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44章 刑罰殿趙天劍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細數吳煜的惡劣行徑,揭露他的狼子野心,再對比張浮屠嘔心瀝血的指導他,幾十人渲染,吳煜幾乎就坐定了狗賊的形象了。 其中周旋表演得最賣力,哭得都咳血了。 趙天劍聽著葉採擷講話,目光刺在吳煜...

吳煜沒被她嚇住,而是誠懇的道:「魂劍衛大人,我想說兩點,第一點,張浮屠已經不是我師尊了,故而跟弒師之罪沒關係。?第二點,我殺張浮屠是事實,但前提是,他圖謀害我,他實力遠勝於我,我是拚死之下,才解決了他,求得一條生路的,還請將真相調查清楚。」

葉採擷嗤笑一聲,擺擺手,道:「殺人就是殺人,哪裡還有這麼多門道。算了,這是刑罰殿的事情,我已經用『傳訊符籙』通知刑罰殿的人過來了,現在我要研究的是,你是怎麼殺死張浮屠的?」

她似乎不是很喜歡吳煜,故而有些刁難。

不過,真正決定吳煜下場的是凡劍域的刑罰殿,魂劍衛只是調查而已。

那傳訊符籙,是一種神奇符籙,可以將簡短的信息直接傳訊給一個固定的位置,固定的人,比起奔走千萬里傳訊快捷多了。

不過傳訊符籙很貴,一張價值十個功績,一般人可用不起。

那兩個黃劍級弟子檢查了半天,這時候道:「張浮屠應該是死於一種符籙,此符籙很貴重,專門攻擊靈魂、意志。」

吳煜接過話,道:「這是『噬魂符籙』,是我在西南群道一座古戰場找到的,據說價值四百功績以上。」

葉採擷略微驚訝,道:「原來是噬魂符籙!這就沒錯了,哪怕是金丹大道境第六重,在不注意的情況下中了噬魂符籙,還真會死。」

當知道兇手,兇手的殺人方法之後,魂劍衛的工作已經完成了,她會把這些提交給刑罰殿,真正處罰吳煜的是刑罰殿。

她這對吳煜說的真相,絲毫不感興趣的樣子,讓吳煜有些鬱悶,他道:「魂劍衛大人,張浮屠是我殺的沒錯,但有一個很重要的前提,我是為了保命,才用出噬魂符籙的……」

剛說到這裡,葉採擷翻翻白眼,道:「跟我說沒用,你跟刑罰殿說去,還有,你說的這些,空口無憑,你有證據沒有,你有證人沒有?什麼都沒有,誰信你呢?」

吳煜有些不爽,指著張浮屠手裡還拿著的鎖骨架,道:「這便是證據……」

「張浮屠死了,祭煉的法器也失效了,這鎖骨架現在無主,誰知道不是在他死後,你放在他手上的,無聊。 看書」葉採擷懶得搭理他,擺擺手,道:「別過多狡辯了,等著刑罰殿來,定你的命運吧。」

確實,現在只能等了。

不過,周圍的浮屠殿弟子,倒是沒有消停。

其中以周旋、紫嚶叫囂得最厲害,那周旋跪在張浮屠身前,磕得滿頭是血,無比凄愴,哭喊道:「師尊!我為你不值啊!我早說了,這吳煜是個白眼狼,是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你從東海邊上的貧瘠之地把他帶到這裡來,讓他的天賦得以展現,卻沒想到,他卻嫌棄你實力低微,給他丟人!就算解除了師徒關係,他也還看你不順眼,今日竟然奪了你的性命!還編造出這等謊言1

「我師尊張浮屠為人,坦坦蕩蕩,修行兩百年,從未做過傷天害理之事情,對我們徒弟幾個,也傾盡全力指導,嘔心瀝血,卻沒想到吳煜你這賊子,狼心狗肺,殘忍弒師,我周旋今日不殺你為師尊報仇,我誓不為人啊1

「諸位浮屠殿的兄弟,這狗賊都殺了你們殿主,你們還坐得住么1紫嚶聲淚俱下道。

「殺了他1

一時間群心激動。??壹

不過,叫囂得厲害,卻沒真有一個人上前對吳煜動手的,這些人可精明得很,現在張浮屠沒了,他們只想讓吳煜受到仙門重罰,但他們自己可不動手。

葉採擷抱著雙臂,將胸口的雪白往上擠,幾乎呼之欲出了,她絲毫不覺得放浪,嘲諷道:「好好聽聽,到底你說的是事實呢,還是這幾百人說的是事實?我想該聽誰的,刑罰殿的人啊,心裡有數。」

「小人,確實難纏。」吳煜看了一眼周旋等人,淡淡說道。

小人如鬼,如今抓住了機會,自然想把吳煜給整死。

刑罰殿在功德殿總殿附近,乃是凡劍域的核心之一,其中的人更擁有權威,幾乎人人懼怕!在這千伏峰消耗了一天時間之後,刑罰殿的人終於來了,來的是一個身穿純白色劍袍的老者,劍眉虎目,身形健碩,年紀雖大,卻精神飽滿,虎虎生威,操縱刑罰的人,幾乎都有這等不怒而威的氣勢。

其身後,還有好幾個身穿白衣的黃劍級刑罰殿弟子跟隨,他們的到來,讓整個浮屠群山都噤若寒蟬。

刑罰殿的人,更加冷厲,冰冷,彷彿時刻有森然劍意在他們身邊飛馳,他們看誰,就刺上誰。

這白衣老者,名為趙天劍,乃是刑罰殿的一個重要角色,在刑罰殿無人敢招惹,因為有黃劍祭亡,故而竟然驚動了他,當葉採擷看到來的竟然是這趙天劍,竟然掩嘴一笑,沖吳煜到:「可能是因果報應啊,你這運氣,好像有些不好。」

從這句話,就可以知道這趙天劍,絕對不好對付。

當趙天劍降臨,葉採擷連忙迎接了上去,湊到他的耳邊,三言兩語就把事情說清楚了,旁邊眾多浮屠殿弟子見關鍵人物到來,便表演了起來,一個個神情悲憤,細數吳煜的惡劣行徑,揭露他的狼子野心,再對比張浮屠嘔心瀝血的指導他,幾十人渲染,吳煜幾乎就坐定了狗賊的形象了。

其中周旋表演得最賣力,哭得都咳血了。

趙天劍聽著葉採擷講話,目光刺在吳煜身上,越來越森冷,此人面無表情,聽完之後,便對吳煜道:「據說你最近風頭很響亮,是蜀山大紅人,再對比你來自貧瘠之地,內心膨脹,無視法紀了吧。吳煜,蜀山是蜀山,你有天賦,在那小分支你可以橫行霸道,但是在蜀山,就算是星河劍聖都需要遵守蜀山門規,你這次膽大包天,算是毀了自己的天資和前程,真為你惋惜,按照蜀山門規,弒師之罪,你會被關進『萬劍穿心獄』,每日受『萬劍穿心』之苦,直到你死亡為止。正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可憐了這張浮屠,竟然把你這樣的人,帶到了這裡。」

吳煜其實有些錯愕,他覺得刑罰殿的人,應該賞罰分明才對,怎麼這趙天劍一上來,就聽信葉採擷這女人的話,不調查,也不審問,直接得出了真相?

怎麼一時間,好像這些人都在和自己作對?難道自己有得罪他們的地方,但卻是自己都不知道的。他現在只知道,凡劍域有太妒他,只是應該和這兩人沒關係吧!

吳煜盡量冷靜,誠懇道:「前輩,此事真相併非是如此。我還是將從頭到尾的經歷,都說出來,再讓大家判斷是非過錯好了。」

幸好趙天劍還給他說話的機會,故而吳煜便從通天劍派遇到張浮屠說起,再說起自己進蜀山之後,為了躲避張浮屠,連續進入金丹洞、妖魔深淵,最後甚至逃出蜀山,直到有了噬魂符籙才敢回來。本準備和張浮屠死拼,沒想到遇到了萬劍仙戰,所以才藉助萬劍仙戰讓張浮屠打消了主意,卻沒想到今日回來千伏峰,對方還是對自己動手,甚至還要叛出蜀山。

聽完之後,葉採擷直接鼓掌,道:「想不到你吳煜在萬劍仙戰表現驚人,潛力無窮,連編故事的能力,都如此滴水不漏,有理有據,有頭有尾,實在令人佩服。」

這女人內心陰毒,言語之間最愛擾亂是非,吳煜不關心她說什麼,關鍵還是這趙天劍,他其實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在張浮屠的身上,可以搜出控魂丹,鎖骨架。也可以看出他沒剩下多少功績了。這些都是證據。還往前輩能夠還我一個清白。」

實際上說到這裡,周圍不少原先不明是非的浮屠殿弟子,都知道吳煜說的事情真假,幾位白衣刑罰殿弟子,也是若有所思,大概能明辨真相。

吳煜原本以為,大概可以安然度過這一關,卻不料那趙天劍面無表情,道:「小小年紀,心機如此之中,為擺脫張浮屠這配不上你天資的師尊,連控魂丹、鎖骨架這樣的東西都準備好了,真讓人嘆為觀止。想必星河劍聖關注你,也是你耍了不少心機和手段吧,吳煜啊吳煜,有天賦是好事,你卻不用在正道,我蜀山從不缺乏天才,所以一旦天才心術不正,我蜀山都不會絲毫珍惜,你今日鑄成大錯,犯下弒師之罪,在場幾百人都能證明。故而我判定此案結束,刑罰殿決定,即刻押送吳煜,到『萬劍穿心獄』。」

吳煜愕然。

所謂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便是趙天劍這樣吧。

這就奇怪了,吳煜又沒得罪他,反倒對他還算恭敬,為何他一上來,就要把吳煜往死里逼迫?

「前輩,我和張浮屠,早就沒師徒關係,也根本算不上弒師之罪吧1

他不斷要懲罰,還直接要自己慘死,這就誇張了。萬劍穿心獄,那是對付窮凶極惡的妖魔的地方。

趙天劍卻道:「你果真惡劣,他當你一天師尊,便是你一輩子的師尊,你以為他說解除了關係,你殺他就不用受到懲戒么?吳煜,摸摸自己的良心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