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72章 氣運衝天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中逃脫出來,也恢復了自由! 但其實時間已經有點晚了。 這一瞬間,吳煜往下一看,頓時心驚,這裡是地底一塊中空的區域,但問題是腳下正是一片金黃色,沸騰的岩漿,那灼熱的熔岩激蕩,燒灼,灼熱的...

c_t

地獄之門!

初聽這個名字,便有驚悚的感覺。

顯然,這是黑山鬼翼精心為他們準備,預料到他們會出現在這裡,絕對比小鬼絕陣要強得多的法陣!

對他們兩位年輕天才來說,黑山鬼翼絕對是老狐狸,這次,顯然是又讓對方給算計了。

黑山鬼翼顯然重創沒有恢復,如果此時交戰,很可能會被吳煜和九嬰聯手斬殺,故而他早做準備,先在這裡設立了吳煜兩人並不了解的陷阱,等待著兩人上鉤。

其實這也是個常識,吳煜和九嬰都太年輕了,而法陣的研究、掌控,是需要長時間的研習,耗費大量錢財的。

他們現在站在地獄之門上!

當黑山鬼翼說出這句話的瞬間,吳煜和九嬰便察覺到周圍地面的瞬息變化,只在剎那之間,腳下出現了一個大約直徑千米,由黑色和紅色的線條,各式玄奧的符號組成的法陣,那法陣線條複雜,走勢玄妙,隱約之中顯露出一扇門的樣子,這圓形的大門,便是地獄之門!

嗡!

法陣出現,千米之內的空間,將吳煜和九嬰完全籠罩在其中。

「這風雷道宗附近,地底定然有熔岩活動,上空才會引得風雷匯聚,我將你們兩位送往地底熔岩,你們就算不被灼燒而死,想要從這麼深的地底挖出一條路來,那也得十天之後吧!到時候,我可早就成功了呢。」

法陣之外,傳來黑山鬼翼得意的笑容,或許在他眼中,吳煜和九嬰確實實在太嫩了。

從黑山鬼翼的話語之中,吳煜心裡一閃,他大致明白這『地獄之門』的效用了!

他說地底有岩漿,顯然是要吳煜兩人深深陷入其中,那麼很顯然,這地獄之門可以開啟一道將他們扔進地底的大門!簡直就更通往地獄似的,怪不得叫做地獄之門。

「走1兩人都想要脫離這法陣的束縛,衝出去。

「好好享受絕望的感覺吧。」黑山鬼翼的聲音穿透進法陣,在他們耳邊回蕩。

剎那之間,那法陣上延伸出千絲萬縷,如同巨網瞬間將吳煜和九嬰纏繞了好幾重!

黑山鬼翼如今對他們的能耐很了解,耗費大量財力和精力專門為他們打造的地獄之門,在吳煜兩人已經進入到陷阱的情況下,怎麼可能會讓他們逃脫出去?

嗡!

一時間,法陣暴動!

吳煜驟然發現,腳下的土地,在驟然之間直接軟化,有種化作汪洋大海的感覺,而被法陣纏繞鎖死的他和九嬰,身上像是綁了一座山,沉重無比,還沒能反抗,就直接沉進了地底,沉進那地獄之門當中!

一時間,吳煜親眼看著,自己深陷入這無盡地底,這裡就像是個無底洞,那些泥土、岩石,甚至是許多地底生物,都直接融化了一樣,吳煜甚至從一個岩石中穿過,在他感覺之中,那岩石就如棉花一樣。

「九嬰1在這關頭,自然是拚命掙扎,吳煜甚至動用了暴力術,再仙猿變的情況下,咬牙撕扯,卻不料他力氣越大,那纏繞他的法陣就越是緊繃,深深陷入到他的血肉之中,成千上萬的線死死糾纏住了他,在他身外凝結成了一個黑色和紅色相間的繭。

另外一邊,肉身力量還不如吳煜的九嬰,也好不到哪裡去。

這一刻,經歷了萬劍陣、小鬼絕陣和這地獄之門陣,再感受到法器上的九宮龍陣、九方破界陣,他深刻意識到法陣的可怕。甚至,這個繁華的修道世界,其中大部分都是由法陣構成的,從法器到符籙,到機關傀儡,再到攻殺大陣,防禦大陣,還有種種奇妙陣法。

同等境界,一個擅長法陣和不擅長法陣的修道者對比,可能實力都會強上很多。而研究法陣的人,大多數都很聰明,這種聰明用在戰鬥上,甚至可以解決比他更強的對手。

比如說黑山鬼翼,他布置好了陷阱,雖然之前大意重創,但這時候,還是輕鬆解決了吳煜兩人,可以專心布置他的鬼絕陣了。

雖然少了吳煜兩具屍體,但有了禾稻子他們,至少勉強夠用了。

兩人下沉的速度太快,就像是死亡那樣,落入那萬重地獄,吳煜甚至能看到地底岩石泥土層次的變化,越是往深處,越就是古老,當然,也許是黑山鬼翼說得地底岩漿的關係,越是往下,他們就越是感受到恐怖的灼熱!吳煜雖然沒見過岩漿,但也見識過火山爆發,那地底的液態火海,冒著泡,連鋼鐵落下去,都會迅速汽化。

轟!

地獄之門十分迅速,在轉眼之間,就通過法陣變化土地,將吳煜和九嬰扔進了地底深處。

越來越灼熱,而且灼熱到可怕,吳煜對火焰有很強的抵抗能力,到了地底之中,也渾身冒汗,那血肉都被灼燒得通紅。

他意識到,顯然已經是在很深的地底了,再這樣下去,他們估計得直接撞進那地底岩漿之中。

就在這時候,九嬰似乎衝破了法陣的束縛,恢復了自由,就在下一瞬間,九嬰那如長槍般的尖銳尾巴穿刺進來,撕開了吳煜身邊的法陣,吳煜趁機從中逃脫出來,也恢復了自由!

但其實時間已經有點晚了。

這一瞬間,吳煜往下一看,頓時心驚,這裡是地底一塊中空的區域,但問題是腳下正是一片金黃色,沸騰的岩漿,那灼熱的熔岩激蕩,燒灼,灼熱的氣息升騰上來,頓時將一人一妖直接蒸得通紅,莫說是九嬰,連吳煜都有點難以忍受。

再往上看,則是無窮無盡的泥土和岩石,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多深的地底,這是一個普通人都難以到達的地方。況且地獄之門這種法陣,恐怕也是鬼修才有,故而在神洲大地,估計都沒幾個人,遭遇和他們相同。

兩人迅速遠離腳下沸騰的熔岩,其中九嬰比較著急,騰飛而上,如今地獄之門法陣的威力已經消失,他以妖魔之身沖了上去,怕是要直接攻擊上方的泥土和岩石,直接炸出一條通往外面的道路來。

「不可。」吳煜連忙制止他。

「為何?」九嬰有些不解。

吳煜看了看上方,道:「這地底泥土岩石,堆積在一起,我們上方不知道有多少土地,若是暴力去砸,必然會引起塌方,到時候那麼多的土地壓下來,把他們壓進腳下那熔岩之中,怕是不死都難。」

他們幸好是在這一片中空的地方擺脫了地獄之門,才有喘息的機會,否則會被直接擠壓在泥土之中,或者是岩漿之中。

「那要怎麼做才能出去?那黑山鬼翼必然趁著這段時間療傷,繼續殺人,完成他的鬼絕陣。這附近荒無人煙,除了我們,恐怕沒人再能阻止他了。」九嬰皺眉道。

吳煜道:「只能以小動靜挖,開鑿出一條通道來。動靜不能太大,光是鑿出一條通道,對這地底土地,影響估計不大。」

畢竟,他們都不是普通的凡人,只是堂堂修道者,大妖魔,在這裡鑿土,實在太狼狽了。

「只能先這樣了。」

九嬰以妖魔本體沖了上去,他那巨大身軀,九個腦袋,四肢並用,速度很快往上刨,轉眼之間就往上延伸了數百米,這樣的前提下,頭頂上的土地還算穩定,不會轟塌下來。

吳煜算了一下時間,從剛才摔落往下的速度來看,這樣的速度往上開鑿,怕是至少得好幾天,可周圍那些宗門勢力,哪怕半天都會遭殃!

這次又吃虧,吳煜心裡冒火,血氣上涌,臉色都變得鐵青,向來都是他算計別人,今天被鬼修算計了,雖然沒死,但是只能在這裡乾等,甚至是等於眼睜睜看著那些修道者被殺,被當做是黑山鬼翼製造鬼絕陣的材料,如何能不暴躁,憤怒?

「你累了,再換我上。」吳煜道。這開鑿出去的通道,兩個人一起開鑿,並無優勢。

「沒事。不過,得想想就算我們出去,黑山鬼翼估計也恢復了,那憑藉我們兩,恐怕沒能耐再壓制他了。」

這更是個重大問題。

以黑山鬼翼的聰明,同樣的錯誤,怎麼可能犯下兩次!

如今徹底沒人限制他,外面怕已經生靈塗炭了。

吳煜著急是著急……

他望著下方那熔岩,這金黃色的熔岩,恍如是燒化了的鋼鐵,冒出騰騰熱氣,甚至往上飛濺,其溫度比吳煜想象當中,都要高得多。

「原來這地底熔岩活動,還會導致風雷道宗上空風雷匯聚。」這些都是修道界的知識,也就黑山鬼翼這種藉助天地之勢布置法陣的人,才懂得這麼多。

不過,吳煜總覺得,這熔岩滾動,整個範圍呈圓形,彷彿是藏在地底的一輪金色明月。

忽然,冥瀧說道:「吳煜,你知道何為氣運么?」

「可是得天獨厚?」

冥瀧又問:「你知道怎樣才算是氣運恢弘之人么?」

「行走之間,如有神助?哪怕多麼危險,都能化險為夷?」

冥瀧呵呵一笑,道:「你就是這樣的人。光論氣運,好我十倍。我和你得到一樣的傳承,而我身死他鄉,你卻總置之死地而後生,就是這個道理。」

「你到底想說什麼?」吳煜費解了。

「你走狗屎運了。」冥瀧說。手機用戶請訪問m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