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164章 九仙的陰謀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進了一片花海之中,被香味給淹沒了自己。 不知道什麼時候,那九兒另外一隻手便伸進了吳煜衣物之內,將吳煜渾身上下摸了個遍,如同是一團火在吳煜身上流轉,那種滋味,又是爽快又是痛苦,吳煜一頭冷汗,只能...

「你說這九仙,到底想做什麼?」因為九仙的堅決,天一君和姜燮不得不暫時放棄。._

三方勢力的關係如紙一樣薄,姜燮和天一君,都不想在這時候捅破。

但今天的事情想起來,還真是憋屈,至少姜燮在中元道宗弟子們眼裡的威信,是大大降低了。

其中姜燮最想得到碧波群山,他表現出的**太強烈,故而這便是九仙的把柄,一旦衝突,她便以退出為借口,讓姜燮無可奈何。

「我不知道,但是結束之後,便是收拾她的時候,你覺得呢?」姜燮對天一君道。

天一君冷聲一笑,道:「我等鬼修,在東海馳騁,也沒受過這等氣,這女人如此囂張,哪裡有不辦她的道理。」

兩人倒是心照不宣的笑了。

至於這一日,他們倒是,這千年狐妖,到底能整出什麼辦法來。

……

萬劍石門這邊,因為對手都退出了萬劍陣,原來鄰近破碎的萬劍陣,稍微恢復了點元氣,風雪崖等人也有了大量恢復到巔峰狀態的時間。

但是,如今他們每個人都面色肅穆,甚至是憂愁,難看。

「師尊,那九仙又帶走了吳煜,且還不跟我們交換人質,她到底想做什麼?」蘇顏離眼眶微紅,面色有些蒼白,眉宇之間滿是愁色。

「上一次,她也是抓走了吳煜,但又不殺……」晚天欲雪想起了天域森林的事情。

那九仙,不惜為了吳煜,和姜燮他們交惡,不管怎麼說,都不符合常理。

這正是風雪崖最難以抉擇的時候。一看※△書.c.

藍華芸分析道:「若是放棄萬劍陣,去救吳煜,對方強者眾多,能成功的可能性很低,但是,而且只要放棄,萬劍陣一破,那幾乎就是直接開戰,我們都堅持到這時候了,說不定那裡能有人來幫助我們……」

她的目光,全在風雪崖的臉上。

「一旦這時候開戰,非但很難救吳煜,這中元道宗弟子的威脅也會消失,一旦斬殺了他們,會讓中元道宗的人更加憤怒,吳煜向來辦法多,吉人自有天相,我覺得,我們還是等等吧。」孤獨長老也說道。

「護教說得沒錯,都堅持到這時候了,況且九仙似乎並不想殺他,吳煜說不定還是有機會的,畢竟他已經逃出來了一次。」

「總而言之,如果去救他,通天劍派直接面臨戰爭,完蛋的可能性八成以上,若是先看看情況,說不定會有生機。吳煜是個堅韌,甚至是個可怕的年輕人,若不是這場戰爭,他絕對會是我們通天劍派幾乎不可能誕生的神話,這等天才,放眼整個東勝神洲,都舉世罕見,以他的氣運,實力,還有縝密的心智……」

藍華芸說這些,都是為了說服風雪崖不要衝動。

她並不是不在乎吳煜的生死,只是比較起來,整個通天劍派更加重要,從理智的角度上來考慮,這是最好的方法。

況且就如她所說,吳煜未必沒機會。

但是,身為吳煜的師尊,這是風雪崖最難選擇的時候,一邊是通天劍派,一邊是吳煜,要他如何抉擇?難道要用萬千弟子的死,去換吳煜的活?

那風雪崖握緊雙拳,英俊的面容,如今都扭曲了起來,他的神情十分厲害,咬牙切齒,怒視蒼天,目光所到之處,劍氣都在縱橫。

「吳煜,為師沒用,不能保你周全1

他悲憤一句,其中有多少掙扎,多少無奈,不管他做出什麼選擇,心裡還是難受。△k如今望著那仙轎的方向,仍然是在掙扎。

「師尊,我想師弟他,肯定是不希望你因為他亂了分寸,當他進入萬劍陣殺敵,應該就想到這結果了。他,應該信任你,會保全大局吧……」晚天欲雪雖然知道,說這樣的話,顯得他很沒有血性,可是,作為執掌者,誰能熱血沖頭,拿那麼多年輕弟子的性命開玩笑?

所有人都在看著仙轎那邊,九仙,到底想做什麼?

……

那仙轎被妖魔重重包圍,吳煜被扔回來之後,仙轎的大門已經修好了,看起來更加堅固,九仙關上那大門,當她不掌控吳煜的時候,吳煜便恢復了行動能力。

當然,在這狹窄空間裡面,吳煜便是這九仙的瓮中之鱉,他便沒有徒勞掙扎,而是觀想心猿,甚至緩慢念著『內在金剛經』刺激自己。

「九仙,你到底想怎樣?」

吳煜是無語了,還以為被抓住之後,會馬上被換回通天劍派去呢,他多殺了幾個凝氣境第九重,那也認了,反正都要最終廝殺,卻沒想到這九仙神神秘秘,竟然又和姜燮對抗,金屋藏『嬌』。

九仙扯開臉上那面紗,一時間那驚世之面容,又展現在吳煜眼前,那舉世之間獨一無二的魅惑之術,哪怕吳煜對她再警惕,也會有呼吸都困難的感覺,甚至身體都不由自己掌控。不得不說,這九仙的美,她的嬌媚,是可以禍國殃民的。

和她對視,哪怕不敢接觸她的眼眸,都會渾身燥熱,想肉狐妖,憐惜她,疼愛她。

如今九仙委屈的看著吳煜,可憐兮兮的道:「吳煜怎麼可以凶九兒呢,九兒才和吳煜分開那麼短的時間,吳煜就不愛九兒了嗎?」

「我愛你個頭。」這女人又粘了上來,堂堂千年妖魔,一會兒冷厲殘忍,一會兒又小鳥依人,吳煜覺得自己是在對付不了她,和她交鋒,還不如出去戰那金丹姜燮。

「吳煜真會開玩笑,怎麼能只愛九兒的頭呢,你要愛,便愛九兒的全身哦。」

那九仙緩步上前來,步態動人,婀娜多姿,令人時刻都離不開眼睛,彷彿是在看上天最美的藝術,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能令人內心火熱,哪怕吳煜念著內在金剛佛,也時常會在她這傾城面貌之中,迷失自己的時候。

「我……」

一句話還沒說完,那九仙一隻小手,便拉住了吳煜,那瞬間當真有一種觸電的感覺,不只是魅惑,還要妖法,妖元,反正不知道這千年老妖婆有什麼手段,當她拉住吳煜的手,吳煜就動彈不得,他的肉身巨力,可是相當恐怖的啊!

「你想做什麼?」

「九兒要給吳煜檢查檢查。」

「檢查什麼?」

「吳煜要當九兒夫君,九兒肯定要對吳煜的身體,了如指掌,不是嗎?」

那九仙抬頭看著她,嬌俏一笑,這一笑讓吳煜失神得厲害,彷彿摔進了一片花海之中,被香味給淹沒了自己。

不知道什麼時候,那九兒另外一隻手便伸進了吳煜衣物之內,將吳煜渾身上下摸了個遍,如同是一團火在吳煜身上流轉,那種滋味,又是爽快又是痛苦,吳煜一頭冷汗,只能通過加念那內在金剛佛的痛苦來讓自己清醒。

這狐妖一邊『檢查』,一邊瞪大眼睛,天真的看著吳煜,因為看到吳煜臉色掙扎,神情窘迫,嘴角邊帶著一絲竊笑,吳煜根本不敢看她,一看之下,便會陷入那眼眸中的深深漩渦之中。

他畢竟年輕氣盛,血氣方剛,九仙這等魅惑,確實致命,難以招架。

「呃……」

甚至,她湊上前來,伸出那粉色的小舌,在吳煜脖頸、臉頰、手指等位置輕舔幾下,讓吳煜渾身激靈,那觸感當真如火一樣,在他渾身燃燒。

「滾開1

吳煜在沉醉之前,鼓起渾身的力氣,雖然身體在其掌控下沒法動彈,但總算是怒罵了一聲,嚇住了九仙,讓那九仙面帶委屈,終於放開了吳煜。

「不就是舔舔呢,幹嘛凶九兒?」九仙想起了吳煜剛才的窘迫,不由得又笑了,那骨碌碌轉動的眼睛,靈動、空靈,讓吳煜想象到雪山中的一隻白狐。

自從吳煜心神才鎮定了一些。

「我覺得,是不是應該坦誠相對?你若是對我有什麼企圖,大可以直接說出來,這樣遮遮掩掩只會讓我討厭你。」吳煜腦子轉得飛快,卻也想不出逃離這裡的方法。

九仙打量著吳煜,喃喃說道:「雖然已經很好了,但是,似乎還差一點呢。」

「你說什麼?」

九仙回過神來,微微一笑,道:「吳煜,很多時候,你都把九兒想的太壞了,九兒會向你證明九模比如現在,我們就在這仙轎裡面,我不碰你,你大可以繼續修鍊,甚至衝擊到凝氣境第八重,而我也不打擾你,不去攻擊碧波群山,可好?九兒現在,只想和你共處一室。」

聽到這話,吳煜真是愣了,她抓了自己,把自己困在這仙轎里,讓自己去修鍊,且還為碧波群山拖延時間?她到底想做什麼?

這個女人,當真如謎。

「你要對我好,為何不直接退出戰鬥,甚至幫助我們對付姜燮,那樣,我還可能會真正感謝你。」

吳煜很不信任她。

忽然,冥瀧激動的叫嚷起來:「姑奶奶我終於想起來,這騷狐狸想對你做什麼了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