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67章 真兇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計被殺了。你們的對手,似乎比你們想象當中要強大不少。」九嬰深深皺著眉頭說道。 「別亂說,那妖魔沒這麼強大。九嬰,你是妖族,對妖魔肯定熟悉,會如此殘忍的到底是什麼妖魔,你不知道?」吳煜攔截在其眼...

實際上,這正是他重回風雷道宗的原因。壹

他對吳煜有著很深的好奇。

「真沒想到,我九嬰成長到現在,遇到的第一個志同道合之輩,竟然是一個我等最仇恨的蜀山劍修。」九嬰笑了。

「志同道合談不上吧。化解無數年的種族仇恨,是這世間最難完成的事情。我沒法要求其他人不仇恨妖魔,我只能做到,剋制自己罷了。你那願望,並沒有實現的可能。」

吳煜這話,對九嬰算是個打擊了。

「你說得對,我也現,我有時候純粹只是空想,這事也就我自己答應。千千萬萬的修道者,千千萬萬的妖魔,都不答應。」九嬰嘆氣說道。

他能想得明白,吳煜倒覺得他更加真實一些。此刻他可惜清晰的感受到這少年妖魔的內心,難以想象這外表兇橫的傢伙,內心竟然懷著這種崇高的理想,其心靈之純凈,吳煜確實比不上。至少吳煜殺過不少妖魔,而他卻沒殺過一個修道者。

關於對妖魔的看法,吳煜知道自己受九仙影響很重,但如今的他確實承認,他覺得九仙說得是對的。

對那個女人來說,人比妖更可怕,更殘忍,更血腥,更無情。如那張浮屠。

往後一路沉默。

「你算是給我解惑了。吳煜,此生能認識你,我覺得挺榮幸。」九嬰最後微笑說道。

說起來,他現在還比吳煜強大不少。

「彼此彼此。」吳煜確實徹底信任他了。

但他也沒有忘記,他最基本的身份是蜀山弟子,而蜀山,是禁止和妖魔為伍的,否則定然會受到懲戒。

有九嬰飛馳,度比禾稻子還快!那裂天劍派就在藍凌宗不遠處,藍凌宗已經覆滅了,禾稻子轉移到附近三個勢力的中間,沒想到這次這麼快,那死亡的陰影,直接籠罩向裂天劍派!

那裂天劍派建立早一座叫做『裂天峰』的極高山峰之中,那山峰如同一個從地面上伸出的手掌,五指插天,有撕裂蒼天之勢頭。?一

當吳煜從雲霧之中下來,出現在能看見裂天峰的位置的時候,他驟然現,那裂天峰籠罩在一陣血色的雲霧之中,那一片區域血氣衝天,血霧瀰漫,有濃郁的血腥味撲面而來,腥臭無比,顯然這裡的變化,生的事情並不長。

「一片死寂。」

九嬰化作人形,只保留了布滿黑色龍鱗的肉翼,朝著裂天劍派的方向飛馳而去,他聞著空氣之中的血腥味道,滿臉嚴肅。

吳煜御劍緊隨在其身後,顯然這時候其他四位弟子都還沒到達,哪怕他們距離這裡的位置,都比吳煜要靠近一些。

「禾稻子師兄1

那邊只有血腥味,卻沒有戰鬥的動靜,也不見禾稻子,故而吳煜在靠近的時候,大聲呼喊,其聲音瞬間震蕩了出去,使得下方樹木簌簌抖動,樹葉翻滾,如同大海上的浪潮,朝著裂天劍派的方向席捲而去。

沒想到的是,竟然沒有回應!

就如九嬰所說,眼前一片死寂,根本沒有禾稻子的蹤跡,而且很顯然,在吳煜趕到的時候,裂天劍派的護教法陣,已經被破除掉了。

「怎麼可能?難道禾稻子追逐了出去?既然召喚我們來圍殺妖魔,怎麼說也會留下讓我們追上去的線索吧1

吳煜心裡想著,很快他就到達了這片血氣衝天的地方,讓他窒息的是,這裡就如藍凌宗、青桑城一樣血流成河,四處都是屍,且都和青桑城的修道者死狀一樣!

那屍山血海的場面,令人噁心,痛恨,令人頭皮麻,怒不可遏,吳煜只看得氣血翻滾,怒衝冠,他沒想到這裡有禾稻子駐守,竟然完全沒有改變任何命運,甚至他大致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包括裂天劍派宗主在內,所有這宗門的弟子,幾乎都死在了這裡。壹看書 W W?W?·1?K?A看N?S?H?U看·C?C?

倒是禾稻子失蹤了,不知道是追出去了,還是生了什麼意外。

反正,圍繞了裂天劍派一周,只看到這如地獄般的場景,沒有再看到禾稻子。

「你那師兄,估計被殺了。你們的對手,似乎比你們想象當中要強大不少。」九嬰深深皺著眉頭說道。

「別亂說,那妖魔沒這麼強大。九嬰,你是妖族,對妖魔肯定熟悉,會如此殘忍的到底是什麼妖魔,你不知道?」吳煜攔截在其眼前,生冷說道。

九嬰有些不悅,道:「我說了,未必是我妖族所為。在真相揭曉之前,別胡亂扣帽子。」

吳煜同樣鬱悶,甚至是暴躁,道:「不是妖魔,還能是我蜀山劍修?還能是其他修道者?」

九嬰目光一冷,瞳仁一縮,他忽然看到了一處地方,渾身一震,道:「我明白了,是鬼修1

吳煜彷彿聽了天大玩笑似的,道:「鬼修的大本營在東海,這裡是極西之地,是鬼修的禁地!鬼修怎麼可能……」

剛說到這裡,九嬰示意他往西邊的地面上看去,吳煜這時候看到的是十堆屍體,每一堆屍體大約有十具,這十堆屍體以一種詭異的方式擺放,其中四堆在正中間,比較密集,另外六堆在四周,比較鬆散。

每一堆屍體,腦袋被擺放在中間,雙腿在周圍,形成一個圓形,遠遠看去,好像地面上綻放了十朵血腥的花。

這畫面,讓吳煜幾乎窒息,實際上他很清楚,這可能是一種邪惡的法陣,而他很清楚的知道,妖魔在法陣、煉丹上的天賦是十分之弱的,能擺放出如此血腥的法陣,卻在法陣上有造詣的一群人,他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是鬼修!

當看到這個畫面的時候,吳煜心裡一顫,潛意識告訴他,他們一開始就猜錯了,根本不是妖魔,是鬼修!

正因為鬼修在東海,所以才不會懷疑到他們,甚至,這鬼修迷惑人們,嫁禍給妖魔吧……

鬼修為什麼來到這麼遙遠的地方,殺人取心?

這一點,吳煜就不明白了,但是看下方這十堆屍體,他心裡驟然浮現出附近加上青桑城之後十個勢力的地圖,沒錯,這十堆屍體的擺放,完全是附近十個勢力的相對位置,中間最密集的四堆,分明就是包括藍凌宗和裂天劍派在內,禾稻子守護的四個勢力。

青桑城、風雷道宗,則在邊緣處!

鬼修來到這裡,顯然和這十個勢力的特殊位置有關係?相傳鬼修極其擅長研究法陣,很多鬼修在法陣上造詣很深,尤其是一些傷天害理的法陣,比如眼前吳煜所看到的……

當他和九嬰相視一眼,覺得很不對勁的時候,忽然身後有劍光來襲,吳煜回頭一看,原來是蘇卿、葉荊銘他們等四個人趕到了,他們剛剛到來,也為這裡的情況而震撼。

「禾師兄?」

「禾師兄哪去了!這妖魔怎麼可能……」

四個人臉色慘白,逐漸靠近吳煜,就在這時候,他們看到吳煜身邊的九嬰,四人頓時一驚,驚駭退開,不敢上前。

吳煜知道他們誤會,連忙解釋道:「諸位師兄師姐,我已經確定,這位九嬰並不是屠殺青桑城、藍凌宗的妖魔。真正的兇手另有其人,而且我們已經找到了兇手的線索。只是禾稻子師兄很可能已經遇害了。我來到這裡后就沒看到他,此事關係重大,我們得趕緊通知仙門,請求支援才是……」

「吳煜1話還沒完全說完,那公羊雪就尖叫一聲,難以置信的看著吳煜,撕心裂肺道:「你已經被妖魔所迷惑了!趕緊清醒過來吧!這裡哪裡還有其他妖魔!肯定是這妖魔迷惑了你,聯手攻擊禾稻子師兄!滅了這裂天劍派,你再不清醒,可就沒命了1

雖然在尖叫,但是他們四位對九嬰還是相當恐懼的,所以固然怒罵,但是完全不敢上前,甚至還在後退,滿臉慌張,痛恨。

吳煜鬱悶道:「別亂說,他是為了證明清白,和我從風雷道宗一起過來,幫助我們捉拿兇手的。兇手欺騙了我們,從目前來看,他似乎擅長很殘忍、血腥、邪惡的法陣,殺人取心,這應該是鬼修所為,這時候我們不該懷疑九嬰,而應該讓他幫助我們,先守住其他修道者再說1

他已經說得十分清楚了。

但葉荊銘他們,都在無奈搖頭,以驚恐的眼神看著吳煜。

「吳煜,你已經徹底被妖魔迷惑了!妖魔乃是我等死敵,怎麼可能幫助我們……」

「如果你不是被妖魔迷惑,你和妖魔為伍,這就已經是重罪!若是讓仙門知道,你的前途,肯定完蛋了1蘇卿慘然道。

「趕緊和我們攜手殺了這妖魔,你還有戴罪立功的機會,吳煜1古鴻溟大喝道。

見他們面色慘然,緊張兮兮,九嬰忍不住笑了,他無奈看了看吳煜,道:「你看,人和人的差距就是這麼大,我們抓住了真相,而他們卻逗留在愚昧的漩渦中。這群人,沒法指望。不過,看來我給你帶來了不少麻煩,這件事本身和我沒什麼關係,既然這麼不歡迎我,那我也不在這裡浪費時間了。吳煜,保住你的性命,說不定下次還有機會見面。」

九嬰也是被他們氣的,故而直接準備離開。

吳煜也攔他不得。

可就在這時候,那十堆屍體,陡然爆成血霧,瞬間瀰漫了方圓千里範圍,將吳煜等人如同囚禁在血海之中。

……

狀態不佳,寫得太慢了。可能是六更比較消耗元氣……

今天兩更,先略微休養一下,目測下周三左右,再來一次5-6更讓大家看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