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70章 破界之戰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翼已經狂笑,在其得意大笑時候,九嬰面色已然慘白,雙臂略微有些顫抖,顯然已經不太能掌控好這本命神通了。壹 「別徒勞了,兩個小娃,為了今日我計劃至少十年,就憑你們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傢伙,也能讓我吃虧...

九嬰這本命神通一展現出來,便連這小鬼絕陣都壓制住了。壹看書

原本小鬼絕陣的血霧瀰漫,幾乎遮蔽了吳煜的感知,卻不了那災難漩渦一出,重重負面力量席捲,吳煜眼前瞬間變讓那灰暗猙獰的漩渦所吞沒,強烈的、陰森的、猙獰的死氣、寒氣、濕氣、煞氣,不斷從那漩渦之中噴湧出來,彷彿是其吞吸進去的天地靈氣,被轉化成這些陰暗力量那般。

九嬰,不愧是一頭血脈邪惡的可怕妖魔。

不過,他如今卻是在一件善事,若是能解救數千上萬修道者,可謂是功德無量。

災難漩渦席捲,擴大,灰暗氣息震蕩開去,那黑山鬼翼轉眼便被吞到那災難漩渦的附近,經受至少九種力量的侵蝕、衝擊,九嬰正拼盡全力,要將那黑山鬼翼吞進災難漩渦之中。

這樣才有可能,真正創傷黑山鬼翼!

不料,那黑山鬼翼可不是省油的燈,其有六隻粗壯的手臂,就在這瞬間,他的六隻手臂上,出現了六面漆黑,猙獰,幾乎一模一樣的旗幟,他咆哮一聲,便揮舞那六桿旗幟,其丹元浩瀚,一時間那旗幟上誕生洶湧的黑色火焰,不但將黑山鬼翼包圍了起來,更是將災難漩渦撐大!

「我有這鬼山噬魂火,你休想用這本命神通擊敗我。妖魔少年,你可本命神通的威力,倒是出乎我的預料啊1

在和九嬰僵持的過程之中,那六面旗幟上的黑色火焰洶湧翻滾,瘋狂的湧進黑山鬼翼的身體,讓其身上凝結了無比厚重的火焰,一時間,其如同地獄魔神,瘋狂掙扎,在災難漩渦的吞吸之下,不但沒有進去,反而拔長身體,要從那災難漩渦當中爬出來!

一旦爬出來,九嬰這拼盡全力的進攻,無疑是失敗的。

那黑山鬼翼已經狂笑,在其得意大笑時候,九嬰面色已然慘白,雙臂略微有些顫抖,顯然已經不太能掌控好這本命神通了。壹

「別徒勞了,兩個小娃,為了今日我計劃至少十年,就憑你們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傢伙,也能讓我吃虧不成?」黑山鬼翼洋洋得意道。

而這一切,在九嬰身後的吳煜,看得一清二楚。

如今,仙猿變、暴力術之下,他已經準備好了極致,渾身火爆的力量,簡直空前!體內丹元浩瀚翻滾,尤其是肉身之力,更是攀升到了極致。

尤其是,當九方鎮魔柱合成一體,成為一根金光閃耀的九龍盤龍柱,其諸多陣圖在丹元的效用下瘋狂運轉了起來,使得他和那九方鎮魔柱,其實幾乎融合為一體!

「嗡1

吳煜看準了時機,在黑山鬼翼大意放肆大笑的時候,從九嬰的九個頭顱之間穿過,瞬間出現在黑山鬼翼的頭頂上!

相比較巨人和巨獸,他哪怕已經仙猿變,也就只有黑山鬼翼的手臂大小,自然不怎麼吸引注意。

「九方破界1

那一刻,九方鎮魔柱之上,幾乎所有法陣閃耀,融合,成就了一個巨大恢弘的法陣!

破界,便是破滅世界之意思。

吳煜握緊九方鎮魔柱的一端,另外一段瞬間變粗變大,如有千萬斤之中,在吳煜驟然大喝之中,從天而將,撕裂一切,甚至撕破了黑山鬼翼的黑色火焰防禦,剎那之間,砸在其身上。

若不是對方閃避了一下,這九方破界一棍,便要砸在其頭顱上了。

即使擊中肩膀,這驚天一棍,驚艷無比,簡單的揮灑,彰顯了所謂快很準的真意,尤其是那九方破界陣,而是運用到了極致,當吳煜那九方鎮魔柱接觸到黑山鬼翼的身體的時候,破界之力,方才傾巢而出!

啪!

那黑山鬼翼肩膀炸開,一條手臂都飛了出去,同時其身體竟然龜裂開來,以肩膀為中心,展現出了一大片猩紅色的血痕!

當然,那黑山鬼翼完全沒預料到吳煜竟然會動如此級別的攻擊,所以一時間痛苦極致,直接被吳煜打蒙了。·

不過,施展暴力術之後,吳煜仍然肌肉酸痛,恐怕短時間都難恢復過來,因為是生死瞬間,剛才他什麼都顧不上了。加上暴力術的九方破界,吳煜心裡自有把握,光是這一棍,連禾稻子都未必能接得祝

而這一棍最大的功效是,黑山鬼翼本要從災難漩渦中爬出來的,吳煜忽然殺出來,一棍封頭,那恐怖巨力在將黑山鬼翼砸斷手臂的同時,直接將其砸進了災難漩渦!

這一幕,是九嬰都沒想到的!

當現災難漩渦竟然吞沒了黑山鬼翼,他在瞬間驚愕之後,大喜過望,連忙收攏漩渦,那漆黑色的漩渦瞬間化作一個灰暗色旋轉的大球,將黑山鬼翼徹底困在裡面!

這是其本命神通的第二個階段,只有將對手吞進漩渦,才能化作這旋轉的大球!在這血霧之中,灰色大球猛烈旋轉,幾乎要將四周空間都撕裂。

「壓1

那九嬰巨獸,盤繞著灰色大球旋轉,一道道法訣噴進灰色大球之中,而後那灰色大球便在高旋轉的同時,幾乎也以肉眼可見的度在縮小,隱約可以聽到黑山鬼翼在內部傳來的慘叫聲!

吳煜明白了,九嬰這本命神通真正的殺招原來在這裡,只有災難漩渦吞沒對手,才能在這時候,用災難的力量,將對手擠壓成粉末。

「黑山鬼翼會死么?」吳煜光一招暴力術,幾乎到了極限,如今血肉酸痛,渾身乏力,暫時是幫不上忙了。

如果黑山鬼翼死了,那便是吳煜和九嬰聯手的功勞,顯然光靠九嬰,這時候黑山鬼翼已經從災難漩渦中殺出來了。

吳煜自然痛恨這鬼修,他目光冷厲,內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死死盯著那灰色大球,等待這大球擠壓成一點,徹底滅殺鬼修。

也算是為禾稻子他們復仇。

不過,他還是低估了禾稻子的強大,就在九嬰拼了全力的時候,那灰色大球猛然砸開,一道血色的光線瞬間從吳煜眼前飛出,眨眼就消失在小鬼絕陣之中。

「他逃了1吳煜咬牙切齒,眼看馬上就能幹掉對手,心裡不甘心埃

還好,對方顯然受傷了,否則顯然不會離開,而是會趁著吳煜和九嬰都沒轍,直接幹掉他們。

九嬰氣喘吁吁,道:「這次我們聯手,出其不意,對方受了一定的傷。不過這鬼修很是狡猾。我們仍然被困在這小鬼絕陣之中,若是他恢復之後再來,我們就必死無疑了。而且他將我們困在這裡,大可以不搭理我們,直接殺人屠城,布置他真正的鬼絕陣。」

吳煜極力冷靜,他知道蜀山的魂殿就算知道弟子戰死,要過來也需要一定時間,那黑山鬼翼顯然算好了時間,所以很難指望那邊的人,這附近只剩下自己和九嬰,所以只能靠自己了。

「還剩下上萬的修道者,固然他們的性命,和我沒什麼關係……但,終究是生命,不容許有人亂殺無辜。尤其是這鬼修還以殘忍手段,我修道,若不阻止這等邪惡之事情,那我還修什麼道1

吳煜本有俠義之心,就算在這有些自私的修道世界,他也沒有改變,這是他的初心。

「當務之急,是要想辦法離開這『小鬼絕陣』。」吳煜和九嬰,基本上想法相同。

「怎麼做?」問題是,吳煜現在對法陣一竅不通。他的劣勢是時間,如那黑山鬼翼,不知道鑽研法陣有多少年,甚至兩百多年,這是長時間的經驗,吳煜可以擊傷他,但是很難有他這種在法陣上的造詣。

九嬰那九個腦袋同時說道:「我們妖魔就擔心修道者的法陣,所以我對破陣稍微有一丁點的經驗,我的經驗就是,凡是法陣,都有陣基、陣眼,而這些基本上都建立在地上,如今黑山鬼翼逃走,這小鬼絕陣缺少變化,那我們便顧不上這麼多,直接往地上砸,砸得多了,說不定能恰好毀掉法陣。」

這方法是傻了一點,但也算簡單粗暴,對兩個法陣盲來說,只能這樣了。

「行,那就快點,莫讓黑山鬼翼恢復過來,奪我們性命。」

吳煜落在地上,掌握著九方鎮魔柱,直接分成九個部分,開始在地上一頓亂砸,邊轉移邊砸,反正他知道,光靠亂撞是出不去的,還不如將這些都給毀掉。

現在黑山鬼翼不在,法陣沒有什麼變化,也是一頓亂砸唯一有可能成功的地方,畢竟這小鬼絕陣的真實範圍,可能並不是很大,就在之前十堆屍體的範圍。

這是一頓苦力活,但這兩個少年,幾乎都沒有抱怨,九嬰更是腦袋、爪子、肉翼和尾巴一起使用,砸得更狠。

吳煜沒想到,他這麼一個妖魔,對這件事情卻這麼上心,其實他本是有直接離開,不淌這渾水的機會的。

更不用和黑山鬼翼生死鬥法。

正想著,九嬰沖他道:「吳煜,看來你深藏不漏啊,剛才那一棍,把我都嚇住了。我就說嘛,有你這樣的想法的人,怎麼可能是簡單之輩,今日還是我第一次與別人並肩作戰,雖是第一次,但咱們配合,倒似乎不錯。一下把黑山鬼翼打懵了。」

若不是有一個好的配合,他們現在恐怕是屍體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