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62章 九嬰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該死!追1禾稻子怒吼一聲,直接御劍衝天。 「吳煜!你犯了大錯,你這該死的東西1古鴻溟咆哮一聲,臉色鐵青,也跟著禾稻子追了上去,現在最要緊的還是追上那妖魔埃 其他人都追了上去,吳煜愣住了...

?

對吳煜來說,最大的疑點是,屠殺青桑城的妖物,目的是殺人取心,其他一切都不管。 壹 看 書 ww w看··c c

而眼前這妖物,傷人而不殺人,更別說取心了,其目的也很明顯,是放走被風雷道宗囚禁的妖物。

還有一點,屠殺青桑城的妖魔,並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眼前這妖物完全沒有掩飾,更不怕吳煜他們記住他的樣子。

況且,怎麼可能一來風雷道宗,就這麼巧遭遇屠城的妖魔?

太巧合,反而顯得不太現實。

故而就在禾稻子準備動手,圍殺這少年妖魔的時候,吳煜驟然大聲道:「等等!先別動手1

他一聲大吼,打算了自己的人的步驟,那禾稻子正要出手,也被吳煜打斷,頓時怒不可遏!

不過在其說話之前,吳煜迅凝視那妖魔,大聲問道:「我等問你,距離這風雷道宗不遠處的青桑城,有兩千多修道者被誅殺,挖走心臟,是不是你乾的?」

那妖物聽后明顯一愣,撇撇嘴,道:「這麼噁心的事情,我才懶得干。看來,我是給誰背了黑鍋?」

如果不是他,吳煜覺得和其死戰,並不在這次任務的範圍之內,故而他對禾稻子道:「禾師兄,這妖魔和那屠城的妖魔,行事並不相同,他的目的是放走被囚禁的妖魔,且傷人而不殺人,更不隱藏形貌,應該不是我們要找的妖魔。」

旁邊古鴻溟冷笑一聲,猙獰道:「這都是這妖魔的障眼法,騙你就是你這種蠢貨!他定是明知道我們來了,才故意誤導我們!甚至就算他不是,凡是妖魔,都是我等修道者大敵,何況他還來冒犯風雷道宗,就是該死1

禾稻子倒不如古鴻溟衝動,實際上站在他的角度,他深知眼前這妖魔很不好對付,甚至六人圍殺,都未必成功,甚至可能會有死傷!

如果對方不是要對付的那頭妖魔,那便是任務之外,就算誅殺,得到的攻擊也不如任務多,反而徒增奉獻,作為領隊他必須考慮這些,故而他暫時停手,冷眼看著那少年妖魔,道:「如何證明,你不是那屠城的妖魔?」

對方不怎麼在乎,道:「我無意證明,要戰便戰,不戰,我可沒功夫陪你們在這瞎扯。壹看書 ·」

實際上如果他真是那妖魔,這時候可以隱瞞的話,那他應該儘力證明才是。

葉荊銘輕聲道:「師兄,我覺得吳煜說的有一定道理,未必是這頭,況且他不太好對付……」

古鴻溟道:「那你怎知他不是同夥1

在他們爭論的時候,那少年妖魔便有些不耐煩了,六個人形成包圍圈,他便徑直朝著吳煜走來,三兩步走到吳煜眼前,與吳煜對視了一番,才道:「讓開。」

吳煜道:「你動手卻不殺人,只為救妖,如果妖魔也有善惡,你便是善,有妖魔屠殺修道者兩千,犯下彌天大錯,為避免我等誤殺,你必須證明不是你所為,否則,我不能讓你離去。」

「你說,妖魔也有善惡?」對方眼神一變,顯然被吳煜這句話驚到了,他很好奇的看著吳煜,道:「所謂修道者,不是見到妖魔,便趕盡殺絕么?對爾等來說,妖魔就是邪惡化身,見之殺之。身為蜀山弟子,你敢說出這麼大逆不道的話?」

吳煜自知自己說多了,但這是他內心的真實想法,所以他也不躲閃,道:「你必須要證明,否則,休怪我們不客氣。」

「你叫什麼名字?」妖魔反而凝視著他,一字一頓的問。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鄙人,吳煜。」此妖魔固然強悍,血脈極為珍稀,但吳煜並沒有被其嚇住,而是果斷回答,眼神也沒絲毫閃躲。

「呵呵。我所見修道者,你可是第一個說出這種話的。看在這句話上,我今天邊向你證明了。」少年妖魔退後了幾步,他沒將其他人放在眼裡,反而凝望吳煜,嘴角帶著一絲笑意。 要看 書·

而後,他才對禾稻子道:「你是領隊對吧?」

「是。」

妖魔道:「我初次離開無盡魔海,此生沒有殺過一個人,更沒殺過一隻妖。我若殺兩千人,取其心臟,身上必有極重的血腥味,必有屍魂煞氣環繞,你看,我身上可有?」

禾稻子和眾人面面相覷,實際上他們心裡已經清楚,此妖魔並不是他們要找的,而且就如妖魔所說,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身上沒有半點血腥味,甚至純凈如一塊寶玉般的妖魔。

連吳煜,都殺過不少人。

所以當妖魔說他此生沒殺過一個人,吳煜還是很驚異,但是對方說得確實不錯,他也是很罕見的察覺到,這一隻妖魔竟然如此純凈。當然,他估計歲數不大,甚至有可能和南宮薇差不多。

禾稻子忌憚其實力,對方出言證明,他有台階下,便擺擺手,但還是冷聲道:「行了,我等明白你不是兇手,但這裡可不是你妖魔的地盤,我勸你離去,回你無盡魔海1

妖魔微微一笑,道:「神洲大地,並不歸屬於誰,這裡也不是你們蜀山地盤,爾等,無權管我1

說完之後,他越過吳煜,往外離去。

「吳煜,有緣再會。你可稱呼我為『九嬰』。」

靠近吳煜的時候,他輕聲對吳煜一笑,便一個閃身,迅離去,轉眼消失在眾人眼中。

古鴻溟有些惱怒,道:「你們很可能放走了主凶,或者是幫凶1

蘇卿冷笑一聲,道:「你別馬後炮可以嗎!這妖魔看似年輕,但血脈之高,舉世罕見,至少妖丹七重天以上,我們和其廝殺,還不到要死幾個才能制服他,讓你古鴻溟去送死,你可願意?」

古鴻溟道:「你別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看這妖魔不過如此1

「別吵了1禾稻子氣得臉色鐵青,他看了一眼吳煜,道:「吳煜,以後注意點自己的言論,妖魔是我們死敵,沒有善,只有殘忍血腥,是我族死敵!你這話要是在蜀山說,至少關你三年心劍獄1

對此吳煜不想多說。

或許是受九仙影響比較大吧,吳煜覺得自己所見到的妖魔,在情感上,甚至比人還要濃烈許多,而許多蜀山劍修,卻更冷漠無情,機械如鋼鐵。

就在這時候,眾人驚覺妖氣衝天,他們朝著之前那妖魔『九嬰』離開的方向看去,驟然現那邊的天空之上,出現了一個黑影!那黑影距離這裡有些遙遠,很快就穿梭進入到了雲層之中,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眾人還是看到了那妖魔的面貌。

那就是妖魔九嬰!

但,恐怕是為了飛馳遠去,他變化成了妖魔的本體。

隱約看到,這是一頭黑色的巨獸,渾身上下披滿漆黑色的鱗甲,有點像是長著翅膀和粗壯雙足的神龍,那一對巨大的肉翼,如刀鋒犀利,直接切割雲層,穿梭進去。

但最讓吳煜他們震撼的,還是那妖魔的九個纖長,兇惡的頭顱,每一個脖頸和頭顱,都如凶煞化的神龍之,像龍又像是長著尖牙和銳角的蛇!

一共九個頭顱!

九嬰!

那九個頭顱,目光凶煞,尖牙閃耀著穿透的光芒,令人心悸。

當這擁有九個腦袋,有巨大肉翼和粗壯的四肢,渾身龍鱗,似龍又像蛇的妖魔,穿梭進入雲霧的瞬間,吳煜他們紛紛想起那青桑城主說過的一句話。

那妖魔,似乎有很多頭顱,黑火環繞。

依稀可以看到,這妖魔九嬰的某個頭顱,便沐浴在黑色的火焰之中。

那一刻,連吳煜自己都有些懵了,之前一切的信息,都說明九嬰不是屠城妖魔,但是當它在這時候展現本體的時候,毫無疑問是在說明,他就是那殺人取心的邪惡存在,這和吳煜的猜測,推算,一下子有了巨大的差距,而且從一開始,便是他提出九嬰不是他們要找的妖魔的……

「該死!追1禾稻子怒吼一聲,直接御劍衝天。

「吳煜!你犯了大錯,你這該死的東西1古鴻溟咆哮一聲,臉色鐵青,也跟著禾稻子追了上去,現在最要緊的還是追上那妖魔埃

其他人都追了上去,吳煜愣住了一會兒,也只能跟在後面,但是他仍然處在混亂的狀態。

他不相信,那九嬰便是那屠城的妖魔,如果他能隱藏、變化、欺騙到這種程度,那該有多麼可怕?可吳煜分明看到,他的眼神是純凈的。

很少有妖魔,會如此純凈吧……

他相信自己的直覺,總覺得不會如此,可真相就擺在他的眼前。如果九嬰真的是,那這次讓他逃走,吳煜得肩負重大責任。

只是,吳煜很少會出現,他對自己都懷疑的情況。

「我們都大意了,剛才就應該讓他變化本體,該死,該死1古鴻溟一直在憤怒大喊,是不是用血紅的眼睛瞪著吳煜,恨不得將吳煜生撕了!

這時候追上去,連禾稻子恐怕都有點晚了,不過畢竟是蜀山弟子,都沒有放棄,那禾稻子追在最前面,一下拉開了和吳煜他們的距離。

葉荊銘也很無奈,道:「這妖魔太狡猾了,我們竟然相信他1

「都是吳煜的錯!這小子該滾蛋了吧1古鴻溟越看吳煜,心裡就越是顫抖。

很快,禾稻子就停住了,因為九嬰已經不見了。

見狀,古鴻溟怒吼一聲,反倒朝著吳煜衝來,怒道:「你們都別攔著,我要弄殘這蠢貨。」

……

九嬰的樣子,可自行百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