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107章 死亡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越是會遭遇攻擊。 「什麼1聽到吳煜這話,所有人臉色都變化了。 仙緣谷雖然危險,但絕對是不會有性命之危的,門派里有不少長輩駐紮在這裡,這乃是通天劍派的地盤,從來都沒有外來的妖魔膽敢混進來...

就在吳煜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那青冥藤在那俊美男子微笑著的控制之下,在纏繞住吳煜,控制住吳煜之後,那首端繼續延長,如一根青藤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一樣,出現了更多的枝葉和倒刺,然後,便伸進了那詭異的法陣當中。

「他們怎麼被控制,彷彿失去神智,這是什麼手段1

吳煜無法動彈,只能大聲呼喊,這洞窟當中滿是他聲音的迴響,但是,這裡太深遠了,聲音根本傳不出去,並且,藍水月他們也如同沒有聽到似的。

那青冥藤,最先纏繞在藍水月的身上,將她和吳煜一樣綁起來,然後再延伸向那些似乎在掙扎,卻又迷幻當中的凝氣境第五重的弟子。

吳煜眼睜睜看著,包括他自己,總共十個通天弟子,在短短時間之內,竟然全部讓俊美男子用那『青冥藤』給控制住了。

連吳煜有『內在金剛佛』都掙脫不了那俊美男子的浩瀚法力,更別說他們。

「你是誰,竟然來我通天劍派撒野,我們掌教、護教都在不遠處,你敢動我們,必死無疑1吳煜冷眼看著那俊美男子。

那俊美男子無動於衷,這時候他對黑熊精等兩人道:「把我的『迷心陣』撤掉,時間長了,會驚動申屠老鬼。」

「是。」

從這對話,吳煜便大概能猜出來,那為首的男子,對這仙緣谷的一切,應該都了如指掌。

那兩位妖魔便在迷心陣之外,改變了一下骷髏頭的布置,而那男子似乎也撤去了法力上的運轉,那讓眾人變得古怪的陣圖,似乎終於消失,他們每個人都迅速恢復正常,但立馬就發現,自己竟然被困住了!

「這是什麼1

「誰幹的1

「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眾人一下子就懵了。

他們被困住,那鮫魚妖怪便恢復了自由,他屁顛屁顛來到那俊美男子眼前,跪下,磕頭,道:「小妖,拜見鬼面猿大人。」

「嗯,滾一邊去。」

鬼面猿按住他的腦袋,往旁邊一撥,讓那鮫魚妖怪在邊上打了幾個滾,而他越過鮫魚,朝著被束縛的眾人而來。

「他限制了我們動用赤炎衝天符的能力1

吳煜這才明白。

正因為剛才那迷心陣的存在,這被稱呼為『鬼面猿』的存在,才能一次性困住所有人,否則,那麼多人在混亂當中,總有人能用出赤炎衝天符。

看到三個妖魔恭敬對待的鬼面猿大人,看到他身上沒有釣妖竿的線,眾人似乎猜到了現狀。

「諸位,他是外來的妖魔,設下陷阱將我們帶到這裡,束縛了我們,讓我們沒法用『赤炎衝天符』。」吳煜一時間也沒轍了,這鬼面猿一看就知道,乃是遠超他們這個層次的存在。

「怎麼辦!怎麼辦1青冥藤太可怕,越是掙脫,就越是會遭遇攻擊。

「什麼1聽到吳煜這話,所有人臉色都變化了。

仙緣谷雖然危險,但絕對是不會有性命之危的,門派里有不少長輩駐紮在這裡,這乃是通天劍派的地盤,從來都沒有外來的妖魔膽敢混進來。

但是,眼前這鬼面猿真實存在於這裡。

他用一個陷阱,就剝奪了所有人動用赤炎衝天符的能耐,這時候,就恰當的描述就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哪裡來的妖魔,竟然膽敢闖進我通天劍派,趕緊放了我們,否則我們掌教、護教、五長老等,勢必取你性命1

「快放了我們1

在憤怒,咆哮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用那法力,衝撞這青冥藤,在全身被束縛的情況下,很難使用道術,只能用法力硬抗,不過,十位這個層次的弟子共同抵抗,哪怕只是法力,也確實讓那青冥藤震顫了起來,有些枝葉直接崩斷。

「妖魔,別不識好歹1

通天弟子們,基本上都有一份骨氣。

「呵呵。」

面對眾人的咆哮,怒罵,威脅,那鬼面猿的臉色始終沒有變化,就在這時候,他舉起一隻手,那一隻手在眾人的視野當中,長出漆黑的毛髮,那手掌也直接變化成為了尖銳的爪子!

那爪子鋒利,攝人心魄。

呼!

鬼面猿二話不說,就出現在叫囂得最厲害的一位弟子眼前,他那爪子直接刺進那人身體之中,捏碎了五臟六腑,伸出來的時候,已經鮮血淋漓。

「啊1

那人的慘叫聲,戛然而止。

他渾身染血,垂下腦袋,身體已經逐漸的失去了生息。

伴隨著他慘叫的停止,所有人的怒罵和掙扎,一時間都停止了,所有人都悄然寂靜,看著那一個死去的弟子,也許他們都沒想到,今日竟然會這樣面對死亡。

他們沒想到,這妖魔真的會在通天劍派之內的地盤裡,動手殺了他們其中之一。

「呃……」

所有人都瘋了。

有的恐懼,有的憤怒。

吳煜身邊便是那曾經囂張跋扈的藍水月,當她看到這畫面的時候,一時間臉色慘白,身體發軟,再也叫不出聲音來。

「素慈,紅衣,是你殺的吧!她們,根本沒有用了赤炎衝天符,對不對……」藍水月聲音慘然,說出了心裡的一個疑惑。

這兩位消失得太快了,之前是以為她們使用赤炎衝天符走了,那赤炎衝天符怎麼會沒有絲毫動靜?

當看到這鬼面猿殺了一個弟子,藍水月在恐懼、絕望當中想明白了。

鬼面猿微微一笑,好像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道:「這些時日,確實吃了幾個女弟子,味道還挺不錯的,最喜歡一個傳紅衣服的,她使的這把劍。」

說著,那霓紅衣的血劍,出現在他手中。

「呃……」

藍水月踉蹌幾步,差點摔倒在地上,吳煜正在她身邊,便扶住了她,這時候看,藍水月已經被嚇壞了,臉色慘白,渾身顫抖,魂兒都像是飄出了身體。

說實話,吳煜很厭惡她,如果不是本沒什麼深仇大恨,且自己不想招惹麻煩,她都想滅了這老是糾纏自己的傢伙。

但是,現在大敵當前,她怎麼說都是自己人,他們之間的小大小鬧,對比這妖魔的可怕,確實是不值得一提。

「你殺了素慈1那藍水月旁邊的青衣弟子一怔,發出一聲慘叫。

「怎麼,你不服么?」鬼面猿嘿嘿一笑,站在了青衣弟子眼前,死了一個人之後,所有人都被嚇壞了,他們其實都沒有面對過敢殺修道者的妖魔,所以這時候,很多人都忘記了繼續抵抗,繼續撐破『青冥藤』。

「我服氣,別殺我,我不敢了1青衣弟子竟然哇的一聲,在恐懼之下,嚎啕大哭。

「那也不成。」鬼面猿笑容一收,手中的血劍一甩,刺進了那青衣弟子的身體,且從身後穿透出去,那青衣弟子掙扎了幾下,便瞪大眼睛,失去了聲息,成了第二個死的弟子。

「礙…」

所有人更瘋了,有的慘叫,有的大哭,而藍水月則像是忘了吳煜是她的死敵那樣,死死的抓著吳煜,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木板那樣,指甲都刺進了吳煜血肉當中。

「你們修道者,恣意斬殺我妖族同胞,還將部分囚禁在鎖妖塔,讓其受盡折磨,今日,我鬼面猿要替天行道,在你通天劍派被滅之前,先殺幾個小傢伙過過癮。」鬼面猿哈哈大笑。

「前輩,我要殺一個。」

「我也要。」

黑熊精,鮫魚妖怪都道。

狐妖則魅惑笑著,盯著吳煜,那可是她的寶貝了。

「小聲一點。殺戮,開始吧。」

鬼面猿道。

「多謝前輩1

這一刻,那黑熊精、鮫魚妖怪都瘋了。

多年的囚禁之恨,之痛苦,此處一招爆發。

「諸位,掙脫這『青冥藤』1

吳煜心裡震撼,他自知光靠自己,根本無法逃命,只能召集所有人一起,而這時候,臨死前大家怕是都知道,只有這青冥藤破了,動用了赤炎衝天符,他們才有可能有生的機會!

否則,死定了!

「啊!1

剩下八個弟子,瘋狂使用法力,去衝擊那青冥藤,而那青冥藤則深深陷入他們的血肉當中……

整個洞窟,都在震動……

……

仙緣谷之外。

那大河之外,年邁的申屠長老忽然睜開眼睛,道:「怎麼三個妖魔,聚到一起了。」

這倒是不算什麼,也算是在規則當中。

「這麼多天,也就一個唐霸天出來,其他人還在競爭,且還沒有仙根被找到,今天這群人,效率倒是挺慢。」

這時候,一個中年劍修來到這裡。

「周圍有什麼異樣么?」申屠長老問。

「回長老,除了靈氣濃郁不少之外,沒什麼異樣,這仙緣谷是我們的地盤,哪裡有外人敢進去。」中年人驕傲的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