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122章 天一君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傳功長老木歌搖頭嘆氣。 申屠長老道:「唯一依仗的就是這些年,兩位『至尊』一起臨摹的防守大陣『萬劍陣』,守護山門,一旦『萬劍陣』被攻破,我們通天劍派的年輕弟子們,就要直接面臨仙道戰爭的衝擊,...

琉璃天山,琉璃仙宮。◆

雪山冰晶般的宮殿,屹立在仙山之上,確實有那仙宮的感覺,遊走在這仙宮中的人兒,就如仙女下凡。

在那琉璃般的仙宮之中,兩個女子相對站立,正是丰韻、霸氣橫生的藍華芸,和溫婉動人的雪琉璃。

兩人談論了片刻,藍琉璃目露愁思,道:「姑姑,中元道宗如此過分,竟然和鬼修、妖魔勾結,就沒人能製得住他們呢?」

藍華芸冷笑一聲,道:「我們這邊區域,乃東勝神洲之最東,遠離核心,算是世外之地,對東勝神洲那些修道者,實在不值得一提,所以算是『天高皇帝遠』,短時間之內,很難有人來管的。」

「等有人管了,估計這碧波群山,已經被姜燮給佔了。」藍華芸補充了一句。

「那,是否可以向『那個地方』求助?畢竟,通天劍派是它的一部分。」

說起那個地方,藍華芸搖搖頭,道:「太遙遠了,時間上可能來不及,他們也未必會重視,假若他們真的趕到,時間恐怕也不夠。」

「真的如此緊迫么?」藍琉璃擔憂道。

「嗯,不知道他們在準備什麼,實際上,他們應該更早攻擊。即使這樣,也許殺了楊傾,差不多就是一個信號了,我估計,過不了幾日……」

藍華芸臉色難看,和風雪崖競爭了那麼多年,沒想到這時候,卻有外人來侵犯。.ww.●

「那我們該如何應對?」藍琉璃道。

藍華芸看了她一眼,道:「不關你事,打退他們主要還是看我們。」

「姑姑,我已經凝氣境第八重了。」藍琉璃不甘心道。

「那又如何?」藍華芸態度堅決,不想讓藍琉璃參戰,她目光一凝,問:「琉璃,你是不是愛上那晚天欲雪了。」

「呃……」藍琉璃怔了一下,有些惶然,問:「姑姑怎麼忽然問起這個問題,這不重要。」

「你說。」藍華芸霍然站立,威勢鎮壓。

那藍琉璃這才支支吾吾,道:「這只是兒女私情,和劍派存亡比較,只是小事……」

「我反對。」藍華芸斷然說道,而後語重心長道:「琉璃,你和他不是兩個世界的人,等度過了這道劫難,我是要申請把你送到那個地方去的,到時候,你們就會永遠的分開,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根本沒有可能1

「我……」藍琉璃淚光閃爍。

假若真去了那裡,就是永生不見?哪怕見了,也有鴻溝了吧。

……

中元道宗位於碧波群山東邊的『中元仙山』之上,『中元仙山』乃是一座高峰,比起通天峰都要高上兩倍,人數眾雷冢以『中元仙山』為核心,建造了諸多修道宮殿。◆

在『中元仙山』的西邊,有一座『符離宮』,那便是『中元道宗』的『太子』姜君臨之地盤。

自從通天劍派歸來之後,符離宮便不斷傳出咆哮、怒罵之聲音,直到最近,這聲音方消沉了下去。

符離宮內,四處都貼滿了符紙,正中有一幅巨大的八卦圖案,四處都有一股正義凜然之氣,彰顯著名門正派之大義大氣。

不過,在這符離宮之內,卻站著七個頭戴斗篷,渾身黑衣,打扮裝束和幽靈姬十分相似的女子,身材有高有矮,有男有女,樣貌不同,倒是每個人身上,都有一股過那幽靈姬十倍以上的煞氣、殺氣、鬼氣。和他們比起來,幽靈姬只是個小孩。

有他們站立在這裡,整個符離宮彷彿擠滿了冤魂,只要仔細一聽,便能聽到那低聲鬼哭,窗帘、床底、柱子、門角處,甚至有鬼影飄過,那地下更是隱約有陣陣鼓動傳來,彷彿有巨獸在腳下爬走。

雖然戴著斗篷,但那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卻根本無法掩飾,這七位一看便是殺人如麻之輩,修鬼神之道,乃是那東海之中,赫赫有名的赤海七鬼。

當然,他們自稱是『赤海七仙』。.ww.●

這符離宮之內,赤海七鬼站在一邊,而另外一邊,是穿著黑白道袍,正義凜然的姜燮,他背手而立,在他眼前,便是盤坐在地上的姜君臨,這時候,那姜君臨修鍊完畢,擦去額頭上細密的汗珠,站立了起來。

「恢復了?」姜燮問。

「嗯,聚元丹確實有效,膻中穴恢復后,因為以前凝聚過法源,如今重新凝氣,只需要消耗凝氣丹就行了。現在已經恢復到之前的水平了,就是不知道,會不會留下禍根、後患。」說到後面,姜君臨就想起了自己被吳煜打敗的場面,頓時間,臉色變得陰狠,癲狂了起來。

「爹!那吳煜欺辱了我兩次!這次更是差點廢了我!如此深仇大恨,我定要讓他血債血償,我要親手滅了他,將之碎屍萬段,讓他嘗盡世間所有**,痛苦至極死去,方能解我心頭之恨1

他在中元道宗無法無天,修道至今,都沒受到過如此屈辱。

姜燮眉頭微皺,道:「你莫讓仇恨蒙蔽了自己,那吳煜確實不錯,但錯就錯在是通天劍派的人,註定沒有未來,你的目光應該放更加長遠一些。端正自己,衝擊大道。」

「是,爹!但是我需要滅了他,方能走下一步,否則這會是我永遠的心魔1姜君臨低聲,歇斯底里,幾乎是咆哮。

姜燮皺眉道:「短時間之內,你怕是鬥不過吳煜。◆■■◆●」

姜君臨冷笑道:「只要能殺他,誰還管能不能斗過他!我們攻打碧波群山之日,就是這吳煜身受地獄之苦之時1

「呵呵……」就在這時候,那身後赤海七鬼之中,為的一位,身材矮小,猶如十歲孩童般的人卻笑了起來,他聲音粗獷,是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天一君,莫非有什麼好辦法?」姜燮回頭,看著那赤海七鬼,當他看向這天一君的時候,眼神十分凝重,顯然這最矮小的天一君,乃是赤海七鬼的老大。

「我有一物,可讓姜公子正面打敗對手,更可讓他的對手,受『百鬼噬身』之苦,永世不得生。」天一君笑了。

「妙極!多謝天一君前輩1姜君臨興高采烈。

他和吳煜的矛盾,從吳都開始延續到今日,兩次戰敗,一次被廢,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如今一想起吳煜,自然恨得渾身顫抖。

「姜宗主,九仙還沒到呢?我們都等不及了呢。」那赤海七鬼之中,有一個嬌滴滴的聲音,比幽靈姬的聲音更加動聽。

姜燮笑了,道:「七雲姬莫要著急,我猜,就是這幾日了。到時候……」

……

通天仙宮!

通天劍派最強,最核心的幾位人物,如今都相對而坐。

有掌教至尊風雪崖、護教藍華芸,五長老,包括申屠長老、獨孤長老、公孫長老等五位。

還有傳功長老、執法長老。

一共九人,乃是通天劍派的核心強者。

「赤海七鬼聯合起來,擁有相當於一位金丹強者的實力,加上姜燮、九仙,一共三人。他們手下有不少凝氣九重、十重。數量至少過十個,我們雖然比中元道宗強,但他們聯合,確實過我們一頭。」傳功長老木歌搖頭嘆氣。

申屠長老道:「唯一依仗的就是這些年,兩位『至尊』一起臨摹的防守大陣『萬劍陣』,守護山門,一旦『萬劍陣』被攻破,我們通天劍派的年輕弟子們,就要直接面臨仙道戰爭的衝擊,那就……」

說到這裡,他心裡很是擔憂。

「莫要長他們志氣,滅自己威風,兩位至尊的萬劍陣,對方未必能攻破。真正廝殺起來,我們魚死網破,還怕他們?我就不信,那姜燮不怕他中元道宗損失慘重,得不償失1公孫長老怒道。

「他們也怕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吧,真逼急了我們,全部拚命,我看他們怕不怕元氣大傷!反正我做好了戰死的準備了。」孤獨長老道。

他們一眾老者,結成金丹無望,不久后就會身死道消,故而一個個都是不怕死之輩。

聽了眾人討論,藍華芸忽然道:「你們說的有一定道理,這場仙道戰爭沒打起來,就不知道勝負,我們雖然在戰力上是劣勢,但佔據碧波群山之險要,又有『萬劍陣』,死戰之下,輸贏未定。不過,我還有一個提議。」

眾人便傾聽。

藍華芸道:「萬劍陣若是被對方攻破,我們拚死一戰,可以,但是總得為通天劍派留下一些根苗,假若我們戰敗,他們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而不是留在碧波群山,隨著我們一起死戰,他們還年輕,暫時幫不上什麼忙,還不如全力保住他們。假若碧波群山挺過這次戰鬥,再把他們接回來也不遲。」

滿是皺紋的申屠長老睜開雙眼,問:「護教的意思是,將一部分精英弟子轉移,讓他們離開碧波群山,不參與『護教之戰』是么?」

「沒錯。」

藍華芸應該和另外四個長老商量好了,故而他們都沒有反問。

她繼續道:「弟子之中,最年輕最卓越的,無非就是掌教的弟子,和我的親傳弟子,如今只剩下八人,除了晚天欲雪和藍琉璃,其他人的實力,在『護教之戰』中根本幫不上忙,只會徒增生死,假若把他們送走,一旦我們戰敗,未來還能期許他們東山再起,奪回山門。」

藍華芸說得不無道理,故而眾人面面相覷,卻沒人反對。

這場仙道戰爭,他們確實幫不上忙,只會徒增傷亡。

不過,最後還是得看風雪崖的意思,畢竟這裡面還有他的弟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