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48章 趙玄仙、河太媱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不關注趙玄仙等人,卻非要關注這吳煜?再說了,這吳煜品行不正,犯下了弒師之罪,若不是沈星雨護著,據說都要下『萬劍穿心獄』。」 「這樣惡毒的傢伙,連成為我蜀山弟子的資格都沒有吧?這個世界可真是不公...

金丹提升境界不成,吳煜見時間上差不多了,便準備硬著頭皮去萬劍飛仙山。

他不知道,如今萬劍飛仙山早就為他的缺席能鬧翻天,一開始是沈星雨穩住了場面,到後面,這萬劍仙戰幾乎結束,吳煜還沒出現,沈星雨也只能無奈,親自來找吳煜。

她也是被逼來的,不然圍觀數十萬人,都不答應。

關於吳煜是否能被星河劍聖看上這個懸念,至今都沒有揭曉,許多人便是為了看吳煜下一次的挑戰,才停留在萬劍飛仙山很長時間,有人甚至等待了三個月以上了……

眼看著這萬劍仙戰就要結束,誰還等得了?

其實百里飛鴻來過幾次,見吳煜正日以繼夜的刻苦修行,故而沒有打擾。

如今時間幾乎沒了,金丹第三重也還沒成,所幸是道術上進步比較大,那價值四百多功績的『天陽地陰虛空劍術』,基本上已經融會貫通。

「吳煜,你可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沈星雨哭笑不得,問道。

「莫非,萬劍仙榜已經結束了?」吳煜心裡一咯,他是修鍊得太入神了,故而沒把握好時間。

沒能到金丹大道境第三重,也有一些不甘心。

「那倒沒有,不過今天是最後一天了。我沒來喊你,就是想給你多一點時間衝刺,如今可有把握?」沈星雨關心問道。

把握這東西,不好說,吳煜只能道:「不管如何,今日還是要挑戰一次。」

他的目標早就確定,只有打敗萬劍仙榜第一,或許才有可能,讓那星河劍聖認可自己吧。吳煜天生不服輸,尤其是這件事情上,若這次失敗了,以後肯定會淪為笑柄。

「行,那就盡量吧。現在萬劍仙榜的挑戰基本結束,前面十名的位置並無變化,你今天的對手,可能有兩人,比起你挑戰他們,他們更想挑戰你,因為他們兩人,比你更想成為我哥的弟子。」

吳煜一猜也知道,到這時候,已經不是他挑戰別人,而是別人挑戰他,想證明他比吳煜更加優秀。

「其實挑戰你的人,足有上千吧,我都拒絕了,最後只留下了最難拒絕的兩個,也是兩個瘋狂要成為我哥哥弟子的人,稱他們是凡劍域最頂尖的天才也不為過。」

「這兩人,分別位於萬劍仙榜第一,第二。說起來有趣,他們在這幾個月時間,已經結成了道侶,生死相隨了,今日算是他們夫妻兩人挑戰你。」

「道侶?」吳煜有些意外。

他知道這萬劍仙榜第一和第二是誰,其中第一被稱之為妖孽,正是那趙天劍的兒子,而第二那個,好像是神洲赤焰熔爐中的頂尖氏族天羿族派來蜀山仙門學習劍術的年輕天才,據說還是個女子。

第一名為趙玄仙,第二名為:河太媱。

「走吧。」為了節省時間,沈星雨直接提著吳煜,帶上御劍,朝著萬劍飛仙山飛馳而去。

這裡距離萬劍飛仙山,對沈星雨來說,倒不是很遠。

「吳煜,你可真了解我哥哥?」沈星雨問。

吳煜聽過這星河劍聖太多的傳說,當然認識。

沈星雨道:「比如那趙玄仙、河太媱,曾經都有蜀山劍聖要收他們為弟子,他們都婉拒了,就是為了讓我哥哥收下他們。這就意味著,你若是通過我哥哥的考驗,你就相當於擁有一位『蜀山劍聖』級別的強者當後盾。從此在蜀山,所有凡劍域弟子,所有天地玄黃四大劍級弟子,都會對你恭敬,羨慕你,敬畏你。」

他說的吳煜很明白,這可以用一步登天來形容,就好像當初他在通天劍派,一成為風雪崖的弟子,身份地位頓時變了。

「所以作為姐姐啊,今天最後一次提醒你,一定要付出全力,甚至拼上性命去爭齲我哥哥很少對年輕弟子有興趣,哪怕是趙玄仙,他都看不上眼,你至少得超過趙玄仙不少,估計才能真正讓他下定決心。他是個做事極度認真的人,一旦他認定了你,那麼你往後,命運就不一樣了……」

簡而言之,她就是想要告訴自己,今天是改變自己命運的一天。

今日,也是整個蜀山仙門的重大事件,甚至整個神洲,都在關注他今日的表現,因為星河劍聖,吳煜的知名度大大增加,甚至超過了不少天劍級弟子。

「我明白了1

他握住了雙拳,心裡逐漸生出了火焰來,灼燒全身,不知不覺之間,戰鬥的熱血,已經前所未有的沸騰。

當他靠近萬劍飛仙山的時候,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人山人海!

整個凡劍域,估摸著也就百萬金丹修道者,但是,放眼望去,萬劍飛仙山四周黑壓壓的一片,四周的天上更有不少弟子在御劍穿梭,佔據好位置。

人多,喧鬧聲音也很足,也許是吳煜來得太晚了,導致等久了,心裡有了怨氣。

吳煜剛靠近的時候,有沈星雨在前方,便立刻被辨認了出來,一時間,人潮的聲音簡直如排山倒海,傾灑向吳煜身上來。

吳煜被這恐怖的氣勢,差點掀飛出去,這種數十萬金丹修道者的目光瞬間聚焦在自己身上的感覺,壓力還是太大了。

隱約之中,吳煜察覺到那人群之中,恐怕連天劍級弟子都隱藏了不少,可見星河劍聖短短一句話,便會引起多大的轟動。

「這個叫吳煜的傢伙,肯定被嚇得不敢出場了,要是我們不催,他估計就不會來。」

「你看他這樣子,畏畏縮縮,哪裡有身為星河劍誓樣子,和星河劍聖比較起來,實在差太遠了。」

「所以有些搞不明白,為何星河劍聖不關注趙玄仙等人,卻非要關注這吳煜?再說了,這吳煜品行不正,犯下了弒師之罪,若不是沈星雨護著,據說都要下『萬劍穿心獄』。」

「這樣惡毒的傢伙,連成為我蜀山弟子的資格都沒有吧?這個世界可真是不公平。憑什麼這吳煜運氣就這麼好?」

「別操心了,他都躲這麼長時間了,今天被揪出來,星河劍聖肯定能看清楚他的真面目,那星河劍聖是什麼眼光,你們還不相信么?說不定啊,他就是拿吳煜來考驗趙玄仙他們。這吳煜啊,我估計就是今日趙玄仙、河太媱的墊腳石。」

「說得對,從沈星雨只准許張玄仙、河太媱挑戰吳煜,便知道了。」

「話說誰先和吳煜開戰?先開戰可有好處埃」

「我估計是河太媱吧,她雖然是天羿族的頂尖天才,不過比起得到了『誅心劍仙』傳承的趙玄仙還是差了一點點。況且他們情投意合,已經結成了道侶。趙玄仙怎麼也會讓一下河太媱。」

類似這樣的討論,到處都是,密密麻麻,擁擠進入吳煜的耳朵,幾乎要把他的腦袋擠爆了。

到如今所有的戰場都停戰了,故而戰場十分空曠,吳煜的對手們還在萬劍飛仙山的最頂上位置,沒入到雲層之中,尋常人甚至都看不到他們的存在。

萬劍仙榜第一,確實需要仰望。

「準備好,第一戰,是河太媱。表現好,當然,主要是給他看。」沈星雨幫著吳煜,指了指天上那顆星辰。

那星辰冷漠,難以明白他任何的想法。

環視四周,忽然在不遠處看到兩個熟人,一個是趙天劍,一個是葉採擷,這兩人聚在一起,當吳煜看過去的時候,趙天劍冷笑了一聲,對這吳煜比了一個割脖子的動作,看嘴型,似乎是在說:「你今天死定了。」

旁邊葉採擷抱著雙臂,十分得意的笑著。

「趙玄仙、河太媱,下來。」沈星雨輕呼了一聲,得到她的准許之後,實際上這兩人早就等不及了。

在萬眾矚目之下,一對神仙眷侶,攜手從天而降,男的俊美無雙,女的妖嬈動人,羨煞旁人,一齊出現在吳煜的眼前。

這兩人一看,便不是凡物,其中英氣,天資,境界,都超越萬劍仙榜上任何一人,此前那司徒功德之流,對這兩人來說,光是在意蘊上,就差了幾個級別。

此二人,是百萬凡丹弟子之中,最為卓越的兩人,還超過了無數年紀遠高於他們的人,且金丹都是異象級別,其戰鬥力,早就能夠和金丹大道境第五重的黃劍級弟子抗衡。

當然,其法器、道術,估計比起現在的吳煜所擁有的,都要好上不少。

先說那河太媱,她據說是赤焰熔爐天羿族的族人,那天羿族世代守在赤焰熔爐,受天地火焰鍛造無數代,繁衍生息,光是一個氏族,便幾乎擁有和蜀山相比的勢力,乃是神洲一霸。

神洲之上,各大勢力向來都有弟子、後裔送到別的宗門的傳統,進行學習交流,這河太媱便是這樣的弟子。

天羿族善射,其弓箭之術,簡直和蜀山劍術相當,甚至可千萬里奪人性命。

據說這河太媱,不但擅長用弓箭,還能練劍,劍術超然,故而被送到蜀山,發揮其長處。

吳煜打量了一下,便看見這叫河太媱的女子身材火辣,關鍵是穿著極少,只以獸皮獸衣等包裹住重要的部分,露出那渾圓大腿,充滿力道,還有那***光滑有力,也頗為吸引眼球。此人活潑熱烈,肌膚並不雪白,反而是淡淡的小麥色,更有一股野性存在,那目光驕傲,表情冷漠,更讓人想去征服她。手機用戶請訪問m.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