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68章 黑山鬼翼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我勸你最好跟緊我。」九嬰倒是沒被嚇住,而是冷眼觀察著周圍。 他倒是十分孤傲,對自己有比較大的信心。 話音剛剛落下,忽然之間,吳煜察覺到周圍血霧變化,那血霧竟然匯聚,凝結,在他們眼前變...

?忽然變化,莫說是吳煜,便是那妖魔九嬰,一時間都沒有預料到。

當周圍瞬間瀰漫著血霧的時候,吳煜意識到兩個字『陷阱』!

沒錯,絕對是陷阱。

禾稻子失蹤,腳下出現了十堆屍體,對方這是做好了準備,等待著所有蜀山弟子的到來。

當葉荊銘他們到了之後,就這麼瞬間,那九嬰都還沒來得及走呢,他們便發現這鋪天蓋地的血海,已經將他們所處的世界完全淹沒。

所能看到的,感受到的一切,盡數都是血霧。

「你們要找的真兇,這會可出現了。」九嬰森冷一笑,在這血霧之中,危機重重,濃重的血霧之下,產生了一種隔離,吳煜很快就發現,除了近在咫尺的九嬰,已經看不見其他人,甚至聽不到他們的聲音。

「這是法陣,趕緊走1九嬰眉頭深深皺著,通知了吳煜一聲,立馬揮舞那巨大的肉翼,準備衝出去。

「嗯1吳煜心裡明白,一旦陷入到對方的法陣,那是相當危險的,法陣的威力他早見識過,通天劍派靠萬劍陣都拖延了數個月的時間,更何況這恐怖鬼修。

九嬰在前方開路,吳煜死死跟緊了他。

這時候九嬰可不是敵人。

那九嬰朝著外邊衝刺了不到十息時間,便停下腳步,臉色有些難看的道:「這法陣有一部分的作用是迷幻。甚至扭曲了我們的感知,似乎很難出去,只能原地繞圈1

否則以他們的速度,很快就能衝出這被血霧包圍的範圍。

吳煜其實也感覺到了,他剛才一直直線前行,但是四周的血霧仍然無窮無盡,甚至一時間方向完全錯亂,彷彿是整個神洲都被這血霧所覆蓋似的。

至於其他四位,似乎徹底消失在他們身邊,任憑吳煜怎麼呼喊他們,都完全得不到回應。

「對方很可怕啊,我勸你最好跟緊我。」九嬰倒是沒被嚇住,而是冷眼觀察著周圍。

他倒是十分孤傲,對自己有比較大的信心。

話音剛剛落下,忽然之間,吳煜察覺到周圍血霧變化,那血霧竟然匯聚,凝結,在他們眼前變化成為一個個由血霧凝結出的惡鬼,一個個身高一丈,尖牙利爪,凶神惡煞,自出現開始,便不斷在咆哮,嘶吼,以最嗜血的眼神,盯著吳煜和九嬰。

呼!

剎那之間,這些姑且稱之為『血鬼』的東西,密密麻麻,無窮無盡,發出尖嘯,爭前恐后,朝著吳煜、九嬰廝殺而來。

吳煜明白,迷幻,是這法陣的一部分功效,而這血鬼,恐怕便是另外一部分功效。

他抽出陰陽道劍,雙手各握住一劍,一道純陽破虛劍,一道玄陰封神劍,便將數十隻猙獰的血鬼化作粉碎,炸成血霧。

九嬰更加不用說,張口一吐,便將附近所有的血鬼都吹刮粉絲,一陣灰色旋風席捲,眼前直接變得乾淨。

但問題是,那些炸碎的血霧在瞬間之後,立馬就重新凝聚成血鬼,繼續爭先恐後,加入到對他們的攻擊之中。

「這血鬼本身就是法陣的一部分,不破壞法陣,血鬼就會無窮無荊但又不能放任讓血鬼攻擊自己……這法陣光是迷幻和血鬼的兩個部分,都足夠將我們消耗得精疲力盡了。」

吳煜在與血鬼廝殺的時候,看了一眼九嬰,只見九嬰面色冷厲,有些煩躁,顯然就算是他,現在也沒什麼方法。

暫時來說,只能耗費丹元抵擋血鬼無窮無盡的攻擊,卻沒有逃脫這法陣的方法。

再這樣下去,吳煜知道絕對會麻煩!尤其是,暫時還完全不知道葉荊銘他們的情況,甚至連對手的模樣,也沒有見識過。

「身化金剛。」到後面吳煜乾脆一變,肉身化作金剛之軀,橫在天空之上,這樣就算血鬼瘋狂在其身上撕咬、撕扯,也沒法奈何他。

「你當這縮頭烏龜,永遠出不去。」九嬰撇撇嘴,他有些不耐煩了,怒道:「何方鼠輩,藏頭露尾!想和我斗,就別弄這小伎倆,出來戰一常」

沒想到他話音落下,這漫天血霧之中,竟然有一陣猙獰、猥瑣、陰暗如下水道里的老鼠那般的聲音傳來,那是一個男子,他輕笑道:「沒想到還有一隻小妖進了我的籠子,還挺會蹦躂,看來爺爺我今天的收穫,會有不少埃」

這邊是屠城的真兇。

不顯得凶煞,倒是顯得低劣,猥褻,骯髒!

吳煜一想起眾多修道者慘狀,心裡怒火燃燒,道:「閣下是誰,敢在蜀山的地盤做出如此傷天害理之事情,膽量可真不校可惜我早就意識到問題嚴重,已經通報了長輩,不出三日,你必死無疑。」

聽完吳煜這話,對方奸笑起來,道:「年輕的蜀山弟子啊,和我比智商,你還是顯得太幼稚了。你的禾稻子師兄,對自己太有信心了,所有在我面前丟了性命,被我挖了心臟,成了我『鬼絕陣』的核心屍首。今天我先擺出一個『小鬼絕陣』來,就是防止你們通風報信,同時呢,將你們一網打盡,一一弄成鬼絕陣的核心屍首。」

這句話聽完,吳煜幾乎一身冷汗。

他聽出來了,對方對他們的行動了如指掌。連禾稻子的性格如何,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這時候用這『小鬼絕陣』,將吳煜等人全部都吸引上鉤。

吳煜意識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他說要弄一個鬼絕陣,需要核心屍首,那麼,他放過青桑城主,讓青桑城主報信,引來蜀山弟子,是不是本就是他計劃的一部分……」

「我們不來,就只有青桑城出事,我們一來,藍凌宗、裂天劍派接連出事,如今禾稻子師兄竟然已經戰死……」

「他連續屠殺,殺人取心,莫非是和那鬼絕陣有關係?」

吳煜取出了沈星雨留給自己的傳訊符籙,那九嬰一看,搖頭道:「在這『小鬼絕陣』,一切被其掌控,我們都出不去,符籙就更加不可能出去,你放出去,只會讓他攔截。」

對方以『小鬼絕陣』將吳煜等蜀山弟子引進來,就是禁止他們把這裡的消息,報告蜀山。

不過,其實禾稻子戰死,蜀山的魂殿應該會知道,也會派人來查看,只是恐怕速度不快,而對方敢這麼做,顯然是有信心在其他蜀山弟子到達之前,完成他的目的。

九嬰再道:「這麼說來,他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把你們所有蜀山弟子都殺了。」

九嬰剛剛說完呢,血霧之中,那聲音又傳來,其竊笑道:「小妖,也包括你。你是我『黑山鬼翼』的驚喜呢,妖魔作為核心屍體,效果可比蜀山弟子還好,我本以妖魔轉移他們的視線,沒想到真來了一頭妖魔,你可幫助了我不少大忙,我得送你一個體面的死法。」

黑山鬼翼!

聽起來便是鬼修的名字,此人的身份,水落石出!

吳煜一邊琢磨如何才能衝出這法陣,一邊拖延時間,他激動的怒吼:「該死的鬼修!你到底想做什麼!你敢在這裡殺蜀山弟子,我們魂殿的人,定不會讓你逃脫1

對方桀桀笑道:「年輕真好,臨死之前還敢威脅我呢。我黑山鬼翼殺過數不盡的人,取過數不盡的心,我每次握著它們,感覺著它們在我手上掙扎,跳動,真是美妙埃你說,心會思考嗎?我們所有的想法,來自這個身上奇怪的地方么?比如說愛一個人,是心在愛么?這麼有魅力的寶貝,其味道,可比你們想象中鮮美很多。」

說完,他放肆的大笑,而『小鬼絕陣』之中,血霧洶湧,整個法陣都在震動。

九嬰忽然臉色沉重對吳煜道:「你那幾位師兄弟應該都被分割開來,他們闖不出去,只能單獨對付這鬼修,估計危險了……」

雖然明知道他們危險,但吳煜自己都焦頭爛額,更自知自己不可能拯救他們,現在連自己的性命都命懸一線,只能看和九嬰聯手,能不能求得一線生機。

嘩啦!

血海翻滾。

那黑山鬼翼驟然激動起來,嘿嘿笑道:「我,就是個奇才。其實啊,我知道附近就有蜀山這種巨無霸,但是呢,我還是忍不住來到了這距離東海最遙遠的地方,為什麼?那是因為,這裡的位置太好了,這十個勢力,建立在十個靈氣陣眼上,而這十個靈氣陣眼,排列的方式無比適合『鬼絕陣』,恐怕是神洲最適合的地方吧?沒辦法,看到地圖之後,我老人家只能飄揚過海而來了。只要我把這十個地方的人都殺了,將其心放入靈氣陣眼,就能布置出完美的鬼絕陣來,一旦鬼絕陣成功,我沐浴在鬼絕陣之中,十天十夜淬鍊金丹,傳聞,以我現在的境界,這十天十夜的造化,可讓我老人家,成就紫府滄海,壽元再加一百年啊1

他的笑聲,陰森,變態,令人毛骨悚然。

「當然,加上你們的心臟,我的鬼絕陣,會更加完美。我以十天十夜,以鬼絕陣,就能消耗這裡十年的靈氣。」

吳煜確實知道,鬼修的手段,有時候窮凶極惡,但是不可否認,這些越是變態的手段,提升境界越快,畢竟,他們是一群為了實力,連親人都能屠殺的鬼修。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吞天記》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