目眥盡裂,怒斥吳煜:「吳煜,身為蜀山弟子,你竟然庇護妖魔!你對不起列祖列宗,你罪該萬死!你應受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啊1

池海印吼得聲淚俱下,修道者們這才明白,這竟然是一位蜀山弟子!

在這等情況下,吳煜連忙說道:「諸位前輩,事情並非諸位想的這樣!我身邊這位名為九嬰,是嬰皇之子,但他生性善良,從沒有殺過任何一位我等同道,這次被困進至尊獵場,也是其長輩想讓其違背本心去殺無辜之人。但九嬰仍然還在一號獵場,便證明他根本沒這麼做……」

話剛說到這裡,沒想到四周的修道者們慘然一笑。

「孩子,你太單純了,妖魔狡詐!如此言論你也相信!我們這些被抓到這獵場的,根本沒有活下去的機會,他是嬰皇之子更好,我們聯手斬殺他,打擊妖魔,讓那嬰皇喪子,且這妖魔前途無量,等其成長起來,又是我們的一場浩劫1

「千萬別相信妖魔!吳煜!我們這次違背至尊獵場的規定,絕對會被集體處死!我們時間不多了,你就算不幫手,也趕緊撒手,別讓我們白白犧牲啊1

「吳煜,求求你了1一群人聲淚俱下,急得面色通紅,奈何吳煜那九方鎮魔柱實在太穩固了,而且他們大概看出來了,吳煜並不是和他們為敵,只是被妖魔所迷惑。

一個不殺人的嬰皇之子,確實會讓人動遙

吳煜算明白了,定然是逐月犬告訴了修道者們九嬰的身份和位置,吸引他們來對付九嬰,想逼迫九嬰殺人,甚至可能還不想讓九嬰知道這是他安排的,但是江逐月低估了『獵物』們對妖魔的仇恨。

當知道這個消息之後,他們聚在一起,共同決定,不要了這生命,也要擊殺九嬰。故而如今事情的發展,已經出乎了江逐月的掌控。

這算是他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九嬰當然也知道真相,繼而勃然大怒,道:「江逐月,給我滾出來1

他怒吼一聲,聲震萬里,周圍的修道者們都被震推,他們只知道九嬰只有十多歲,卻不知道,九嬰也如此強悍。他們聯手未必能殺!

「吳煜!你莫要因為仁慈,讓我們白白喪命啊!往後妖魔害人,你便是千古罪人1

這些長輩們,一個個急得臉色通紅,眼睛里流出的差不多都是血淚了。

吳煜很理解他們的心情,這絕對是一場痛苦的截殺,他們不想活了,只想讓妖魔付出代價,他們並沒有錯,只是九嬰也沒錯!

所以,吳煜不但沒有放棄九方鎮魔柱,反而加強了防禦,死守住這裡。

「吳煜……」九嬰看了他一眼,他自然知道吳煜現在所面臨的指責,可就算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竟然都堅持支持他,這讓九嬰心裡湧起暖流。

「此生,我都不會忘記你今日做的決定。」九嬰咬咬牙齒,一字一頓的說道。

對九嬰來說,什麼人值得深交,甚至如親生兄弟一樣?今天他找到了答案。

見吳煜仍然不聽話,他們已經忍不住了,在痛罵、癲狂的同時,繼續開始攻擊,二十多人被吳煜氣得幾乎吐血。

「諸位長輩,我吳煜以性命擔保!你們今日要殺的人,並不是你們最好的選擇,再者,如果他要離開,你們根本殺不了他,如今只有金丹大道境第九重才能攔住他,諸位根本不可能1

哪怕如此,吳煜也只能去勸告他們。

可是,他們都已經豁出去了。

九嬰面色陰沉,做出了一些決定。

就在這時候,四周想起了犬吠的聲音,逐月犬們從四面八方奔襲而來!

他們終於到了!

聽到那些犬吠的聲音,修道者們毛骨悚然,相互對視的時候,眼神里都是死灰色的,他們顯然明白,這次因為吳煜的阻礙,他們的計劃,已經徹底失敗了!

「吳煜,千古罪人啊1池海印是這裡唯一的蜀山弟子,他跪倒在地上,幾乎做好了自盡謝罪的準備。

嗖!

其中一頭逐月犬周圍衝出,哪怕是一隻逐月犬,面對二十勒擼也是綽綽有餘!

畢竟,他們是一號獵場的執法者,光是一頭逐月犬就有掌控全場的能力,逐月犬至少都是妖丹第七重以上,這第一個出現的逐月犬,怎麼說都有妖丹八重天了!

「該死!爾等該死的獵物,膽子可正夠大的!膽敢在至尊獵場圍攻我妖族同胞1那漆黑色的逐月犬怒吼一聲,以額頭上的月亮為中心,渾身冒出了暗黃色的火焰,那妖魔之身驟然衝殺,光是利爪和牙齒,就可以終結很多修道者的性命!

那逐月犬的目標,首先是最靠近他的一個老者,老者手裡拿著一個寶塔,和那逐月犬對抗,只是在和逐月犬接觸的瞬間,寶塔就被撞飛了出去!

說實話,這逐月犬不比黑山鬼翼弱校

眼看那老者就要被逐月犬撕裂,吳煜瞬間撤了九方鎮魔陣,那九方鎮魔柱,迅速融為一體。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