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49章 追雲弓箭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了一股猙獰、凶戾和殺戮氣息。 稍微比較之下,吳煜自然知道這趙玄仙比河太媱更可怕,想必河太媱,他才是今日自己真正的對手,但自己得提前過這河太媱一關。 這位來自天羿族的少女,頗為高傲...

不過,其他人可不敢盯著這河太媱看,畢竟這來自天羿族的女人,已經名花有主,就在幾個月之前,和萬劍仙榜排名第一的趙玄仙結成了道侶,已經是那趙玄仙的女人。

如今兩人攜手,郎才女貌,確實羨煞旁人。

至於趙玄仙,吳煜其實更加了解他,他是趙天劍的兒子,一出生便具有罕見的天賦,進展迅猛,在其十歲的時候,發生了一件改變其命運的事情,那便是他竟然在蜀山一處十分尋常的地方,得到蜀山不知道多少代之前的一個前輩『誅心劍仙』的傳承。

那誅心劍仙,據說是一代殺戮之仙,也有成仙的資格,據說寂滅之前,是到了元神境界。

擁有誅心劍仙傳承后,趙玄仙一路飆升,天資超然,一路過關斬將,殺到萬劍仙榜第一,當時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到今日,趙玄仙已經被稱為凡丹弟子第一人。

站在河太媱身邊,那趙玄仙顯得很是斯文,身形筆直修長,黑髮飛揚,頗有劍仙的氣質,渾身上下堪稱完美,唯一令人不舒服的地方,便是他的眼睛眼白部分,一直布滿血絲,看起來眼球時刻都是充血的,正是如此,徒增了一股猙獰、凶戾和殺戮氣息。

稍微比較之下,吳煜自然知道這趙玄仙比河太媱更可怕,想必河太媱,他才是今日自己真正的對手,但自己得提前過這河太媱一關。

這位來自天羿族的少女,頗為高傲,時刻昂著頭,沒將吳煜放在眼裡。這時候她窩在那趙玄仙懷中,兩人旁若無人,纏綿了一下,那趙玄仙微笑看了一眼吳煜,對河太媱道:「心肝兒,他就留給你了,若是他連你都對付不了,星河劍聖更會明白,誰才更適合成為他的弟子。」

「夫君你放心便是,我一定將這吳煜,打得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呢。」河太媱嬌聲嬌氣道。

「那就看你好戲了。」趙玄仙淡淡一笑,放開了河太媱,背著手后移,讓出了足夠的戰鬥空間,如此這清空的浩瀚戰場之中,便只剩下吳煜和河太媱兩人。

四周的討論還沒結束,甚至還有人開始賭兩者勝負,吵鬧得很,沈星雨聽不下去,呵斥了一聲,這如雷聲轟鳴的討論聲,這才沒那麼響亮了。

吳煜凝視著這河太媱,他抽出『陰陽道劍』,拆開,握在左右手,此刻渾身丹元滾動,浩浩蕩蕩而出,他不太想在戰鬥之前,說太多沒用的東西,更不想示威,對他而言,如今最重要的,是手底下見真章。

「故弄玄虛。」河太媱蔑視的看了他一眼,旋即,在其手中出現了一把長劍,那是一把如同是沐浴在烈日之中的長劍,鮮紅色的烈火焚燒,抬起頭的時候,火勢衝天,有一種遮天蔽日的感覺。

吳煜也順道打聽過這河太媱的法器,這一把劍名為『掩日劍』,是用五百多的功績換的,超過陰陽道劍,顯然對方比自己更要財大氣粗。

河太媱精通許多劍修道術,其中最頂級的好像叫做『三頭火龍劍術』,價值六百功績。

除此之外,她還有天羿族的弓箭之術,不過不常使用。

其境界,金丹大道境第四重,且是異象級別。

總得而言,河太媱不管是在任何一個方向,都要壓制吳煜,如今兩人還沒開戰,相比之下,就已經顯露出了很大的差距來。

「我年紀比你還小四歲,你這等人,在我眼裡已經算是廢物,如何與我比,如何與我夫君比較?」河太媱嗤笑一聲,她放肆譏笑,故而聽到的人不少。

「聒噪1

吳煜冷笑一聲,在虛空之上,駕馭一把劍,手持兩把劍,嗖的一聲,便衝殺上去。

「哼1河太媱仍然蔑視他,但也迅猛出手,只見其丹元洶湧,呼嘯全身,化作火焰暴漲,席捲出來,凝聚在其那『掩日劍』之上。

嗡!

河太媱沐浴在火煉之中,如同鳳凰涅槃,其手中掩日劍揮舞,另外一隻手將一道道的法訣打入到其中,每打一次,那掩日劍上就冒出一頭火龍的頭顱和大半截身體,憤怒咆哮,噴出大量怒火,張牙舞爪,凶煞異常!

三次法訣,三頭火龍在劍上蔓延出來,衝天而起,咆哮怒吼,從三個方向朝著吳煜衝殺而來。

「我只需一招,便能送你上西天。」

河太媱嬌笑說道,自信十足。

吳煜精神冷靜,這七個月不可能沒有成果,實際上他的丹元、法器和道術的層次上,都不如對方,但是肉身和仙根,倒是給他提供了扳回局面的可能性!

七個月苦修,那天陽地陰虛空劍術早就融在了血肉之中,一次次磨練,方有今日這樣迅猛,暴烈,直接殺出這一雙劍道!

「玄陰封神劍1

「純陽破虛劍1

一左一右,如同是兩個劍修在和河太媱戰鬥,那純陽破虛劍在中央,數百道劍氣席捲灼熱氣息,如同火龍捲穿刺,發出陣陣轟鳴,那玄陰封神劍更是如海洋般蔓延而去,堵死了那三頭火龍的前路!

兩人竟然直接選擇了道術的強硬對抗!

轟!

一聲轟鳴,震撼全場,眾人驚嘆於河太媱劍術的可怕威力的同時,自然也看到了吳煜的進步。

同樣的道術,他比起上次更加自然,便隨手使用了出來。

可惜,河太媱在丹元上優勢太大,那三頭火龍經過僵持,還是將虛空劍術撕裂,將火龍捲數百劍氣撞碎,再撕裂那玄陰劍氣,雖然也已經千瘡百孔,但還是朝著吳煜殺來。

身化金剛!

吳煜搖身一變,化作六丈高的金剛佛像,不動如山,那火龍衝撞上去,直接撞碎,任憑其灼熱的火焰,也沒能傷到吳煜。

雖然都沒傷到對方,但是很明顯可以看出來,河太媱處在上風,吳煜差點受傷,瞬間高下立判。

「竟然還沒死,算你走了狗屎運,不過下次你可沒這麼幸運1

這一次,河太媱雖然這樣說,但竟然不進反退,她朝著後方飛馳而去,落在一座山上,赤足踩在一顆大岩石上,將頭髮往後一甩,再看吳煜的眼神,已經不一樣了,其雙眼之中,燒起了熊熊的火焰,如同是火山熔爐,灼熱的氣息,朝著四周席捲。

「想不到今日有幸,還能看到天羿族的弓箭之術表演。」

「河太媱有追雲弓箭,價值比掩日劍還高,她雖然來蜀山修鍊劍術,但實際上還是本族天賦更高啊1

「吳煜能讓她決定用弓箭之術,已經算不錯了。大體上,吳煜拼上性命,在萬劍仙榜勉強可以進前二十左右。」

眨眼之間,吳煜聽到了這些討論,便知道那河太媱要做什麼了。

抬頭看,天上那顆星辰,冷漠無光,等待著自己的表現。

往四周看,都是看不起自己的眼神,或許在他們的心中,自己的勝算微乎其微。

或許更多人心目之中,自己就是個笑話。

甚至有星河劍聖用自己來考驗趙玄仙的說法。

吳煜受不了這些蔑視的目光,心中大怒,戰火洶湧,渾身熱了起來,那一刻,他便已經完成了仙猿變,化作黃金仙猿,二話不說,化作一道金光,穿越天地,朝著那河太媱衝殺而去!

「今日只是我的開始!豈容你輕視我1

萬眾蔑視,何以擺脫這屈辱?

唯戰,唯勝!

心至,意至!

於眾人眼中,吳煜這沖向河太媱的行為,簡直便是找死,是飛蛾撲火!

因為這時候,那河太媱已經輕鬆取出了『追雲弓箭』,在其手裡,吳煜還是第一次看到弓箭類型的法器,以前戰場上使用弓箭得很多,但是那些弓箭,和河太媱手裡的通靈法器,實在沒法比較!

一弓一箭,迅速搭在一起,河太媱嘴角勾起,一絲冷笑,在將那『追雲弓』拉成滿月的時候,那鋒利的箭頭,已經瞄準了吳煜。

據說河太媱的仙根,乃是『逐日箭心』,如今其身上陣陣波紋,融在那追雲弓,纏繞在追雲箭的尾巴上。

剎那之間,這追雲弓箭,閃耀天地,吳煜瞬間感覺到一股死亡的危機,對準的方向,正是他的眉心!那一刻,頭皮發麻!

「沒想到這天羿族的弓箭之術,竟然如此可怕。」吳煜心裡震撼。

他看了一眼那鋒利的箭頭,只覺得只要河太媱一放,這追雲箭就能洞穿自己。

那肯定會是死亡了。

不只是吳煜,此刻怕是所有人,都在為了這追雲箭術而震撼吧。

「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氣了。」吳煜默默將陰陽道劍組合在一起,雙手握劍,他不準備動用仙根,而是目光冷靜,速度奇快,雙手握劍,繼續朝著河太媱飛馳而去。

吳煜本不想用七十二般變化的,但是河太媱、趙玄仙都太強了,他沒辦法。

不用,便無法改變這命運!

更無法,讓那些輕視自己的人,真正敬重自己。

……

今天白天構思劇情,晚上碼字,到這時候才寫了兩章,已經很困了。沒辦法,今天兩更,碼字辛苦,望諒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