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130章 斬姜鼎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 那一聲姜哥哥,叫得姜燮老心都蕩漾了。 「狐妖魅惑,當真罪人,怪不得不少人為求狐妖一夜,連性命都不要。」 不過,九仙一直都不露面,也不禮貌。 畢竟,三方聯合,是平等的...

那一道金光,讓吳煜絕處逢生。

「定是仙國監察令驚動了他,而申屠長老剛才一吼,雖然傳不到碧波群山去,但假若師尊那時候到了附近,便可鎖定這邊1

應該是只有風雪崖自己。

藍華芸肯定還需要留在碧波群山,防止中這調虎離山之計。

不過,光是風雪崖自己,獨戰三個凝氣第十重都沒有問題。

「嗯?」雷溟鳥正準備滅了不斷挑釁他的晚天欲雪。

他還在天域森林之上,故而對外邊的動靜很敏銳,當吳煜看見風雪崖那道金光之後,他很快也看見了。

「金丹強者,風雪崖1

雷溟鳥竟然二話不說,直接掉頭,放棄攻擊晚天欲雪,扇動那巨大的翅膀,釋放出萬千閃電雷霆,飛馳而去。

里啪啦!

在風雪崖到達這裡的時候,雷溟鳥就逃到了數十里之外,甚至更遠。

吳煜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距離風雪崖更遠了。

他不禁苦笑。

看來,自己用仙國監察令救了所有人,但是雷溟鳥太敏銳了,所以,沒能救得他自己。

隔著這麼遠,風雪崖要救其他人,應該看不見這雷溟鳥身上渺小的自己的。

實際上就如吳煜所料,風雪崖確實沒能看見他。

「雷溟鳥走了1眼看著就要虐殺申屠長老,神二君忽然看到天上雷霆消失,他驟然動手,不禁懷疑。

「七妹。」

神二君看起來憨厚,實際上並不笨,他驟然停手,竟然放棄了對手,沖向七雲姬,那七雲姬也放棄了對手,沖向他,兩人驟然衝撞在一起,化作黑色的煙霧瀰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蔓延,迅速隱沒在天域森林之中。

他們身為鬼修,對正道強者的氣息十分敏感,隱約之中,他們大約感覺到通天劍派的方向,正有可怕的氣息降臨!

倒是姜鼎有些莫名其妙

「雷溟鳥,神二君,你們1他滿臉震驚,這時候直覺告訴他,他應該逃離,但是姜君臨一死,他沒有任何收穫的話,回去根本不知道如何更姜燮交代,故而心裡很是不甘心!

就這麼瞬間的遲疑!

驟然之間,一道金光炸碎無數樹枝,出現在其眼前,姜鼎睜眼一看,正是沐浴在金光當中的風雪崖!

那風雪崖,面色冷漠,手中劍氣衝天!

「逃1

姜鼎再不甘心,看見風雪崖之後,也是什麼都顧不上了,直接瘋狂逃離。

「想走1

風雪崖身影一閃,追逐了上去,一時間,前方大片森林,轟然倒塌,金色的劍氣肆虐,將方圓三里之內,全部夷為平地!

「師尊1

「掌教1

當看到風雪崖出現,瀕死的人們,終於看見了希望,忍不住抱在一起,熱淚盈眶。

他們是在死亡邊緣上,被風雪崖拉回來了。

這是個巨大的意外。

連申屠長老,都沒想到風雪崖會出現,他只是在做最後的掙扎罷了!

轟轟轟!

前方森林不斷轟鳴,那金色的劍氣簡直碾壓對手。

忽然,驟然停止。

啪!

一個陰影被扔到了地上,正是被法器五花大綁的姜鼎,他身上滿是鮮血,仔細一看,竟然是雙手雙腳,都已經被風雪崖斬掉了。

如今滾在地上,面色蒼白如紙,不斷顫抖,動彈不得。

風雪崖面色鐵青,上前來一看,晚天欲雪受傷,其他人還好,不過一數之下,發現少了三個,吳煜,趙長天、易清風。

直到這時候,蘇顏離才能和他說話。

「師尊,吳煜讓雷溟鳥抓走了1

「什麼1

少的三個人,風雪崖自然最關心吳煜,這時候申屠長老應該恢復了些,風雪崖二話不說,御劍飛天,到了天域森林上空一看,在他擊潰姜鼎的那段時間,雷溟鳥早就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了。

四周,完全沒有雷溟鳥的痕。

至於鬼修,本就及其擅長躲避,在這天域森林之中,要找到他們也無比困難。

風雪崖臉色難看,朝著印象中雷溟鳥逃走的方向追擊了半個時辰,都沒有任何痕,顯然對方中途就改變方向了。

其他弟子還在申屠長老那邊,且風雪崖擔心還有對方的勢力留在這裡,他只能先回去。

眾人看到風雪崖空手回來,便知道結果了。

「掌教1申屠長老豁然跪在地上,眼睛通紅,道:「是我沒守護好他們,都是我的錯1

風雪崖深深吸了一口氣,可見他目光中有多少怒火,當然,這並不是針對他們,而是針對對手。

「怎麼回事?」

他扶起申屠長老。

實際上,在這種危機之下,申屠長老能走到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

至少,他保住了五個弟子。

莫詩書最先冷靜了下來,將吳煜那須彌之袋的事情說了一遍,讓風雪崖明白這經過。

「師尊,你怎會知道我們遇險?」莫詩書問。

風雪崖沉默了,許久才道:「吳煜捏碎了我曾經給他的仙國監察令。」

眾人這才明白,吳煜雖然被抓了,但其實也是救了他們。

「趙長天、易清風兩人,被雷溟鳥殺了。吳煜被雷溟鳥抓走了?」風雪崖臉色鐵青問。

蘇顏離眼眶中滿是淚水,她有些顫抖的抓著風雪崖的胳膊,道:「我……你去把吳煜救回來吧……我們現在沒事了,他們不敢上來了。」

這一場驚魂,讓她失魂落魄。

風雪崖無奈搖頭,道:「雷溟鳥速度不亞於我,一開始耽擱,現在更追不上了。不過,他追逐你們的事情,沒用上全力,顯然對這個任務他不是很用心。」

風雪崖對雷溟鳥的了解,超過姜鼎他們。

這裡面有疑點。

申屠長老道:「是了,吳煜斬了姜君臨,他不殺吳煜,反而抓住吳煜,姜鼎向他討要,他都不給,後面卻絲毫不猶豫就殺了趙長天兩人,說明對他來說,吳煜對他們有更大的作用,這說明,他們應該不會殺吳煜。」

這說得有道理。

聽到這話,蘇顏離方冷靜了一些。

風雪崖望著這些年輕的弟子,經歷這一場生死追擊,他們如今都很茫然。

他提劍刺在一邊姜鼎的脖子上,道:「我問你,雷溟鳥抓吳煜,為什麼?」

姜鼎怒笑道:「你們都是將死之人,我懶得回答。」

一邊,蘇顏離冷聲道:「師尊,追擊的途中,他和雷溟鳥有爭吵,但雷溟鳥就是不肯把吳煜給他,顯然,他也不知道原因,應該是那雷溟鳥的私心。」

風雪崖皺眉想了一會,道:「吳煜對雷溟鳥沒什麼用處,應該是那九仙有什麼目的,至少不是什麼好事……」

「師尊,那該怎麼辦……」

風雪崖看了一眼姜鼎,道:「對姜燮來說,這姜鼎的作用更大,我立刻傳信,讓姜燮知道姜鼎在我手中。不用說交換,他也該明白,要想保住他弟弟的性命,就不能動吳煜。否則……」

否則,就是魚死網破。

只能這樣了。

吳煜對風雪崖,和姜鼎對姜燮,在情感上是相等的,只是姜鼎畢竟是個凝氣境十重,是個能左右戰局的人物。

算起來,通天劍派未戰先折損對方一名大將,還算是贏了。

至於趙長天、易清風,這是命,沒辦法。

風雪崖望著雷溟鳥離開的方向,忍不住嘆了口氣。

「從一開始,你就多災多難,希望你能跨過這一劫,磨練能使人成龍,但願能看到你更強大。」

吳都、仙緣谷,天域森林!

仙緣谷都沒死,可見吳煜氣運雄渾。

……

中元道宗,下元山。

山上,姜燮和天一君正在對弈。

雙方下屬、兄弟,各在一邊觀戰,觀棋不語。

山風凜冽。

忽然,天一君尷尬笑了,道:「姜宗主閣下果然厲害,是我輸了。」

「一局罷了,天一君天賦異稟,再來幾局,我怕是要輸慘。」姜燮手扶長須,爽朗笑了。

「九兒,可要來一局?」姜燮望向遠處被群妖護在中間的仙轎,從頭到尾這九仙都未曾真正露面呢。

相傳,這九仙有禍國殃民之姿色,乃絕世之紅顏禍水,不可輕易顯露人前,若是讓凡人和普通修鍊者看了她的樣貌,勢必都會引發血流成河。

光是聲音,就讓許多人承受不住了。

「九兒不善棋藝,多謝姜哥哥……」那仙轎之中的嬌柔聲音,著實讓人迷醉,聽她講話,便像是沉浸在美人香懷之中。

那一聲姜哥哥,叫得姜燮老心都蕩漾了。

「狐妖魅惑,當真罪人,怪不得不少人為求狐妖一夜,連性命都不要。」

不過,九仙一直都不露面,也不禮貌。

畢竟,三方聯合,是平等的。

在涉及利益之前,至少是如此。

他們已經談好了。

他中元道宗,只要碧波群山這山門,其他什麼都不要。

赤海七鬼,需要一半法器,一半仙靈和其他雜物,還有全部的修劍道術。

九仙,則要另外一半法器和仙靈,還有通天劍派所有的俘虜弟子,不管是活人還是死屍,都要。

大家各取所需,十分完美。

姜燮看似什麼都不要,而實際上那碧波群山,靈氣浩瀚,才是真正的寶貝。

「等他們抓著那些親傳弟子一回來,我們就差不多可以發動攻擊了。」姜燮道。

「是的。」

他們之所以下棋,也是消磨時間,等姜鼎他們歸來。

實際上,三方勢力,這時候已經集結好了。

一旦有俘虜,或者是死屍,都行。

就在這時候,天邊出現了雷溟鳥的影子,大家都笑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