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12章 祭奠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本就在人的陣營,自然為人著想,否則就是叛徒了。 「可是,他的功績,青眼,我們都還沒取呢,就算是屍其他位置,也能換不少功績。」南宮薇指著青眼妖狼的屍體說。 「再不拿走,就又要被其他人搶走...

妖魔從人形化作本體,其場面是相當震撼的。??

吳煜可以看得很清楚,他從站著到俯身,手蓋在地面上,在這個過程之中,那一對手掌已經化作的狼爪。

同時,毛、尾巴,紛紛長了出來。

那人的腦袋,也在變長,其嘴巴張開,化作狼吻,人頭完全化作狼。

整個過程,也只有那一雙凶煞的青色眼睛,沒有再變化過。

轟!

吳煜眼前,站著一頭青眼黑毛的野狼,身軀不大,但是修長矯健,其牙齒和爪子,可比通靈法器,故而這青眼妖狼身上,就有不少煉製通靈法器的材料。

妖魔的屍體,都是挺珍貴的,而這青眼妖狼最珍貴的地方,自然是其眼睛,據說可以製造某種符籙。

吳煜倒沒有多想,只是將這青眼妖狼,當做是一個練劍的工具。

嗡!

剎那之間,兩者對殺!

嗖!

那青眼妖狼的度,簡直快到可怕,眨眼就失去了蹤影,唯有其青色雙眼在黑夜之中晃動,如同詭異的燈籠。

刺啦!

空氣中出刺耳的尖嘯,在黑暗之中的某個位置,驟然殺出兩道青色的光線,那青色的光線刺穿了黑暗,朝著吳煜激射而來。

這正是『青眼妖狼』的獨門妖法,名為『青溟眼』,看似簡單,實際上比通靈法器還要鋒利,可以洞穿的東西多了去!

此時此刻,吳煜全神貫注。?w?ww·1·cc

那青溟眼如穿透陰陽,一道沖向他的腦袋,一道沖向他的胸腹。

遠處,南宮薇緊張萬分,掌心不斷冒汗。

無形之中,彷彿看到這青眼妖狼十分高傲,以蔑視的目光看著自己。確實,他很驕傲,甚至不屑於用金剛劍符讓自己離開這裡。

但,吳煜要的,是粉碎他的驕傲!

三個月所學,早就在手中,氣海穴之中,丹元翻滾,被陰陽劍輪分開,分別湧向左右手,幾乎同時,劍修道術爆。

左手,七色神火劍一殺,劃過七重火浪,翻滾而去,在這火浪之中,一道撕裂般的劍意爆,幾乎是瞬間,和兩道青溟眼衝擊在一起!

呼!

一時間,火光將青溟眼淹沒。

但,這並不是結束,就在同時,吳煜以『神眼金劍』殺出最後的通天劍,那通天劍有通天之意志,一劍之下,青眼妖狼所在的位置,其空間幾乎生扭曲,產生無比強烈的震蕩,瞬間讓青眼妖狼身上撕裂出幾道深深的傷痕,鮮血噴涌而出。

其痛叫一聲,倒在地上。

戰鬥結束。

吳煜迅掠了上去,本想用銀魅纏住他,但是仔細一看,他不但外邊撕裂了很多傷痕,骨骼、五臟六腑都讓通天劍撕裂,已經處在重傷狀態,不用再鎖死他了。

吳煜沒想到,自己能這麼乾淨利落,打敗一個相當於金丹大道境第三重的對手。

這得益於白色金丹和陰陽劍輪,還有通天三殺劍術的霸道。

當他將神眼金劍伸到對方眼前,徹底掌控他的生死的時候,不但是這青眼妖狼,連那南宮薇,也再次驚呆,瞪大眼睛看著吳煜,那傻乎乎的樣子,倒也有趣。一

青眼妖狼痛苦睜開雙眼,審視著吳煜,艱難道:「到底是什麼境界,看似弱,卻強到這等地步1

「金丹一重,你信么?」吳煜問。

青眼妖狼目光變換,忽然他笑了,道:「看來我遇到了不世之材,我『青笙』能死在你手裡,運氣了。至少比死在一個窩囊的蜀山弟子手裡強1

吳煜本要殺他,這時候卻對他好奇了,他問:「這妖魔深淵,所有妖魔都在求金剛劍符,你為何不要?」

青眼妖狼很是艱難,忍受著痛苦,卻道:「我既然被抓到這裡,就沒想活著離開,我『青笙』只願死在有價值的人手中!你們蜀山用金剛劍符玩弄我們,我,不願接受這玩弄。」

假若妖魔真能湊夠金剛劍符,確實很離開,但數量是很少的。吳煜大概明白,假若哪個妖魔接近湊滿金剛劍符,蜀山這邊一般都會派專人清理,當然,這是不能讓妖魔知道的。

不過,這青眼妖狼確實很有骨氣。

要殺他么?

青眼妖狼,至少也頂十個功績,不殺他,吳煜怎麼取得修道資源?

但是,當他和這青眼妖狼對視,心裡總有一個拒絕的聲音。

「我吳煜,和他無冤無仇,為何要對他趕盡殺絕?」這是他詢問自己的。

那青眼妖狼見他遲遲沒有下手,道:「出手殺了我吧!我看出來了,你還有點不忍心,可是,你終究不懂,人和妖,終究不同陣營,終究是死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輸得很服氣,假若現在倒下的是你,我絕對不會客氣!你對我留情,才讓我青笙難堪1

吳煜眉頭皺了起來。

他心裡出現了許多的事情,包括萬青、包括護教之戰,包括九仙……

生命中出現過的妖魔,一個個湧現出來。

那一日,九仙說,人和妖都無善惡之分,人心有惡,妖心有善。

這妖魔深淵,是蜀山弟子對妖魔的屠戮場,可憐的妖魔,躲在暗處,苟且偷生,生不如死,或許青笙便是受夠了這等日子,好不容易眼前出現了一個不世之材,他寧願死在吳煜手裡,或許才是解脫。

「妖魔深淵……」吳煜心裡有些錯亂。

他有點不明白,自己到底該如何對付妖,如果和其他蜀山弟子一樣,讓他不分青紅皂白趕盡殺絕,他可能做不到。

噗嗤!

就在他出神、猶豫的時候,南宮薇見他遲遲不出手,著急萬分,先一步出手,斷了青眼妖狼的生機,吳煜低頭一看,那青眼妖狼用最後無奈的眼神看著自己,彷彿是在說,終究沒有死在你手裡。

「薇兒1吳煜陡然生出一股憤怒,瞪眼看著南宮薇,將之嚇退了兩步。

「哥哥,怎麼了?」南宮薇臉色煞白,被吳煜這一喝,眼眶一下就紅了,幾乎要流淚。

「呃……」吳煜混亂的內心終於回了神,他看了看青眼妖狼,再看看南宮薇,深呼吸一口氣,道:「沒,沒什麼。」

他覺得自己也不該怪南宮薇,她殺妖心切,對她來說,所有妖魔都是害死她至親的人,至少她的父親,是這樣告訴她的。

「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你剛才出神,我怕這妖魔狡猾,趁這機會攻擊你……」南宮薇委屈的說道。

「我知道了,剛才我也不是故意的,抱歉。我們走吧。」吳煜拍拍她的肩膀,微微一笑,這事情算是過去了。

他也問自己,他們本來的目的,不就是出來斬殺妖魔,賺取功績的,怎麼中途變卦?再者,這些妖魔殘害蒼生,而蒼生乃是吳煜同類,他本就在人的陣營,自然為人著想,否則就是叛徒了。

「可是,他的功績,青眼,我們都還沒取呢,就算是屍其他位置,也能換不少功績。」南宮薇指著青眼妖狼的屍體說。

「再不拿走,就又要被其他人搶走了。」南宮薇道。

吳煜回頭看了一眼,雖然心裡仍然有些古怪,但他還是收起了青眼妖狼的屍體,轉入另外的須彌之袋之中。

本來,他就是來這裡斬妖除魔的,似乎有點想多了,主要是這青眼妖狼有些奇怪,如果遇上的是那地底血鼠,吳煜估計也不會客氣。

走在路上,南宮薇眼眶仍然是紅腫的。

「怎麼了,薇兒。」吳煜問。

南宮薇擦拭了眼淚,道:「沒什麼,就是想念娘親了,雖然她走的時候,我只有六歲,可是她的笑容,我永遠不會忘記的……」

吳煜不知道該說什麼。

「哥哥,我恨妖魔,他們害人,殺人,不折手段,是這世界的毒瘤,總有一天,我要將他們除得一乾二淨,祭奠我娘親1南宮薇抬頭看著他,很認真的說道。

吳煜本想告訴她,也許妖魔的世界並不是她想的那樣,妖魔之間的感情,甚至有時候比人類更濃,只是又想起來,這樣的話對一個小女孩來說,無疑是顛覆性的傷害,她可能無法承受。

「算了,還是等她長大一些,再談談吧。」吳煜便收起了心思。

如果現在不殺妖,還留在這妖魔深淵做什麼?

如果不殺妖魔,他怎麼得到功績,沒有功績,他怎麼在這蜀山仙門崛起?

有時候內心固然矛盾,但他目前來說,不得不走下去,和南宮薇一起,在這廣闊而陰森的妖魔深淵遊盪,尋找下一個獵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