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116章 少年熱血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是生動。 那姜君臨看到吳煜,眼睛就沒有移開過,恐怕當初在吳都被吳煜打敗的畫面,仍然歷歷在目吧。 就在眾人逐漸把目光轉移到他們的對撞的時候,吳煜忽然朗聲道:「聽說有一個人,在吳都被我打得...

「回來就好。」風雪崖情緒波動不大,不過他一直也就這樣子,恐怕心裡不知道多歡喜呢。

另外一邊,那藍華芸抱著藍水月,眼淚都流出來了,和這邊形成鮮明的對比,那藍水月也是蘇醒了過來,這時候劫后逃生,和她姑姑抱在一起,直接嚎啕大哭了起來。

那風雪崖點點頭,示意讓吳煜站起來。

「師弟。」旁邊便是蘇顏離和莫詩書,見這兩人眼眶都紅了,吳煜深知這段時間,這兩位情同兄弟姐妹之人,沒少為他的死而難受。尤其是蘇顏離,她情緒很少波動,如今卻也為吳煜的歸來而熱淚盈眶。

「活著就好。」她微笑著擦去眼淚,在吳煜眼前流淚,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是,我的好師弟,聽說你被妖魔害死,師兄我也難受了好些日子啊,雖然身邊天天美女如雲,但還是歡喜不起來。一萬個美女,都不如你埃」莫詩書這傢伙,狠狠抱住他,簡直讓吳煜懷疑這人是不是和姜君臨一樣了……

顯然,他不是。

被這莫詩書一逗,氣氛頓時變得歡快了,不如藍水月那邊生離死別似的。

吳煜收拾了心情,對風雪崖道:「師尊,是這樣的,鬼面猿殺了所有人,最後剩下我和藍水月,我們用了點小計,騙了鬼面猿,找機會點了赤炎衝天符,本來還是難逃死亡命運,不過偶然之間,我在那洞窟之間,觸碰到了一些東西,摔進了一個『古修道者遺』,其中有一門『古道術』,我修鍊成功后,才能離開那裡,回來了。」

他簡短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讓他們知道一個前因後果。

「原來如此,怪不得三個月後才回來。」風雪崖點了點頭。人活著是最重要的,至於那古修道者遺,古道術,不算太特殊,他年輕時候也有著這樣的機遇。回頭他再為吳煜整理一下就行了。

「姑姑,是吳煜救了我的命。」另外一邊,那藍水月滿臉梨花,看了過來,眼中再無恨,只有柔和。

因為司徒明朗的死,那藍華芸本對吳煜有殺心,如今聽藍水月這一句,她怔了一下,雖然沒什麼表示,但一個表情的變化,怕就是一筆勾銷的意思吧。

她可是金丹修道者,吳煜才不和她作對。

他們的歸來,讓整個通天劍派都陷入歡喜當中,畢竟他們也是劍派未來希望。

倒是另外一邊,中元道宗這邊,剛剛還興奮,大笑,現在只能閉上嘴巴了。

尤其是姜君臨,那臉色可是相當精彩。

「師尊,他們怎會在這裡?」吳煜這時候才看到那姜君臨,在那姜君臨身後,有一個大人物,他稍微猜測便知道那是誰。

定然就是姜燮。

風雪崖沒有回答,莫詩書倒是冷笑一聲,道:「過來踩點的,順帶羞辱了我們一把。」

踩點?

吳煜明白了。

「如何羞辱?」

憑他們一群人,還沒辦法這時候羞辱通天劍派吧?

蘇顏離道:「姜君臨得到了一種叫做『巨日之心』的仙根,擁有『大日巨力金身』,彌補他們中元道宗的近戰不足,又有凝氣境第五重的法力,同等境界幾乎無敵,我也拿不下他。」

原來如此,就只是姜君臨的挑釁而已。

「果然到了凝氣境第五重,還種下了仙根么?」吳煜的視線,恰好和那姜君臨對撞在一起,一瞬間,便燒起了無比激烈的火光。

彷彿所有人都消失了,只有這兩個火一樣的存在。

「師姐,你都沒打敗他呢?」在吳煜心中,蘇顏離可是一個目標呢。

而姜君臨是手下敗將,一般來說,吳煜不怎麼看得起手下敗將,他有這種自負,一般被他打敗一次的人,很難再反超他。

「他有一身烏龜殼,耐力不足,久攻不下。」莫詩書形容得倒是生動。

那姜君臨看到吳煜,眼睛就沒有移開過,恐怕當初在吳都被吳煜打敗的畫面,仍然歷歷在目吧。

就在眾人逐漸把目光轉移到他們的對撞的時候,吳煜忽然朗聲道:「聽說有一個人,在吳都被我打得夾著屁股逃走,如今披了一身烏龜殼,又上門來挑釁我?如今,我吳煜已經出現了,那個披著烏龜殼的,可有種出來?」

他這話說得滿是讓人怒得髮指的火藥,不說是姜君臨,那中元道宗其他人一聽,頓時都氣糊塗了。

被吳煜打敗,對姜君臨來說,就是一個血淋漓的傷疤。

剛恢復一些,如今又被吳煜撕開,報復在所有人的目光種下。

嘩!

吳煜一歸來,就說出這樣的話,頓時之間這安靜了斗仙台再度熱血翻滾,人們喧嘩,起鬨,不喊吳煜的名字,專門呼喊『烏龜殼』這三個字,那姜君臨的囂張氣焰,一下子就被壓了下去。

正所謂,少年熱血,便是如此!

能聚集在此,誰不年少輕狂?誰甘願被打壓,被羞辱?

吳煜簡單粗暴,說挑釁,絕不含糊,一下便引動了弟子們瘋狂熱血,在這斗仙台上,瘋狂為他歡呼,那吳煜直接被推了出來,在萬眾矚目之下,朝著姜君臨一步一步走去,其雙眼之上,已經是火熱光芒。

「乾死他1

「吳煜,弄殘他,打爆這龜孫的烏龜殼1

「讓他血洗斗仙台1

年輕的生命們,胸中都有火一樣的熱血!

一朝蘇醒,怒火衝天!

剛才的羞辱,歷歷在目。

從這無數怒吼,可見姜君臨剛才有多少囂張,多麼得意。

兩派弟子,世代競爭!

吳煜目光灼熱,凝視那姜君臨,頓時笑了,道:「姜君臨!吳都一別,你竟成了烏龜,還來我通天劍派,耀武揚威么!據說要挑戰我的人是你,那就別廢話了。」

藍華芸臉蛋抽搐了一下,這次她倒真看到吳煜和其他弟子不同的地方了,他可真是膽大包天,不過這一次,說的話倒是讓她都覺得暗爽。

「吳煜,注意言辭,中元道宗的弟子們,都是我們正道同胞。」她總得提醒一下。

「是,護教。」

吳煜取下伏妖棍,一端撞在地上,霸道之力,頓時讓地動山遙

「吳煜1那姜君臨早就咬牙切齒,如今更是被怒火淹沒,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挽回尊嚴了。

「等等。」忽然,吳煜擺擺手,讓姜君臨愕然住手,道:「你不敢?」

「誰說我不敢?你這手下敗將要挑釁我,憑什麼我就得答應這無趣的戰鬥?除非,得有點彩頭。」

他最近手頭有點緊,所以想了這一出。

「你要什麼彩頭?」姜君臨目光森然,此時的吳煜和當初在吳都時候有了很大變化,更加霸道、剛烈,這讓他心裡誕生更多殺機,因為他害怕再被吳煜打敗。

「今天有這麼多長輩在這裡,就不賭那麼多了,三十枚凝氣丹,你有沒有種?」吳煜說是不賭多,一開口就是三十,讓姜君臨眉頭都皺了一下。

三十枚凝氣丹,這是豪賭!

通天劍派這邊的長輩們不由得有些揪心,他們大約知道吳煜到了凝氣境第三重,但是,他面對的可是蘇顏離都沒法打敗的對手礙…

倒是弟子們,更加狂熱,他們不計較後果,熱血沖頭,喊著:「不敢賭就是孫子1

「龜孫,就不敢賭1

姜君臨哪裡受得了如此刺激,若是不敢賭,就算打敗吳煜,他都要被嘲笑,他便一咬牙,道:「我當然敢賭,我須彌之袋裡就有三十枚凝氣丹,問題是你吳煜有么1

吳煜當然沒有。

他淡淡一笑,回頭,道:「諸位師兄弟,今日我向諸位借三十枚凝氣丹,若我輸了,他日必將歸還,誰願意借我?」

如此熱血之事,事關門派榮譽,哪有人不借?

「我借你兩枚1

「我借你三枚1

「我給你一枚,不用還1

「師兄資助你十枚。」莫詩書笑了。

這才一會,就湊夠五十以上了,吳煜回頭面對姜君臨,道:「男子漢大丈夫,若我輸了,欠不了你的。行了,今日就給你這個手下敗將一個機會,上吧。」

姜君臨終於等到了這時候。

只有打敗吳煜,他才能挽回這面子,否則,他就會兩派的笑柄,他日,更無臉面見人。

「寶光塔1

左手一番,那寶光塔出現在其手上閃耀,變大。

「大日巨力金身1

神軀變化,金光閃耀。

「果然,這仙根厲害。」

吳煜看得明白,怪不得蘇顏離都打不敗他,到了如今,那姜君臨還真有能耐。

金色光芒籠罩,他如同一個鐵人。

吳煜沒有託大。

仙猿變。

他身高拔長,超越姜君臨,居高臨下。

金色毛髮,粗暴的眼神,鋒利的牙齒,渾然如凶獸。

叮!

伏妖棍被其從地上拔起。

轟!

他一步一個巨大腳印,震裂土地,那伏妖棍暴起,氣勢衝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