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108章 新生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猿對修道者狠辣,但對妖魔倒是還不錯,當看到吳煜仙猿變后,他如吳煜所想的那樣,給了吳煜機會。 「為何要滅亡?」 「這你就不用管了。」鬼面猿道。 「好吧……」 吳煜裝著猶豫...

第108章新生

這一次經歷,對在場所有弟子來說,簡直是此生難忘。

哪怕通天劍派內有競爭,但對於這廣袤的天地來說,仍然是一間溫室。

妖魔鬼面猿,給他們上了一課,什麼叫做仙路猙獰。

當然,對他們來說,一生恐怕也只限定於到此時為止了。

那黑熊精化作本體,巨大的身軀堵在這洞窟當中,他發出一聲嘶吼,撲了上去,他的目標,正是藍水月旁邊的藍衣弟子。

「啊1

那藍水月嚇得尖叫,死死的抱著吳煜,不敢多看,而吳煜看過去的時候,因為被『青冥藤』束縛,沒法動彈,那藍衣弟子根本沒法抵抗,那腦袋便讓黑熊精摘下,直接吞了進去。

「爽1

黑熊精滿嘴鮮血,興奮無比。

青冥藤鬆開,那濫屍體倒下,也讓黑熊精給吃了。

另外一邊,那鮫魚妖怪也吃了一個弟子,此時也歡天喜地,可見他們對修道者,有著至深的仇恨。

一瞬間,便就只剩下六個弟子了。

原本,眾人的法力結合起來,還有可能撐破這『青冥藤』,現在根本不可能,吳煜相當狂暴,耗費全身法力去掙扎,但他悲哀的發現,除了他之外,剩下的五個弟子基本上都和藍水月一樣,渾身已經被嚇軟了。

他們親眼看著熟悉的師兄弟的死亡。

通天劍派幾乎所有凝氣境第四重、第五重的弟子都聚集在這裡,如今,幾乎要讓這鬼面猿滅絕,如此一來,在這個級別的弟子,幾乎要出現斷層!

「不想死,就別害怕,撕破這青冥藤1光靠自己一個人力量不夠,故而吳煜瞪著眾人怒吼。

他得到仙人之傳承,前程遠大,但這並不意味著他不會死。

只需要那鬼面猿一劍。

「呵呵。」

可惜,這時候鬼面猿沒有給他任何機會,興許是狐妖的關係,吳煜和藍水月被留到了最後,剩下四個弟子,在恐懼當中被那鬼面猿滅殺,不但被生生吞吃,其身上所有的須彌之袋,也落到了他們的手中。

黑熊精、狐妖和鮫魚妖怪等三人,都興奮得不得了,臉上充滿笑容,對那鬼面猿則更加崇拜了。

吳煜,藍水月,眼睜睜看著八個通天劍派的弟子在眼前慘死!

這等場面,血腥,濃烈,如同地獄降臨!

或許在吳煜心中,對這修仙之路,有了更深的認識,就像是凡人走鋼索,誰也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掉下摔死,能走到盡頭,飛升成仙,萬壽無疆的,根本沒多少!

「剩下兩個了,男的是倩兒的,剩下一個女的,誰來?」鬼面猿微笑道。

「前輩,我來,這女子乃是藍華芸的弟子,而且還是親人,我可不能吃了她,定要留下她的屍首,讓藍華芸看看。方能解我心頭之恨。」黑熊精自然認識藍水月。

「准了。」

「吳煜,你是我的了。」狐妖倩兒伸出舌頭,舔了舔紅唇,那魅惑之神情,簡直充滿震撼力。

「啊1

剩下兩個人,藍水月花容失色,再看那黑熊精,更是嚇得尖叫,那絕望的眼神,恐怕她從未有過吧。

吳煜不甘心。

他一直都在對抗,和那封鎖自己的青冥藤相抗爭。因為有內在金剛佛,那青冥藤對他造成的影響,其實是非常小的。

轟轟轟!

那法力和青冥藤衝擊,誕生一陣陣的震蕩!

更磅的乃是肉身的力量,他渾身血肉繃緊,如一座巨佛,在撐爆鎮壓他的天地。

終於,有了一絲空間。

「仙猿變1

啪啪啪!

伴隨著那劇烈的響聲,他的骨骼在不斷的拔長,身上也誕生了金色的毛髮,身高暴漲,成了一頭黃金猿猴,高大威猛,同樣凶神惡煞。

如同太陽般的雙瞳,背後金色的『卍』字,粗壯的雙臂,爆裂般的力量!

「破1

他暴吼一聲,那一時刻,身上竟然誕生一座佛像的虛影,在青冥藤的鎮壓當中,不斷的壯大!

不過,哪怕如此,對方的法力也如浩瀚的江海,對方是修鍊近千年的怪物,吳煜要靠著現在的力量和他對抗,實在是差太遠了。

「怎麼回事1忽然,那鬼面猿驚呼了一聲,他竟然鬆開了青冥藤,獃滯的看著吳煜。

轟!

吳煜一下子沒控制住自己的力道,使得這洞穴震蕩,差點崩塌。

為什麼,對方要忽然放了自己?

那藍水月倒是嚇得幾乎失去了神智,這時候眼神潰散,只知道死死纏住吳煜,臉色如白紙。

「你……你的身上,怎麼會有我的血脈,怎麼可能……」

或許是仙猿變之後,那種感覺格外的濃烈,才讓鬼面猿如此震撼,他就站在吳煜的眼前,上下打量吳煜這身體,滿臉的不可置信。

吳煜記得,狐妖稱呼他為鬼面猿,想必是一種猿猴成妖。

「沒有妖氣,但是有妖體,到底是妖,還是人?」那鬼面猿目光震撼。

這就是他孤陋寡聞了,現在的狀態可不是吳煜的本體,而是他的一種手段變化,是仙猿變。對方竟然以為吳煜是沒有妖氣的妖。

「這,完全是我的血,如此濃烈,只是有了變化。」鬼面猿一字一頓的說。

吳煜心中一震,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當初成就仙猿變的時候,是使用了一滴凶獸之血,很小的一滴。

但正是那滴血,造就了仙猿變。

那時候就想,碧波群山附近,怎麼這麼巧,會出現這凶獸之血,且在猴頭果上?

如今,吳煜算是明白了!定然是這鬼面猿在碧波群山附近遊盪許久,恰好在一滴猴頭果上留下了一滴血,可能當時他是受傷狀態,或者其他情況,這些都可能,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之所以說自己身上有他的血脈,那是因為那仙猿變的血,來自於他。

當然,鬼面猿自己並不知情。

「我問你,你父親是誰?」鬼面猿問。

吳煜腦子裡在飛速的思考,他在權衡,如果自己在對方這麼靠近的情況,動用『赤炎衝天符』的話,有可能自己還沒使用出來,赤炎衝天符就到了對方手中。

到時候,恐怕會激怒他。

忽然聽到對方這麼問,吳煜心想,他會不會以為自己會是他的兒子?

當然,人和妖,是不可能有後代的。

這也正是鬼面猿這麼震撼的原因,這無盡的歲月,他糟蹋的人類女子,數量上萬。

吳煜冷靜下來,道:「我沒有父親,再者,你問我這等問題,是什麼意思?人、妖不兩立,你既然厲害,殺我便是。」

對方越是往那方向想,吳煜也把他往那方面引導。

此時,不是鬥力,而是鬥智斗勇,稍有差池,就會要命。

「沒有父親?那你母親是誰?」鬼面猿一時間陷入了進來,他在回憶。

「她早早就死了,我于山林中長大。」吳煜回答。

他琢磨了一下,沒有父親,母親早死,自己在山林中長大,雖然模糊,但最符合鬼面猿的猜測。

「不可能啊,我是妖,人怎麼可能生下我的兒子?」

鬼面猿後退三步,之前他就隱約感覺到吳煜的奇怪,只是後來否認了,但吳煜用處這仙猿變,他方真正疑惑。

旁邊,那鮫魚妖怪支支吾吾道:「也不是沒可能,據說,人和猿猴,最為相似,血脈最近,說不定,出了個意外呢……」

「不可能1狐妖惱了,反正她是從來沒懷過人的孩子,她現在是擔心到手的肉飛了,所以不太甘心。

「我是你的兒子?」吳煜將計就計,狐疑的問。

「啊1

那藍水月明明知道吳煜是凡間太子,不過這時候思緒混亂,聽到這話,頓時嚇癱,這才放開吳煜,自己哭哭啼啼躲倒角落當中去,顫抖的指著吳煜,道:「沒,沒想到,你竟然是妖魔1

她一時間想不明白,也陷入其中,有她這愚蠢的舉動,倒是讓這件事情,變得更加真實了。

那鬼面猿估計是信了,不然,吳煜是不可能擁有他的血脈的,這是唯一的解釋。

他本是要把吳煜給殺了的,故而這時候,詢問吳煜:「我要離開這裡,不可否認,你身上有妖的血脈,你留在這裡,只會讓那些修道者殺死你,你是否願意隨我離開?」

吳煜猶豫問:「我真的是妖嗎?他們會殺我?」

「這裡死了這麼多人,你說呢?再者,通天劍派快要滅亡了,你留在這裡沒什麼好處。」

那鬼面猿對修道者狠辣,但對妖魔倒是還不錯,當看到吳煜仙猿變后,他如吳煜所想的那樣,給了吳煜機會。

「為何要滅亡?」

「這你就不用管了。」鬼面猿道。

「好吧……」

吳煜裝著猶豫的樣子,最後道:「那我跟你走。」

旁邊,狐妖快要哭了,她自然清楚,接下來還要吸吳煜陽元就沒希望了。

黑熊精倒是嘿嘿笑著,道:「那我就不客氣了。」他大搖大擺,靠近藍水月,嚇得藍水月雙眼絕望,連連慘叫。

吳煜看著她這麼凄慘,雖然前面有些矛盾,但那些矛盾對比眼前所遭遇的,確實是小事,現在她確實很可憐。

「我身為通天劍派的弟子,怎麼也不能看著同門師姐,在我眼前受辱,被殺。」

故而,他道:「我覺得你們應該放了她,她是藍華芸的弟子,稱呼藍華芸為姑姑,是個很不錯的人質,帶上她,一旦你們出了意外,還可以拿她當擋箭牌。」

鬼面猿卻笑了,道:「其實,你不用說這些借口,我懂得,你喜歡這小姑娘對吧,行,那就留她一條命。」

「好吧……」黑熊精垂頭喪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