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159章 內心衝突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 「哇哇1 更多人彷彿被命運審判,拚命痛哭,臉色更加慘白。 萬劍陣之外,諸多中元道宗的弟子面面相覷,許多人也是臉色難看,他們固然知道姜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卻沒想到,他竟然連上千個精英...

就在剛才,姜燮還真讓吳煜嚇住了。△一◇

可聽九仙那麼一說,想起吳煜在中元仙山,一樣是雷聲大,雨點小,根本就沒真正殺幾個人。

他就明白,通天劍派大多數人,心裡都有一種可笑的道義,尤其是這吳煜,看起來一身正氣,跟風雪崖差不多,這樣的人,怎麼可能一下就殺了上千個無辜的弟子?

姜燮是明白,他和風雪崖,和通天劍派的區別的,譬如說他自己,遇上這樣的情況,絕對是必殺無疑。

「他,絕對不敢殺人。」姜燮篤定的跟中元道宗的幾位長老保證。

「不信,那就試試。」

實際上,在凡間帶兵打仗時候,吳煜也從來不殺投降的士兵,更不會濫殺。也許這上千人之中,有不少善良之輩……

當姜燮等人先是退出萬劍陣,吳煜終於鬆了一口氣,實際上他身上也是冷汗連連。

他其實並沒有做好,一次性滅殺上千人的準備,那是一道坎。

卻鬆一口氣的瞬間,心弦再度繃緊,目光也重新冷厲,那是因為姜燮剛剛出去,這時候,那接近二十人的隊伍,竟然重新踏入進來。

風雪崖等人,陡然睜開雙眼,稍微休息之後,再度運轉萬劍陣!

漫天劍氣,再度阻擋敵人。

這一次,對手更加決然,一出手便是攻殺,尤其是以姜燮為,格外兇猛,看來是要一鼓作氣,攻破萬劍陣。

「姜燮1遇到這情況,吳煜心裡怒火翻滾。

「難道,你竟然想置這上千弟子,生死不顧么1

吳煜怒喝之中,再度收緊摩雲藤,那摩雲藤上的倒刺,刺在諸多弟子脖頸處,頓時之間,不少弟子慘痛,哭嚎。△※.︿1書k壹

見那姜燮如此決然,弟子們不由得流露出了絕望神色,甚至有人膽敢怒罵自己的宗主。

連萬劍陣之外的中元道宗弟子,一時間也是心寒,愕然。

「再前進一步,我就不客氣了1吳煜大喝一聲,再收緊摩雲藤,一時間,整個碧波群山響起了驚天動地的慘叫。

那姜燮竟然抬頭一笑,道:「你儘管殺就是,等我們攻破萬劍陣,會為他們報仇的。」

而後,他面向那些弟子,道:「只要我們攻下碧波群山,諸位請記住,你們都是我中元道宗的英雄,我姜燮會在此處,給諸位修建陵墓,讓我們中元道宗所有的後輩,都記住各位的大名1

這句話說出,更是引來一陣痛苦!

姜燮,竟然絕情到如此程度!

「姜燮,你這不擇手段的烏龜王八蛋!你該死,該下萬重地獄1摩雲藤掌控中,甚至有人更痛恨姜燮。

「哇哇1

更多人彷彿被命運審判,拚命痛哭,臉色更加慘白。

萬劍陣之外,諸多中元道宗的弟子面面相覷,許多人也是臉色難看,他們固然知道姜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卻沒想到,他竟然連上千個精英弟子都能犧牲!

那一瞬間,所有的壓力,都壓在吳煜的身上。

顯然,這些弟子的生死,似乎攔不住對手了,如果他們保持這等程度,萬劍陣很快就會滅亡。

「殺,還是不殺?」

對方如此過分,這個問題,卻困擾在吳煜的心裡。

他看了過去,這可是上千條活生生的生命,恐怕他們都跟自己一樣,懷著夢想進入到中元道宗,其中可能有人,一心善良,從來沒有害過別人。

進攻碧波群山,有罪的是姜燮,是中元道宗的高層,他們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要死在這裡?

最關鍵的是,一次性殺了這上千人,難道自己是魔鬼么?

這上千人,哪個不是鮮活的生命?他們哀求、渴望的看著自己,每一個的眼神、表情、淚水和絕望,絕對不只是一個冰冷的數字。

那一刻,吳煜確實掙扎了。

他沒想到,修仙的道路上,會有這麼多的掙扎。這是人性和理性的挑戰,人性上,他不能這樣做,這是違反天道,有損功德!理性上,不殺人,怎麼震懾姜燮和中元道宗!

「我要是你,就拿出宰了這些人的架勢來,那姜燮明顯是吃准了你不敢殺人。」冥瀧無聊,翻翻白眼說了一句。

「是么?」

原來是這樣,看來這姜燮還真是了解自己。

不只是吳煜,換做任何一個通天劍派的弟子,讓他一次性殺上千無辜之人,誰能做到?不怕天道懲罰,不怕做噩夢么?

這可都是殺孽!

「呼……」吳煜始終沒有攻克自己的內心,真正下殺手。這是命運送給他的難題,他心裡清楚,如果自己足夠強大,這便不是難題,他根本不需要通過殺人來震懾對手!

「吳煜。」忽然,晚天欲雪走上前來,抽出了他的法器長劍,驟然一斬,頓時之間,一個叫嚷得最凶的中元道宗弟子被他斬了腦袋。

他的動作,震顫了眾人,吸引了眾人的注意,而後他對吳煜道:「我通天劍派的弟子,心有道義,不做折損功德之事,殺一人為豪傑,殺千人為惡鬼,我們師兄弟,絕不讓你背負這負擔,諸位,上來1

或許晚天欲雪最能明白吳煜,因為很顯然,他也做不到,哪怕是風雪崖,也沒法去做這惡鬼,這是他們和鬼修、妖魔最大的區別,如那赤海七鬼,那一個手上沒有十萬性命?

一時間,那上千位通天劍派的弟子,齊刷刷的走上前來,每人站在一位中元道宗的弟子順便,他們雙手握住法器長劍,架在那些中元道宗弟子的脖頸上,準備好斬,正好每人對一個!

「每人殺一人,就算有損功德,那也是兄弟姐妹們平攤!吳煜,殺人這事,交給我們就成1晚天欲雪這時候拿出大師兄的風範來,剛才那一斬,已經震懾住了吳煜,如今他高高舉起法器長劍,上千人都舉起長劍!

那閃爍劍光衝天,此等場面,如何不嚇人?

通天劍派面臨如此危機,他們又如何不痛恨任何一位中元道宗的弟子?

戰場之上,還真沒有善惡之分,只有陣營之分!

「通天弟子,聽我號令,殺1隨著晚天欲雪的號令,眾人的法器長劍,正要齊刷刷斬下,將上千人斬!

這些通天劍派的弟子,可不是吳煜一個人,吳煜可能沒法做到一次性殺上千人,但是他們每人殺一人,絕對是輕鬆至極,絕對不會有任何做不到的可能!

「住手,我退出1姜燮吃准了吳煜沒法動手,但晚天欲雪一來,他只能敗退,那些中元道宗的長老們也不答應,一時間,他大聲呼喊,帶著長老狼狽逃出去,結束了對萬劍陣的攻擊。

這上千弟子的威脅,可終於有效了。

通天劍派這邊,大部分弟子的劍都停在半空之中,也有少數幾人快了一步,斬下級,更是嚇慘了周圍的中元道宗弟子。

在晚天欲雪的號令下,眾人暫時不斬,但是那法器長劍,還是架在那些弟子的脖頸上。

一時間,如人間地獄,慘叫連連,很多弟子被嚇得癱倒在地上,已然失禁。

「呼呼……」戰場上,一時間恍若靜止。

姜燮帶著中元道宗退出,站在萬劍陣之外,也是一個個面色慘白,陷入到了掙扎當中。

他們不得不承認,吳煜這次真的給他們帶來威脅了。

這事情變化,甚至吳煜自己都沒想到,他問:「師兄,我是不是太孬種了?」

晚天欲雪微笑搖頭,道:「這可不能算,我們劍修,絕對不能走上殺戮狂魔這條路,這是師尊教導我們的,修道,心中需要有原則,要殺該殺之人,絕對不能被殺戮蒙蔽了自己的雙眼,你今天若是下了殺手,我們恐怕才會不認識你,吳煜,守住你心中的正道,絕對沒錯。」

有他這句話,吳煜才過了這道坎,剛才那瞬間,他真的有一種瞬間殺了上千人的想法,那是一種艱難的掙扎。

「是師尊讓我來幫助你的。或許,他也擔心你動搖了自己的意志。」晚天欲雪道。

原來如此,吳煜抬頭看去,只能看見風雪崖的背影,他仍然在操縱萬劍陣,如今姜燮雖然退出了,但是赤海七鬼和妖魔們,仍然沒有停止,如果是萬劍陣完好狀態,風雪崖甚至可以重創他們,但是如今,哪怕姜燮退出,這萬劍陣仍然有些不穩,恐怕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這上千人,最大的效用,也只是讓姜燮暫時不出手,但以姜燮內心之狠辣,其實堅持不了多久,更不可能讓他做其他事情,否則,他還真會讓這上千人犧牲。」

晚天欲雪道。

吳煜自然明白,他所見過的人之中,內外最不一樣的就是這姜燮了,表面上如仙人那般,心中卻是一個魔鬼。

如今算是又僵持了下來,缺少了姜燮和中元道宗,九仙他們的破壞緩慢了下來,風雪崖他們休息之後,恢復了不少,但這樣下去,仍然是對通天劍派不利的場面。

吳煜將摩雲藤交付給晚天欲雪。

「師弟,你想做什麼?」晚天欲雪一驚。

「進萬劍陣,殺該殺之人。」

如今,吳煜只能這樣做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