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113章 道宗來訪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含無形無跡不可見。未生出者,及其生身以後,未交後天,不識不知,順帝之則,至善無惡,雖有陰陽五行之性,而無陰陽五行之質,一氣渾然,亦未生出者也1 「先天後天,陰陽相交,二五之精,妙合而凝,或先天...

「欲練『初生陰陽一氣劍』,需有雙重法力,一顯一隱,一剛一柔,一陰一陽1

這乃是道術之總綱所介紹的。

所謂雙重法力,很少人有,這取決於『凝氣法訣』。

能鍛造雙重法力的凝氣法訣,至今估計差不多都失傳了。

但是恰好,吳煜那『大品天仙術』,正有這種妙用。

大品天仙術,法力為陰陽,相生相互,為雙重法力。

論肉身,吳煜那金剛不壞之身,內在金剛佛,自然剛猛到極致。

論法力,他卻陰陽相會,融會貫通,乃大道。

因為法力合適,所以雖然他已經不學劍,但說不定可以修鍊成功,哪怕威力不強,只要能離開這裡,那便是成了。

相反,藍水月雖然學劍,但是卻沒有雙重法力,故而就算讓她看,她也學不會。

藍水月的凝氣法訣,乃是通天劍派中知名的『通天道典』,法力如劍,十分霸道。

「我要修這『初生陰陽一氣劍』。」吳煜道。

「你?你不是不學劍了么?」藍水月也看了一些,她不信吳煜能學會。

「若是學成這古道術,便有可能離開這裡。你說,我試不試?」

「那我也試試。」藍水月躍躍欲試。

她連雙重法力都不懂,吳煜知道她不可能學會,便也不管她。

藍水月的法器,乃是『清水雙劍』,那是兩把法器,他便跟她借了一把,開始琢磨那『初生陰陽一氣劍』。

握著法器長劍,劍乃兵器王者,融匯眾多兵器之道,和吳煜直接、暴烈的心境,有一定差別,那伏妖棍仍然是最適合他的法器類型。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他驅使長劍,會不如別人。他從小就開始練劍,一握劍,那也是得心應手。

「蓋天地初生,分為陰陽……」

「其,包含無形無跡不可見。未生出者,及其生身以後,未交後天,不識不知,順帝之則,至善無惡,雖有陰陽五行之性,而無陰陽五行之質,一氣渾然,亦未生出者也1

「先天後天,陰陽相交,二五之精,妙合而凝,或先天動而後天成,或後天動而先天成,真不離假,假不離真,真賴假以全,假賴真而存,渾然一氣,無傷無損,圓成具足,如圖之五行。陰陽同居,一氣流行之象。」

說實話,那口訣相當拗口,十分玄妙,難以明白,很多時候吳煜都花功夫在理解字面意思上。

但不可否認,這『初生陰陽一氣劍』應該很有來頭,身為古道術,和如今的道術有些區別,但論威力來說,哪怕吳煜只有凝氣境第三重的法力,應該也會超過『九龍盤柱之術』。

最關鍵的,九龍盤柱之術,仍然算是普通道術,一旦吳煜未來凝結金丹,擁有金丹法力,再使用這九龍盤柱,就會有壯漢拿木劍砍人的感覺,那時候吳煜應該換一把鐵劍。

這古道術的玄妙在於,可能現在它是一把木劍,將來,會隨著吳煜的提升,自身成就鐵劍。

古道術不分級,是因為本身無級別,全靠修道者。

不過,現在這等道術,基本上已經失傳了。

當然,古道術也有極限。

吳煜越是琢磨,越是發現這『初生陰陽一氣劍』的玄妙,有天地運轉的道理在其中,修鍊時候,總有一種處在無盡虛空的感覺,如今的道術,威力強大,倒是很少有那種感悟大道的奧妙。

他有預感,哪怕他修成功,未來這一門劍修道術,還需要法訣的仍然有許多。

吳煜勝在法力分陰陽,所以他和藍水月同時修鍊,他已經有所體會,而藍水月卻始終沒能入門,只覺得腦子裡滿是漿糊,根本難以理解。

「陰陽一氣,縱橫古今。」

在這小室當中,吳煜開始演練。

「你1

十天時間已經過去了,藍水月眼睜睜看著吳煜漸入門道,而那仍然一竅不通。

「我修劍,怎麼還沒他行?」這對藍水月來說,是個很大的打擊。

再努力十天,看著吳煜完全沉浸其中,她乾脆不練了,坐在角落當中生著悶氣,實際上她也是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吳煜的身上。

「希望,這是那骸骨留給我們的一條生路吧……」藍水月祈禱著。

從那以後,吳煜幾乎沒有睜開過眼睛,更沒有看藍水月一眼,他完全沉浸在這『古道術』的世界當中,藍水月十分孤獨,數次想和他說話,但又怕打擾到他,讓他前功盡棄。

「最後的希望了,一定要成功礙…」

這山中不知道日夜,她等著等著,昏睡了過去。

沒有靈氣補充,她的法力一直在消耗,也許她會有可能撐不下去。

「吳煜……」

模糊當中,吳煜竟然還在努力。

她開始為這個男子的堅持,感覺到震撼。

但,她更看到了自己和他之前的差距。

「如果我能活著,這一段際遇,也算是人生中最美妙的了。」

「也許不完美,沒有那麼浪漫,他對我也沒有任何心思,但是,總能讓我有些改變吧。」

望著他認真的面容,藍水月忍不住流露出了笑容,她覺得有兩個字正發生在自己的身上,那就是:成長。

一個月,兩個月。

三個月時間,悄然流逝。

當然,他們兩人都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也許是幾十天,也許是一年。

藍水月靠在岩石上,也許她的法力比吳煜還多,但是卻沒吳煜那麼能撐住,故而這時候神智已經有些模糊了。

眼前的吳煜,也分成了好幾個。

「我要死了么……」

藍水月忍不住想。

前所未有的虛弱。

她感覺到眼中的世界,已經越來越虛幻了,那立在原地,看著劍的吳煜,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在她的眼睛里了。

「沒想到,我還是死了。」

藍水月忍不住苦笑。

意志越來越模糊,身體也越來越虛弱。

整個世界,都在遠離。

忽然,轟的一聲,整個世界都在顫抖。

「永別了。」她覺得,這恐怕就是死亡的信號。

忽然,她似乎被人抬了起來。

「死了沒有?」有人問她。

「好像,死了。」藍水月氣若遊絲的回答。

「行,那就把你扛出去再埋。」

踏踏。

再往後,只有耳邊回蕩的腳步聲。

……

雖然是正午,但整個碧波群山都有些蕭索。

從前紛飛的仙鶴、天雲鵬,如今都少了不少。

雜役弟子們都老實的呆著,飼養仙鶴,種植仙靈。

雖然靈氣磅,但是這碧波群山,像是被陰霾籠罩,心臉色,都有些陰沉,難看,甚至是驚慌。

三個月前,仙緣谷一件大事,震顫了整個通天劍派,無數人奔走相告。

竟然有九百年的大妖魔,潛進仙緣谷,將包括吳煜、藍水月等人的十多位凝氣境核心弟子,都殺害了。

那一批人,可是通天劍派未來的中流砥柱!

那鬼面猿幾乎斷了通天劍派的根基!他做出了所有妖魔都不敢做的事情。

雖然,那鬼面猿被掌教當場誅殺,雖然,鎮妖塔里所有的妖魔,一日之內,全部被斬首,祭祀死去的弟子,但這場風波,並沒有因此結束。

首先,弟子們義憤填膺,要出外誅殺妖魔。

不過,都被掌教攔截了回來,且通天劍派幾乎召回了所有的在外弟子。

然後,一個消息傳了開來。

仙緣谷之殤,只是開始。

據說,那通天劍派的對手,名門正派『中元道宗』竟然和來自東海的鬼修『赤海七鬼』勾結,意圖瓜分通天劍派的山門和資源。

更可怕的是,一位擁有妖丹的千年妖魔,率領眾多妖魔,加入這聯盟,三方勢力,怕是時刻準備吞沒這通天劍派。

錯在錯在,通天劍派擁有這超出他們所有守護的靈氣。

這個消息,沒人證實,但鬧得沸沸揚揚,但整個通天劍派都人心惶惶,什麼有些雜役弟子出逃。

雖然沒開戰,但人心已經亂了。

原本鼎盛的通天劍派,今日一看,竟然有蕭索之感覺。

不過,今日稍微有些改觀。

據說,今日那中元道宗的宗主姜燮,親自上門,向風雪崖澄清,中元道宗,絕對沒有勾結鬼修、妖魔。

這段時日傳的消息,都是鬼修、妖魔散布的謠言。

「幸好,是假的,否則三方勢力來戰,我們通天劍派就死定了啊1

碧波群山中,許多弟子們都在討論。

「是的,幸好中元道宗還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大家都是正道人士,如果和鬼修、妖魔勾結,那就太無恥了。」

「據說,那姜宗主,率領著中元道宗一眾年輕強者,正在斗仙台,和我們通天劍派的弟子,進行交流呢,你們還不去看看?」

「那姜宗主的兒子,姜君臨,也到場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