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85章 池海印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 吳煜離開洞窟,出現在深淵之下,這時候九嬰變化了人形,站在一個漆黑色的大岩石之上,黑袍滾動,黑夜之下,他身上妖氣翻滾,臉色是天然的蒼白。 砰! 一道暗藍色的劍氣,從遠處奔襲而來,衝殺...

?

逐月犬化作人形,為首的仍然是那看似消瘦實則十分健壯的江逐月。

「九嬰,近半年了,都沒有動靜,我看你們是不準備從至尊獵場出去了。」江逐月其實一直都在監視他,故而心情不是很好。

九嬰只抬起一個腦袋,黑暗之中的九嬰看起來十分陰森,他道:「我要如何選擇是我的自由,你無需多管,干你職責內的事情就可以了,江逐月。」

江逐月面色冷淡,他瞄了一眼吳煜,冷笑道:「這個人族誇下海口要奪五十個妖魔禁令,結果到現在一個都沒有得到。牛皮吹破了吧。還想讓我親自將你送出雲夢大海?」

群犬鬨笑了起來,他們其實大多數都是千年以上的老妖,見多抒是見過的人族,估計都要比吳煜多。

吳煜淡淡一笑,道:「你還記得這件事情便好,莫要等我到時候完成目標之後,你還耍賴。或者沒能耐將我安全送出雲夢大海。」

江逐月嗤笑道:「廢話,我江逐月自然說到做到,你要是能拿五十個妖魔禁令,我定讓你毫毛無損離開雲夢。」

「在場諸位可以作證?」吳煜其實就是要用這激將法,讓這江逐月乖乖進他的圈套當中來,如今江逐月就當他只是金丹大道境第三、第四重,故而不怎麼在意。

他的任務,是將九嬰送到更高的獵場上去,如今九嬰都在這裡接近半年,不少大妖魔已經對江逐月的辦事能力有意見了,畢竟許多大妖魔,都在看九嬰的表現呢。

「當然。」

群犬也絲毫沒當是一回事。

江逐月懶得管吳煜,他盯著九嬰,問:「你確定仍然不獵殺獵物?」

「不用你多管。滾吧。」九嬰懶得搭理他,他心裡有明確的目標,殺不殺人,對他來說並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呵,用不了多長時間,你就會見血了。」江逐月有些失望,所以心裡更加生氣。堂堂嬰皇之子,竟然連獵物都不敢獵殺,這簡直是妖魔的大笑話,妖族們都不敢外傳,覺得丟人。

說吧,江逐月化作逐月犬,一群逐月犬在黑暗之中化作黑影嗖嗖離開,轉眼便消失了。

群犬跟著江逐月,在黑暗的森林當中掠動。

「老大,九嬰仍然如此懦弱,該怎麼辦1

「是啊,這個任務不完成,我們都沒好日子過啊,真不知道這九嬰是怎麼想的,堂堂嬰皇之子,有那麼好的血脈,竟然如此怯懦1

江逐月忽然道:「他既然還不聽話,那我們只能動一點手段了。雖然嬰皇最希望的還是讓他自己動手,而不是我們逼他,但未必不能有一些好辦法,我決定,通知這一號獵場的獵物們,告訴他們『嬰皇之子』進了一號獵場,誰能得到嬰皇之子的妖魔禁令,相當於十個妖魔禁令1

「十個,有點多吧1旁邊一位逐月犬驚嘆道。

很多獵物,幾十年都得不到十個妖魔禁令,在那之前,大部分都被斬殺了。

畢竟,每一個獵場中,獵手幾乎都比獵物稍微強一點點,妖族是這樣設置的。

不過,能存活下來的獵物,生存能力確實很強。

江逐月笑了,道:「不十個,怎麼讓獵物們瘋狂起來!另外還要告訴他們,誰將這十個妖魔禁令的通知告訴九嬰,都會被就地斬殺。」

這件事情,最好還是不能讓九嬰知道,雖說現在九嬰不是很受寵,但身份地位,怎麼說都比他江逐月高上很多,江逐月還是不敢真正招惹他的。

「另外,把九嬰的位置,告訴所有獵物們。分開行動吧1

「是1

一時間,逐月犬全部散開,往各個方向去散播消息去了。

……

「這江逐月,看來會用一些小手段,想讓你殺人。」等逐月犬走了之後,吳煜站出來說道。他有預感,接下來似乎不能這麼輕鬆的修鍊了。

不過,他鬆動了一些身體,有半年多沒動手了,稍微有些躁動,他這副身軀,是屬於戰鬥的。

「他敢1九嬰心裡生氣,但其實也很無奈,他心裡有堅持,但似乎整個妖族都在和他作對。

至尊獵場,吳煜站在深淵的底部往上張望,他暫時還沒有見過那些『獵物』,但是他卻清楚,被當做是所謂的獵物,這些修道者該會多麼的仇恨妖魔,他們的處境,必然是凄慘的。

身為人族一份子,吳煜當然想讓他們都活著離開這裡,但是他也過了天真的年紀,知道他肯定做不到。

正是如此,他心裡有些糾結。

九嬰身為妖魔,但卻能理解,他道:「抱歉,讓你看到至尊獵場這個地方。」

吳煜搖搖頭,道:「這是歷史,和你我沒有關係,蜀山仙門,也有類似之處。」

「兩族自相殘殺,有何意義?還不如攜手,共參天道。」九嬰道。

當然,這只是兩個年輕人的願望,現實會永遠比他們想象中複雜。

大約才過去半天時間,吳煜正在繪製一個法器陣,在極為專註的情況下,他瞬間就察覺到了外面的動靜,因此他分了點心思,法陣和劍胚一起毀掉了。

嗖!

吳煜離開洞窟,出現在深淵之下,這時候九嬰變化了人形,站在一個漆黑色的大岩石之上,黑袍滾動,黑夜之下,他身上妖氣翻滾,臉色是天然的蒼白。

砰!

一道暗藍色的劍氣,從遠處奔襲而來,衝殺到九嬰的眼前,被九嬰彈指打碎,這攻擊之下,九嬰毫髮無傷。

「妖魔1

一聲厚重的咆哮,一個身穿藍色長袍的劍修踏劍而來,瞬間到達了吳煜和九嬰眼前,這劍修渾身臟污,頭髮蓬亂,但仍然可以看出其十分英俊,英氣十足!銳利的雙眼和鋒利的劍芒,是十分標準的劍修!

只是,也許在這至尊獵場中生存十分困難,他身上有著濃重的血腥味,雖然隔著衣衫,但也可以看出他無數次在死亡邊緣中掙扎過來,身體早就有了諸多暗疾,甚至許多會纏繞一生,比如說妖魔的本命神通。

吳煜有預感,此人恐怕是蜀山的黃劍級弟子。

那劍修本是針對九嬰,要對九嬰出手的,可他立刻就看到了吳煜,同為蜀山弟子,相互之間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對方弟子符的存在,可吳煜如今是和九嬰站在一起,且相互之間沒有任何防備,這讓那劍修一下就懵了。

「你是蜀山弟子?」藍衣劍修瞪大眼睛看著吳煜。

吳煜其實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對他,他拱手道:「前輩,我叫吳煜,是斗戰劍宮的凡丹弟子。」

那藍衣劍修道:「我是黃劍級弟子池海櫻你也被抓來這無盡魔海了?你怎麼……」

他很清楚感受到,吳煜和九嬰之間,並無任何敵意。

吳煜便解釋道:「池師兄,這位妖魔是我朋友,他和其他妖魔不同,是被逼來這裡的,他未曾殺過一個人族,你無需對他有敵意……」

「放肆!大逆不道1池海印聽到這話,頓時氣得發抖,他那雙目冒火,盯著吳煜道:「身為我蜀山劍修,理應視妖魔為死仇!你應該和妖魔為伍,還稱之為朋友!吳煜,你對得起蜀山列祖列宗么!你可知道我蜀山之中,有多少同胞,在這至尊獵場被殘忍殺死!我多少兄弟被妖魔戲虐,被妖魔吞吃!連我道侶,也死在這獵場之中,我等與妖魔,有血海深仇,你竟稱妖魔為朋友1

池海印雙眼血紅,持劍的手都在顫抖。

吳煜能感受到他內心的仇恨和痛苦,說實話他所描述的畫面,吳煜幾乎能看到,他自然是憤怒,可是這些畫面,他在妖魔深淵也看到過礙…況且,不管怎麼說,至少九嬰是無辜的,他也在抗爭。

可是面對池海印,吳煜沒辦法說出這些,對傷心絕望的人來說,他沒法反駁,因為池海印本身就沒錯,他有理由仇恨所有妖魔。

九嬰卻對池海印鞠了一躬,道:「抱歉,這些事情非我所能左右,兩族仇怨太多,盤根錯節,我也無力能改變什麼。」

不過,池海印根本不接受這道歉,他放聲大笑,眼眶通紅,他甚至不想多說,陡然出手,持劍朝著九嬰殺來。

「吳煜,你若還是蜀山的人,就給我滾開,別插手。別忘了你身上流著蜀山的血1池海印對其低吼。

吳煜咬咬牙,這時候池海印已經攻殺九嬰,他當然不是九嬰的對手,吳煜只能給九嬰使了個眼色。

「走吧。」

「嗯。」

這地方暴露,便不能久留了,他和九嬰一道,迅速退出戰場,三兩下就消失在黑暗當中,池海印拚命追上去,竟然發現他非但沒有追上九嬰,甚至連吳煜,都輕鬆消失在其眼前。

「這斗戰劍宮的弟子,分明只是金丹大道境第四重!速度怎麼如此之快1看到他們消失,池海印殺心雖然沒有平復,但是心裡卻有一絲疑惑。

不過,他只是稍微想了一下,仍然順著他們逃離的方向拚命追去。

所有的痛苦和悲慘,湧上心頭,不禁淚流滿面。

「嬰皇,今日我等,定要讓你嘗一下喪子之痛1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吞天記》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