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51章 血河殺劍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級,吳煜倒是納悶了,關於張浮屠那件事情,他本以為早就結束了,怎麼這刑罰殿又忽然冒出來,還要把自己帶進萬劍穿心獄,且這趙天劍還要出現在自己和趙玄仙對戰之前? 嗖! 眨眼之間,沈星雨就出現...

$棉、花『糖』挾說』

「諸位同道,鄙人刑罰殿趙天劍,先打斷一下。」趙天劍面色冷漠,聲音洪亮。

他在這關鍵時候出現,有些掃興,不過眾人好奇,這傢伙要搞什麼鬼?

吳煜看了他一眼,再看那趙玄仙,那趙玄仙怕是都不知道他父親要做什麼,只是不耐煩的擺擺手,道:「滾一邊去,別過來添亂。」

趙天劍尷尬笑了笑,他倒是遷就兒子,不過倒也沒離開,而是對著吳煜,取出一張黑白相間的令牌,其上繪製著無法複製的法陣,他高聲道:「刑罰殿的刑罰令在此!諸位注意了。蜀山弟子吳煜,原為青璃劍宮浮屠殿弟子,此人為求榮華富貴,竟然殺害其師尊張浮屠,犯下最無法容忍的弒師之罪,證據確鑿!經刑罰殿所有主事確認,審判,決定對吳煜行刑,關押1

刑罰令?

吳煜可知道,刑罰令一出,基本上等於是整個刑罰殿的意志,也就是說,假如趙天劍不是自己偷出這刑罰令亂用的話,那麼就是整個刑罰殿就已經確定了吳煜的罪行。而凡劍域刑罰殿的主事者最高是兩個地劍級,吳煜倒是納悶了,關於張浮屠那件事情,他本以為早就結束了,怎麼這刑罰殿又忽然冒出來,還要把自己帶進萬劍穿心獄,且這趙天劍還要出現在自己和趙玄仙對戰之前?

嗖!

眨眼之間,沈星雨就出現在趙天劍之前,將趙天劍手裡的刑罰令拿到手裡,她只看一眼,便知道這刑罰令是真的,這倒是也讓她納悶了。

「那兩個刑罰殿的傢伙,早跟他們交代過了,竟然還這麼不懂事?」這可把沈星雨氣得發狂,恨不得把那兩人生撕了。現在問題是,刑罰殿的設立,是由整個蜀山決定的,大庭廣眾之下,其對凡丹弟子的審判,尤其是刑罰令一出,實際上連沈星雨都不好干涉,恐怕得星河劍聖出馬,才能保住吳煜。

「滾,此事等他們戰後再說。」沈星雨脾氣也是著急,直接將趙天劍他們掃飛了出去。

至於那趙玄仙,倒是噗嗤一聲笑了,他看著吳煜,心情輕鬆了不少,道:「看來我這廢物老爹是給了我一個驚喜啊,這樣說來,吳煜你不管勝負,都要受『萬劍穿心獄』之苦了。不過,這也是你應得的,連自己師尊你都殺,道德敗壞成這樣,你連成為蜀山弟子的資格都沒有,還想成為星河劍聖的弟子?」

沈星雨心裡也是煩躁,想不出是哪裡出了問題,她對吳煜道:「你別受到影響,專心完成這次挑戰,雖然刑罰令已經出了,但是假如我哥哥願意的話,說不定可以幫助你。」

關鍵是,還得那星河劍聖願意啊,那刑罰令連沈星雨都覺得難辦了,這次若是自己敗給趙玄仙,那問題就大了,蜀山的萬劍穿心獄,那可不是人能承受的地方!

「逼我?」吳煜確實感覺到,自己好像被逼迫到了絕路呢。

關於張浮屠的這件事情,讓吳煜深刻體會到了輿論的恐怖,有時候,當真相面對輿論的時候,幾乎不堪一擊。很多人根本不想知道事實是怎樣的,當其對一個人,一件事情本身有偏見的時候,只要被輿論一引導,吳煜就算是清白的,在這件事情上也翻不了身了。

除非,他站在足夠高的巔峰,掌控話語權。

這是唯一能洗刷這罪名的可能!

「若修道,定逆天而行,他日凌絕頂,一覽眾山小1

趙天劍帶來的這次風波,引起巨大喧嘩,尋常人早就被嚇壞了,更別說再和趙玄仙這種角色戰鬥,但至始至終,吳煜心裡還算冷靜,他盡量讓自己沉澱下來,眼中只有一個敵人,那便是對吳煜的遭遇幸災樂禍的趙玄仙。

「刑罰殿既然出了刑罰令,那這件事情應該是真的了。沒想到這吳煜,真的是這樣窮凶極惡之輩,連自己的師尊都敢斬殺。那星河劍聖要是敢收他為徒弟,那才是瞎了眼睛啊,這樣的徒弟,還得把他厲害自己,把自己殺了啊1很多人惋惜道。

「至少刑罰殿一直很公平,這次更不會出錯,據說當時還有不少浮屠殿的弟子看著,這叫做吳煜的弟子,心狠手辣,性情如魔,這次似乎是要被打進『萬劍穿心獄』吧,這還真是他的報應。」

「就怕他打敗了趙玄仙,星河劍聖收他為徒,還護住他,刑罰殿可無法奈何星河劍聖的弟子吧。不過,我猜星河劍聖已經看清楚這吳煜的真面目了。」

「你錯了,趙玄仙比河太媱強上不少,河太媱每次挑戰他都戰敗,後來才喜歡上他,和他成了道侶,吳煜險勝河太媱,百分之八十以上,不是趙玄仙的對手,這些年,何曾看到這趙玄仙在同年齡的對手裡面戰敗過?」

那些喧鬧,簡直如幾十隻蒼蠅在耳邊飛舞,正常人被這麼願望,早就氣瘋,或者去做無用的澄清了。

吳煜受到影響,便觀想心猿,當心中出現那沐浴在火焰中的蓋世猴王,感受到其眼神的睥睨,霸道,高高在上,吳煜心裡有很平靜,甚至有強烈的感悟。

「眾生如蟻,其言於我而言,無絲毫意義,只有超脫,才能擺脫,堵住其嘴巴。」

如此一來,這趙玄仙,便成了吳煜眼前唯一的目標,此時此刻,兩人都如火,要衝殺在一起。

這戰鬥不用宣布開始,便已經開始,甚至兩人從一開始,便開始抗衡!

那趙玄仙手裡,如今正握住一把鮮血色的長劍,那長劍還沒殺人,便不斷的滴落血液,滴落在地上,甚至能腐蝕至少方圓三丈之內的土地。

長劍之中,每一個陣圖,都如一張千瘡百孔的鬼臉那般駭人。

據說這是一把鬼修法器,名為:血河殺劍。蜀山仙門兌換數量不多的鬼修武器,有嚴格的限制,甚至花的功績還要高,這價值約七百元金丹左右的血河殺劍,據說趙玄仙是用九百多的功績才換到的。

之所以甘心多花兩百,是因為這血河殺劍很適合他。

趙玄仙的仙根,名為:血魄,可以讓其化作漫天血影,化作一條血河,在血腥方面威力大增,此人除了外表,甚至更像是一個鬼修。

吳煜的下場幾乎定了,在此影響之下,此戰又會如何,倒是讓這上百萬雙眼睛很期待。吳煜打敗河太媱后,讓人很想知道,這會不會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

「蜀山有你這毒瘤,是我等恥辱,今日我趙玄仙,就替你師尊張浮屠,向你復仇,以祭其在天之靈1趙玄仙揮舞那血河殺劍,此刻他的身體驟然變化,竟然從人形化作液態,化作鮮血河流,席捲開來,擋住了吳煜的去路。

那血河殺劍,便隱藏在這鮮血河流之中!

也許血河本身就是趙玄仙,也許趙玄仙是藏在其中一部分,具體如何,便沒有人知道了。

由人化作一條血河與自己戰鬥,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吳煜確實震撼,但卻並沒有被嚇住,如今他萬分冷靜,雙手之中陰陽道劍,席捲陰陽,和趙玄仙比起來,吳煜確實更像是一個劍修。

眼見戰鬥開始,所有人閉上嘴巴,注目觀戰!

那血河浩瀚,瑰麗,圍繞吳煜轉動,實乃絢麗,仍然忍不住讚歎,這趙玄仙出手,確實是一門藝術。

反觀吳煜,就顯得蒼白許多。

那趙玄仙最擅長的道術,據說叫做『萬重影殺劍術』,價值更高,許多黃劍級弟子都苛求,而趙玄仙幾乎是唯一擅長之人。

那血河之中,劍影變化,河流之中,隱約可以看到上萬道劍光飛舞,劍影重重,顯然那萬重影殺劍術已經成型,怕是下一瞬間,那萬重影殺劍術就會藏在血河之中,如浪潮一樣撲殺而來,將吳煜絞殺在萬重影殺劍術之中!

電石火光之間!

吳煜至始至終,都在冷漠的看著趙玄仙這絢麗的表演,他只是默默的再將陰陽道劍聚合在一起,就在那血河涌動,萬重劍意咆哮的瞬間,他朝著那血河吹了一口氣。

「定身術1

吳煜修鍊定身術更長時間,一直不敢使用,就怕遇上張浮屠這樣的存在,這次豁出去了,大庭廣眾之下,他將這定身術施展了出來。

之前所有的醞釀,都是在增加定身術成功的幾率!

幸好,功夫不負有心人,他成功了。

那趙玄仙是金丹大道境第四重,比起吳煜高了兩個層次,而不是三個層次,吳煜正好可以定住他一個剎那!高手對決,一個剎那便決定了很多變化!

「虛空弒神劍1

幾乎在定身術之後,虛空弒神劍就殺出,那狂暴的空間劍意,貫穿而去,在那劍形空間之中,藏著無數的空間劍氣!

而趙玄仙的血河,卻在定身術之後,雖然一瞬間變化,但竟然出現的道術鬆散的過程,因為他人和道術此刻是結合在一起的,血河和影殺術幾乎重合,故而這一瞬間,他完全愣住,又拖延了一個剎那!

兩個剎那,決定生死,在血河鬆懈的瞬間,虛空弒神劍貫穿進來,直接將那血河撕裂成碎片,化作漫天血雨,嘩啦啦落下,在血雨之中,趙玄仙的身體簡直如斷了線的風箏,往下飄落!

這一場戰鬥,結束太快,不到吳煜和河太媱戰鬥的三分之一時間。

當趙玄仙戰敗,無力墜落的時候,又有誰,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