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85章 池海印

作者:風青陽  |  更新時間:2016-04-03 05:32  |  字數:3806字

?

逐月犬化作人形,為首的仍然是那看似消瘦實則十分健壯的江逐月。

「九嬰,近半年了,都沒有動靜,我看你們是不準備從至尊獵場出去了。」江逐月其實一直都在監視他,故而心情不是很好。

九嬰只抬起一個腦袋,黑暗之中的九嬰看起來十分陰森,他道:「我要如何選擇是我的自由,你無需多管,干你職責內的事情就可以了,江逐月。」

江逐月面色冷淡,他瞄了一眼吳煜,冷笑道:「這個人族誇下海口要奪五十個妖魔禁令,結果到現在一個都沒有得到。牛皮吹破了吧。還想讓我親自將你送出雲夢大海?」

群犬鬨笑了起來,他們其實大多數都是千年以上的老妖,見多識廣,就算是見過的人族,估計都要比吳煜多。

吳煜淡淡一笑,道:「你還記得這件事情便好,莫要等我到時候完成目標之後,你還耍賴。或者沒能耐將我安全送出雲夢大海。」

江逐月嗤笑道:「廢話,我江逐月自然說到做到,你要是能拿五十個妖魔禁令,我定讓你毫毛無損離開雲夢。」

「在場諸位可以作證?」吳煜其實就是要用這激將法,讓這江逐月乖乖進他的圈套當中來,如今江逐月就當他只是金丹大道境第三、第四重,故而不怎麼在意。

他的任務,是將九嬰送到更高的獵場上去,如今九嬰都在這裡接近半年,不少大妖魔已經對江逐月的辦事能力有意見了,畢竟許多大妖魔,都在看九嬰的表現呢。

「當然。」

群犬也絲毫沒當是一回事。

江逐月懶得管吳煜,他盯著九嬰,問:「你確定仍然不獵殺獵物?」

「不用你多管。滾吧。」九嬰懶得搭理他,他心裡有明確的目標,殺不殺人,對他來說並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呵,用不了多長時間,你就會見血了。」江逐月有些失望,所以心裡更加生氣。堂堂嬰皇之子,竟然連獵物都不敢獵殺,這簡直是妖魔的大笑話,妖族們都不敢外傳,覺得丟人。

說吧,江逐月化作逐月犬,一群逐月犬在黑暗之中化作黑影嗖嗖離開,轉眼便消失了。

群犬跟著江逐月,在黑暗的森林當中掠動。

「老大,九嬰仍然如此懦弱,該怎麼辦!」

「是啊,這個任務不完成,我們都沒好日子過啊,真不知道這九嬰是怎麼想的,堂堂嬰皇之子,有那麼好的血脈,竟然如此怯懦!」

江逐月忽然道:「他既然還不聽話,那我們只能動一點手段了。雖然嬰皇最希望的還是讓他自己動手,而不是我們逼他,但未必不能有一些好辦法,我決定,通知這一號獵場的獵物們,告訴他們『嬰皇之子』進了一號獵場,誰能得到嬰皇之子的妖魔禁令,相當於十個妖魔禁令!」

「十個,有點多吧!」旁邊一位逐月犬驚嘆道。

很多獵物,幾十年都得不到十個妖魔禁令,在那之前,大部分都被斬殺了。

畢竟,每一個獵場中,獵手幾乎都比獵物稍微強一點點,妖族是這樣設置的。

不過,能存活下來的獵物,生存能力確實很強。

江逐月笑了,道:「不十個,怎麼讓獵物們瘋狂起來!另外還要告訴他們,誰將這十個妖魔禁令的通知告訴九嬰,都會被就地斬殺。」

這件事情,最好還是不能讓九嬰知道,雖說現在九嬰不是很受寵,但身份地位,怎麼說都比他江逐月高上很多,江逐月還是不敢真正招惹他的。

「另外,把九嬰的位置,告訴所有獵物們。分開行動吧!」

「是!」

一時間,逐月犬全部散開,往各個方向去散播消息去了。

……

「這江逐月,看來會用一些小手段,想讓你殺人。」等逐月犬走了之後,吳煜站出來說道。他有預感,接下來似乎不能這麼輕鬆的修鍊了。

不過,他鬆動了一些身體,有半年多沒動手了,稍微有些躁動,他這副身軀,是屬於戰鬥的。

「他敢!」九嬰心裡生氣,但其實也很無奈,他心裡有堅持,但似乎整個妖族都在和他作對。

至尊獵場,吳煜站在深淵的底部往上張望,他暫時還沒有見過那些『獵物』,但是他卻清楚,被當做是所謂的獵物,這些修道者該會多麼的仇恨妖魔,他們的處境,必然是凄慘的。

身為人族一份子,吳煜當然想讓他們都活著離開這裡,但是他也過了天真的年紀,知道他肯定做不到。

正是如此,他心裡有些糾結。

九嬰身為妖魔,但卻能理解,他道:「抱歉,讓你看到至尊獵場這個地方。」

吳煜搖搖頭,道:「這是歷史,和你我沒有關係,蜀山仙門,也有類似之處。」

「兩族自相殘殺,有何意義?還不如攜手,共參天道。」九嬰道。

當然,這只是兩個年輕人的願望,現實會永遠比他們想像中複雜。

大約才過去半天時間,吳煜正在繪製一個法器陣,在極為專註的情況下,他瞬間就察覺到了外面的動靜,因此他分了點心思,法陣和劍胚一起毀掉了。

嗖!

吳煜離開洞窟,出現在深淵之下,這時候九嬰變化了人形,站在一個漆黑色的大岩石之上,黑袍滾動,黑夜之下,他身上妖氣翻滾,臉色是天然的蒼白。

砰!

一道暗藍色的劍氣,從遠處奔襲而來,衝殺到九嬰的眼前,被九嬰彈指打碎,這攻擊之下,九嬰毫髮無傷。

「妖魔!」

一聲厚重的咆哮,一個身穿藍色長袍的劍修踏劍而來,瞬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