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96章 紅顏禍水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p> 「不用謝,多給一顆問道神丹就行。」冥瀧嘿嘿笑道。 「休想。」 這財迷,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我就不該提醒你,讓你給這狐妖吸盡精元而死,暴屍荒野。」冥瀧抓狂道。...

看見這女子,吳煜才深刻明白一個詞,那就是:紅顏禍水。

這個忽然出現的女子,便是這個詞最完美的解釋。

吳煜看過諸國歷史,其中有一滅亡國度,名為:商國。商國之所以滅亡,便是因為其皇帝沉迷於一位紅顏禍水級的妃子。

那位妃子,乃是一隻妖狐。

能使一國滅亡,可見其美貌。

站在吳煜身後的這女子,便是這種美。

她的美,帶著一種迷惑,和尋常女子,如蘇顏離、藍水月根本不同。也許五官上找不出區別,身段上更無優劣,但組合在一起,便有一種震撼心靈的誘惑。

彷彿,不去佔有這個女子,那便是暴殄天物,便是後悔一生。

當看這女子第一眼,吳煜便忘記了心中所有的女性,眼中只有這一人,彷彿整個世界,也只有這一個女子。

史料記載:狐妖,蠱惑人心,紅顏禍水,禍國殃民,不計其數。

凡間百姓,最熟悉的妖,莫過於就是狐妖。

凡間女子害怕,因為狐妖屢屢以美貌奪了他們的丈夫,凡間男子更怕,一旦著了妖道,得了魅惑,便是精元散盡,一朝衰老。

當然,也有為和狐妖一夜盡歡,寧願獻出性命之男人。

可見,狐妖之魅惑,當真乃天下無雙。

哪怕吳煜內心堅定,在這灰霧、叢林中見到這幾乎不著片縷,卻又若隱若現的美人,仍然呼吸困難。

「恭喜,你走狗屎運了,這是一隻狐妖。」冥瀧不知道什麼時候醒過來了,幸災樂禍的說道。

上次買賣沒談成,她還不高興著呢。

吳煜本要陷入,甚至迷醉,冥瀧一句話,倒是讓他清醒了一些。

這時候,那絕色女子,正光著腳丫,眼睛了含著晶瑩的水珠,睫毛輕顫,那楚楚動人的樣子,當真讓人難以控制自身,想去憐愛她。

「公子,我……叫倩兒,我害怕……」狐妖聲音顫抖,卻又動聽。

一舉一動,皆是魅惑。

吳煜後退了數步,深吸一口氣,他閉上眼睛,不敢去看這狐妖,冷厲道:「我知道你是妖魔,別想迷惑我。」

吳煜向唐霸天了解了一下,三隻妖魔當中,黑熊精有六個妖元核心,最強,擅長戰鬥。

其他兩位都是修鍊五百年以上,擁有五個妖元核心。

其中鮫魚妖怪擅長水中戰鬥,而那狐妖擅長魅惑,真正廝殺能力,未必強過他。

當然,狐妖的可怕之處,也在於魅惑。

「只要我不被魅惑,她就沒法奈何我1吳煜告誡自己,額頭卻冒出冷汗。

第一次面對百年以上的大妖,且還是惡名昭彰的狐妖,那致命誘惑,實在難擋,這魅惑,怕就是狐妖的妖法。

人有道術,妖有妖法。

「沒錯,我是妖魔,是狐妖……」

那女子卻不否認,她步步緊逼,聲音中帶著一絲哭腔,那聲音環繞吳煜耳邊,她道:「我從未害過人,在我剛開啟靈智,化形之後,就被帶到這裡來,五百年歲月,都被鎖在鎮妖塔中,只有每年今日,我才能出現,看看外面的世界……」

她很可憐。

「五百年,太孤獨了……我只是想找人說說話,我不會傷害你的,反正,我還是要回去鎮妖塔的,就這幾日時光,我只想能有個人陪著我……求求你了,公子……」

說實話,這樣帶著哭腔,孤獨、可憐的聲音,讓吳煜內心有些顫抖,他彷彿看到這狐妖獨孤的被鎖在鎮妖塔里五百年的可憐樣子,竟是如此的真實,讓人憐惜,彷彿是自己親身經歷一樣。

「你想說話,找別人去吧,我很忙,再見1吳煜根本不敢睜眼看她,直接撒腿就跑了。

「其實你不用怕她,只需『觀想心猿』,自然邪魔不能入體,這區區小妖,還迷惑不了你這『齊天大聖』的傳承者。」冥瀧咂咂嘴,說道。

「她魅惑不了我?」

吳煜聽到這話,心中一動,連忙觀想心猿,心中出現那烈火中的蓋世猴王,精神濃烈,如同在黑夜當中看到明燈,心靈一片乾淨,彷彿有烈日在頭頂灼燒!

烈火之中,妖魔、鬼魅都無法近身。

吳煜睜開眼睛,和這狐妖四目相對,只有三步距離。

果然,觀想心猿之後,那魅惑之狐妖,在眼中成為了尋常美貌女子,再無那致命誘惑。他鬆了一口氣,前後對比,看著眼前這女子,他更明白狐妖魅惑的可怕。

要不是觀想心猿,今日還不知道能不能脫險呢。

「多謝了。」吳煜對冥瀧道。

「不用謝,多給一顆問道神丹就行。」冥瀧嘿嘿笑道。

「休想。」

這財迷,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我就不該提醒你,讓你給這狐妖吸盡精元而死,暴屍荒野。」冥瀧抓狂道。

吳煜自動屏蔽了她,既然自己可以抵抗這魅惑,那麼,他有個計謀。

「他們沒追到我,藍水月他們還在碧水潭那裡等他們,這時候他們正在返回,我正好把這狐妖,給引到他們那裡去。」

若不是如此,他可以觀想心猿,早就跑了。

雖然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但下跪之辱,吳煜還真忍不了多久,尤其是跟藍水月。

想好了計策,他便投入其中,做出一副被吸引的樣子,對那狐妖道:「我以為妖魔都很可怕,沒想到你的身世,竟然如此可憐。」

「是的呢,倩兒孤獨一生,從未有人相伴,五百年時光,都在鎮妖塔中封閉的牢房度過。」狐妖說到此處,淚水在眼中打轉,更加讓人想憐愛她。

吳煜觀想心猿,緊守心神,卻做出一副沉醉的樣子,道:「我……我可以抱抱你呢?」

雖然說,這樣關係發展似乎有些快,但他猜想被狐妖魅惑的男子,大體是這樣,狐妖才不怕關係進展得快,她們要的就是快。

「我……我是妖,你是正道弟子,不嫌棄我么?」狐妖怯怯的看著他,帶著一絲嬌羞。

「正道弟子也有善惡,妖也有好壞之分,你這麼好看,心地一定也善良,我怎會嫌棄你呢?」

吳煜迫不及待,伸出手抱住了她,這一抱,簡直如同抱住了一團溫潤的火,渾身溫度驟升,哪怕觀想心猿,都差點失去心神,被這狐妖吸引,當場與其恩愛。

「狐妖魅惑,當真可怕。」吳煜就不信那藍衣弟子、青衣弟子能把持得祝

他惶然放開狐妖,假裝有了一點清醒的樣子,道:「實在抱歉,我竟然有非分之想,實非君子所為。」

狐妖暗道:此人定力真強。

她無辜的搖搖頭,道:「公子是正人君子,身心正直,我自然信得過了,再者,倩兒淺薄之軀,公子若是憐愛,那也是倩兒之幸……」說到後面,她臉蛋兒通紅,當真致命。

「呃……」

吳煜後退了幾步,倉皇道:「不能,絕對不信,我只是覺得你太孤獨,想陪陪你,斷然不能有非分之想,要不這樣,我隨你在這仙緣谷走走,我們談談心,可好?」

狐妖暗道:沒想到此人定力竟然如此之強,不過,他身上陽氣雄渾,熾熱如此,乃是千年難得一見的純陽之身軀,若吞吸其陽元,說不定可讓我再增一個妖元核心。

想到此處,她便道:「那也好。多謝公子。」

反正只要跟在他身邊,狐妖不信,他能把持得祝

「那我們走吧。」吳煜緊守心神,這是將計就計。

那狐妖時時刻刻都釋放著一種魅惑,引誘吳煜去憐愛她,吳煜觀想心猿,數次都抵抗住,甚至加快了往碧水潭的腳步,幸好,其實碧水潭並不遠,否則還真不知道能不能撐住這一路。

狐妖也急,暗道:「此人可能是因為陽氣雄渾之關係,定力也如此之強,我還要加一把功夫。」

兩人看似恩愛,暢銷,實際上相互鬥爭,兇險無比,吳煜數次險些失守,撲了上去,幸好冥瀧出言提醒了幾下,讓他清醒了一些。

幸好,碧水潭近了。

……

「素慈1

藍水月正無聊著呢,灰霧之中,霓紅衣,青衣弟子和藍衣弟子同時回來,那青衣弟子一眼就發現素慈不在了。

「水月,素慈呢?」青衣弟子心裡一咯,跑了上來。

藍水月翻翻白眼,道:「我哪裡知道,我給她上了葯,離開不到百息時間,走不過百米,回來之後她就不見了,什麼聲息都沒有,我還以為她去找你了呢,你沒看到她?」

「她沒找我啊1青衣弟子頓時慌張了,他張目四望。

「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沒找到吧。」藍水月道。

「水月,你不是幫助我照顧素慈嗎!她受傷了,你怎麼可以離開?」青衣弟子有些怒了。

藍水月冷笑一聲,道:「那是你的素慈,又不是我的,我還得伺候她不成?我就離開那麼一會兒,也沒走多遠,她要是遭遇危險,就會喊叫,再不行還能點燃赤炎衝天符,可這都沒有,她就是冒冒失失去找你了,這關我什麼事?我還得攔著她?」

藍衣弟子拍拍那青衣弟子肩膀,道:「兄弟,別緊張,這是仙緣谷,我們的地盤,還能出什麼事,大不了被淘汰出局,明年也還有機會,我們凝氣境第五重都沒著急,她也不用著急。」

青衣弟子對藍水月是敢怒不敢言,其實他追隨的是趙長天,這次是被趙長天吩咐來保護藍水月,他對藍水月可沒辦法,只能道:「不行,我得去找素慈,請各位給我一點時間。她不會走太遠,找不到我,可能會回來這裡。」

霓紅衣和藍衣弟子都累了,其中霓紅衣擺擺手,道:「去吧,別耽誤太長時間,我們還要找仙根呢。」

藍水月道:「最後給你半個時辰,快去吧。」

青衣弟子立刻離開,呼喊那素慈的名字。

吳煜聽到了他的呼喊,幾乎是看著他離開這裡。

剩下兩個凝氣境第五重和藍水月。

「真是,天助我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