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185章 張劍仙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但是回頭一看,赫然看到此人就在自己身後,悄無聲息的跟著自己,一雙鋒利的目光,仍然是要穿透自己的樣子。 「你太慢了。」 張劍仙有點不悅道。 吳煜沒有多說,展開全力,飛馳而去...

放眼望去,此前因為護教之戰勝利而輕鬆、歡快的碧波群山,如今陷入了死寂和敬畏之中。

似乎人人都知道,如今的碧波群山,來了了不得的大人物。

「在通天仙宮。」

這兩位到來,風雪崖自然把最高處的通天仙宮給讓了出來。

通天峰上,兩個人影降落,正是吳煜和風雪崖。風雪崖在前,神情肅穆,帶著吳煜進入到通天仙宮之中,似乎他成了一個外人。來這裡朝聖似的。

「千萬要記得,別在裡面喊我師尊,我已經和所有人都打過招呼了,至少如今,我們所有人,都是希望你能去仙門,讓仙門看到我們通天劍派的存在的……」

在進去之前,風雪崖又叮囑了一聲。

「知道了。」吳煜點點頭,心裡仍然不太舒服。不過,這時候他已經感受到通天仙宮的內部,有個令人忌憚的絕世存在,其一舉一動,甚至是一個呼吸,都有令人敬畏的震懾。

很顯然,這是吳煜至今為止,遇到的一個最強者。

風雪崖這等,都差之甚遠。

兩人徒步走了進去。

仙殿之中,氣氛倒也不肅穆,老遠就能聽到藍華芸的聲音,她正在有說有笑,言語之中有討好之意。

當吳煜他們走了進來,這笑聲方才停止。

轉眼進了仙殿,大致看到了藍華芸、四長老,傳功執法長老,還有晚天欲雪、藍琉璃等通天劍派頂尖人物的存在,只是今日他們都站在下首,除了藍華芸,其他人都不敢多言。

再往上看,便是『仙門來人』。

吳煜的目光往上一掃,便看清楚了兩人,首先一位站在側方,其身穿暗金色長袍,袖口、衣襟等地著密密麻麻的劍,一件長袍劍氣洶湧,令人有窒息之感,再往上看,這是一位身材挺拔,眼神銳利,擁有一種至尊般貴氣的青年,眉目之間劍意十足,一看便是尊貴出身,其一舉一動,都彰顯著威勢和貴氣,超出眾人幾個檔次,吳煜也很明顯感受出來,此人已經結成了金丹,想必便是那『張師兄』的弟子,名為:黃晟。

那黃晟目光落在吳煜身上,略有挑釁之意,更多的是一種高高在上的蔑視,他們來自蜀山仙門,內心尊貴,倒也正常。

不過在另外一位身邊,這青年就遜色多了,那人坐在風雪崖曾經的位置,乃是唯一坐著的人,此人的威勢,可以壓住整座碧波群山,讓這碧波群山都陷入到死寂之中。仔細看去,此人竟然白眉白髮,尤其是白髮有齊腰之長,倒是面容十分年輕,英浚修道者受正氣所燃,相貌俊朗很正常,但要卓越氣質卻不容易,此人之英俊乃是天生,以男人標準來說,其眼耳口鼻幾乎完美,尤其是一雙眼眸,燦爛如星辰,倒是其中還有一絲陰冷,只要觸及,就能令人不寒而慄。

此人白髮、黑袍,實力、境界深不可測,他便是風雪崖口中的『張師兄』。不過,也就風雪崖和藍華芸敢這樣稱呼,其他人得稱呼其為『張劍仙』。

來到這裡,吳煜和那張劍仙一次對視,竟然如有東西進入自己身體那般,將自己看得透徹。無形之中,彷彿一切都暴露在此人冷眼之下。

果不其然,剛一見面,那張劍仙便道:「以鍛體凝氣,怪不得有這麼快的凝氣速度,一般我仙門弟子,才有鍛體之法。你能得到,著實不易。」

吳煜一驚,原來仙門中凝氣,竟然也有和自己一樣,靠著鍛體法門,突飛猛進?

不過,這事情藍華芸和風雪崖都不是很清楚,那隻能說,他們在『蜀山仙門』,是接觸不到真正核心的。

這張劍仙,一眼就看穿了自己。

風雪崖之前千叮萬囑,便是希望吳煜對這『張劍仙』恭敬一些,如今進來,便領著吳煜,對那張劍仙恭敬行禮。

不過,這才剛進來,那張劍仙便緩緩站了起來,一雙眼睛不斷穿透吳煜,而後他更是朝著吳煜走來,道:「據說,你殺了一隻九霄美狐?」

那一句話,字字壓制,彷彿要將吳煜剝個乾淨。

吳煜心裡略微意外,不太明白他為什麼把重點放在九霄美狐上。

但他只能點頭。

「那九霄美狐,擁有妖丹,你如何能殺她1張劍仙又進幾步,走到了吳煜眼前,他身高和吳煜相仿,但此時簡直如有十丈高,居高臨下,俯視吳煜。

對方對自己毫不客氣,那風雪崖都有些緊張,連忙道:「張師兄,是因為那狐妖大意,所以……」

「沒讓你說話,閉上嘴巴。」張劍仙冷眸掃了他一眼,冷淡說道。

風雪崖也只能閉嘴了。

自己如此尊敬的人,也讓這張劍仙呵斥,吳煜更不爽,便道:「生死搏殺,生就是生,死就是死,沒那麼多原因和理由。」

「哎呦,還挺傲氣,有意思,我喜歡。」在那張劍仙身後,那位叫做黃晟的金丹弟子嗤笑了一聲。

張劍仙倒也樂了,道:「你似乎有純陽之身軀,沒讓那狐妖給吸干,還真算是命大。走,帶我去狐岐山。」

說罷,他倒也沒聽吳煜應允,便直接越過他,走出通天仙宮,吳煜望向風雪崖,風雪崖使了個眼色,輕聲道:「尋找機會,拜他為師,別等他先開口,就跟你當初求我一樣……」

「嗯。」

當初被風雪崖所救,吳煜求他收下自己,態度真誠,可風雪崖不知道,今天的情況和那天完全不同。

吳煜還算心平氣和,走出通天仙宮,那張劍仙在虛空當中立著,站在一道劍影上,那劍影微微震動,每一次波動,都能給吳煜帶來內心的震撼,他雖然剛修道不久,但這時候這定然是道行很深的體現!

「御劍給我看看。」張劍仙道。

吳煜不是很喜歡這種命令的口氣。

但一想起未來仙道,想起風雪崖對自己的期望,他還是忍住了。

取出黑白道劍,御劍飛行,站在虛空之中,這時候,風雪崖他們都出來恭送。

「先走,狐岐山,帶路。」張劍仙又道。

此人如此強勢,顯然不能再問他為何去狐岐山,只能帶路了,吳煜沒有多說,直接御劍飛去,飛了許久,沒感覺到那張劍仙跟隨自己,但是回頭一看,赫然看到此人就在自己身後,悄無聲息的跟著自己,一雙鋒利的目光,仍然是要穿透自己的樣子。

「你太慢了。」

張劍仙有點不悅道。

吳煜沒有多說,展開全力,飛馳而去。

……

望著吳煜他們離開,風雪崖滿頭霧水。

這張劍仙,去狐岐山做什麼?

「莫非是說,只是一個借口,要單獨考驗吳煜?」想到此處,他覺得可能性要大上一些。

回頭,那張劍仙的弟子黃晟還在這裡呢,藍華芸和他倒是很熟絡,這時候正聊得正歡呢。

黃晟十分健談,臉上始終洋溢著一種高貴的笑容,有時候的讓人覺得溫暖,有時候卻令人產生距離感,甚至是敬畏感。

黃晟和藍華芸交談的時候,那黃晟的目光忽然落在了藍琉璃的身上,道:「這位就是你的侄女吧?」

「是的,她叫藍琉璃。」藍華芸眼神一閃,連招呼藍琉璃,讓她上前來。

「琉璃見過黃師兄。」在藍華芸的安排下,藍琉璃恭敬行禮道。

黃晟微笑著,背著手打量藍琉璃,目光直接、粗暴,絲毫無利益可言,不過,他越是這樣,藍華芸倒笑得很歡心。

「我師尊估計會在這裡呆上幾日,閑來無事,藍師妹可否帶我轉轉,讓我見識見識這碧波群山?」黃晟微笑道。

這下,大家都知道他對藍琉璃有意思了,要知道,這碧波群山和青天蜀山,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根本沒有任何可比性。黃晟才對這景色沒興趣呢,他之所以這樣說,顯然有興趣的是藍琉璃。

如此明顯,誰都明白。

他剛說完,藍華芸便道:「琉璃,還不謝謝你黃師兄,他見識廣泛,修為深厚,你有幸和他獨處,可是你的榮幸。」

她從前也是蜀山仙門的邊緣弟子,身份遠不如黃晟他們,如今甚至被派到這裡,雖然還保留著蜀山仙門弟子的身份,但也沒什麼人承認了。藍琉璃和藍水月,父母都是青天蜀山下的普通修道者,也算是被蜀山仙門淘汰的人,努力一生無法進入蜀山仙門,在一次爭端之中雙亡,故而他們才來投奔藍華芸,那時候藍水月還校

藍華芸培養她們,最大的願望,自然是將她們一起帶到蜀山仙門去。這些年來,她也一直期望被召回,可是隨著歲月流逝,希望倒越來越渺茫了。

若是這黃晟看上藍琉璃,那藍琉璃的命運,必然改變!蜀山仙門擁有浩瀚靈氣,就算不成為其弟子,只要有身份留在那裡,都是一場造化!

故而,藍華芸心情激動。

如此明顯,晚天欲雪一聽,自然頓生憤怒,連走上前來,道:「黃師兄,琉璃對碧波群山還不是很熟,就由我來帶師兄轉轉吧。」

此話一出,此處如同靜止。

那黃晟笑容僵硬,轉向晚天欲雪的時候,完全冷了下來,虎目圓瞪,一字一頓道:「你算什麼東西?廢物,給我滾,再讓我看見你,廢了你的修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