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64章 本尾符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動搖九方鎮魔柱。 明眼人都能看明白,古鴻溟已經讓九方鎮魔柱給鎮壓了,現在的他,就是砧板上的肉。 當大道覆滅手驟然消散,吳煜解除了內在金剛佛的狀態,瞬間衝到九方鎮魔柱的旁邊,他和古鴻溟,...

「九方鎮魔柱1古鴻溟雙眼一瞪,心神震撼,鬆懈了不少。`c?o?m?

吳煜是劍修,忽然使用別的通靈法器,而且還是近身武器的類型,所以他有些震撼。

如他們這種,一生修劍,根本不想受到影響。

關鍵是,是誰都知道,九方鎮魔柱那是相當的貴,價值一千三百左右的功績,功績再多,也不會去兌換這並不是特別使用的通靈法器吧。

吳煜哪裡來的功績?

顯然不可能偷盜。法器殿的東西,誰都偷不走。

「不管了,砸1古鴻溟越看吳煜,便越是不爽,如今箭在弦上,自然絲毫不猶豫,以那大道覆滅手,朝著吳煜當頭砸去!

就在這瞬間,吳煜身邊就守護他的九方鎮魔柱陡然飛出,完全繞過了大道覆滅手!

說實話,古鴻溟也只是剛精通這大道神通不久,一般大道神通的磨練需要很長的時間,故而他掌控並不好,並不能做到讓這大道覆滅手完全受其掌控,當然,在殺傷威力上,倒是足夠的。

故而,他一時間沒攔住那九方鎮魔柱,當那大道覆滅手眼看著,就要將吳煜粉碎當場的時候,吳煜驟然一笑,搖身一變,竟然化作一個身高六丈的黃金巨佛,巋然不動,如一塊天外隕石,難以攻克。

「破1古鴻溟豪氣萬丈,要破吳煜這防禦!

陡然,沒想到那九方鎮魔柱竟然以九宮排列,瞬間出現在其身邊,九根黃金盤龍柱,其實是一體的,當其組合完畢之後,其上那『九方鎮魔柱』直接動,在吳煜的掌控之下,九方鎮魔柱瞬間釋放出絕的鎮壓之力,這種鎮壓力量是為了鎮壓妖魔而生,但用在其他人身上,威力照耀不弱!

最關鍵在於,這法陣直接切斷了古鴻溟和大道覆滅手,將古鴻溟隔絕在一個被鎮壓的封閉世界。`

嗡!

金光閃耀,剎那之間,那幾乎擊中吳煜的大道覆滅手,瞬間蕩然無存!

下一個瞬間,九方鎮魔柱轟然插在地上,在那九方鎮魔柱的包圍之下,古鴻溟也砸在了地上,幾乎頭破血流,但是,他動彈不得!

此刻古鴻溟瘋狂咆哮,以澎湃的丹元衝擊,妄圖衝出『九方鎮魔』,撞得鎮魔柱砰砰響動,但是始終卻沒能真正動搖九方鎮魔柱。

明眼人都能看明白,古鴻溟已經讓九方鎮魔柱給鎮壓了,現在的他,就是砧板上的肉。

當大道覆滅手驟然消散,吳煜解除了內在金剛佛的狀態,瞬間衝到九方鎮魔柱的旁邊,他和古鴻溟,一個在外,一個在內,一個頭破血流,狼狽不堪,一個背著雙手,斯文淡定,其高下,勝負,基本上一目了然。

隔著九方鎮魔柱,古鴻溟和吳煜對視,更加憤怒,臉色完全是黑的,他咬牙咆哮,瘋狂的扭動四肢,想要衝破這鎮壓,但暫時來說,基本上是徒勞。

而吳煜卻輕鬆走進了九方鎮魔柱之中,他抬起一隻腳,踩在古鴻溟的臉上,臉上掛著微笑,一字一頓的說道:「古師兄,我現在殺你,簡直易如反掌。我早說過,你不是我對手,但你偏偏不信,這會你該相信了吧,放心,我不會動你一根寒毛,畢竟大家都是自己人,但是我也請你以後別針對我了,你老是看不起我,我怎麼說也會生氣對不對?若是有下次,我就不會讓你這麼舒服了。」

「你1古鴻溟猛烈顫抖,死死盯著他,但在吳煜的眼神之下,他還是潰敗了,他當真現,他動搖不了這九方鎮魔柱的鎮壓。?? `

吳煜知道大概什麼時候收手,這時候他抬頭一看,果然,那四位的眼神和古鴻溟相差並不遠,尤其是兩位女子,如今已經有些花容失色了,因為她們知道,古鴻溟是在場除了禾稻子之外最強的一位,吳煜能這樣碾壓他,就代表這少年其實比他們想象之中還要強悍。

那麼,他就並不是狂妄,而是有資本的。

再加上他的年紀,區區只有金丹大道境第三重的境界,如此想象,便會現吳煜比他們想象之中,還要可怕得多。而他們本以為吳煜是來礙事的這一點,其實也蕩然無存。

可以說,這一戰,讓他們擺正了心態,真正用敬畏兩個字,來看待吳煜。

那葉荊銘先笑了,道:「古師兄確實是有點亂來了。不過,我等也還真沒想到吳師弟強橫如斯,看來我們捉拿那妖魔的把握,會更大一些。」

蘇卿也嬌笑道:「是啊,只要我們同心協力,搞定那妖魔其實並不難,那妖魔太過狡猾了,其實剛才莫說是吳師弟,我們大家都被騙了,否則就算是吳師弟一家之言,也不足以放走那妖魔,大家說對吧?」

公羊雪尷尬笑了笑,神情變化,沒有多說。

最後大家都看向禾稻子,畢竟他才是領隊,他的態度是最重要的。

吳煜拱手對其說道:「禾稻子師兄,古師兄數次針對我,這次更是要我性命,我只能被迫還手,還請禾師兄見諒。」

禾稻子看了他一眼,擺擺手,道:「畢竟放走了妖魔,自己隊伍有些衝突也正常,不過,最重要的還是妖魔,希望你們能不打不相識,化敵為友,接下來把精力放在妖魔上,而不是內鬥上,誰再主動挑釁,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果然,連他都不敢再針對,懲戒吳煜。

當聽到禾稻子這話,古鴻溟自知自己被徹底擊潰了,他不再掙扎,忍住了心裡無限的憤怒和憋屈,道:「沒錯,這件事情是我衝動了,吳師弟,我向你道歉。」

吳煜笑了,道:「是我傷了古師兄,該道歉的人啊,應該是我。」

大家都虛情假意,都只是為了功績,吳煜一次證明了自己,也不驕縱,直接放了古鴻溟,收起九方鎮魔柱,一時間便有說有笑,好像剛才的事情,並沒有生過一樣。

「對了,吳師弟,你那九方鎮魔柱,可貴得很呢,沒想到你還能得到這種級別的通靈法器,能透露一下,你是怎麼得到這麼多功績的么?」蘇卿直接粘了上來,對吳煜勾肩搭背,主動獻上了不少肌膚接觸。

吳煜淡淡道:「我可沒有那麼多功績,這是別人送的。」

這麼一說,更讓他們心驚,畢竟不是很高層的人物,誰會捨得送出這樣的寶貝!

「可是星河劍聖送的?」於是,他們懷疑星河劍聖,其實還在關注吳煜,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吳煜就可怕了。他們往後,估計會更加收斂,甚至以吳煜為主。

吳煜乾笑了一下,扯開了話題,當然對他們來說,這便是默認了,於是眾人對視了一眼,心裡紛紛震撼,開始對吳煜噓寒問暖,連那公羊雪,也加入了談笑之中,不時故作風情,引起吳煜的注意。

內部的關係搞定,其實吳煜最關注的,還是妖魔的事情,他便看向禾稻子,問:「還是說正事吧,禾師兄,你覺得接下來,我們該如何?」

禾稻子其實也在思索,這時候便道:「它竟然還在附近逗留,肯定還有其他企圖,我們唯一擔心的便是周圍這些同道的安危,這裡是蜀山庇護的地方,絕對不允許再出現被屠殺的慘案。所以,我們得先通知附近所有勢力,先讓他們把『護教法陣』開啟,一旦妖魔出現,還能牽制,而我們六人,則應該分別駐守,共同牽制妖魔,一旦妖魔出現,便提醒其他五位,這就需要用到『傳訊符籙』,雖然說傳訊符籙很貴重,但是和我們最後得到的功績相比較,還是不多。」

這次出行,禾稻子備用了不少傳訊符籙。

其中一種傳訊符籙,只能穿到固定的位置,這種比較便宜。

還有一種,有本符與尾符之分,比如說吳煜將尾符放在身上,而禾稻子帶走本符,當禾稻子有消息,出本符,那本符就是自動傳到尾符這裡,傳到吳煜的手裡,不管吳煜到哪裡,都能接受到傳訊。

不過,這種傳訊符籙貴一些,價值十五個功績,這次出行,因為位置變化太大,所以禾稻子帶出來的都是本尾符傳訊符籙。

「記住,沒真正遭遇妖魔,就不要使用,畢竟我們存貨不多。使用掉的傳訊符籙,需要從諸位最後得到的功績扣除,當然是平攤。若有剩餘,還可以在易寶閣賣掉。」

眾人清楚。

每個人身上,都帶有五個尾符,五個本符。一旦現妖魔,得把五個本符都出去。雖然帶了三十多的本尾符,但一般使用五個就差不多了。記起來算七十五個功績,眾人平攤,不算太貴。

最後,則是安排位置。

一共九個勢力,其中禾稻子自己駐守在其中四個相互靠近的勢力,其相互之間的距離,最快的半刻鐘都能到達。

吳煜不知道禾稻子是什麼打算,直接把他分配在風雷道宗。

他是這樣說的:「那妖魔剛來過風雷道宗,估計不會再來,你在這裡安全一些,你是星河劍聖關注的人,若是出了意外,我蜀山便會損失一個天才。」

不過,因為風雷道宗能幫忙的,都已經受傷,也就是說,假若妖魔再來這裡,吳煜恐怕需要獨自面對,沒有任何幫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